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096 时光掩埋的情深 96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96 时光掩埋的情深 96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余泽尧含弄着她的耳垂,“那你怎么也不见给我打个电话问问?”

    “我原本是要打的。  ”她躲他,往他颈窝里躲。

    他兜住她的后脑勺,将她脸拎起来,“我每天都有看手机,没见过你给我电话。”

    她撇撇嘴,“你和莫环在一起,我当然就不多问了。”

    余泽尧在她唇角咬了一口,“你可真是国民好女友。嗯?”

    景誉搬过他的手臂,枕着躺下,“你有看友留言吗?”

    “有看一些。”

    “留言里刷得最多的就是’你的领带,我的裙摆’。你们当时穿的是情侣装吗?”

    “这也叫情侣装?”余泽尧表示无奈,“纯属巧合,看过友留言才知道还有这一出。以后,穿什么样的衬衫,戴什么样的领带都给你来打理。”

    景誉没拒绝。她平日里在家里也没什么事。

    余泽尧长指理着她的丝,突然问:“什么时候陪我去见我父亲?”

    景誉想起上次见到余丞山时不愉快的经历,“他应该不会想看到我。”

    余泽尧问:“怎么说?”

    “我们之前就见过一次。”

    他拢眉,“从没听你提起过。什么时候,在哪里?”

    “上次在白羽宫,他找过我一次。但也没有聊什么,就和以前温衍之说的是一样的——”景誉望着他,长长的睫毛扇动了下,“他们都说,你对我就是玩玩。让我别把你的话当真。”

    余泽尧叹口气,“难怪你这么难追,原来我身边潜了两个卧底。”

    景誉’嗯’一声。温衍之和余丞山的话,对她对他的心思确实是有不小的影响。

    “我该庆幸,你不是一个只会听旁人话的傻女孩。”

    “我要是只听旁人的话,当年也就不会执意要救你。”

    余泽尧低笑一声,眼神深沉的凝在她干净的小脸上,“那我也就不会这么执着的找你。”

    停顿一瞬,他低语:“明天带你去见我父亲。”

    景誉如今想起余丞山,印象里唯有他冷厉的模样。打心眼里,她其实并不愿意再见他,可是,身边这个男人既然有所安排,她便也不再多言。

    好在,这一次,她不是一个人独自面对那个人。

    ————

    这一晚,两个人聊得有些晚。但后来睡得也是极好的。

    一直到刺眼的光线照进房间,余泽尧才缓缓苏醒过来。手臂盖住自己的眼,被刺目的阳光照得皱紧了眉。

    “怎么这么亮?”他一手抱着她,一手胡乱的往床头摸窗帘的遥控。

    结果抓了遥控,按了两下窗帘根本没动静,也才知道窗帘其实是已经拉上的状态。

    景誉也醒了,看看窗口再看他,见他满面痛苦,有些想笑,“你为什么突然莫名其妙的要换窗帘?这窗帘不挡光,以后早上都不能睡懒觉了。”

    “以后都去我那睡。”余泽尧没说自己要换窗帘的小心思。将眼睛眯成一条缝,扫了一眼,又抱着她继续睡了。

    景誉没拒绝他这个提议。她也知道自己肯定没有拒绝的余地。真睡自己房间,到最后也一定会被弄去他房间里。

    景誉扫了眼墙上,看了眼时间,问他:“已经九点了,你还睡吗?”

    “是该起了。”余泽尧在她唇角啄了一下,睁开眼看她。又吻一记,“下午在家里等我,我回来接你。”

    景誉点头。

    ——————

    下午的时候,余泽尧忙完回来接景誉。

    因为是去见他父亲,景誉穿得正式些,挑了条深蓝色的针织裙穿上。款式简单,却落落大方。

    结果,余泽尧回来一看,扫了眼她两条露在外面的长腿,眉头一皱,只道:“换了。”

    景誉不高兴,上下打量自己,“哪儿不好看了?”

    余泽尧亲自上楼给她挑衣服,结果挑的是厚厚的毛衣和牛仔裤。景誉给他白眼,把衣服全给塞回去了。不管他,穿着裙子,踩着高跟鞋,拉着他出门了。

    余泽尧有些恼,外面温度实在太低。他把风衣脱了把她裹得紧紧的,上了车,等车里的温度上来些,他脸色才好看很多。

    余丞山的住处,离副总统府又有一些距离。他们到的时候,外面停着一辆白色跑车。

    还没进去,就听到余二少爷余泽南的声音在里面响起,“爸,哥回来了。”

    景誉几乎能想象得到余丞山吹胡子瞪眼生气的样子。上次她对他说的话也并不客气。只不过,当时她也根本想不到自己和余泽尧竟真会走到这一步来。

    余泽尧牵着她进去,进门前,景誉将自己身上的风衣取下来交给屋子里的佣人。一个似管家的中年女人已经迎了出来,“大少爷,赶紧进来吧,先生等您和二少爷许久了。”

    “叫陈妈。”余泽尧给景誉介绍。

    陈妈似乎也是这会儿才知道他领了人回来,落在景誉身上的目光有些诧异。

    景誉微微一笑,叫了声陈妈。陈妈回神,忙侧身把人请了进去。

    余丞山原本是正在和余泽南下棋,知道两个儿子回来,心情本是不错。但景誉清楚的看到,他的视线落到自己身上时,已经凝成了冰。

    余泽尧则像是没有感觉到似的,牵着景誉进去,双手摁住她的肩,让她在余丞山对面坐下,“爸,我女朋友,景誉。听鱼儿说,你们之前就见过了。”

    “嫂子!”余泽南笑意盈盈的打招呼。话才落,对面一个棋子砸了过来,余丞山冷肃着一张脸,“你少给我乱叫!”

    余泽南眼疾手快,一闪身躲了过去。余泽尧将棋子握住了,避免伤到一旁的景誉。

    余泽南虽是吊儿郎当惯了,但是景誉也看得出来,他还是很畏惧这位父亲的。余丞山那么一吼,他就收敛了许多,不敢乱动,也不敢再乱叫。

    “你少给我把一些莫名其妙的女人往家里领!”余丞山正眼都不看景誉,直接冲大儿子难,“你玩你的,我懒得管你,但你别玩到我眼皮子底下来!”

    余泽尧始终都握着景誉的手,“我若只是要和她玩玩,今天她就不会出现在这儿。”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