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090 时光掩埋的情深 90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90 时光掩埋的情深 90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她不由得加快脚步。余泽尧跟在后头,看她越走越急,更是不放心,以为是撞得很严重。

    “景誉,站住!”

    景誉没听他的,也没应声。

    他失去了耐心。男人腿长,几步并做一步,赶上她是相当的轻松。在楼梯上就逮住了她。扣住她的肩膀,有些无奈又有些气恼的道:“怎么我越让你停下,你走得越快?”

    景誉不肯转身,也不肯说话,只沉默的掰开他的手。余泽尧哪里能让她推开?两手分别扣住她两条纤细的胳膊,稍微一用力,便将她整个人都掰了过来。

    不看还好,一看,呼吸一紧。

    此刻的她漂亮的脸蛋上满是泪痕,哭得特别厉害。泫然的模样,叫他心疼。

    余泽尧从未见过她这副样子,当初景荣被绑架时,都没见她哭成这样。心里一时抽紧,呼吸都重了许多。面对他这么多的眼泪,有那么一刻,他竟然觉得手足无措。

    最终,只单手抱住她的头,将她压进自己怀里。而后,空出的另一只手慢慢的将她的手从鼻梁下拿下来,“让我看看。”

    连声音都无比的温柔。

    景誉用力咬着唇,手揪着他身上的衬衫,揪得更紧。能嗅到他身上的味道,还是那股淡淡的男性的清新味道,并没有来自于其他女人的香气。

    余泽尧不知道她心底此刻如何的百转千回,只叹口气,在她鼻梁上轻轻抚了一下,“庄严太不小心,都撞青了。”

    他视线落到她捏得紧紧的手指上,“想哭就哭,不用忍着。”

    这话一出来,景誉突然将脸埋在他胸口上,当真就哭了。可是,她哭的时候也只是安安静静的掉眼泪,强忍着,连抽噎都没有。

    可是,这副样子让余泽尧说不出的心疼。

    一回来竟然就把她弄哭。恐怕,他不在家的这几天,她反倒过得更轻松一些。

    她哭得眼泪像是止不住的样子,看来,这次是真撞得太疼。余泽尧只得将她抱起来,准备往他房间去。景誉像是被什么刺到了一样,身子僵硬了下,低语:“你放我下来。”

    因为哭过,鼻音很重。

    “不哭了?”

    景誉又重复一句:“你放我下来吧,我回自己房间睡。”

    原来如此。

    余泽尧神色沉了些,薄唇绷紧。好几天没见她,他确实很想她。哪怕不同她做什么,但好好抱抱她,同她共眠则是他所想。

    只是,很显然,她并没有和自己一样的想法。她不算一个会矜持到矫情的人,她若真想,真愿意,不会这样拒绝他。

    余泽尧转身将她抱进了她房间,什么都没说,也没有再看她,便转身出去了。

    景誉哭得有些狼狈,连她自己都吓到。鼻涕都快流出来,抽了纸巾擤鼻子,可是,才一碰鼻头,痛得眼泪就要掉出来。

    她站在洗手间里看着双目通红的自己,暗骂自己太没有出息。不过是撞个鼻子而已,实在不至于哭得这么惨。可是,真的只是因为被撞了这一下鼻子?她心里清楚并非如此。

    正想着的时候,外面,有响动。门被推开了,她听到他的脚步声在外面响起。景誉抽了纸擦掉睫毛上那层湿润,正要出去,他却已经到了洗手间门口。手里多了个冰袋,“先敷一下。”

    景誉接了,低声道:“谢谢。”

    她声音里,还是浓浓的鼻音,听起来无比委屈。

    “庄严让我给你再好好道歉。”余泽尧手里拿着些药膏。

    景誉抿着唇,将冰袋压在自己鼻梁上,只垂目看着门口铺在地上的小块地毯,没说话。两个人就这么僵持着,好一会儿都无话。房间里的气氛变得有些低气压。最终,景誉开口道:“这么晚了,你不困吗?”

    困什么困?

    被她那些眼泪都吓得清醒了。

    “碰成这样,你能睡得着?”他反问她。

    景誉摇头。

    余泽尧指了指床,“上去躺着吧,一会儿给你涂点去淤青的药。明天还疼得厉害,就去医院照个片子。”

    “不用,没那么严重。”

    “没那么严重,你哭成那样?”余泽尧望着她,“当初景荣出事的时候,也没像你今天这样。”

    他这话像是戳中了景誉某处。她不说话了,也没上床,只是拿着冰袋在沙发上坐下。双膝曲起,下颔抵着膝盖。

    见余泽尧过来,她才低声道:“你去睡吧,药放在这,我自己涂就行。”

    余泽尧拿着药的手绷紧些。她一直在赶自己走,他的心思却总是想在她身边留一会儿,再留一会儿。显然他们彼此的心思并不平衡。

    自觉无趣,而且是真的有些倦怠——来自于内心深处的倦怠感席卷他,他没有多留,将药放下,转身出去了。

    景誉一直僵坐在那,用冰袋压着鼻子,手都冻得通红。直到门的声音被关上,她才回过头去,看着那紧闭的门,像是无力,将冰袋放下了,人也没劲的躺倒在沙发上。

    余泽尧洗完澡,躺在床上。已经凌晨四点,却是毫无睡意。透过窗口,往隔壁的房间看了一眼。她窗口的窗帘,今晚闭得紧紧的,没透出一丝光来,也不知道这会儿是不是已经睡了。

    他皱着眉,想着明天一定要交代把她房间里的窗帘彻底换了。太不透光,不是什么好事。

    许久之后,翻身起床,穿着拖鞋和灰色睡衣朝她的房间走去。今晚,她竟然没有锁门。不用带钥匙,顺利进去。里面的灯光还很亮,床上没有她踪影。他往沙发上看过去,只见她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长发散开,后脑勺枕着沙发扶手,睡得不舒服,眉心皱成一团。穿得如此单薄,身上什么都没盖,肯定是要感冒的。

    余泽尧很怀疑,这几天她一个人在家,该不会也是这么不知道照顾自己。

    他沉步过去,轻而易举的便将她从沙发上捞了起来。被搬动,她半梦半醒,睫毛扇动了下,半睁开眼。房间的光线太刺目,她觉得难受,拿手盖住眼睛。不小心碰到鼻子,疼得‘呲’一声,余泽尧感叹:“当心点。”

    看样子,今晚是真的伤重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