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099 时光掩埋的情深 99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99 时光掩埋的情深 99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所以,这之后,每次余泽尧说要结婚时,景誉都会以’等景荣回来’为理由而一挡再挡。腹中的孩子也像是配合她似的,也迟迟没有动静。

    他开始变得有些急躁,但景誉却始终淡定自如。在她看来,他们还年轻,他才刚起步,她不想成为他的黑点,也不想因为自己而让他的仕途变得风雨飘摇。

    而且,她也等得起。

    时间,缓缓过着,春节转眼就来了。

    春节前,余泽尧很忙,几乎每一天都在国外。到了除夕这天,也还没见人影。

    景誉在医院里陪着父亲,亲自给他擦了身体,换了身衣服,正要离开的时候,就听到看护激动的从病房里冲出来,“景小姐,老先生醒了!你赶紧来看看!”

    看护说完,已经奔着去叫医生了。

    景誉欣喜若狂,重新折回病房,却见一直躺在床上人事不省的父亲竟真睁开了眼。只是那双眼睛始终晦暗,像是蒙着一层厚厚的灰,几乎不见一点光泽。

    “爸!”景誉走过去握紧老人如枯槁一般粗糙的手,“爸,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她趴在老人耳边,低语。一开口,眼泪已经打湿了眼眶。

    老人似听到了,又似不曾听到,眼珠子动了一下,却始终聚不了光。干燥苍白的唇动了动,喉咙里却始终发不出半点的声音。

    很快的,医生匆匆而入。

    老人被推进了检查室,接受各种检查。

    ——

    余泽尧刚落地回国,一行人从空军基地走出来。

    庄严接了个电话,面色沉重的朝他过去,压低声道:“先生,是医院来的电话。”

    余泽尧抬目看了庄严一眼,“说。”

    “景晁臣醒了。而且,现在景小姐就在医院。”

    余泽尧脸色一沉。

    庄严继续道:“但好在景晁臣现在还没办法说话,思维真正清醒也还需要一段时间。”

    “把新年礼物替我送到夫人那儿,告诉她,明天一早我再过去。”余泽尧吩咐,“给我车钥匙。”

    庄严还想说什么,但最终也什么都没说,只是将钥匙交到了他手上。

    景晁臣这一醒,恐怕,景小姐和他只会越走越远。庄严觉得,这也许并不算一件坏事。

    毕竟,现在这关头,先生确实不适合和景小姐在一起。

    ——————

    老人家在做各种检查。

    景誉一直在外面焦急的等着,她坐立难安,又觉兴奋不已。

    余泽尧过来的时候,就见到她正高兴的和一旁的护士问东问西。医院的灯光很亮,她站在那儿,小脸光彩耀人,整个人都无比的鲜活。

    余泽尧觉得,这副样子大抵是她最迷人也最高兴的时候。

    可是……

    她这一刻,每一丁点的笑容,都在拉扯着他的心。

    她甚至没有注意到他出现在了这儿,而且,已经站在这儿好几分钟。

    他有种恍惚的错觉,觉得她在这样的笑容里,一点点的在远离自己。他再多的权利,恐怕也无力将她拉回来,无力挽回。

    “先生。”直到护士率先发现了他,和他打招呼。

    他’嗯’一声。

    景誉这才转身,见到他,欣喜之色溢于言表。她没有再问护士,朝他快步过去,“你什么时候来的?我以为你现在还在国外。”

    余泽尧单臂将她揽进怀里,“想着回来陪你过除夕。这段时间一直忽略了你,有不高兴吗?”

    他说着,抚了抚她的后脑勺,贪恋的感受着她的温度。

    她笑,摇头,“没有不高兴。我现在高兴到简直想跳起来。”

    她抓下他放在自己后脑勺上的手,紧紧握在手心里,“我爸醒了。他今天终于睁开了眼。我要谢谢你!”

    景誉握着他的手指,激动的在他手指上印下一个吻。她沦陷在自己激动又喜悦的情绪里,浑然没有注意到男人无比复杂的神色,“如果不是你,我爸一定没有这么快醒过来!”

    余泽尧望着那喜悦的样子,大掌扣住她的后脑勺,将她拎起来,不由分说重重的吻下去。

    景誉起先是愣住。

    有些意外。

    她完全没想到他会在这种时候,这种场合下,这样疯狂的吻自己。

    她下意识推拒了一下,可是,男人吻得极其用力,根本不给她挣开她的空间。她推他的双手也被他直接反剪到身后去。

    他动作有些粗暴,景誉被他弄疼了,’唔’出一声。他依旧不管不顾,像是在宣泄什么,又像是在索取什么。

    景誉能清楚的感觉得出来,这个吻里,满满的都是不安感。

    一旁的医护人员见到这画面,大家都相视一笑,默默的抽身走人。

    景誉从最开始的挣扎,到后来,只任由他吻着自己。这个吻,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终于松开。

    他从上而下,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目光幽沉凝重。呼吸很重,却是许久不曾和她开口说话。

    景誉平缓了气息,才仰头看他,“心情不好吗?”

    “什么时候可以走?”余泽尧没有回答,只问。

    “我爸在做检查。”景誉咬唇,“有很多检查要做,等做完也不知道要什么时候。”

    余泽尧没出声。

    景誉见他面色凝重,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斟酌一瞬,只问:“你还要去夫人那儿?”

    “我在外面等你。”

    余泽尧平缓了下呼吸,目光又深深的看她一眼后,转身走出去。

    医院外,寒风刺骨。

    风吹过来,他的情绪,一下子冷静了许多。

    他给自己点了支烟,送入嘴里,喷出烟雾来。阴霾之下,只见不远处的烟花乍然升起,将整个黑沉沉的夜空照得像白日一样。

    可是,那样的璀璨,却是转瞬即逝。

    任谁努力去够,也始终够不到。

    景誉跟了出来,远远的就见到他手里执着的烟。她站在他身后,看着那萧条落寞的背影,若有所思。

    想上前,可是,终究也没有上去。

    两个人明明离得很近,可是,这一瞬,却忽然觉得彼此之间像是横了一条难以跨越的横沟。

    她不笨。

    如果之前她觉得对于父亲的清醒他不高兴只是一种错觉,那么今晚,一切都和她在彰显,这并非错觉。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