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文学名著小说 » 嫡女成长实录 »  绝处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绝处

小说:嫡女成长实录作者:御井烹香
返回目录

    /cdn-cgi/l/email-protection

    [email protected]!【虾米文学]

    “你这是什么恶心人的话!”

    或许是因为大事当前,让老人家也真的乱了方寸,或者是紧迫的局势,已经让她顾不得媳妇的面子,当着善桐的面,老太太就字字诛心地呵斥起了王氏,“让你不要纳妾,不是让你不把妾室、不把庶子庶女当人看。生下来了就是你的孩子,你这个做嫡母的一碗水要端平!拿妹妹的命换姐姐的,这样的大孽你也造得出来?这种话再传到我耳朵里一句,我破上和亲家翻脸也休了你!”

    王氏顿时不做声了,她低下头,似乎被婆婆的教训给训得无话可说,但善桐一望她的表情,就知道母亲虽然挨了这样的重话,但却根本没有放弃这样的打算。她也顾不得照顾母亲的面子,忙跟着说了一句,“是我惹下的麻烦,要去也是我去。”

    又禁不住嘟囔了一句,“再说,骗得过去吗?那人可是见过我的。别惹恼了他,回头还是讨不了好……”

    王氏不敢和婆婆顶嘴,却是可以训斥善桐的,她白了善桐一眼,厉声道,“你知道什么!逃,我放心你逃出去?再说你一个女儿家逃出去了,和送到那一伙胡子手上有什么不同?就算你到了西安找到你舅舅,到了定西找到你爹,将来只要外人传出一句话,说你孤身一人上路没和长辈们在一块走,你的清白就算完了!更别说路上乱成这个样子——”

    逃,是逃不了的了。

    “藏,你以为那么容易藏?村里也不是没有猎户,你往哪个方向跑,追也要给你追回来!你以为我们能布置得出多少痕迹,瞒得过他?家里就这么点地儿,你藏到哪里能躲得过去?真要把你送出去,那是肯定会进来搜的!”王氏越说越是绝望,眼圈儿顿时跟着又红了起来。“余下唯一的一条路,就只有换人了……好在你当时留了个心眼,说的是善槐的名字,那本是个死人,谁顶着这名头都行……”

    “不!”老太太斩钉截铁地插了进来,“善桐说得对,换也是行不通的,那伙胡子点名要找三妞,可见印象之深。换了怎么能瞒得过去?只是徒然惹怒了人家。为今之计,唯有一个顶字了。”

    她猛地站起身来,森然道,“我们小五房就是最落魄的时候,也没有卖儿鬻女求富贵的事!宗房拿什么压着,我老婆子也不会答应,真要逼急了,那就大家一块死!”

    善桐猛地倒抽了一口冷气,她怔怔地望着祖母,一时间倒起了些后悔。

    早知道,就自己逃了……坏了名声又如何,活命才要紧啊。至少,至少村里人能留得下命来——

    旋即她又想到,依如今的实力对比,自己逃走之事,万一给马贼借口,触怒他们攻破村墙血洗杨家村,只怕族人们十停里也活不了一停。顿时就又有一股浓浓的绝望盘旋上了心头。

    可真要就这样顶下去,先不说小五房可能和宗房决裂,就说始终顶住不给粮食不给女人,最终还不是要打,就凭村子里这点村兵,能不能坚持到对方粮食不足径自撤走,还真是说不清的事。

    再说,她听过这伙胡子说话,若真是她想得那样,是北戎那边的人,这伙凶徒听说是会吃人肉的……

    在这一瞬间,善桐终于尝到了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滋味,她生平第一次切肤地体会到了命运的威压。小姑娘真想学着祖母、母亲一样,放声大哭出来,哭尽心中无限的冤屈与绝望,但就在这时候,她想到了善喜在父亲临终前的沉默。

    虽然命运对她也并不公平,但善喜的脊背,却一直都挺得很直。

    善桐不禁也挺直了脊背,她深深地吸进了几口气,才要说话,屋外便传来了男人的声音。

    “娘,宗房那边来人请您过去说话。”

    看来,族长已经醒过来,四爷和温老三,也终于把对方的条件给转达给老爷子了。

    老太太重重地出了一口气,她站起身来,仔仔细细地掸了掸裙面上的灰土,又沉着地同王氏交换了一个眼色,王氏沉默着点了点头,又看了善桐一眼,压低了声音嘱咐,“你不许轻举妄动,老实在家等消息。”

    顿了顿,见女儿神色莫测,心头不禁又浮现出少许不安:知女莫若母,虽说善桐未必会做傻事,但按她那激动执拗的性子,万一热血上头,想要为全村人献身……

    她索性一把又捏住了善桐的手,和老太太商量,“娘,还是把妞妞儿带在身边吧!她毕竟也是见过那帮子胡子的……”

    老太太也正和王氏有同样的担心,她掂量了善桐一眼,咬着牙慢慢地说,“也好,让大家看看她的年纪,今年才多大……我不信他们忍得下心!”

    话里终究是带了绝望般的任性:这是要无计可施到什么地步,才会要寄望一群精于世故算计的老狐狸,忍不下一颗心?

