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113 时光掩埋的情深 113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13 时光掩埋的情深 113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下一瞬……

    撕裂的痛,攫取住她。

    这一次,比上一次还要来得疼得多。

    他甚至没有给她任何适应的时间,强取豪夺。

    景誉疼得手指都掐进了墙壁里,双腿发颤,几乎要撑不稳自己。

    她觉得自己的灵魂都要被这个男人撞飞出去,又像是要被他撕扯成碎片。

    那么疼……

    钻心的疼……

    她连呼吸都变得越来越重,越来越虚弱。

    身后的男人,似乎终于感觉到她的疼,大发善心的将动作缓下很多。可是这对景誉来说,又是另一番折磨。

    她现在只想快一点结束这样的痛苦。

    太疼了。

    火辣辣的疼。

    余泽尧单臂环住她纤细的腰,身体紧紧贴着她的。他冰冷的唇,吻她的脖子,声音沙哑,“告诉我,当时你们在做什么?嗯?”

    他始终还是对那天看到的画面耿耿于怀。

    无法不在意!

    景誉只觉得耳边嗡嗡的在响,她根本听不清楚男人在说什么。她发白的唇瓣翕动了下,好半晌,才发出一声干涩的声音,“带避丨孕套……我不想给你生孩子。”

    余泽尧眉心突突一跳。

    青筋几欲崩裂。

    强烈的怒火将他的理智逼到了角落,刚刚的心软荡然无存。他再次重重的撞击进去,仿佛这样她才能真正的、完全属于他。

    “你想给谁生孩子?梁晟毅吗?”他含着她的耳朵,舌尖滚烫,可是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冷得刺骨,“你要敢和他生,我会让你们的孩子会永远没有爸爸!”

    景誉浑身一凛,报复性的手指在他手背上抓出几道血痕来。

    下一瞬,男人抽身而出。

    她喘口气,以为他要放过自己时,整个人却被他抛到了床上。接下来的是他新一轮的占有。

    ——————

    做着做着,他发现有什么不对劲。

    她脸色越来越白,白到最后,像张纸似的苍白。目光也越来越涣散,可是,那涣散并不像是****逼迫出来的迷离。

    她怎么了?

    心一紧。

    余泽尧猛地抽身。

    “景誉!”

    景誉只听到耳边男人紧张的厉喝声,“鱼儿!”

    鱼儿……

    她思绪越发的恍惚起来。那一声‘鱼儿’让她有种错觉,仿佛这几天他们之间的事都不曾发生过。她沉重的眼皮抬了抬,还能看到男人写满忧心的脸,而不是刚刚那暴戾又冷沉,叫人害怕的模样。

    外面的保镖,被里面的大动静吓一大跳。

    原本先生进去的时候还好好的,一会儿便开始叫医生。

    安静了好几天的别墅,突然变得一团乱。

    医生很快就到了别墅里,在楼上的房间。余泽尧独身一人坐在楼下的客厅。

    他不愿意上去。

    女人身上留着太多青痕,那都是他兽丨性大发的证据。他从来觉得自己的狠戾都是对别人的,对她,他总会有所克制。

    可是,最近这两次……

    他失控了。

    伤了她。

    医生很快就下来了,他重重的将烟头熄灭。

    “先生。”

    “她怎么样?”

    “只是感冒发烧,已经吃了退烧药,晚些应该就会退烧。”

    余泽尧点头。

    喉咙紧涩,一会儿才问:“其他地方,伤得怎么样?”

    “有轻微的拉伤。要养养,这几天还请先生注意,尽量不要同房。”

    余泽尧面色凝重,又简单的说了几句,让保镖送了医生出去。

    他在楼下安静的坐了会儿,若有所思。许久,才上去。

    景誉还躺在那客房的床上。因为刚刚的一番折腾,床上凌乱不堪,还染着丝丝血迹。她像是还疼得厉害,即便是睡着,眉心还始终紧紧锁着。

    脸色始终苍白,直到现在也见不到一丝血色。

    余泽尧胸口闷疼得厉害,他掀开被子,将她从床上一抱而起。这一动,似乎是拉到了她的伤口,她疼得吸口气,睫毛颤了下,稍稍睁开眼。

    似乎是看到他,有丝本能的惊恐,一下子顾不得疼,身体挣扎得更厉害。

    惊恐……

    如今的她,看到他,不再是过去那样的缱绻、多情,竟然是惊慌、恐惧。

    这个认知,让余泽尧狠狠一震,抱着她的手,捏得更紧些。

    “别动!”他低语,声音比之前任何时候还要灰败,粗嘎。他从未有这样挫败过,他拿她没有办法。“你动得越厉害,只会痛得越厉害。”

    她像是听不到他的警告似的,紧张的推他。余泽尧任她推着,身子绷得紧紧的,岿然不动。

    最终,只是咬牙道:“我不会把你怎么样!”

    这话,她似乎听进去了。躺在他臂弯里,紧张的身体渐渐放松下来。她看他一眼,睫毛上染着一层薄薄的湿润,终于没有再挣扎,只是任他将她抱出去。

    余泽尧把她抱回到她房间里。她房间里已经开着暖气,很温暖。

    他并没有要留下来的意思,只是将被子给她盖好后,起身准备离开。床上,景誉缓缓睁开眼来,看着那背影,她突然幽幽的问出声:

    “是你做的吗?”

    她声音轻飘飘的,像是没有一点力气,仿佛下一刻就会重新倒下去。

    余泽尧的手搭在门把上,没出声。

    只听到景誉飘渺似轻烟的声音再次传来,“梁晟毅胸口的那枪伤,是你做的吗?”

    余泽尧冷夏。她还真是关心他!

    “不是。”他开口。

    景誉拧着的心,因为他这一句话稍稍松懈。暗淡的双目,也变得有了光泽。

    如果梁晟毅是骗她的,那不就说明,他所有的话都是骗她的?也许……也许父亲沦落到现在这样,和他并没有任何关系。又也许,他们的相遇并不似梁晟毅说的那样精心算计。

    可是,下一瞬……

    他的话,将她扬起希望的心,残酷的击成了粉碎。

    “我让人做的。”他丝毫没有要隐瞒的意思。

    景誉狠狠一震,坐起身来,双目蒙着一层雾气盯着她,“那么,你是不是如他所说的那样,你想从我这儿得到什么。我父亲留下的密钥?”

    余泽尧转回身来,盯着她的眼。

    “我的确需要。”

    “那我父亲……”景誉的心越来越绝望,她声调都不稳起来,“我父亲的罪名,是不是……也是你扣上来的?”

    还是一样的,0点别等更新。最近都是在下午更新!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