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146 时光掩埋的情深 146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46 时光掩埋的情深 146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一旁景誉也觉了这两人实在太古怪。.

    好像是在闹不愉快。

    大抵是住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之间生了别扭。

    她和余泽尧对视一眼,余泽尧给她一个让她安心的眼神,起身道:“先吃饭吧。时间差不多了。”

    一群人这才往餐厅走。

    吃过午饭,景荣上楼去午睡了。景誉回了医院,余泽尧去了书房。

    结果,温衍之一直都没走,就在厅里坐着。

    余泽尧忙完从书房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他一眼就看到躺在沙上蔫蔫的温衍之,挑眉,“还没走?”

    温衍之听到脚步声,一瞬间就坐直了身子。可是,下一瞬,听到这声音,整个人又蔫了下去。连头也懒得回。

    这副样子,余泽尧看得清清楚楚。

    温衍之没劲的道:“反正今天也没什么事,难得来你这儿一趟,你总不至于要赶我走吧。”

    “她呢?”余泽尧走了下来,在沙上坐定。

    “谁?”

    “刚刚那个女孩。”

    “让人送回去了。”提到那女朋友,温衍之也是一点力气都没有。

    余泽尧修长的双腿交叠,瞥她一眼,“你什么时候改行当演员了?”

    “……”温衍之刚想反驳,可是对上男人洞悉一切的眼,顿时又把要反驳的话噎了回去。他也知道,带这女孩过来演一唱戏,是骗不过身边这个男人的。

    “你这种撇脚的演技,还想骗景荣?”

    “你怎么知道我……”温衍之惊愕的抬起头来。说到这儿,蓦地卡住,满脸懊悔。

    **!

    他竟然不打自招了!

    余泽尧不过是套套话,结果没想到他真上当,脸色顿时凝重起来,“看来我还真没想错。”

    “……”

    “所以……你上次说的那些什么夜勃晨丨勃的都是因为他?”

    “……”温衍之囧得头都抬不起来了。艹!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来找这人诉苦了。

    他早就该想到,这人精明得和只狐狸似的,迟早得被他看穿。

    “温衍之,你是不是中邪了?!”余泽尧语气重了几分。

    温衍之叹口气,半晌,才喃喃道:“是,我特么就是中邪了!我要是不中邪,我能对这种小屁孩有兴?我能被他弄得茶饭不思,心绪不宁吗?”

    余泽尧从未见过他这样颓然的样子。

    以前追女孩儿,他一向所向披靡,意气风。分手对他来说,就和吃顿便饭那么简单,从没有见他有心痛或者低落的样子。

    可这一次……

    很不同。

    余泽尧打量他半晌,才终于开口:“活该!”

    “……”温衍之抬起头来,“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说风凉话!是不是兄弟了?”

    “谁让你以前拿别的姑娘的心都当草芥的?现在终于有人来治你,不是活该是什么。”余泽尧起身,“我现在要去副总统府,你也别搁这儿杵着了。景荣不会下来。”

    他拎着温衍之的衣领拖着他就走。

    温衍之也知道景荣的性子,自己等是等不来的。他讪讪的坐进车里,关上车门前,看了眼身边的男人,“我以为你会把我揍一顿,警告我,让我离景荣远点。”

    “我又不歧视同性恋。”?“我也不是同性恋。我要真同性恋,第一个喜欢的该是你。”温衍之觉得自己也许只是刚好喜欢景荣这个人而已。和自己,和景荣是什么样的性别,并无关系。

    “那如果我真把景荣搞定了,你……”

    “就你这点道行,现在还想搞定他?”余泽尧丝毫不给面子,“他现在是念书的年纪,你少来骚扰他。”

    “……”温衍之觉得自己命苦。

    特么果然恋爱是会变白痴吗?他一个28岁的大男人,居然搞不定一个18岁的小屁孩。

    ——————

    楼上。

    温雪正在和景荣视频。

    将一张张画摆在镜头面前,给他看。

    景荣的视线却投射到窗外,低头,一眼就看到楼下那个男人。这会儿,他已经钻进了车里,驱车离开。

    “喂!景荣,你走神了!”温雪在那边叫。

    景荣将视线从外面抽回来,“再练练吧。”

    “就这么简单?就没什么要给的建议?”

    “我说得太复杂你也听不懂。而且,画画还是得靠天赋。”

    温雪眼前一亮,“你的意思是说我很有天赋了?”

    “……”景荣神色依然静淡,“你误会了。”

    “……臭小子!”温雪脸都变了,呜咽一声,“鼓励鼓励我就不行吗?”

    “以前鼓励得太多。”

    “景荣。”温雪将手里的画放下,脸色正儿八经起来,“你知不知道,衍之最近整个人都颓了。”

    “没有吧。”景荣淡声回。低头看着手里的书。今天看他不挺意气风的吗?还带个女朋友来他面前嘚瑟。

    “真有。成天喝酒,喝得死醉。半夜跑回去,我妈都被他吓死了。问他是怎么回事,他就说自己失恋。”

    景荣眼神晃了下,手里的书页还在翻着,可就是没看进去几个字。

    温雪问他:“说真的,你是不是给他下什么迷药了?”

    景荣将书合上,“他不是已经开始谈恋爱了吗?今天带了上次我挑的那个女孩过来,好像叫卜语。”

    “……”温雪沉默一瞬,而后,嗤笑一声,“幼稚鬼!他28岁的年纪是白长了吗?你不会也信了吧?”

    景荣摇头,“……他演技实在太烂了。”

    温雪单手托腮,看着景荣,“我现在总算知道衍之这小子怎么会栽在你手上了。小荣弟弟,你说你要是再大个1o岁,哪轮得上衍之啊?我一个追你。”

    “……”景荣淡淡一笑。

    ——————

    晚上。

    景誉从医院回来,被接到副总统府里。

    洗完澡出来,男人穿着睡衣躺在床上,似若有所思。

    景誉走过去,钻进被子里,被他捞到胸口上。她问:“你有心事?”

    “不算心事。”余泽尧问。

    “关于什么的?”

    “……衍之。”余泽尧道:“最近他感情上出了点问题。”

    景誉笑出声,“余副总统,你每天日理万机,原来还有闲情操心朋友感情上的事。”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