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144 时光掩埋的情深 144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44 时光掩埋的情深 144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听景荣这么说,景誉心里才好过一些。

    “这段时间多亏了衍之照顾你。等你安顿好了,改天有空,我再和你一起去好好谢谢他。”

    提到那个人,景荣面色微有变化,薄唇绷得紧紧的。

    景誉发现他面对不对劲,“怎么了?”

    “没什么……”景荣摇头,让自己的面色恢复如常,只淡淡的道:“我已经谢过了。”

    “以前觉得他吊儿郎当的,不像个好人,我还真不希望你们走太近,担心近墨者黑。不过,现在觉得,他人应该很不错。把你照顾得很好。”

    景誉边给他收拾,边说这话。

    “姐,剩下的我自己来收拾吧。你不是还要去医院上班吗?”景荣没有接景誉的话,只是转了话题。

    景誉不知道他和温衍之的事,更没有往那方面去想,只点头,看了看腕上的表,“我真要走了。”

    把景荣安顿在余泽尧这儿,景誉很放心。

    从副总统离开后,她去了医院,上班前她去病房看父亲景晁臣。

    景晁臣的身体越发好转,现在说话已经毫无障碍,也能起身走几步。

    “爸,今天感觉怎么样?”景誉蹲在他腿边,给他做按摩。

    景晁臣点点头,问:“鱼儿,医院的人说这几天你和人调班了,没出什么事吧?”

    景誉有些心虚,摇头,“没事。是我朋友生病了,我抽点时间去看看他。”

    “朋友?哪个朋友让你这么花心思?”景晁臣盯着景誉,那眼神仿佛要将她看穿了一样。

    景誉心下一凛,想说什么,可是,什么都没能说得出来。可是,好在,父亲的下一句话,拯救了她,“是戚家那孩子?”

    “啊……是,就是锦年。”景誉含糊的接话。只能让锦年这会儿钻出来背黑锅了。

    也不知道父亲是信了还是没信,总之,他脸色好看了许多。

    景誉松口气。就听到父亲问:“最近晟毅那孩子怎么再没见来过了?他是不是很忙?”

    提到梁晟毅,景誉心底发寒。她也很想再见到他,她想亲口问问,景荣的事是不是和他有关。

    “我和他没有再联系过。爸,如果他哪天又在您病房里出现了,麻烦你给我打电话。我正好有事想要问问他。”

    景晁臣打量着女儿的神色,“很严重的事?”

    望着父亲,景誉自然不敢说景荣受伤的事,只敷衍一两句,没有再在梁晟毅的话题上打转。

    五天后。

    景誉被接到副总统府。

    她在厅里陪景荣说话,景荣试着拿左手作画,景誉在旁边出声鼓励。余泽尧很喜欢家里这样的热闹,听着他们姐弟俩聊天说话,只觉得有一股难以言说的温情。

    他很早便是独立一个人住,和泽南只是幼时的时候才住在一起。所以,鲜少有像他们这样的体味。

    他贪恋这样的感觉,便将工作带到厅里来忙碌。

    就在此刻,一道电话铃声倏然响起,打破了厅里温馨的氛围。管家匆匆接起电话,恭恭敬敬的应了几声后,抬头道:“先生,是温少爷的电话。”

    正在作画的景荣,手上的笔一顿。但是,只是停顿了几秒的时间,在景誉还没看出端倪来时,已经重新开始提起笔来。

    每一笔画得都很勉强。

    余泽尧将电话接了过去,那边温衍之说什么,他们都听不到,只听到余泽尧’嗯’了几声,单一的字眼里,似有惊讶。

    挂了电话,余泽尧扫了眼一旁的姐弟俩背影一眼,开口:“鱼儿。”

    “嗯?”景誉正帮景荣端着颜料盒,听到余泽尧唤自己,回过头来。

    “你不是一直说想要亲自感谢衍之吗?”

    “嗯。”

    “他一会儿会过来。”

    “那正好我也在。”景誉弯弯唇。

    景荣脸色一变,握紧了画笔。

    余泽尧继续道:“这次,他会带女朋友一起过来。”

    景荣呼吸一重,手里的画笔歪了一笔。余泽尧的声音还在继续,“我以前从来没有见他带什么女朋友来过这里。这次,兴许是认了真的。”

    景荣眼神落在面前的画上,微有些走神。

    景誉道:“我还挺好奇什么样的女孩子能把他震住,让他收心。”

    “一会儿看看就知道了。”

    景誉回过头来,就见景荣正在收拾颜料。

    “怎么不画了?”景誉问。

    “没什么灵感。而且,实在画得有些糟糕。”景荣神态暗淡,“姐,我有些累,想上楼休息一会儿。”

    景誉以为是景荣作画不顺利,所以心情沉郁,并没有多想。只安慰道:“别灰心,慢慢来。一会儿衍之过来,你还是要下来打声招呼。”

    “好。”景荣应一声,收起画板,推着轮椅上去了。

    景誉看着景荣颓然的背影,担心的叹口气。余泽尧也看着那背影,若有所思。

    “希望景荣可以振作一点。”景誉感慨。

    余泽尧牵住她的手,拉她在自己身边坐下,问:“你有没有了解过景荣的私生活?”

    “什么?”景誉没想到余泽尧会将话题突然跳脱到私生活上来。

    “就是……比如,他有没有喜欢的人,或者,以前有没有交过女朋友这类的。”

    “怎么突然这么问?”景誉诧异的望着他。感觉自己思维有些跟不上。

    “随口一问。不都说颓丧的人需要爱的鼓励吗?如果他有喜欢的人,或许可以让对方来鼓励鼓励他。”余泽尧随口说了个理由。

    景誉果然是信了,认真的想了想,摇头道:“景荣应该是没有谈过恋爱,没有交过女朋友。不过,我见过他以前喜欢的一个小女孩,还挺可爱的。但那都是小时候的事了,现在他有没有喜欢的人,具体是谁,这我还真没有了解过。”

    余泽尧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楼上。

    景荣放下颜料画板,躺在床上,怔忡的看着头顶的天花板。

    脑海里,反复的都是他从温衍之那儿离开的那天他说的那些话:

    ——你不是希望我找别的女人结婚生子吗?等着!

    ——有那一天,我一定带给你好好看看。

    所以,今天他带来的,便是要和他结婚生子的女人吗?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