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097 时光掩埋的情深 97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97 时光掩埋的情深 97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余丞山一掌拍在棋盘上。力道很重,将棋子都拍得震了好几下。一屋子的人,除却余泽尧外,其他人顿时都噤若寒蝉。

    连余泽南都不动声色的挪动了下位置。他坐的这叫什么地方呀?正对着暴风眼啊!

    接到大哥的电话回来,就该知道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他不该过来的!

    余二少爷心里叫苦不迭。景誉坐在那,始终不动如山。

    余丞山她倒是不怕,只不过,他毕竟是余泽尧的父亲。

    “不是玩玩,那就是要认真。”余丞山瞪着儿子,“她是什么人,你心里比我更清楚!你问问你自己,你们能在一起吗?”

    这话一出,余泽尧眉心拢了一下,目光回望着父亲,眼神里有深沉暗涌掠过。

    景誉读不懂。

    却明显感觉到身边的他,挺拔的身子绷得紧紧的。连握着她的手,也绷紧了。

    余丞山没有往下说,只是站起身来,重重的看了眼余泽尧,“你跟我上来!我有话和你说!”

    说罢,他已经率先往楼上走了。

    余泽尧看一眼那背影,似若有所思。良久,拇指在她指尖上轻轻抚了一下,才回头,问:“吓到了?”

    景誉摇头,“我有心理准备。”

    上一次见面,也没比这好到哪里去。

    余泽尧点头,“我上去一趟,你在这坐一会儿。”

    他看向自己的弟弟。什么都没说,但让他照顾她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余泽南像赶瘟神似的挥手,“去吧去吧,你们赶紧楼上谈去。”

    余泽尧一上楼,余泽南在楼下长松口气。景誉担心的看着那背影,“你父亲有这么可怕吗?”

    “你难道觉得不可怕?”余泽南手指悬空在脸上画着圈儿,“刚刚你看到没,我爸瞪我哥时,脸上青筋都跳出来了。活像要把我哥吞了似的。”

    “那他上去不会有事吧?”

    “不好说。”余泽南摇头,“我是特别怕我爸,我哥可能以前怕,现在已经不怕了。”

    “为什么?”

    “打多了,骂多了呗。”

    景誉拧眉,“还会打吗?”

    她和景荣两个人从小到大,干再调皮的事父亲也不过是责备两句。小时候景荣将颜料涂满了刚装修的新房子,父亲气不可耐时,到底也都没下手。

    余泽南把旁边的水果端过来,递给景誉,“可不。我爸觉得我纨绔没用,我哥就不同了。我哥从小到大,样样都是屈一指。什么都比别人强。所以,我爸自然就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我哥身上,对我哥要求特别严格。从小就把他扔在军队里,1o多岁就让他执行任务,你见过我哥身上那些伤吧?都是从1o几岁开始慢慢累积的。”

    说到这,余泽南看她一眼,见她脸色不好,又转话道:“嫂子,你吃点水果,也别担心。再怎么样都是父子,我爸不会把我哥怎么样的。”

    景誉’哦’一声,捡了颗葡萄拿在手上,但是也没吃,只是静静的坐着。

    楼上,书房里。

    “你别给我乱来!”余丞山压着火气,“你现在是站在什么位置上,你比谁都清楚!只要再往前一步,总统的位置迟早就是你的。她算什么?嗯?你可别忘记了,她可是景晁臣的女儿!”

    余泽尧没有回话,只是将书桌上一张照片拿起来看了一眼。

    照片上是父亲和母亲。

    余丞山看了,把照片一把夺回去,扣在桌面上。

    “你少拿你妈来做章。你妈和她不一样!我警告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允许你娶她!”

    “我已经打算好了。”余泽尧终于开口。

    “打算什么?”余丞山警惕的盯着他,好似他说错一个字,他就要咬死他似的。

    “我要娶她。”

    这话一落,简直就像个炸弹。余丞山气得嘴都歪了。抓了挂在墙上的忍刀就往他身上劈去。

    刀鞘虽然没有取下来,但就这么劈在身上,也不轻。

    “这要真为了个女人,把所有的政治抱负都毁于一旦?你脑子里想什么呢!”余丞山气得胸口绞痛,手里的刀有些握不稳。

    他往后退一步,余泽尧眼疾手快的把他扶住,让他坐回椅子上。

    他打开抽屉,替父亲从抽屉里取了药片出来,一边道:“我现在都3o岁的人了,娶个女人进门,还得挨打,这说出去像话吗?您也别光生气,把药吃了。”

    “我能不气吗?景晁臣不是个好东西!你和他女儿在一起,是你的政治污点!”

    “他是他,他女儿是他女儿,不要混为一谈。”余泽尧不动摇,只催促道:“把药先吃了。”

    余丞山和儿子置气,把他的手推开。硬是自己重新从抽屉里取了药片出来吃了,“我迟早是要让你给气死。”

    “身体可是您自己的。”余泽尧把手里的药片放回白色药灌里,“我妈你没追得回来,孙子也没抱上,要是真有什么好歹,您不觉得可惜了些?”

    “你少咒我!”余丞山气得踹他一脚。

    余丞山看他半晌,到底是不死心,“莫环是哪儿不合你意了?她怎么看不比楼下那个顺眼千倍万倍?”

    “这么顺眼,那不如您把他娶回来多看看。”

    “你!”余丞山气得手都在抖。个孽子!

    “医生说了,您现在血压高,要尽量保持平心静气。”余泽尧提醒。

    余丞山没伸手就摸刚刚扔在书桌上的刀,没摸着,才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这小子扔得远远的。

    “还以为你会比泽南那小子要给我省心,结果你更不省心!”余丞山咬着牙,但声音还是压低了些,“景晁臣是怎么落到这一步来的,你可别忘了!楼下那女人要是知道,你觉得她还能和你结婚,能和你在一块儿?”

    余泽尧没出声,心事重重,余丞山瞥他一眼哼一声,“少天真了!”

    “所以……”余泽尧再开口,幽沉的目光落在书桌一脚上,语态里却全是胸有成竹,“在她知道这一切之前,我不但要和她结婚,我还要和她生个孩子!”

    “……”余丞山一怔,“臭小子!”

    他这是铁了心要把这女人留在身边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