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114 时光掩埋的情深 114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14 时光掩埋的情深 114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两个人离得不近不远。余泽尧站在门口,可以清晰的看到她眼眶里浮出的一层薄薄的雾气。

    她眼里聚满了失望和受伤。

    他垂在身侧的双手握紧,又松开,又握紧。

    一个简单的’是’字,在这之前,他从未觉得如此沉重过。沉重到竟深吸几口气,都不出口。

    “你不要再了!”他的沉默,让景誉觉得心都死透了。失控的抓过枕头朝他猛地砸过去,“你走,马上走!”

    余泽尧没有躲。双手一伸,将枕头接了个结结实实。

    景誉像是痛到了极点,光着脚从床上下来,失控的奋力把他往门外推。

    下一瞬,门’砰——’一声关上。

    厚重的门,阻隔了他和她。

    那重重的一声,同时砸在两个人心上。也同时……

    关上了两个人的心门。

    门外,余泽尧重喘一声,一拳重重的砸在墙上。手上,当下血肉模糊,可是,他却丝毫感觉不到疼。

    已然麻木。

    而门内,景誉木然的靠在门上。她死死咬着下唇,极力克制着,不让眼泪弥漫出眼眶,可是,蹲下身,泪水还是不受控制的砸在了地板上。

    ———

    余泽尧开着车在夜色里狂奔。车一直飙到5,却丝毫没有慢下来的迹象,反而越来越快。

    他的车,一路开到温衍之那儿。温衍之刚睡下,便被佣人请下了楼。见到半夜突然到访的余泽尧,吓一大跳。

    “你怎么了?”温衍之一眼就看出余泽尧的不对劲。

    余泽尧也不话,径自进了他别墅的餐厅,而后熟门熟路的下了地窖。温衍之嚷嚷着:“喂,你已经满身酒气了,还喝酒?”

    回答他的是无声。

    温衍之叹气,只指挥着旁边的佣人,“去准备醒酒器,和两个酒杯。”

    “是的,温少爷。”

    一会儿,余泽尧从酒窖出来,他始终一语不。连醒酒器都没有用上,直接倒进了酒杯里。

    温衍之瞄了他好几眼,看看他,又一眼看到他手上的伤。

    “这怎么了?”温衍之好整以暇的打量,“自己砸的?”

    余泽尧只抿了口酒,在沙上坐下,并不回话。目光沉沉的落在窗外,无比的暗淡。

    温衍之敏感的察觉出了不对劲,“和你们家景誉闹别扭了?你不是一整夜都在夜勃……”

    他的话,到这,因为余泽尧投射过来的一个冷厉的眼神而蓦地收住。

    温衍之举手投降,“不了。”

    余泽尧定定的盯着温衍之,突然幽沉的开口:“景晁臣醒了。”

    温衍之一怔。

    而后才道:“景誉都知道了?”

    余泽尧没做声。

    温衍之正了正色,冷声道:“这是政丨治丨斗争,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景晁臣到现在没死,就已经是最好的结局。”

    “政治是冰冷无情的,可是人不是。”余泽尧握紧酒杯,“她不是圈内的人,她也永远无法明白’你死我活’的无奈。景晁臣是她父亲,她敬仰和深爱的父亲。她原本美满的家庭,现在落成这样,她不可能释怀。”

    “但这件事的主导并非是你,她不能将罪统统推在你身上。”

    “非我主导,却是由我默许。”

    “那时候你也并不知道你会爱上她!”温衍之道:“如果你知道你会爱上她,你还会默许这种事生?”

    余泽尧没有再回温衍之的话。

    他会默许吗?当然不会。有些人的出现,之于他的意义,是呵护她守护她。而并非伤害她,推开她。

    余泽尧将一口酒抿尽,就在此刻,手机乍然响起。

    这是私人号码。现在能打到这儿来的只有庄严他们这些亲近的人。

    他才接通,庄严的声音从那边传来,“先生,密钥找到了!”

    “在哪里找到的?”

    “今天佣人在给景姐房间收拾的时候,找到一个金锁。我们怀疑这个金锁就是密钥。可能需要您过来一趟。”

    余泽尧挂了电话,放下酒杯,“有事,我先走。”

    “怎么了?”温衍之起身。

    “密钥找到了。”余泽尧走出去一步,想起什么,又回头:“帮我放消息出去,告诉所有人密钥在我这儿。”

    温衍之皱眉,“你这么做太危险了!”

    所有人拿到密钥都会选择不把消息透露出去,要知道,一旦拿到这个东西,国内外的杀手都会找上门来,他势必就成一个活靶子。

    “我有考量,照我的做就行。”

    “考量个屁!”温衍之有些焦躁,“你这分明就是为了转移他们的战斗力,不让他们再去对付景晁臣。”

    “你和景荣不也算是朋友吗?你难道希望他们去对付景晁臣?”余泽尧瞥他一眼。

    温衍之一愣。

    半晌,才道:“我的确不希望,但也不希望你有事。”

    “这么多人跟着我,我能有什么事?”余泽尧临走前,提醒他,“你现在最要紧的是把景荣照顾好。”

    照顾个屁!

    那子都有女人照顾了,哪还用得上他?!

    ——————

    这一夜,景誉无眠。眼睛下是深重的黑眼圈。

    天亮的时候,烧已经退了。可是,身体的痛,像是被慢慢唤醒。只一动腿,便疼得钻心。

    她抱着被子坐起身,手移到床头,想喝口水。视线,一下子就看到床头放着的药片。

    避丨孕药。

    看来,是他留在这儿的。

    她嘲弄一笑。好在,他还没至于丧心病狂到逼她给他生个孩子。景誉摸到药片,拨开锡纸来,将药吞下去。

    两片的药片,苦得钻心,一如,她此刻的心。

    吃完药,她从房间里出来,走到楼下。整个屋子依旧很安静,她打开冰箱,给自己熬了粥,才裹了条披风拉开门走出别墅。

    外面的风刮过来,虽然冷,可是,却让她觉得舒畅自在。一个人在一个毫无人迹的屋子里闷久了,是迟早会闷出病来的。

    “景姐。”门口的保镖和她打招呼。

    她微微点头,“昨天余先生来的时候有和你们,我什么时候可以去见我父亲吗?”

    “余先生不曾交代,但余先生刚打电话过来了,如果您想去上班,可以允许去医院重新工作。”

    还有更新,在写。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