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文学名著小说 » 嫡女成长实录 »  自得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自得

小说:嫡女成长实录作者:御井烹香
返回目录

    【请牢记本站域名“  ” ,或者在百度搜索: 书包520】

    西北把年节看得重,除夕晚上吃过了饺子,众人便分列男女向老太太拜年,因桂含春和许凤佳同小五房没有亲戚,这拜年问好是赶不上的了。倒是含沁怎么也算是自家人,老太太又有心和他亲近,等两个客人回屋去休息了,便让含沁进了里间,“还小呢,过了年也就是十二三岁,不到要避讳的年纪。”

    含沁平常油嘴滑舌的,这时候倒是动了点感情,呼吸声见了粗重,“往常过年总是冷冷清清的,再没有今年这样热闹——这也是第一次领压岁钱呢。”

    他是独立支撑门户的大人了,手里的活钱当然是多的,老太太给的二两银子也不算什么。榆哥、梧哥等人,到底也是四品人家出身,平时自然有月钱等着,虽然到不了自己手上,但却也不短钱使。善柏和善桂年纪不大,家里也没有给月钱的习惯,看老太太的压岁钱就看得很重,接过来了珍重掖在怀里,老太太看了,心里倒又高兴了几分,就笑眯眯地逗孙子们,“表哥是头回领压岁钱,把你们的份让给他,让他拿个三份子吧?”

    善柏倒还好的,明知道祖母是在说笑,便道,“好哇,给了表哥,再问表哥要一份儿。”善桂虽然也明知道祖母在说笑话,但却还是流露了一瞬间的不舍,才笑道,“嗯,这就给表哥送去。”

    众人越发一笑,萧氏看着儿子,满脸的慈爱。王氏却不免略略皱了皱眉,因是新年,也不曾多说什么。也就只有善桐眼尖,一眼瞧见了关在心里,只等着回头问母亲了。

    大年初一众人自然要到祖祠祭祖,到了下午,老太太在家招待来拜年的亲戚,王氏打头,三个媳妇们一道出去拜年。因为今年冬天路坏了不大好走,几个媳妇嫁得也远,都没有回娘家的意思,大年初三,老太太就吩咐,“都在家歇着吧,前些日子也都辛苦了。”

    正月里禁忌多,多半也是为了让人们有个由头歇着,王氏倒也难得地清静了下来,靠在炕边看过了丈夫来的几封家信,字里行间都琢磨透了。又想拿账本来看看,奈何这是正月不让动算盘,便又熄了心思,正在惬意时,就听得帘子一响,小女儿进了屋子。

    过年就是十一岁了,善桐不言不笑的时候,多少也有了些大姑娘的样子。因为年边忙碌,也有近半个月没能好好打量小姑娘,王氏定睛一看,倒觉得她长高了些,因在正月里,穿了颜色衣裳,头上也见了金玉首饰,看起来倒和在京城的那几年没甚差别。王氏不禁微微一笑,淡淡地道,“怎么,不和你那些小伙伴们一道出去野?”

    “我是大姑娘了。”善桐就小心翼翼地蹭到了母亲身边坐下,盯着脚尖道,“前回祖母还说,过了正月,让我同善喜一道读书。我想,也不能还把自己当个孩子,闲来无事,就出去乱跑了。”

    孩子太讨祖母喜欢,是好事也不是好事,约束得狠了,她到祖母那里一诉苦,老人家有心发作,训斥下来,难做人的还是母亲。王氏虽然有心教导女儿,但如今在婆婆跟前已经够难做的了,也不想把局面搞得太僵。如今善桐自己懂事,明白道理,她哪有不开心的?心下顿时就是一阵熨帖,拉过女儿来摩挲抚弄了片刻,才想着问,“你姐姐呢?”

    “在里头带着樱娘做针线呢。”善桐略一咬牙,知道此事总有一天必须得和母亲摊牌,她深吸了一口气,略略平静下了耳边雷鸣一样的心跳声,一张口,话就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了。“是含沁表哥年前对我说了几句话,过年忙,我就没和您说……”

    王氏不由神色一动,略一寻思,也不禁叹息。

    “真是个小人精。”她低声道,“什么事都办得这样漂亮。”

    看含沁和三妞亲近,还以为他有什么不该有的心思,走到了歪道上去。原来想的却是借三妞传话——唉,也是榆哥愚钝,否则,含沁也不用这样大费周章。

    至于含沁是怎么知道自己有意同桂家结亲的,王氏盯了善桐一眼,心底多半也猜到了几分。女儿心里挂念着姐姐那是好事,她也不想拆穿,因此没加细问,只道,“他都说什么了?”

