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085 时光掩埋的情深 85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85 时光掩埋的情深 85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可是,心里无法安装开关,感情的事不是可以任自己操控。

    “你信了?”余泽尧问。

    “我没有理由不信。”景誉感觉到自己的声音低落了许多。她看着男人情绪莫辩的俊颜,“我在白羽宫见过你们在一起,在游轮上也见过你们在一起。还有一次她同你一起迎接外宾。我想,这些都足以明你们很合得来。真正会结婚也不意外。”

    他眼里稍冷了些,刚刚因为她提起莫环的欣慰,到此刻都化作了烟雾散去,取而代之的是郁卒。她出这一切来都太冷静了。和他当初听到她在睡梦里唤那个男人名字时的反应相差太远。

    设身处地的想,若是自己以为她要和别的男人结婚,他自问无法做到像她这般冷静。

    “你觉得我们会结婚,但是你依然如此沉得住气。不质问,不生气,更不吃醋?”他幽声问。

    景誉沉默一瞬,她低垂着眼看了下地面,一会儿才重新抬起眼来,望着他,“你希望我吃醋吗?”

    他望着她平静无澜的美丽脸庞,突然觉得无力。他们的感情原本就不对等,他从一开始就知道。

    只是现在她在一步步走近自己,他就开始不自觉的想要强求更多。希望她对自己的感情,与他对她的喜爱是同等的。希望她会为了自己失去理智,希望她会为了自己像他对她那样患得患失。

    “算了。”连自己都觉得无趣,余泽尧最后只是将搁在门上的手移开,“进去吧。”

    没有再什么,只身往里面走。景誉看着被背影,幽幽的叹了口气。

    她看得出来他生气了,至少,是自己惹他不高兴了。但这件事上,真正该不开心的该是她才对。她即便问到了莫环身上,他最终也没有给她一个解释或者法。

    是没得解释,还是无法解释?

    景誉看不出这个人的想法。

    她跟在他身后进去。但他不是一个没有风度的人,即使刚刚他并不愉快,但是进了屋后,他也不至于将她一个人晾在一边,让她窘迫。

    他带着她到母亲身边,“妈,我们回来了。”

    余夫人看着景誉喜笑颜开,握着景誉的手,嗔儿子,“要你回来一趟可真不容易。景医生,赶紧坐。饿坏了吧!都过2点了。”

    夫人还是和从前一样很热情,不,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丝毫没有问他们之间的事,这让景誉觉得轻松许多。毕竟,今天来这儿的心境与之前来这儿的心境是截然不同的。

    夫人领着景誉在自己身边坐下了。余泽尧看她一眼,见她没有同自己求助,也就任她们坐下。自己则在她对面坐下。

    饭桌上,余夫人一直在给景誉夹菜。景誉不好意思拒绝,都接了,想起什么,关切的问:“夫人,您腿现在怎么样了?老师怎么?”

    “好了许多。罗教授现在不用每周来了,就一个月看看就行。我现在大多就是自己在走路。不用再借轮椅。”

    “那就好。”景誉欣慰的颔。

    余泽尧坐在她对面,看着她那些表情,神色幽深。

    景誉察觉到他在看自己,视线投射过去时,他已经不再看她。只面无表情的用餐。

    余夫人察觉出不对劲,问儿子,“怎么了?一进门就不太话。”

    “没什么。”

    “有心事?”夫人给儿子夹了菜。余泽南在旁边嚷着偏心,哥哥嫂子都有,唯独他没有。余泽尧便把自己碗里的菜挪给了余泽南,才慢条斯理的道:“也不算是心事,是公事。”

    “公事妈就帮不了你了。要是私事,倒是可以出来让我开导开导。”

    余泽南笑,“妈,以后这开导的工作您得办交接了。”

    余夫人明白过来,笑看向景誉,“是,以后啊,要是有什么心事你只管和景医生开口。景医生肯定比我会安慰人。”

    余泽尧望着景誉,没什么。但是景誉知道,这人定然是对这句话有相当大的意见。在他眼里,她不是什么贴心的人,相反,总是莫名其妙惹他生气。

    她也就没有接话,不给他来损自己的机会。哪怕是在心里损她。

    这一顿饭,吃得其实相对比较轻松。唯有他情绪比较闷,不太话。

    余泽尧送了她到副总统府门口,和她道:“下车吧。”

    他没有下车,下午有公事。

    景誉下车。想什么,还没,又被他叫住。他叮嘱她,“别乱跑。外面不安全。”

    她点头,望着门口站着的保镖,“就算我真想跑,也跑不出去。他们只听你的。”

    “你知道就好,进去吧。”

    他关上车门。景誉下意识的压了压门边,余泽尧皱着眉,忙将车门推开来,怕压到她的手。他看着她雪白的五指,没好气,“心一些!”

    景誉原本是想问他什么时候回来,结果被他这一斥,那话又收进了腹中去。她把手放下,出口的话变成了,“你之前会让我和景荣通话,大概是在什么时候?”

    余泽尧不知道她心里这么百转千回,只’嗯’一声,“进去等着吧。”

    完,他望着她,“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景誉想了想,摇头。

    余泽尧原本期待她会重新提起莫环的事。段时间内两次提起,至少明他是在意的。但是她并没有。

    余泽尧吩咐司机开车,景誉看着那辆车从自己视线里渐渐消失,直到完全看不见了,她心里莫名的有些空落落的。

    寒风吹过来,她转身,回了屋里。

    刚放下包,洗了个澡,换了身居家的衣服,管家便上楼来敲房门。

    “景姐,有您的视频电话。”

    景誉连忙拉开门,管家举着手机到她面前。她知道是景荣,欣喜不已。

    点开接通,景荣的脸出现在自己面前。景誉眼眶有些泛泪,毕竟他还是个孩子,此刻病痛加身,她却只能放他一个人在国外。

    “姐,好好的,你怎么哭了?”景荣在那边躺在白色床单上,尽量让自己看起来状态轻松。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