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118 时光掩埋的情深 118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18 时光掩埋的情深 118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食指挑起他性感的下颔,她柔软如花瓣的红唇绝望又深情的吻上去。

    她是个妖精。

    在这之前,他竟然丝毫不知道她原来吻技如此之好。那吻叫他沉醉,浑身酥麻得像是过了电了似的。

    此时此刻的她,每一个眼神,每一下呼吸,都充满媚惑,十足十的妖精。

    光只是这样的吻,余泽尧已经难以承受,粗喘一声,紧住她的腰,要将这个吻的主动权夺走。可是,景誉却打定主意不给他这样的机会。

    在他要回吻时,她柔嫩的唇从他唇上赫然离开。余泽尧沉目看定她,以为她打算就这样半途而废,眸中划过几许失望。

    可是,还没等他多想,女人热烫的唇从他唇上落到了他下颔。她充满诱惑的亲吻他的脖子,锁骨,胸口……

    余泽尧眸色几番变化,他觉得此刻的自己就像被抛进了火海里,浑身被焚烧得剧痛,身体更是绷得紧紧的。紧到每一寸都痛。

    景誉的吻流连到男人平坦健硕的小腹,余泽尧难以克制的重喘一声,单手扣住她的后脑勺,将她脸捧起来,“你想干什么?”

    景誉的眼对上男人的眼。

    他目光那么深,像是一个深深的能将人卷进去的漩涡。

    而此刻的她,眼里夹杂的情丨欲也比他好不到哪里去。

    对上他的眼,她差点要打退堂鼓。但是,下一瞬,将他的手推开,果断的俯身而下……

    她怕。

    怕再迟疑,自己就没了这样的勇气。

    “唔……”余泽尧重重的闷哼一声,他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个此刻正委身在自己身下讨好、取悦自己的女人,一种攀上天堂的快丨慰感让他几欲疯狂。

    那种感觉,好像身在云端,飘飘然。

    他重喘气,扣住她的后脑勺。沉迷在这样愉快的感官里不舍抽身,可是,又不愿见她如此委屈自己。

    景誉并不知道他是这样的想法,只依照着本能驱使。

    她不是个好学生,取悦男人的事她特别笨拙。隐隐窥见他满面痛苦,以为是这样的方式他并不喜欢,眼里略过一丝疑惑,可是,下一瞬又分明见到他面上的欢丨愉。

    男人像是再难以忍受,扣住她的肩膀将她提上去。下一瞬,深重的吻烙在她唇上。

    他像是要将所有的炙热都宣泄出来,这个吻是疯狂的。男人已经耐不住,用力撕扯她身上的衣服。

    ——————————

    一阵热浪翻涌而来,很快的,两个人被**席卷。

    这一次,余泽尧比上一次更疯狂。景誉也明显比之前要放松得多。没有抵触、没有反感,甚至,有那么一瞬,仿佛没有彼此之间那些仇和怨,只有两颗紧紧纠缠在一起,不舍得分离的心。

    酣畅淋漓。

    以至于热气散开,两个人躺在床上相拥而眠时,景誉甚至有种两个人从未闹过的错觉。

    如果真的一切都没发生过,该多好。

    余泽尧搂着她,闭着眼,手指在她肩头轻轻摩挲着,仿佛还在回味刚刚的画面。景誉枕在他手臂上,却是若有所思。

    良久……

    她低问一声,“这样……你满意吗?”

    她这一声,让余泽尧一震。像是被狠狠扇了一耳光似的,猛地清醒过来。

    刚刚令他沉沦的欢快和愉悦,不过是这女人想要逃离自己而做。她如此委曲求全,只是因为迫切的想要离开他!

    仅此、而已!

    像是当头被泼下来一桶冰水,刚刚所有的满足和欢乐,到此刻只化作了讽刺和更深的痛苦。浑身发冷,连身上的血管都像是被冻僵了似的。

    这里,一刻都再待不下去。

    一秒都不行。

    他掀开被子,起身下床。冷冷的套上衣服,冷冷的抽身离开。一眼都不看一眼床上的女人。

    刚刚所有的欢丨爱,就像是春梦一场。

    景誉看着那背影,胸口窒闷的疼。她咬着唇,不让自己越来越沉重的呼吸在这个男人面前出卖了自己的情绪。

    他走到门口,脚步蓦地停下,景誉不曾侧目去看,只听到他幽冷的声音传来,“如果你父亲可以把该交的都交出来,那么——”

    说到这,他停顿一瞬,搭在门把上的手握紧,松口,又握紧。

    “我放你们走!”

    “那景荣……”她坐起身。

    可是,回应她的只是“砰——”一声巨响。这声音,在这样静谧的夜里响起,仿佛将整个别墅都震得晃了晃。

    景誉的心也跟着晃了晃。

    他下了楼,开车离去。景誉坐在床上,看着窗口的方向。直到那道光彻底消失在暗夜里,她才重新躺倒在床上。

    刚刚被子里有多温暖,此刻,就有多凉。

    最终,他们还是要分开。但这好像是他们必然不可避免的结局。

    ————————

    这一夜,不眠的不只有他们,还有另一边的温衍之。

    自从上次温衍之说要给景荣做媒,景荣说了自己有喜欢的女孩子后,温衍之的情绪就一直很低落。他觉得自己这种感觉很奇怪,但是,他死也不愿意和’喜欢’这种只有情愫扯上边。

    喜欢一个男孩子,除非他是疯了!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余泽尧说的那样,也为了让这种该死的感觉赶紧淡去,这阵子温衍之对景荣都是不闻不问。每天出去得很早,回来得很晚。所谓眼不见为净!不看见这小子,总不至于被他搅得心里一团乱。

    结果……

    这一晚,他一回来,就听到楼上房间里传来痛苦的闷哼声。

    是景荣。

    他眉心一紧,这小子,大晚上的不睡觉,还在楼上折腾什么?

    “少爷,回来了?”佣人迎他。他将衣服脱下,交给佣人。边解着衬衫纽扣,边往楼上走,问:“他在干什么?”

    “景少爷在练走路呢!”

    “这么大半夜的,走什么路?!他连站都站不稳!”温衍之脸色难看。才手术多久?他还想上天不成?

    佣人微笑着,“景少爷这是临时抱佛脚。”

    “什么意思?”

    “听说,景小姐明天约了同学。”佣人神色微妙,“是位女同学。”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