    善桐便将含沁的几番叮嘱,和盘托出,“说是这门亲事要成,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桂家长媳名分已定,是……”

    三言两语,便将桂家长媳竟是农家女的事,告诉了王氏。

    不消任何人点醒,王氏已经听得眉头大皱。善桐忙又趁热打铁,略带忧虑地道,“含沁表哥还说,这件事可没那么简单,要办成不大容易。不过,他自然会鼎力相助……”

    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就算身后代表了桂家一房,现在也还不到他出头说话的时候呢。纵使含沁身上带了功名,人微言轻的,鼎力相助,能助到哪里去?

    王氏的眉头不禁慢慢地打成了川字结,善桐见此,知道母亲心里已经品味到了这门亲事的难处,索性一咬牙,把底牌也搬了出来。“还有一件事,不是含沁表哥说的,是我自己看的,也不知道该不该和娘说。”

    这答案自然不可能是‘那你就别说了’。善桐轻声细语,在母亲耳边又给桂含春下起了谗言,“就是除夕的时候,含沁表哥和我说事呢。许家的那个世子爷来了,一来又问我杨棋的事,杨棋你还记得吗,小四房的七姑娘——”

    “怎么不记得。”王氏不禁微微一笑,“比你还小一岁,精成什么样子了。”

    想到桂含沁的人小鬼大,不禁也叹一口气,“家大业大,这些庶子庶女,一个个都是精怪。”

    善桐听在耳朵里,倒也听出了一点意思,她对杨棋倒没有什么,在除夕之后,更有些隐隐地忌恨起了这个印象早已经模糊的玩伴,可却早把桂含沁当作了自己人,听到母亲这样一说,不服气就浮到脸上了,却不敢多说什么,只道。“我也难得见到世子爷,就索性说了些我们小时候的事给他听。我觉得……”

    她咽下了口中的苦涩,道,“我觉得桂二哥听得也很上心!后来许家的大少爷也发觉了,脸色可一下就变得古怪起来啦。”

    这样说,老九房是宁愿娶个庶女,也想和小四房攀亲了?这心思连儿子自己都体会到了,才会对小四房的女眷那样上心吧。

    也是,按照桂二少的年纪,也就是他们家的六娘子、七娘子和他年纪相近了……

    还以为桂、杨之间早有默契,这一代的亲事如果不是着落在善榴身上,也会归给大房的善桃。没想到他们吃相居然这样不好,为了和南边的总督攀上关系,连个庶女都愿意娶回来做当家少奶奶?

    尽管对老太太有诸多不满,但王氏心里始终还是服她老人家一件事的:小五房如今光是男丁就有十多个了,虽不是个个都读书有成,但就是最浪荡的三爷,也只敢票票戏写写唱词,嫖赌是绝不敢沾手的。别的林林总总也不多说了,小五房的家风,是数得着的正。

    在西北,家风越正,嫡庶之分看得也就越重。自己本来想着,要是善榴婚事不成,桂家的三少爷和善桐也算是年纪相近,这样看来,即使桂家愿意再和杨家结一门亲,老太太都看不上这娶庶女为当家主母的做派了。

    也罢,若是要娶为当家主母,小五房也的确是高攀了。再说,次子媳妇出面理家,就为将来伏下了无穷无尽的矛盾。想要安安闲闲地做个次媳,几乎已成泡影。这样看来,这门亲事也的确是弊大于利了。

    王氏叹了口气,还有些恋恋不舍地玩味了一下桂家的门第,随后便一扬眉,干净利索地道,“娘知道啦,这件事,我心里有数。”

    这是变相的逐客了,善桐也不是听不懂,但却依然留恋不去,王氏本待与望江计较一番,见女儿如此,倒是有几分心软:说了要将她当个大人看,也就得当个大人看起来。

    “要是这消息能来得早几天就好了。”她将一丝后悔露给女儿看到,“也犯不着和你祖母闹得这么僵,这一次,少不得又要你在祖母身边相机说说好话,让老人家回心转意,问一问诸家的亲事了。”

    母亲能这样利落地放下桂家,着实令善桐喜出望外,最初一波喜悦过后,又难免觉得好笑:一家人,本来就应该抱成一团,母亲心心念念,也是为了大姐考虑,要还得使出各种手段去打动母亲,那还叫什么一家人。

    就算是祖母,也就是一两句话,说到点子上的事儿……一家人能有什么大矛盾?大年初七,族里商讨借粮的小会,那才是真正的戏肉所在呢。自己在这里为了姐姐算计母亲,转头再要到祖母那边挖空心思地为二房谋划,其实说到底,一家人还不是得紧紧地抱成团来,在小会上维护小五房的利益。

