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091 时光掩埋的情深 9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91 时光掩埋的情深 91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景誉’嗯’一声,始终拿手盖在眼睛上。余泽尧把她放在床上,拿了被子给她裹住,又将房间的大灯关上,只留了一盏床头昏黄的灯。

    他将丢在茶几上的药拿在手里看了一眼,只见一旁的棉签包没动过。他问她:“你没涂药?”

    景誉转个身,侧身睡着,没应声。余泽尧将药和棉签都拿在手上,走过去,在床边坐下。手指小心的在她乌青的鼻头上摸了一下,没摸到药膏的黏腻感。

    都痛成这样了,还不乖乖听话。也不知道平日里怎么训那些不听话的病人的。

    余泽尧靠坐在床头,长臂一揽,将她半抱起来,让她枕着自己的腿平躺着。他取了药膏涂在她鼻头上。她五官生得很精致,鼻头挺翘小巧,只是会儿看起来倒是有些肿了。

    不知道该有多疼。

    余泽尧又想起刚刚她泪眼婆娑的样子。和平日里冷静自持的她还是有很大的不同。那副样子,倒是孩子气许多。

    他想着,手指情难自禁的在她五官上游走、轻抚。

    景誉睫毛颤了颤,半掀开眼帘,看到男人深情又关切的俊颜,心头不自觉的悸动了下。余泽尧知道她是半醒状态,以为她会推开自己,甚至,他已经做好了要从这儿离开的心理准备,可是,没曾想,她竟只是软软的哼出一声,身子挪动了下,调整了下姿势,枕在他大腿上,寻了个更舒服的角度重新闭上眼睡了。

    余泽尧长指C入她长发间,凝望着此刻正朝她这边睡着的女人,苦笑。这小女人是故意在折磨吧?

    她这会儿是侧着身,脸与他身体某处,只差了一点点距离,他很难不想入非非。

    等到她又重新睡沉了,他才扭身过去将床头的灯光熄灭。半抱着她躺进被子里。她枕在他手臂上,睡得越发的沉,呼吸都仿佛透着香甜。

    她没心没肺,他不在的这几天,大概她也和今晚一样睡到如此香。

    翌日。天已经大亮,阳光穿透窗户,照进屋里。余泽尧缓缓转醒过来,怀里是空的,下意识想将身边的人捞进自己怀里。可是,手摸过去,身边的位置却也是空空如也。

    攒眉。

    睁开眼,半坐起身,房间里没见着人。又懒洋洋的躺回去,整个人深陷进软绵绵的枕头里。胡乱的摸了床头她的手机看了眼时间,才知道这会儿竟然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多。

    回自己房间,简单的洗漱,穿着居家服从楼上下来。

    “午安,先生。”管家和家里的一众佣人同他打招呼。

    他点头,“景小姐呢?”

    “景小姐已经在餐厅了,就等您开餐。”

    余泽尧点头,径自往餐厅里走。她并没有好好在餐桌前坐着,余泽尧听到她的声音从厨房里传来,在和厨房的厨师闲聊。声音清朗,很动听。

    余泽尧从未进过厨房,这会儿却是被她的声音吸引,也跟着往厨房去。厨房里的人见到他突然而至,所有人都惊了惊,慌忙停下手里的工作,同他问好:“先生,中午好。”

    景誉听到他们问好,才回头。没想到目光和他的正好撞上。她没有理会他,只是对视一眼后,很快便别开脸去不看他。

    余泽尧同其他人道:“你们忙你们的。”

    “你出来吧,别待这儿了,省得又被磕到碰到。”余泽尧这话是和景誉说的。

    景誉只是略微点头,走出厨房。和他擦肩而过的时候,也没抬眼。纤瘦的身子甚至侧了侧,像是在尽量避免碰到他。

    他伸手把她拽住。景誉咬唇,没回头,非得他动手将她的脸转过来。他视线在她鼻梁上看了看,“要不要带你去找医生看看?”

    睡了一晚上,淤青浅了许多。

    “不用,我自己看过了,不严重。”景誉想掰开他落在自己脸上的手,但是这个男人力气实在大,根本就掰不开。

    他审视着她,“你什么时候醒的?”

    “9点多就醒了。”

    “为什么不叫醒我?”

    他昨晚四点多才睡,难得今天庄严他们没有过来,说明上午没什么事,她当然不会把他叫醒。景誉却只是不看他,道:“你没提前和我说让我叫醒你。”

    一句话也说得淡淡的。对他的态度完全不是之前在厨房里对那些人的态度。对他可是要冷漠得多。

    余泽尧即便对女人是没什么经验,但是此时此刻,此情此景,自己若是再没有发现这小女人不对劲,再没有发现她在和自己闹别扭,那他未免也太愚蠢了些。

    两个人,在餐桌前坐下用餐。余泽尧还是像先前那样,亲手盛了汤摆在她面前。

    “谢谢。”她和从前一样回他,看起来像是滴水不漏,可这两个字却比以前要清冽得多,甚至还有些刻意的疏远。

    余泽尧喝汤的动作停顿住,微微抬目看她,目光又扫了眼那碗汤,“不喝?”

    “我今天不太想喝汤。”她将汤推回给他,“你都喝了吧。”

    男人的目光深邃又幽远了些,似在探寻她的心思。景誉知道,但也随他。她就是不想理他。

    整个吃饭的过程,两个人都没有再说什么,余泽尧始终耐着性子没有问。

    直到她放下筷子,什么都没说,起身就要走出餐厅的时候,余泽尧比她更快一步,直接将餐厅的门’砰——’一声关上了,手臂撑在门上。

    景誉拉了一下,被他压着,根本拉不开,她便只好把手放下。

    “闹什么脾气?”男人的声音从后方响起,辨不清话里的情绪。

    景誉只道:“没有。我想去看看我种的草药,你放我出去。”

    “你可真有闲情逸致。”余泽尧哼出一声。

    景誉转过身来望着他,一句话脱口而出,“哪比得上你有闲情逸致?”

    口气已经不似之前那般克制。

    余泽尧似笑非笑,“我有什么闲情逸致,让你这么不愉快,至于要如此怒气冲冲的和我说话?”

    景誉咬着唇,别开脸去。余泽尧这回没给她再躲的机会,将她的脸重新掰回来,“我今天刚好还有些时间,你要是不和我把话说清楚,我们就一直站在这儿,哪里都别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