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083 时光掩埋的情深 83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83 时光掩埋的情深 83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余泽尧面上的笑容加深,捏过她的下颔,将她拉近自己。而后,将这个吻加深。景誉要躲,稍稍亲一下无妨,可是,她还没洗脸漱口。而他则不然,他可是已经收拾的工工整整,口腔里全是清新的气息。这不公平!

    景誉推他肩膀,低声道:“我没洗漱。”

    以前对他的心思素来不管不顾,如今,自己在他面前,竟是如此在意自己的形象。这意味着什么?她心里也清楚明了。

    “没影响。”是的,于他来说,是毫无影响。即使她还没来得及洗漱,长凌乱,神色倦怠,可她的形象也不曾在他心里打过任何一点的折扣。他内心的钟情和欢喜,都因为昨晚的一切还在延续、膨胀,短的时间内无法散去。

    他的低语,于景誉来说,是一种引诱。那声调响在她耳畔,她只觉得像是被蚂蚁轻轻啃噬着,啃到她浑身软,难以自持。

    越渐柔软的身体,被他从被子里抱出去。景誉惊呼一声,两手攀住他的脖子,他的吻从她唇角一路往下,吻到脖子上,而后,将她草草披在肩上的浴袍咬开。浴袍从肩上滑落,露出她雪白如玉的肩膀。

    景誉浑身滚烫,这又是大白天,总归是很难为情。她在理智完全丧失前提醒他,“已经11点多了,再耽误下去,时间要来不及。”

    “无妨。饭是随时有得吃。”他封住她的唇,将她所有的理智全数夺走。

    ——————

    良久后。

    景誉双腿软的站在浴室里,对着浴室洗漱刷牙。透过偌大的镜子能清楚的看到男人的身影。他又在讲电话,刚刚洗过澡,酒店里已经送了一套全新的定制西服过来,这会儿他已经换上。姿态潇洒,气度非凡。举手投足的气质和自信,非常人所能比。

    景誉有些出神的看着这个男人,唇角忍不住勾起。心里漾起一丝蜜意。

    这种感觉,像是在谈恋爱。而且,是谈一场热恋。

    她从前和梁晟毅在一起时,不曾有过热恋的感觉。

    戚锦年说他们俩太无聊,平平淡淡的,虽是情侣,但更多的像是家人。景誉从来就觉得,婚姻到头来也终究会变成家人,好似父亲和母亲。所以,中途的过程其实并不那么重要。她也从未强求过她和梁晟毅之间要轰轰烈烈。

    却不曾想,梁晟毅离开后,会以这么快的度出现另外一个男人来取代……不,这大概不能算是取代梁晟毅的位置。面前的这个男人是以最霸道又最蛮横的姿态侵袭而来,弄得她手足无措,到最后只狼狈的丢盔弃甲,臣服于他。

    她完全失言了。

    曾经那么信誓旦旦的说要他拿不走自己的心,可是也不过就短短几天而已。

    “洗漱也呆?”余泽尧进来了,看到呆呆的她,从后抱了抱她。

    景誉回神笑了一下,继续漱口。

    “还疼不疼?”他问。

    她目光和他对上一瞬,才模糊的从喉咙间“嗯”一声。

    余泽尧叹口气,“刚刚要你确实有些不应该。应该想到你的身体受不住。”

    景誉嘀咕:“要是之前,你能这么想,我就不用这么受罪了。”

    他将她的脸扭过来。这个骄傲的男人似乎是对她的用词不是很满意,扬眉逼问她,“真的只是受罪?”

    “……”景誉挑衅的’嗯’一声。他不气反笑,“床上那一块印记还没全干,你要不要自己去看看?”

    她顿时面红耳赤。站在众人面前,这个人是贵气逼人、运筹帷幄的优质男人,可是,关上门他就是个流氓。

    她气恼的将他推出去,把门上了锁。

    听到男人在外面爽朗的笑声,自己也不自觉跟着笑了。

    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多少有些惊奇。一气一乐之间,竟是转换得如此的快。而这些情绪起伏,却全是由外面那个男人带给自己的。

    ——————

    拉开房间门出来的时候,庄严和数个保镖已经站在了门口。

    景誉窘了下。尤其是撞见庄严那一脸恍然大悟的眼神,更觉得有够丢脸。昨晚她可是被吻到双腿软,让余泽尧给抱出来,还让庄严他们几个看了个清清楚楚。

    好在,庄严是个识趣的人。心里虽是明了,却是什么也不多说。

    一行人去余夫人那儿。因为刚刚没有计划的那场欢丨爱,耽误了许多时间。半途,夫人已经来了好几个电话催促。

    景誉想起什么来,问他:“你父亲没和你母亲住一起?”

    余泽尧单手揽着她的腰,没说话。食指在她腰上轻轻摩挲着。

    见他沉默,景誉以为自己踢到了铁板,又道,“我只是随口问问,不想说也没有关系。”

    所谓的随口问问,其实也算是有心。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会变得想要多了解身边这个男人。他父亲母亲看起来是截然不同性格的两个人。

    “不是不想说。”余泽尧偏过脸来看她,眼有深思,“只是好奇,怎么突然对我的事感兴趣。以为你会对我的事漠不关心。”

    景誉眨了眨眼,“不是昨晚你说想让我多了解一下你吗?”

    他到底还是抱着期待,听到她的话,心里还是有失落。但这种失落远不及昨晚她带给自己的惊喜和甜蜜。

    “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故事——他们在我很早的时候就离婚了。”

    景誉点头,没有往下问。这不是个特别好的话题。

    余泽尧看她一眼,往下道:“我爸其实很爱我妈,我妈也不是完全放下我爸了。”

    “那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要重新在一起?”

    余泽尧摇头,“有些人错过了就是错过了。何况,有些错误,是不可挽回的。不是说一句’对不起’,对方就一定会回一句’我愿意原谅你’。”

    说到后来,他语气突然幽沉了许多,神色间更暗淡了。双眸悲伤的看着她。

    景誉只以为他是提起父母的事才情绪如此低落,安慰的拍了拍他还放在自己腰间的手,并未说什么话来安慰他。余泽尧低声问:“如果是你呢?”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