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早安总统大人 »  151 时光掩埋的情深 15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51 时光掩埋的情深 151

小说:早安总统大人作者:南音音
返回目录

    温衍之以前也没觉得自己有这么难缠,要想有哪个女人这么纠缠自己,他肯定立刻让她滚进黑名单。

    他准备将电话重新拨回去,可是,转念又一想。

    万一景荣是真睡了,自己再打电话不是将他吵醒了吗?他现在为了赶上其他同学,加上离高考时间越来越近,学业繁重。确实是该早些睡。

    自己再吵他醒来,根本就是罪大恶极。那小子会更加对自己摆臭脸了。

    温衍之这样一想,又把电话挂断了。

    可是,这会儿,他的手机忽的响了起来。温衍之一看上面显示的号码,心里顿时乐开了花。

    原本想学景荣的等电话响好几声自己再接起来,可是,他到底是没那个耐心和底气。万一这小子又把电话挂了,再不接他的,他就得不偿失了。

    “喂。”只响了一声,他便接通了电话。

    景荣慵懒的声音从那边传来,“你到家了?”

    “嗯。刚回来一会儿。”温衍之听到少年的声音,心里一下子就像被什么填充得满满的。这种感觉,以前没有谁给过他。

    而且,只是靠一个电话,一道声音。

    他问:“你睡了?”

    “嗯,睡着了。”景荣声调淡淡的,还是半睡半醒的样子,“你到了就早点休息,我挂了。”

    “……”温衍之一急,“你别挂!”

    “怎么?”景荣等了等。

    温衍之走进自己房间,带上门,才问:“刚刚在那边你不是问我想不想听你不口是心非的话吗?我想听,你现在说给我听。”

    “我有问吗?”

    “有!”温衍之咬着牙,“景荣,你别想给我耍赖,你今天要给我耍赖,我就一直给你打电话。你要不接,我就往你姐夫那打。反正他现在已经知道我对你的心思,我也不用藏着掖着。”

    “所以,这到底是谁在耍赖?”

    温衍之威胁他,“那你说是不说?”

    景荣在那边沉默一会儿,才认真的道:“是不是你和我说的,只要是我的真心话,你都想听?”

    “是。”温衍之也认真起来,语气郑重。

    “那我就说了。”

    “你说。”温衍之满心期待。

    “……”景荣停顿一瞬,开口:“以后别去我教室蹲守了,很丢脸。”

    “……”温衍之气得一口气没提上来,充满期待的心,’啪嚓’一声重重的砸在地上,砸得稀碎。等回过神来,他怒吼:“这就是你要和我说的心里话?景荣,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拖出来上了你!”

    景荣继续道:“还有,以后不要把’上你’这两个字挂在嘴边。”

    “艹!”

    景荣直接“啪”一声把电话挂了。

    干净、利落。

    温衍之其他要说的话,全被封在了喉咙口似的,无比难受。他哪噎得下这口气,抓过电话,立刻就要把电话回拨回去。可是,再拨过去,那边传来的竟然是“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的声音。

    他火大到头顶冒烟。

    这小子!是料定了他不可能真把电话打到老余那去!

    温衍之暴躁的在房间里来回走了好久。他觉得自己是彻底的完蛋了,景荣那小子什么都没做,可是,却把他的心思完全抓得紧紧的。关键是,自己还毫无一点办法。挣扎都没劲。

    他一个情场高手,现在却连景荣到底是个什么心思都摸不准。这也太逊了!

    这边,他暴躁到不行,另一边,景荣却只是淡笑着,躺在床上。

    欲擒故纵这一招,不一定对谁都有效。但是,他明白,对那个笨蛋是一定有效的。

    ——————

    景誉下楼来,就见到余泽尧的车停在楼下。

    她才从单元楼里出来,余泽尧已经从车上下来。他不是一个人来的,带着司机和贴身保镖。但是这会儿司机和保镖都站得远远的。

    景誉出来,他已经朝她伸出手。景誉走过去将手塞进他掌心,他手上用力,将她拥住。

    景誉下颔抵在他肩上,他太高,她踮着脚尖,低声问:“怎么这时候还过来?”

    “有点想你。”余泽尧两手箍着她的腰。

    景誉笑一声,声音轻缓的落在他耳边,“只有一点点?”

    他笑一声,没有回答,只是微侧脸吻她的耳垂,而后是耳廓。她躲了一下,下意识转过脸来,被他封住唇。她轻喘一声,双手缠住他的脖子,从他唇上退开,“外面人来人往的,你不要注意一下形象吗?好歹,你也是我们副总统。”

    余泽尧的手摸到车把手,将后座的车门打开,将她一把塞进车里。

    景誉轻呼一声,他已经倾身进来,一手将车门关上,一手托住她的腰将她带向自己。

    加长的车里,空间很大。容纳他们两个绰绰有余。

    两个人,目光深深的对视。亦不知道是谁先吻了谁。

    “景荣在你那还好吗?”吻毕,景誉问。

    余泽尧搂着她,“他很好,放心吧。不过,提起这个孩子,我倒是挺惊讶的。”

    “惊讶什么?”景誉抬目。

    他垂首看她,“比我想像的要成熟很多。我说的是心智。和衍之比起来,反差太大。”

    “他从小就是这样。”

    “他有没有和你提过想念什么学校的事?”余泽尧望着景誉,“他想念什么学校,只要他愿意,衍之这家伙恐怕都会帮他办到。”

    “其实景荣受伤的事,和温衍之关系不大,他要负的责也早负完了。”

    余泽尧勾唇笑笑。景誉是不会把景荣和温衍之这个花花公子往那方面想的。

    “不过,景荣最近还真有和我提学校的事。”景誉道:“他现在手是特殊情况,所以,他想去念斐彻斯顿美术学院,重新开始。”

    余泽尧微微皱眉,“斐彻斯顿可是不在s国。飞机过去路程也得20多个小时。”

    景誉点头,“如果真是他的想法,他的梦想,我们谁都改变不了他。他是个倔强的孩子。”

    余泽尧没有再说什么。

    景荣才18岁,是追求人生和梦想的年纪,学业也是他现在的重点之重,所以他能有这样的想法和追求,他必然是双手赞成,也赞许他愿意一切再来过的志气。

    只是……

    这对温衍之来说,恐怕,绝对算不上是一个好消息。

    今天更新完毕!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