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110 时光掩埋的情深 110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10 时光掩埋的情深 110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她浑身虚软,脸色惨白,梁晟毅担心她倒下,双手将她环住,“鱼儿!”

    她缓过神来,手指压在男人手臂上,撑住自己。很难在短时间内,将梁晟毅的这些话一次性全消化掉。

    就在此刻,门被突然从外面推开来。

    “鱼儿,来客人了。我刚刚在外面叫你……”

    戚锦年的话,说到一半,在见到门内的画面时,顿时卡住。

    她很想拦住身后的某人,避免这一幕被看到。可是,显然已经来不及。

    余泽尧已经沉步过来了。他比戚锦年高一个头,越过她,一眼就看到了里面的场景。

    她正和梁晟毅抱在一起,而梁晟毅此刻衣裳不整,衬衫纽扣大开。再看她……

    也好不到哪里去。

    头发散乱,衬衫纽扣被扯开了两颗。

    他们,刚刚在做什么?

    余泽尧眉心突突直跳。

    景誉一回头,就对上他阴沉甚至夹杂着狠戾的眼神。

    “看来,我来得很不是时候,打扰了你们的雅兴。”余泽尧先开口说话,声音冰冷,唇角弯起的弧度是深深的嘲讽。

    眼前的画面可真感人——她心心念念了那么久的青梅竹马未婚夫终于回来了,她便迫不及待的跑出来和他约会。离开了太久,所以一见面,甚至连场合都顾不上,就开始火热缠绵?真有那么饥渴难耐,**吗?!

    余泽尧快被自己脑子里蹦出来的这种种想法折磨得失去理智。

    他上前一步,扣住她的手,拉扯一下,将她的身子粗蛮的转过来。太生气了,以至于他根本没有注意到她此时此刻脸色有多苍白,更没有注意到她身体现在软绵绵得像是一个只能任他摆布的麻布袋。

    他冷声质问她,“这就是你突然要吃避丨孕丨药的原因?嗯?”

    她之前对于要孩子一直都很积极,可是,今天却破天荒的吃了事后药。

    他遗憾、心痛,但到了此时此刻才知道,原来,梁晟毅就是她的理由!

    他额头上青筋都在跳。这副样子,早已不是之前待她时温柔绅士的模样。

    景誉觉得自己手腕的骨头都要碎在他手上,他掌心无比的寒凉。那寒意透过她的皮肤,钻进她毛孔里。她脑海里不断回荡着梁晟毅说过的那些话,浑身发冷,“放开我……”

    三个字,说出口,竟是毫无力气。虚弱得好似一缕马上就会消失的轻烟。

    余泽尧冷笑一声,掐住她的下颔,将她的脸抬起来。让她的视线对上自己的,“需要我救景荣的时候,你低声下气的求我。现在你未婚夫回来了,你就想一脚把我踹开?景誉,你说,世界上哪有这么好的事。嗯?”

    “你放开他!”梁晟毅伸手就要将景誉拽回来,可是,手还没碰到景誉,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就抵在了他脑门上。

    金属的触感,森冷、可怖。

    男人的脸色,更是阴沉至极。

    梁晟毅动作僵了一瞬,但下一秒,又咬牙道:“以前我怕你,所以才会被你逼迫走。现在我已经豁出去了,你杀了我我也不能让你再骗鱼儿!鱼儿,你过来!”

    余泽尧低笑一声,“情深义重,可惜,晚了。”

    他说着,‘咔哒’一声,手枪利落的上膛。

    那一声,让一旁的戚锦年吓得抖了下,惊叫一声,一把捂住自己的耳朵。下一秒,又仓皇的移出一只手捂眼睛。

    天啦!

    该不会他们家真的要在大年初一出什么杀人案件吧!

    余泽尧一出手,刚刚一直在门口没有动静的程恩和庄严都进来了。只要余泽尧一句话,梁晟毅会被当场打成筛子。

    景誉的手,抓住那冰冷的枪口。

    在余泽尧冷沉的眼神下,她将枪口缓缓移到自己头上,“余先生,你要杀他,就先杀了我吧。”

    余先生?

    可真是好一个余、先、生!

    余泽尧没有立刻松手,反倒是用了力,将枪口顶着她。另一手,近乎粗暴的扣住她的脖子,把她的脸一把仰起来。让她身体不得不供起来,面对他。

    “景誉,你真以为我不舍得杀你?”

    她轻笑一声。

    那笑容落入他眼里,说不出的刺眼。似嘲讽,又带着几分绝望。

    “余先生是副总统,你可以用卑鄙手段逼迫我未婚夫离开我,也可以绑走我父亲让我屈服于你。甚至……”景誉说到这,眼眶不自禁湿润了,她睫毛扇动了下,没有再接着刚刚的话继续往下说,只道:“都说你是一个狠辣无情的政治家,我相信……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对你来说,不至于不敢下手。”

    卑鄙。

    狠辣。

    这是他在她心目中的定义。

    他确实是如此。在政途上,他从未对谁手软。可是,这些措辞,从这个女人嘴里说出来,就是那么令他讨厌。毕竟,他将所有的耐心,所有的温柔,所有的包容都捧了出来给她。

    余泽尧嗤笑一声,“为了你身后的男人,你连死都不怕?”

    景誉倔强的并不松手。

    梁晟毅道:“鱼儿,你松手!让他一枪打死我!反正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

    景誉只是定定的看着余泽尧。她眼神里含着一丝丝连自己都不没有察觉的期待。她期望此刻的男人能出声来反驳梁晟毅,告诉她,他从未对他下过手。

    只要他说,无论真假,她都会信的!

    可是,他没有。

    一个反驳的字都没有。

    景誉的心,凉了又凉。像是被人重重的摁进了冰冷的寒潭。

    她手指更紧的拽着那枪口。她一时间也分不清自己这么做,到底是在报复他,还是在惩罚自己。

    这副决绝的样子,落在余泽尧眼底就是义无反顾——特别感人的义无反顾。

    好样的!

    他眉心间青筋一跳,手指扣到扳机。

    “不!余先生,不要!”戚锦年吓得惊叫一声,声音里打着哭腔。

    庄严和程恩在一旁将她拦住。

    下一瞬……

    只听‘咔哒’一声,扳机被扣动。

    景誉睫毛抖得厉害,她下意识闭上眼,却是连躲都没躲一下。如果自己死在了这个男人手里,便算是还他一命。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