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095 时光掩埋的情深 95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95 时光掩埋的情深 95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她俯身整理床单,长散到前面去,她微微抬头将丝勾了捋到耳后。

    余泽尧的方向只看到她的侧颜,娴静又淡雅。

    仿佛这夜都因为这一幕,而变得无比的美丽动人。

    他曾经勾勒过的妻子的、家庭的画面,也不过是如此。

    眸色微深,他沉步过去,从后将她抱住。她没注意到他,像是被吓了一跳,而后,身子直起来,靠在他怀里。

    “都几点了,还忙什么?”

    景誉转过身,看他一眼,手指指着床单上那些斑驳的印记。

    嗯~刚刚实在是有些激烈。

    这床单很显然是没法睡了。

    “睡隔壁。”余泽尧果断的下了决定,要抱她走。景誉推他的手,“等一下,我把床单先随便洗一下。”

    “深更半夜,你和我洗床单,真当家里没人了?”余泽尧不管那么多,直接将她扛在肩上。景誉又气又好笑,捶了他背两下,“你赶紧放我下来。”

    余泽尧拍她的臀,“再动,今晚索性就别睡了。”

    景誉撑起身子,垂目看他,“好啊,那就别睡了。”

    谁怕谁?

    余泽尧挑眉,大步迈开,往她房间走。才把她放下,景誉就跳开去,跑到床的另一边,“我困了。”

    已经完全不是刚刚挑衅他时的嚣张模样。

    她的服软,对于余泽尧来还是相当受用的。而且,他也没打算如此不知节制。来日方长,给她弄出心理阴影来,苦的一定是自己。

    他率先翻身上床。床上有她的味道,让他觉得舒畅。

    单手枕在脑下,看她一眼。她还站在床边,没肯上来。余泽尧拍了拍,“上来。”

    “你先睡,我去换套睡衣。”景誉着,往更衣室走。但余泽尧比她更快些,坐起身来,长臂一捞,把她捞到了床上。

    “我就喜欢看你穿我衬衫,以后晚上都这么穿。”那些上下两件套的睡衣,他得都给她压箱底去。

    “给你做衬衫的设计师要是知道都被我这么糟蹋,心都要碎了。”景誉很同情他们。

    余泽尧笑,抓过被子把两人裹紧,将她揽紧些,“心又不是玻璃做的,哪那么容易碎。”

    景誉贴着他脖子睡着,听着他的声音,觉得无比的满足。一手轻轻勾住了他的脖子,一手藏在被子里,抓住了他的手。

    的动作,让他心里动荡了下,反手将她的手扣得更紧些。

    刚刚连续两场酣畅淋漓的欢丨爱,该是又累又困,可是,现下两个人却是都没有睡意。余泽尧把玩着她的手指,低声问她,“要睡了吗?”

    景誉摇头,“睡不着。”

    “那我们话。”

    景誉喜欢同他话,这样安静的环境里,两个人靠得如此近,能听到彼此心跳声。她换了个姿势,半浮起身,垂下眼来看他,“你想聊什么?”

    余泽尧撩开她颊边的丝,捧着她的脸,拇指从她鼻头上轻轻擦过。眼神才慢慢的落到她眼睛上,两个人四目相对,他问:“这儿还疼吗?”

    “不疼。”景誉摇头,“其实昨晚撞的时候也没有疼得特别厉害。”

    “那为什么哭那么凶?”余泽尧想起她昨晚眼泪涟涟的模样,“没见过你那副样子。”

    景誉咬唇,“大概,当时就是觉得心里委屈了。”

    “委屈什么?”

    “……把我不闻不问的扔在这好几天,一回来就打我鼻梁。虽然不是你干的,但是把我丢在这儿的是你,庄严也是你的人。”她语气里可听闻到怨气。

    余泽尧笑,“果然和女人不能讲道理。”

    到这,他长指停顿下来,望着她的眼神也深邃几许,“这几天,有没有想我?”

    景誉故作不懂,“哪几天?”

    他却是极有耐心,“我出去的这几天。”

    景誉不答,反而道:“要不是管家和我,我都不知道原来你去了那么远的地方。”

    “你在躲避我的回答?”余泽尧笑一下,“你要是不,我就当你是想了。”

    景誉还是不语,目光却定定的看着他,潋滟波动在她眸底闪烁。她眼睛像是会话,此时此刻,仿佛是在和他轻轻的诉着思念,念着情话。

    那个未曾出口的答案,此刻余泽尧心里已经明了,心下悸动。

    将她抱过来,像抱个孩子似的把她放置在自己身上。

    “真想我了?”浓情翻涌,让他再开口时,声音低了许多。

    长睫扇动了下,景誉没有隐瞒,低低的’嗯’出一声。他眼底的笑意更深,她道:“你却一声不响的就走,把我一个人撂在这好几天。”

    还没等他什么,她就道:“我想回去上班了。”

    余泽尧拒绝这个想法,“别胡闹。”

    “这几天我一个人住在这儿,半夜屋子里一个人都没有,空荡荡的,我连下楼都不敢。”景誉望着他,“我那时候就在想,我还是应该去上班,不能依赖你像寄生虫一样生活。这样太糟糕——我应该有自己的生活,和锦年住我们的房子。在那儿平时即便只有我一个人,我也不害怕。”

    人就是如此,没有依靠的时候,一个人可以走夜路,一个人可以扛重物,一个人可以做许多许多事。可是,当身边多了个依靠,再刚强的人也会变得软弱起来。

    余泽尧把她圈紧,“要上班,我不会拦你,但那是年后。可你得知道,即便你回去上班,我也不可能再让你住那屋子里。以后这里就是你家。不管你去哪,得从这里去,也得回这儿来。”

    最后几句话,他得郑重又认真。

    景誉听到’家’这个字眼,心里掠过一丝暖流。

    家里出事的那天,她原来的那个家就散了。她后来以为和梁晟毅会有一个新的家庭,可是,那个想法也没有实现。

    而眼前的这个男人,却同她出了这个字。

    心潮动荡,嘴上却是道:“没有哪个家人,会出去好几天,一个电话不打,就连都不一声。”

    她还是在意的。

    没那么大方。

    余泽尧含弄着她的耳垂,“那你怎么也不见给我打个电话问问?”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