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111 时光掩埋的情深 11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11 时光掩埋的情深 111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景誉以为自己要死了,或许会死得无比的难看。

    可是……

    那‘咔哒’的声音响了许久之后,她额头上都不曾有强烈的痛感传来。

    “鱼儿,鱼儿!你没事吧?”戚锦年冲过来,她又笑又气,“余先生和你开玩笑的,枪里根本没有子弹!他和你闹着玩的!”

    景誉这才缓缓睁开眼。

    她乍然对上男人深重的双目。他那双眼里,这会儿很淡很淡,淡得失常。甚至,连愤怒都没有了,只剩下浓重的失望。

    很好!

    很好!

    为了梁晟毅,她当真连死都不怕!

    他护她、爱她、宠着她,到头来,她却甘愿为另外一个男人去死!

    最讽刺的事大概也莫过于此!

    余泽尧像个战败者,将枪扔到庄严手上,松开景誉转身就往外走。景誉不是不怕的,刚刚差点她以为自己就去了鬼门关,恐惧让她浑身无力。

    这会儿没有力气的支撑,她身子一软,无力的跌在地上,被梁晟毅快一步上前,将她抱住。

    余泽尧走出去两步,脚步一顿。

    “把她带上!”

    这话,是和庄严说的。他一步都不曾回头,留给她的只有冷硬和决然的背影。

    只是……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景誉觉得,那背影里含着伤。

    她突然无法自已,鼻尖泛酸。

    “不行!你不能再把鱼儿带走!”梁晟毅激动的想要拦住庄严。

    余泽尧走到门口,转回身来,冷眼看着一双即将分开时凄凉的‘有情人’,“没子弹的枪我只有一把,但是有子弹的枪我多得是。觉得玩得不过瘾,还可以再试试。”

    说到这,他视线又落向景誉,眼底森寒刺骨,“如果你可以弃景荣和你父亲不管,大可以和你爱的男人走。”

    他每一个字都不重,可是,却字字刺中景誉的软肋。

    她推开余泽尧的手,支撑着自己站起身来。

    ————————

    景誉以为自己会被余泽尧重新带回副总统府。可是,并没有。

    庄严亲自送了她到一座别墅里。这个别墅很清冷,里面空无一人。应该也没有人常来住,这里完全没有生气的样子。

    连暖气都没有。

    景誉独自一个人怔忡的站在大厅里,仰首看着无比陌生的环境。

    庄严解释:“这里是先生之前买的一套房子,一直都没有人住。先生的意思是以后景小姐就住在这儿。”

    景誉明白了。

    她这是被余泽尧打入了‘冷宫’。

    “我的衣服呢?”

    “会有人送过来。”

    “好。谢谢。”

    “如果景小姐需要人照顾,也会有人过来……”

    “不用了。”景誉打断了庄严的话,“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不需要谁特别来照顾我。”

    庄严听她这样说,便也点头,“好,我会和先生提。楼上的房间景小姐可以任意挑,有事的话你也可以随时打我的电话。”

    景誉点头。

    她没有再说话,只是在沙发上坐下了。

    庄严还有事,并没有多留。准备走的时候,一直坐在沙发上发呆的景誉突然转过身来,幽幽的问:“庄严,你跟在副总统身边这么久了,他做的事你一定都知道,对不对?”

    “景小姐想问什么?”

    景誉喉咙发紧,眸子酸涩,“我爸……是不是和他有关系?”

    庄严面上并没有太多的波动,“景小姐,您父亲的事,非同小可。其中也不是一两句说得清楚的。”

    景誉压在沙发上的手,绷紧。

    手指绷得骨关节都发了白。

    庄严这话,言下之意,她不是听不出来。她多希望得到一个被否定的答案!

    “你好好休息。”庄严留下话后离开了。

    整个别墅里,异常的静。静到仿佛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

    景誉躺下去,空洞的双目看着天花板,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他曾经问过自己的话——

    ——如果是你呢?对方做错了事,你会选择原谅吗?

    当时自己是怎么回答的?

    ——错过了就错过了,再回不去。

    她眼眶泛酸,冰冷的泪从眼角滑落出来,打在沙发上。

    原来,那时候,他的话里早已经有所暗示。

    早就有了……

    ——————

    景誉在别墅里就这么待了一整个下午的时间。有人过来给她送放在副总统府的衣服。

    进进出出的,不知道是什么人,她也没有从沙发上起来看过。

    到了傍晚时分,整个别墅彻底安静了,也开始变得清冷起来。

    景誉觉得冷,拉过还放在门口的皮箱打开来,翻了一件棉袄套上。她透过窗户往外看去,能隐约看到门口站着的两个保镖。

    她想,这一次,她是彻底被软禁了。

    她没有食欲,晚饭也没有做。但是,偌大的屋子这样的冷清让她觉得渗人,她将电视打开,让声音在屋子里响着,好像这样就不再是她一个人似的。

    景誉就这样在这间别墅里待了两天的时间。

    冰箱里永远都是满的,每天都有人来给她添东西。

    她坐在院子的秋千上,看着枯萎的草皮发呆。她不知道自己要一个人在这儿住多久,他总不至于要这样关她一辈子。

    第三天,景誉想去医院看父亲。可是,毫无意外的被保镖拦住了。

    她不得不给余泽尧打电话,结果,她拨过去,他的私人号码变成了空号。听着那‘嘟嘟’的声响,景誉觉得心里空荡荡的。

    她把号码转到庄严那儿。

    “喂,景小姐。”庄严接电话倒是并不慢。

    “我想出去看看我爸。”景誉道:“麻烦你和余先生说一声,让他派来的这些人放开我,让我出去。”

    “景小姐,你放心,老先生有专人照顾。你不用操心。”

    言下之意,就是她不能也不许去医院。

    景誉情绪一下子激动了不少,“庄严,我爸醒了,他是不是又想对我爸做什么?”

    庄严沉默。

    “让他别伤害我爸,别伤害我爸。”

    景誉重复着这句话,可是,那边,并未有回应,而是将电话挂了。

    庄严开的免提,刚刚景誉的话,坐在窗口的男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

    一次性写完出来更新,所以就更得有点晚了。今天更新完毕,明天的更新依然是下午。0点别等更!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