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100 时光掩埋的情深 100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00 时光掩埋的情深 100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景小姐,余先生,老先生的检查都做完了。”

    就在这会儿,医护人员的声音响起。景誉回过神,前面站在风中的男人也转过头。

    他这会儿才见到景誉。

    绚烂的烟花下,两个人四目相对,他眼神里却是一片幽沉的暗色。

    景誉想问什么,终究是欲言又止。余泽尧将手里的烟头灭了,朝她走过去,长臂揽住她纤瘦的肩头,“进去看看吧。”

    大概是刚刚外面的风太大,景誉觉得他此刻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冰凉刺骨。那种寒凉,透过身上的衣服,侵入她皮肤里,冷到血管。

    虚弱的老人被重新送入病房,景誉趴在床边轻轻的一声声唤他。

    老人家似终有察觉,稍稍睁开眼来。看到她时,晦暗无光的眼睛似稍稍有了些光彩。

    可是,眼珠慢悠悠、慢悠悠的转动,落到身边的男人时,那原本呆滞的脸上突然多了几许激动之色。似是害怕,又似不安,又似疑惑,无神的双目倏然扩张,撑大。

    他两手激动的胡乱挥舞着,唇奋力的翕动,似想说什么,可是,喉咙里被什么硬生生的卡住了,什么都说不出来。

    “爸,你冷静点!”景誉被老人家这反应给吓到了,出声安抚。

    可是,他却丝毫没有平息的意思,反倒是越来越激动。激动到口吐白沫。

    “爸!”景誉扣住老先生的挥舞的手,另一手压住他奋力要抬起的肩膀,想稳住他的情绪。

    可是,这现象丝毫没有好转,眼见着快要休克,可是,他一双眼还死死的盯着余泽尧,仿佛那是一个他深恶痛绝的仇人。

    景誉探寻的目光回头看了余泽尧一眼,余泽尧也正看着她,那眼神深得似一口古井。

    景誉发现自己完全看不穿他。

    她缓声开口:“你可以出去帮我叫一下医生吗,我爸可能得需要镇定剂。”

    余泽尧什么都没说,只默默的出去了。病房的门被带上,他离去的背影孤寂而萧条。

    景誉一颗心又沉了沉。

    另一边。

    因为温衍之的悉心照料,最近这段时间景荣的双腿有所好转。虽然没办法立刻像过去那样走路,可是,至少不用一直躺在床上。

    他可以用轮椅出行。偶尔,甚至还能忍痛站起身,虽然坚持不了多久。

    唯一让他懊丧的是他的双手始终无力,尤其是右手,连拿双筷子都会发抖,地落在地。

    最初温衍之会买画板和颜料回来让他试试,更准确的说是激励他积极做手部的康复活动,但自从上次景荣突然懊丧到了极点,自暴自弃的将颜料全部打翻了后,温衍之便将所有画画的装备彻底从宅子里清空,不剩一丁点。

    景荣也就再没有提过画画的事。他们俩都像是有默契一样,将画画扫入了最不见光的角落里。

    今天是除夕。

    温家的别墅里所有人的佣人都不在。回家的回家,探亲的探亲。

    景荣下午一觉睡到天黑。醒过来时,整个屋子里一点动静都听不到。黑沉沉的,叫人心里发慌。

    越是这样重要的日子,人在安静的环境里,便越显得孤单落寞。

    温衍之应该也回自己家和家人团聚去了吧!

    前几天,他姐姐温雪已经开始不断的打电话过来催他回来。

    最近这段时间没有习惯佣人的照顾,但是竟然习惯了温衍之在自己床边各种聒噪,所以,现在这会儿突然这么安静,他多少还有些不适应。

    景荣坐起身,从暗色里到床边摸自己的轮椅,想坐到轮椅上去。可是,才抓到轮椅扶手,房间的门,被豁然推开来。

    外面的光,透过门缝照进来。一道颀长的身影披着璀璨的光站在门口。

    景荣下意识抬目去看,刺眼的光让他不自觉的眯起眼。

    “醒了?”这会儿还会出现在这宅子里的人,除了温衍之,不会有第二个人。

    “你怎么还在这儿?”景荣见到他,很惊讶。可是,心里那种孤单又无助的感觉一瞬间全散了。

    “这是我家,我不在这儿,还能去哪?”温衍之打开灯,笔直进来。

    “温雪让你回去过年。”

    “是得回去。”温衍之垂目看他一眼,“我得带你一块儿走。”

    “走去哪?”景荣自嘲扫了扫自己,有些沮丧,“我哪里都去不了。”

    他不是不想回去看看姐姐,看看父亲。可是,自己这副样子出现在他们面前算什么?

    “当然是跟我回去。”温衍之不喜欢他这副自暴自弃的模样,掀开被子,将他从床上一把打横抱起,“洗个澡,换身衣服,跟我回去吃晚饭。我妈已经打了好几个电话过来催,要不是不想吵你睡觉,早就把你连带着被子一并塞车里去了。”

    景荣最近老被他这样抱来抱去,但仍旧觉得百般不习惯。他板着脸,“你放我下来。”

    “别动来动去。给我安分点。”温衍之瞪他。

    “家里的轮椅又不是摆设,我用轮椅也能走。”

    “小屁孩子,还不能抱了?”温衍之才不管他的别扭。景荣比他小太多了,整整十岁。在他眼里,景荣就是个十足十的孩子。骄傲、别扭,但其实很好哄的小孩儿。

    他说两句,景荣便没有再做声了。温衍之把他抱到浴室里,将他放在一旁的沙发上。

    “坐会儿,我给你放水。”

    温衍之交代一声,转身将浴缸的水阀打开。而后,便看着架子上摆放的各种瓶瓶罐罐,边问:“哪个是平时用的沐浴乳?”

    “右边第三个白色的。”

    “这个黑瓶子是什么?”

    “药。也要倒一些进去。”

    “倒这么多,够不够?”温衍之边问边将黑色的药倒进水里,直到景荣说好,他才收手。

    又转身出去给他拿取浴巾。

    平日里这些事都是佣人在做,现在却是他温大少爷一手承包,景荣看着那在自己面前走来走去的背影,心有涟漪。

    虽然他总嚷嚷着说他受伤的事得由他负全责,但景荣心里很明白,那次的事一丁点儿都怪不到他头上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