    话说到这里,善桐不免又要往深里去想了:其实现在西北乱成这样,杨家村里斗得再厉害,还不是得一心对外?否则胡子们一来,就得和诸家村一样,老老实实地交粮食换命。

    她觉得她还能再往深想点,可再想到北戎大兵压境,她就想不下去了:小姑娘见识虽然广,但是却也没有见过前线厉兵秣马的样子。这些事,她心里只是影影绰绰有个数而已,再往深也想不出来了,只模糊知道,北戎大兵压境,其实整个西北都应该抱成团来,免得这波蛮子再度犯边,大家都不得安生……

    可再一看母亲,她不禁又在心里叹了口气。

    即使是小五房这么亲亲的一家人,又何尝不是你一个心结,我一个心病?要做到紧紧抱团一心对外,哪有那么容易。

    “祖母像是被伤了心呢。”既然桂家的亲事,已经为母亲所搁置,善桐也就乍着胆子,将老三房老太太来访的事告诉了母亲。“老三房的叔祖母似乎有心为桂家和我们牵一条线,祖母是一听就告罪去了净房……”

    王氏唇边不禁露出一线苦笑,老人家的性子还是这样爱憎分明——这是又和自己顶上牛了,也亏得女儿心里藏得住事,不然,岂不是又要带着心事过年了?

    她倒没有往深处去想:归根到底,善桐今年也才十一岁,又一向显得稚气。为什么她非得在得到了这许多对桂家婚事不利的消息之后,再轻飘飘地将此事告知母亲。而非在年前就向母亲说明,老三房老太太有周全两家婚事的意思,这里面的缘由,王氏只是略一沉吟,就随意放了过去。

    “眼看着今年战事恐怕不会太好。”她一转眼就又操心上了女儿的婚事。“你大姐过年十七岁,亲事也实在是不能再拖了……即使她不喜欢诸家,那也没得再挑。三妞为娘跑一趟,说一说我的意思,劝劝你姐姐。如她愿意,你再来和我说说,过了正月,等借粮的事办过了。娘就……娘就和老太太说去。”

    毕竟是母亲,转眼间已经安排出了一个极妥当的行事方案。善桐自觉能在一切无法收拾之前救火,也颇有些不好外露的成就感。想到自己鼓起勇气试探诸大哥,又要为姐姐鼓劲,又要试探母亲,居然也都妥当地办了下来,把姐姐口中‘娘都打定了主意’,‘婚姻大事,咱们做小辈的没法多想’,似乎竟是无法承办的一桩事给办成了,小姑娘心底影影绰绰就明白了一个道理:很多事,说起来难比登天,真的办起来,其实也很简单。

    见母亲颇有些愁眉,她转了转眼珠子,便大胆地道,“娘,祖母那边,老人家脾气执拗,你贸然去说,恐怕又要受气了——这件事,不如让我来办吧?”

    王氏心头一动,看了小女儿一眼,颇有些不信,“你——你能行吗?”

    善桐甜甜地笑了。

    #

    过了大年初三,老太太这边也就闲了下来。

    年前热闹,那是因为族人们摸不清借粮一行人的底细,也摸不清他们的胃口,更拿不准族内众耆宿的意思。难免要攒头攒脑地四处打听,毕竟借出去的粮食也不会从地里凭空变出来,还不是得从自己的手心里往外挤?等事到临头了,大家反而不急了,该知道的也都知道清楚,该拿多少,心里也都有了底稿。真到这时候,也就用不着在上门陪着小五房这位脾气多少有些古怪的老太太喝茶聊天,云山雾罩地想要捉摸一点底细了。

    就是老太太自己,往年多少也会出外走走,和老妯娌们说说话,今年也不出门了,就在屋里抽烟喝茶,吞云吐雾地运着气儿,和长孙善檀唠嗑。王氏等三个媳妇要来陪老人家说话,也都被老太太自己打发走了。

    明年是乡试之年,善檀一心是要取个举人在身的,和老太太说了几句话,他便露出了神思不属的样子。老太太看在眼里,哪还不知道孙子的想头?只好打发他回自己院子里读书,自己又抽了一袋水烟,正在出神时,隔着窗子就见到善桐进了院子——正月里,小姑娘脸上却没有多少笑影子,一张俏丽的小脸板得紧紧的,一看就知道这是找祖母诉苦来的。

