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105 时光掩埋的情深 105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05 时光掩埋的情深 105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景誉只’嗯’了一声回应他。他起身,离开房间。

    直到房间的门关上,她才慢慢的转回身来。双腿之间,隐隐作痛。

    暗淡的眼神,看着男人离开的方向,心里空荡荡的。

    被子里,还残留着他的体温,以及他身上的沐浴乳的味道。景誉抓过他枕过枕头,拥抱在怀里。鼻息间是那熟悉的味道,她心底空荡荡的感觉才稍微散去一些,总算能让她睡得安稳。

    ——

    余泽尧穿着睡衣,只随意的裹着睡袍就出来了。

    到书房的时候,只见温衍之一个人耷拉着脑袋坐在沙发上,没什么生气的样子。这副样子倒是稀奇!活像一个野性十足的豹子被谁拔去了爪牙一样,无比丧气。

    “一大早的跑来我这儿来要死不活的样子,怎么了?”余泽尧以为是工作上哪里出了问题。拧开红酒瓶盖,分别给两人一人倒了一杯酒。

    温衍之抓过杯子,将杯子里的酒一口饮尽。

    他像是看到救命稻草似的盯着余泽尧,“老余,你有夜勃过吗?”

    “什么夜博?夜间搏斗?”

    “……是夜间勃丨起。”

    余泽尧睐了温衍之一眼,“昨晚一整夜,都在夜勃。你说呢?”

    靠!温衍之羡慕死了。这明晃晃的秀恩爱啊!

    他身子前倾,靠近余泽尧,急切的再次询问:“所以夜勃是正常的,对吧?”

    余泽尧思忖的看着他,“你来找我,恐怕不是夜勃吧?”

    “那是什么?”

    “你这副样子,更像无法勃丨起。怎么?你那方面有障碍?”余泽尧不疾不徐的抿了口红酒,悠然的在温衍之对面坐下,“我帮你联系医生,毕竟你还年轻,问题应该不大。不过,你也是该收敛收敛了。”

    温衍之抓狂,“我没障碍!”

    余泽尧根本不相信。没障碍,他能一大清早跑这儿来?一看就是昨晚一夜没睡的样子。

    “我……好吧,也不算没有障碍。”温衍之如实道:“一半。”

    “什么一半?”

    “我……我好像只能对一个人有反应了。”

    温衍之说出来这话,连自己都觉得很古怪。他唇角抽了两下,艰难又不自在的道:“我昨晚试过很多次,那些女人说话再嗲,身材再火辣,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可是,在那个谁面前……”

    “哪个谁?”余泽尧瞥他一眼。

    一个’景’字温衍之差点脱口而出。可是,说到一半,机警的停住了,“说了你也不认识。总之,那个谁,还是个没发育完全的小屁孩。最最重要的是,他身材也不火辣,没胸没屁股,说话也不像那些人那样嗲嗲的,他要么对我爱答不理,要么对我冷冷清清,你说我……我怎么能在他面前就勃丨起了呢?”

    温衍之根本就是在自言自语,说到最后懊恼到暴走,焦躁不宁。

    余泽尧也不说话,只啜着酒,等他自己煎熬。他熬到受不了,瞥喝酒的某人,“你怎么一语不发?”

    “我应该发什么?”

    “你说我是不是真应该去看男科?”温衍之虽然不愿意承认,这特么多么羞耻啊!可是,这么下去显然也不行。他才不到30啊啊!

    “你以后收敛收敛,好好追这个女孩吧。”余泽尧很诚心的给出建议。“上天派来治你的人出现了。”

    “什么女孩?”温衍之问。

    余泽尧:“你说的,那个前不凸后不翘,对你爱答不理,冷冷清清的女孩。”

    温衍之唇角抽搐,“……你是说……让我追他?!”

    他什么时候说过那是女孩子了?

    余泽尧点头,“既然你已经爱上她,不追她,让她跟别人?”

    既然是自己想要的,那么,无论用什么方法,都要将人留在身边。

    “爱……爱上……”温衍之薄唇发抖。这简简单单的两个字,他听起来简直让他如遭雷劈。脸色几番变化。

    余泽尧知道他的性子。如此受打击也是情理之中。

    花花大少爷,没对谁动过真感情,他一直也觉得他永远不可能爱上任何一个女孩子,现在突然有一个人不但入了他的眼,对方还对他爱答不理的,他不受打击才奇怪。

    “这不可能!”温衍之连连否认,“不可能!我疯了我才爱上他!”

    余泽尧从来就不是一个合格的知心哥哥,和温衍之在这讨论’爱情’的话题,他自然更想回景誉的温柔乡。

    所以,毫不留情的叫了管家来送客。

    温衍之出了副总统府,状态比刚刚来的时候还要糟糕。来时是低头丧气,走的时候已经是失魂落魄,或者说惊吓过度,人都是漂浮的。

    ——————

    余泽尧送走温衍之后,折回卧室。入眼的,是床上沉睡的女人。

    她怀里还抱着枕头,仿佛这样才能让她觉得舒适些。肩膀露在外面,原本雪白的肌肤此刻上面都是青青紫紫,看起来触目惊心。

    回想昨晚,他眼神沉郁了许多。

    此时此刻,她皱起的眉头,是不是也是因为昨晚他的失控?

    心拧着疼。

    手指触到她的眉心,想将她心底的不安和烦恼都一并扫去。

    这小小的动作将她扰醒,她睫毛眨了下,半睁开眼。而后,漂亮的眉心反倒皱得更紧,“怎么又早上喝酒了?”

    他淡淡一笑,单手枕到她脑后。只让她抱着枕头,隔在两个人中间。他就那么静静的看着她,轻语:“睡吧。”

    景誉从鼻腔里哼一声,长长的睫毛重新阖上,继续睡了。

    下午的时候,景誉醒过来时,身边的男人已经不在了。她摸着那已经没有热度的另一边,走神了片刻,才起床洗澡、换衣服。

    吃完午饭,她照常去医院。病房里,景晁臣是醒的。

    见到她进来,仍旧激动不已。手胡乱的往她的方向抓着,喉结不断的抖动,显然是有很多话要说。景誉快步过去,握住父亲的手,贴在他耳边,只听到几个简单又短促,却无比艰难的字:“不要……不行……”

    景誉听着,愣神。

    医生进来,和景誉道:“景小姐,您劝劝老先生,让他别激动。他这样只会对病情极度不利。”

    景誉这才回神,低声安抚着父亲。景晁臣无力了,慢慢的也安定了许多。但那望着她的眼神,似乎还在同她说话。

    景誉站起身,和医生道:“医生,麻烦你跟我出来一趟,我有话想单独和你谈谈。”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