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142 时光掩埋的情深 14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42 时光掩埋的情深 142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景荣整理好情绪,慢慢抬起头来,他清透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温衍之,连一丝闪烁都没有。只问:“你希望我怎么回答?”

    温衍之还没答话,景荣便又道:“你希望我和你父母说,你这段时间对我有兴趣。昨晚你睡在了我房间。甚至,我们昨晚……”

    说到这,他薄唇掀动了下,喉结滚了滚。

    余下的话,有些难以启齿。

    温衍之嗤笑一声,“说这些怎么了?很难吗?昨晚我们做什么了,怎么不说下去?难不成,我们做的事对你来说,就那么羞耻,连说都不敢说出口?!”

    “……”白痴!

    他才18岁,对这方面毫无经验不说,别说是和男人,就是和个女人做些亲密的事,他也一样会害羞。

    谁和他一样那么厚脸皮?

    景荣再次沉默,让温衍之怒上加怒。他倾身,两手压在轮椅扶手上,目光冷沉的锁定景荣。

    “你是不是真希望我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别的女人……

    景荣胸口微窒闷。

    他目光还望着温衍之,过了好久好久,久到对面的男人快要没耐心,等不下去,他才道:“我对你来说,不过是一时兴趣。我和你的未来,都还很长。”

    “我……和你?”而不是’我们’!

    温衍之嗤笑一声。他以前从来不是一个矫情的人,可是,从少年嘴里说出来,每一个字字句句他都在意。

    “听我说完。”景荣不许温衍之C嘴。

    温衍之觉得自己是被他降服得服服帖帖了。听少年这么说,他闭上了音。

    景荣望着他的眸色微深一些,呀在轮椅上的手也绷紧,指尖微凉。

    各种复杂的情愫从那双干净的眼睛里划过,半晌,他才理智的、冷静的道:“何况,你根本不是gay。有兴趣,我愿意陪你玩玩,可是,你……何必认真?”

    明明很理智,可是,出口的声音却是哑的。

    连胸口也闷得透不过气。

    说着不希望温衍之认真,可是,自己却认了真。这一点,他无法忽视。

    心里的疼,也假不了。

    温衍之没想到少年会说出的话,那双眼底划过一抹重重的受伤,而后,是讽刺,是疼痛。

    “玩、玩?”他咀嚼着这两个字,咬得很重,仿佛要连少年的骨头都嚼碎了一样。

    景荣指尖绷到发了白。

    温衍之笑,那笑容却寒凉又悲伤,“你说得没错,我何必要认真?而且,还是对你这么个白眼狼认真?”

    景荣面上并无多的波动,唯有越来越重,越来越紧的呼吸声出卖了他此刻的情绪。

    温衍之眼神更冷,盯着他。而后,大掌忽的扣住他的后脑勺,他一俯身,唇狠狠堵住了少年的唇。

    突如其来的气息,让景荣一愣。

    他没有推却,也无力推却,只缓缓闭上眼。

    鼻尖和心底的酸涩,不断的往外冒,纠缠着他,让他内心亦无比苦楚。

    如果没有自己的出现,现在温衍之还是过去那个吊儿郎当,花心放浪的花花大少爷。以后,他会遵照温父温母的意思,娶一个很好的妻子,与她生个孩子,安静平淡的度过余生。

    那才是他真正该有的生活。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脚踏进泥潭里,越陷越深。

    景荣终究不愿看他在泥潭里滚到满身泥泞;也不愿自己在泥潭里满身狼狈后,这个男人抽身离去,洗尽一身铅华,他还是过去那个他,而自己却已经越陷越深,难以自拔。

    无论哪一种结局,对他们来说,都不聪明。

    这个吻,含着一丝憎恨。温衍之吻得很重,吻到少年薄唇都渗出血来,他才罢手。

    这一个吻后,两个人都多少有些狼狈。

    温衍之冷冷的看着少年,“你不就是想从这儿走吗?今天……我放你走。”

    少年呼吸一重。

    唇上的痛感,好像变得越发的剧烈。

    温衍之嗤笑一声,俯身望着他,“幸亏那天我没上你,要不然,我特么就成gay了!你不是希望我找别的女人结婚生子吗?等着!有那一天,我一定带给你好好看看。还有啊……我们俩是这么好的兄弟,我要是结婚的那天,你可得来观礼!”

    景荣呼吸拧疼。

    他脸色有些苍白,可是,面对温衍之的话,他一句话都没有回。只是安安静静的看着他,看了好久好久,仿佛要将那张好看的男人的脸刻进心底去。

    终于……

    喉结滚动了下,他开口:“那我什么时候可以走?”

    温衍之眉心一跳。

    而后,冷啐一声,“滚!”

    ——————

    下午的时候,景誉刚陪余泽尧吃过午饭,要从副总统府离开,余泽尧便接到一个电话。

    扫了眼屏幕,是温衍之打来的。

    “喂。”他接通,贴在耳边。

    因为对方是温衍之,景誉下意识看着余泽尧。指望得到可以和景荣通话的机会。

    “我让景荣从我这儿离开了。”温衍之的声音里,无比的颓败。

    余泽尧看了景誉一眼,才问:“怎么?你们俩闹别扭了?”

    “……”温衍之没有回答,只道:“他那双腿还没完全好,他就这么回去让景誉照顾我也不放心。”

    余泽尧微微皱眉。是错觉吗?总觉得衍之对他很关心。关心得有些过了。

    “所以,你是怎么想的?”

    “让他去你那。你那有最好的医生,也有人保护他。出不了任何事。”

    “那他现在人在哪?”余泽尧认同温衍之的话,“我派人去接他。”

    “不必。我会让我的人,直接把他送到你那去。”

    “好。”余泽尧看一眼景誉,握了握他的手。

    “那就这样吧……”温衍之的语态完全没有以往时的意气风发,整个人都颓丧到了极点。

    余泽尧原本想问什么,可是,看了身边的景誉一眼,到底是什么都没问。

    或许,只是他想太多罢了!

    挂了电话,景誉问:“是和景荣有关吗?”

    “你在这等一会儿。”余泽尧道:“一会儿景荣会过来。”

    景誉惊喜,“真的吗?”

    “衍之刚给打电话,说是不放心将景荣交给你。”余泽尧坐在沙发上,单手揽着身边的她.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