    老太太见到善桐这样,心里不由得也是一紧:这孩子虽然娇贵,但素来懂事,很少摆脸色给人看,也不知道是谁这么大能耐,能把孩子气成这样……

    她心里有了数,等善桐进来一头扎进自己怀里,虽然心疼,却不着急盘问她,只是沉声道,“大家女儿,喜怒不形于色,脸上带着笑,那没有什么。可受了委屈,甭管多大的事,你也得把情绪往肚子里咽一咽。七情上面,是会让亲者痛仇者快的傻事。”

    这道理善桐也想得明白:厌你的人见到你生气,心里自然称愿,喜欢你的人见到你生气,心里自然心疼。只是她颇为不以为然,人生在世,当着亲人的面,哭也不能痛快地哭,笑也不能痛快地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顶多当着仇人的面,再摆出高深莫测的样子来就是了。

    不过今日里,她是有意作出了一脸的委屈的。虽然等来的不是祖母的盘问,而是一顿教训,但小姑娘还算沉得住气,低声道,“我知道了,下次必定不再犯。”

    老太太满意地长出了一口气,这才问孙女儿,“到底怎么了,是哪家的闺女儿又给你气受,还是老七房的人不知死活,在这个节骨眼上,还来生事?”

    小孙女儿叹了口气,也就竹筒倒豆子一样地将家里的烦难告诉给了祖母知道。

    “姐姐自从知道母亲有说她进桂家的消息,就镇日里愁眉不展的。觉得桂二哥比她小了三岁不说,北疆战事没停,哪有空办喜事,这一来出阁时就是名副其实的老姑娘了……”

    一门亲事要成不大容易,要不成,理由可不是成千上万?老太太本人又不看好善桐和桂含春的姻缘,自然是听得频频点头,对善榴也多了几分赞赏,“她倒是看得清楚。”

    善桐本待将含沁的那一番话再说出来的,不知为什么,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开口,见祖母已经认可,便又附耳在祖母耳边道,“况且呢,她在外九房的院子里和诸大哥见过一面……我看诸大哥的样子,好像很在意姐姐。只是他孤身一人在这,也没个长辈做主,现在正着急得很呢。天寒地冻的,也没个人回家送信——”

    老太太心中千回百转,一时间已是转过了无数个念头,到末了想到次媳那淡淡的脸色,心又冷了下来。她没有吭气,只凭着孙女儿往下说。

    “腊月里您问我那一次,我也不是不想说,是她还憋着呢。眼看着过了正月,姐姐的心思也藏不住了,”善桐小心翼翼地闪了祖母一眼,见祖母神色深沉,不禁又有些紧张,恨不得能喘几口大气,又强行压抑下了这股激动,垂下头去,嘟起嘴拨弄着腰间的小荷包,“和娘吵了一顿,说了自己的心思。娘只是一口咬定,说已经在祖母跟前认定了桂家,否了诸家,人无信不立……现在两个人都不说话。”

    一房主母,儿女的婚事自然是由得她主持不错,可倒行逆施到这个地步,要强按着女儿的头去喝水,这也实在说不过去了吧?

    本来还以为二房内部还是一片铁板,这一次转向也是一起转了向,小孙女儿是辗转来为王氏说说情,再请自己出面辗转托人牵头的。没想到王氏居然软硬不吃到这个地步……孙女儿不情愿成这样,婚事也的确不大合适,这件事再不管,有失体统了。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自己早就盼着下一下儿媳妇的面子了,老太太这一挑眉,挑得倒有几分扬眉吐气。

    她干净利索地道,“这件事不能这样办,你姐姐说的对,她一个女孩儿耽误不起。桂家是好亲事,只是和她的确没缘。”

    见自己虽然表态,但小孙女还只是愣愣地看着自己,面上殊无欢喜之色,倒有些忐忑。老太太不禁一笑:孙女儿还小,有时候难免掉个链子。

    她就难得地又多说了一句,“傻孩子,你姐姐耽搁不起,满村里现在就两户人家是合适的,桂家不成,诸公子本人又有意,岂不就是诸家了。让你姐姐放心,她的意中人,跑不了的。”

    善桐这才露出欢容,笑逐颜开,出口反而却是埋怨。“祖母——话说得这么白,姐姐又要害羞了!”

    这一老一少相视一笑,笑里居然都有几分。

    作者有话要说:今晚吃了好吃的荷包蛋,奇怪呀,荷包蛋我爹也能煎得那么好吃。蛋白浸满了汤汁,咬一口咸鲜味儿超级足,蛋黄是溏心的更好吃啦~

    【快速查找本站请百度搜索: 书包520】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