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106 时光掩埋的情深 106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06 时光掩埋的情深 106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什么?”医生听到她的要求,惊讶一瞬。而后,有些担心,“景小姐,您要避孕药这事,是不是还是要先问过先生?”

    毕竟医院里大家都知道,当初先生兴师动众的让他们准备营养品,为怀孕做准备。

    “先开药吧,拿完药我会和他提。”景誉解释,“昨晚他喝了酒,万一真怀孕,我也担心孩子不健康。”

    她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

    医生斟酌了下,点头,“那我开个药方,让人把药送过来。景小姐等着就行。”

    “好,谢谢。”

    景誉点头,想起什么,又问:“医生,我爸要彻底醒过来,能说话,大概还要多久?”

    “这个景小姐放心,会很快的。情况好的话,也许就这几天。情况差一点,也就一两个月,只要醒过来了,迟早都会恢复。”

    景誉只点头,也没有再多问。

    她转身折回病房,病房里,景晁臣半昏半醒的。景誉怔忡的看着他虚弱无力的样子,脑海里全是那日父亲坠楼时的画面,于她来说,像是做了一场噩梦。

    可是,当时的事,又是怎么发生的?

    景誉想得有些出神。

    病房的门,在这时候被推开,一名小护士进来,“景小姐,这是医生给您的药。”

    “谢谢。”景誉起身接了。一小盒药片,有好几片。她简单的看了下说明,迟疑一瞬,到底还是从床头倒了杯温水就着吞下两片。

    她在医院陪着父亲坐了许久,温和的同他说着话,他平和许多,没有先前那么激动。

    傍晚的时候,景誉的手机铃声忽然响起。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串陌生的号码。

    并没有多想,她接通了贴在耳边。还没有开口,就听到那边一道熟悉的声音率先响起:

    “鱼儿,我回来了。”

    这声音,景誉太熟悉了。

    梁晟毅……

    他语态激动,可是,景誉听在耳里,却心如止水,一点波动都没有。

    从他离开的那一天起,他们之间就已经再无牵扯。

    “回来也好。”景誉只回,语态淡漠。

    她想挂电话,梁晟毅却把她叫住:“鱼儿,我们见个面吧!”

    “没有这个必要,你有事需要帮忙?”

    梁晟毅在那边克制着情愫,低哑着音,“鱼儿,你现在都住在哪?我见过戚锦年,她说你们现在已经不住在一起。”

    “如果你没事我先挂了,我这边很忙。”

    她说着要将电话挂断。可是,手机才离耳朵一寸,就听到那边沉声问:“你真和副总统在一起了?”

    听到他提起那个人,景誉微怔。鬼使神差的,又将听筒靠在了耳边,“锦年和你说的?”

    这话,就是默认,

    梁晟毅胸口疼痛难忍,又有不甘。虽然离开的第一天起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当真正知道的时候,那种疼还是无法压下。

    “鱼儿,我早就和你说过,他不是什么好人。他接近你有他的目的,你为什么还要落入他的陷阱?”

    景誉想起上次他给自己打电话时说的也是这样一番话。

    上次她只天真的觉得他是刻意中伤对方,毕竟,他甚至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可是,如今再一听,便觉得这话里大有乾坤。好像并不似自己以为的那么简单。

    “你到底想说什么?”

    “鱼儿,你就没想过,我们的婚礼,我明明一切都准备好了,为什么我突然就离开了?我从小到大,最大的愿望就是娶你为妻,如果不是有什么万不得已的理由,我又怎么可能会突然离开你,甚至……放弃我们的爱情和前途?”梁晟毅的这番话,每一个字里都含着深沉的痛楚和无奈。

    不似虚假。

    “鱼儿,你不是一直很想知道你父亲、我父亲为什么会突然到这一步?我们两家,家破人亡,你不想知道始作俑者吗?”

    梁晟毅这话一出口,景誉豁然起身。

    心中一恸。

    感觉有什么正在被血淋淋的撕开,可是,那样的真相却是她不敢承担。

    “我会在我们以前吃饭的老地方等你,如果你真的还想知道这些事实,想知道余泽尧是不是对你另有所图,你就过来。我会一直在这等你!等到你出现为止!”

    没等梁晟毅再说什么,景誉重重的将电话掐断了。

    她呼吸沉重。

    僵坐在床边,发了许久的呆。

    不知道过了多久,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俯身在父亲身边耳语了两句,又和看护交代了声,提着包走出病房。

    每一步,都迈得很重。

    像是背负着千斤重担。

    前方,等着她的是万丈深渊。可是,她却还得前行。

    ——————

    温衍之在外面游荡,回到温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

    温父温母在会客厅正在和来拜年的客人攀谈。温雪心血来潮,在小客厅拉着景荣教她画画。

    温衍之站在门口,只看到少年沉静的侧颜。

    温雪画的画简直就是鬼画符,可她完全没有自知之明还在问景荣画得如何。

    一副求表扬的样子。

    景荣明显对于夸赞之语实在难以出口,只抿了抿唇,委婉又如实道:“比起温衍之的画,这已经是上乘之作。”

    “是吧?小时候我就说那小子毫无天赋。”温雪沾沾自喜。

    末了,看了看腕上的表,“臭小子,都出去一天一夜了,现在也不知道是在和哪个女人在鬼混。”

    景荣并不语。

    温雪转头看他,挑眉,“小荣弟弟,难过吗?”

    景荣清透的眼睛看着她画的右上方,“这边阴影还要稍微重一些,你再试试看。”

    温雪托着腮,性感的大眼眨巴眨巴,“你男朋友都跑出去寻花问柳了,你还能这么淡定?”

    景荣再次抿了抿唇。而后,认真的纠正她,“我和他只是朋友——我们都是直的。温小姐,以后不要再开这样的玩笑了。”

    温雪笑。

    好一个严肃的小屁孩儿!

    刚刚叫温姐姐,现在倒是改叫’温小姐’了。她眼神瞟到门口站着的某个身影,不放过的继续:“那就是说,你一点都不喜欢衍之了?”

    景荣想起那个聒噪又花心的男人,长长的睫毛微微垂下,“他好像也没有特别招人喜欢的地方。”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