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098 时光掩埋的情深 98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98 时光掩埋的情深 98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余泽尧起身,“爸,我先走了,晚点还有其他事。”

    余丞山跟着站起身,在身后警告他,“我告诉你,你要把她养在身边,当情妇也好,生孩子也行,但是你要把景晁臣的女儿娶进我们余家来,让你叔父有机可趁,你休想!除非我死了还差不多!”

    余泽尧像是没听到似的,将门打开来往楼下走。

    余丞山最后那些话几乎是吼出来的,门一拉开,那怒气楼下也听得清清楚楚。

    景誉下意识抬起头来,只见余泽尧已经大步下来。

    “哥,你和嫂子留在这儿吃晚饭吧。”余泽南也跟着起身。

    叫那声’嫂子’时,怕楼上的狮子听到,还刻意压低了些。

    余泽尧将手伸向景誉,“你陪陪爸。他恐怕不会想现在见到我。”

    景誉将手放进余泽尧手心,由他牵着走出了宅子。

    余泽尧亲自开车,庄严他们的车永远不动声色的跟在后头。

    看来,是刚刚在楼上谈得并不愉快。他一出来,便没怎么说过话,只一直在开车,神色沉郁。景誉坐在旁边,也猜测不到他在想什么。

    车,一路往前开,开到安静的江边,才终于停下。

    庄严他们的车也远远的在几十米开外停下了。

    江边,风无比的大。

    这种天气,一路上一个行人都没有。

    景誉望着无边无际的江面,有那么一瞬,恍惚间觉得整个世界好像只剩下他们两个存在。他没说话,只推开车门下去了。

    靠在车边,点了支烟。

    景誉坐在车里看着那背影,只觉得那往日挺拔的背影此刻看起来却无比落寞和萧条,让人心疼。叫她有种要上前好好抱抱他,给他一点安慰的冲动。

    她这么想,便也这么做了。

    ——

    腰上一暖,余泽尧抽烟的动作一顿。垂目,看到她正趴在自己背上。

    他把烟头灭了,抛进一旁的垃圾桶里,两手抓着她冰冷的手,将她从后面拎到前面来。她被风刮得瑟瑟发抖,被他扯开身上的风衣,把她裹得牢牢的。

    “你下来干什么,外面风这么大。”

    景誉两手隔着衬衫贴着他的腰,“我也后悔了,早知道这么冷,我应该就缩在车上。”

    她抬起头来,鼻尖被风刮得红彤彤的。眼睛里也被吹出眼泪来,“我现在就想上车了,要不你松开我吧?”

    余泽尧反倒是把她两手扣紧了,“都下来了,就陪我站一会儿。”

    景誉没再说什么,脸贴在他胸口上,就着风,听着他结实有力的心跳。

    “你在想什么?”她问。

    余泽尧抬目看着江面上,“想很多。”

    “比如呢?”她从他怀里抬起头来。

    余泽尧收回视线,和她的视线对上,又将她抱紧些,“想我们的将来。”

    景誉轻笑,“看来,我们的将来一定让你很头痛。”

    “不算头痛,是怕你头痛。”余泽尧稍用力将她抱到车头上坐好。怕车身凉到她,双手垫在她身下,托着她的臀。身子挤进她双腿间,他目光深远的看着她,“想没想过要个孩子?”

    景誉惊愕的看着他。

    半晌,才问:“你想要?”

    “不然,你以为每次我都为什么不做任何防护措施?”

    景誉似在思索,并没有立刻说话。余泽尧深情的看着她的脸庞,“鱼儿,我们结婚吧!”

    风,呼呼的在耳边刮着。

    许久,景誉脑海里都只剩下他那句’鱼儿,我们结婚吧’。每一个字,都清晰入耳,在震慑着她的心。

    她和梁晟毅从恋爱到谈结婚,花了整整五年的时间,到最终也没有走到那一步。可是,如今她和面前这个男人,从认识到谈婚论嫁,竟然都花不到五个月。

    这快得叫她都有些措手不及。

    “和我结婚,你可想好了?”景誉双臂勾住他的脖子,睫毛颤抖着,“我刚刚听到了你父亲说的,你要想和我结婚,除非他死。”

    “他说的那些气话,哪能当真?你要有了孩子,我爸求都得把你求进我家门。”

    景誉扬唇一笑,“我现在算是听出来了。”

    “听出什么了?”

    “你在哄我给你生孩子。”

    余泽尧笑,“让你看穿了。”

    “那怎么样,要不要生?”他认真的问她。

    景誉看他一眼,“这几次,我也没有做防护措施。那……我们随缘?”

    余泽尧吻住她的唇,退开去,“不随缘。从今晚开始,我们得更积极造人。”

    还更积极?

    景誉摇头,“不好,我觉得我们已经够积极了。”

    再积极下去,恐怕真的连觉都没法睡了,腰会断了吧?

    余泽尧将她从车上一抱而起,把她塞进车里。暖气袭来,她觉得好过了许多。他站在门边,和她俯身道:“晚些我让医生开一些营养品送过来,我们好好备孕。”

    “……”

    景誉坐着他的车一路回副总统府的时候,还觉得一切都来得有些不真实。

    她感觉自己好像被拐骗了,一开始让他答应救景荣时,明明只是答应住进来。可是,到头来,自己怎么就莫名其妙的答应给他生孩子了?

    而且,现在冷静下来,她竟然也没想要后悔。

    何况,这个男人哪会给她后悔的余地?

    余泽尧一向是个雷厉风行的人。这边他们才回到副总统府,那边医生便已经到了。

    做了些基础的身体检查后,开了叶酸给她。

    景誉则把他口袋里的烟都摸出来,扔进了垃圾桶。一连串的动作,再自然不过。

    余泽尧坐在沙发上挑眉看她。

    “副总统先生,以后烟酒都不能再沾。”景誉提醒他,“你要是再有人敬酒,推拒不了怎么办?”

    余泽尧单手揽过她的腰,笑得迷人又性感,“坦白和他们说,正准备要孩子。”

    他停顿一瞬,“等我忙完这段时间,我安排一下,我们去民政局结婚。”

    景誉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她转目,没有忽略掉庄严和程恩正担忧的看着自己。

    看样子,余丞山的话是没错的——如果她嫁给他,对他仕途的影响恐怕非同小可。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