    #

    外九房、小二房、十六房、老三房……只要是村子里说的上话的人家,当家人都是来了两个三个,善桐扶着祖母一路进屋,还在院子里看到了更多的家长、房长。大家都不是傻子,对岸新出现的那一拨胡子,几乎是一下把杨家村逼进了绝境,村中诸人自然而然都聚拢到了宗房周围:不论亲疏恩怨,在这样的时刻,宗房的确就是一村的领袖。他们也的确在尽力为村子的命运奔忙:一房人从宗子到长房长孙,连偏房的庶子,只要是宗房出身,没有一个出村的,就连去了江南的宗房二爷,都赶回村中和族人一起挨饿。说起来,是要比诸家的做法强得多了……

    族长毕竟有了年纪,经过刚才那一番折腾,精神头明显有些不济,虽说屋内都是有体面的人家,但他还是半坐半躺,苍白着脸,有一下没一下地干咳着出神。宗子杨海林便自然而然地承担起了招呼诸人的工作,宗房二爷、三爷则围在炕边照料父亲。屋内本来气氛就不轻松,因族长这样,更是多添了三分沉重,众人心里不禁都滑过了一个念头:要是在这个时候族长去了……村子能不能扛过这一劫,恐怕还真难说!

    见人几乎已经到齐,连小五房老太太都带了次媳并孙女儿到了,杨海林便对四弟杨海明使了个眼色,又冲温老三道,“大侄子,你把事情说一说吧。”

    善温难得上得这样大的场面,一时间难免有些局促,他先疑惑地看了善桐一眼,却也只是一眼就过,又直起身子清了清嗓子,便从自己出了村墙开始说起,说到见匪首,发觉了新到的一整支队伍,又谈条件云云。一概也都是些寻常事务,只是着重强调了两点:第一,他听到蒙面人中有人在说突厥话;第二,对方的开价已经翻了一倍,要两万石粮食,和村子里一个叫杨善槐的小姑娘。

    第一个消息显然是更为耸动一些,毕竟小五房和宗房都没有将善桐遇袭一事的细节大加张扬。众人闻说马贼们可能是北戎那边过来打草谷的蛮夷,自然只有更加惊慌害怕。至于第二个消息,反而要平淡得多了,倒是小十六房老太太心细,追着问了一句,“这个善槐是哪家的丫头?我怎么没听说过?有说为什么要她吗?”

    这一次倒是杨海明作答,“说是去年曾经在路上遇见过一次,小姑娘胆子很大,身家也富贵,同行的有一群兵士,还有她的母亲和姐姐……小姑娘身上还有一柄火铳,是难得的好东西。”

    形容得这么详细,善桐兄妹又曾经一度在村中试射过火铳,引来围观的。众人无须更多言语,都已经望向了善桐,王氏和老太太面色都紧绷起来,倒是善桐神色自若,她张口才要说话,十六房老太太已经又问,“说要这丫头,话说得死吗?你听着是粮食那一块能讨价还价,还是人这一块,能讨价还价?”

    她本来是最不赞成出粮食的,如今形势丕变之下,居然最为热心,竟是连问都不问一声,就已经把善桐摆上了谈判桌,作为一个筹码。

    杨海明面上掠过了一丝为难,他诚挚地望了小五房三女一眼,似乎在撇清自己的干系,力证自己的无奈——这个文质彬彬的中年汉子也的确可能没有为善桐说话的空间。“粮食,也许倒是可以还价的……那首领说,若是凑不够两万石,余下的粮食,一石十两银子。但人是非要不可,就是这一年间死了……也得把尸首掘出来给他过目。”

    温老三满是横肉的面上闪过一丝可以眼见的不忍,他叹了口气,帮着杨海明把话说完了,“说是日落前要见不到人和粮食,那就没有情面讲了……”

    怪道他那样着急地叫自己快跑!现下都是中午了,日落前——这考虑的时间,也未免太短了些。

    善桐张口又要说话时,却挨了母亲一个肘击,这一回是老九房的杨海和抢着说话了,“二嫂,你让善桐自己说话啊!”

    他脸上货真价实写满了焦急与害怕,望住了善桐,神色间隐隐带了祈求,没等王氏说话,又重复了一遍,“孩子是懂事的,也到了懂事的年纪——你——你让她说!”

    众人早已经都看出端倪了,七嘴八舌纷纷道,“是啊,是啊,让孩子自己说话。”一时间室内倒是热闹非凡,老太太面沉似水,回头瞪了善桐一眼,才喝了一声,“这是要把我们——”

    话没有说完,炕边已经传来了低弱的声音,族长发话了。

    “吵什么呢?”

    老人家吃力地坐直了身子,又掏出手绢,擦了擦胡子上的涎丝,他费力地清了清嗓子,面上还带了三分憔悴。又端起茶喝了两口,才慢悠悠地抬起眼来,逐一扫过了众人的神色。

    “自打百多年前,先祖从土木堡迁徙到宝鸡落脚,一百多年来,我们杨家出过进士,也出过流氓无赖……”他扫了善温一眼,在满室寂静中,又轻轻地咳嗽了起来。“都是自家人,说句心里话,咱们根基深。几十年来,族人有些不成气候的,强买强卖、欺行霸市、狐假虎威是有的,可一百多年来,还从来没有出过一个吃女人饭的龟公茶壶……怎么,今日五六百个鞑靼贱奴,就吓得你们连骨头都没了?祖宗的体面,都丢到哪里去了?”

    他又疲惫地闭了闭眼,无限惆怅地长出了一口气,“不要人,咱们破着大伤元气,粮食和钱都给了——保个平安嘛!既然这样硬着脖子也要我们杨家的姑娘,那没得说了,顶吧!看看是鞑靼人的火铳厉害,还是我们杨家人的弓箭锋利……有一个算一个,都给我记住!就算顶不住,就算打进来了,我们杨家人宁可站着死,也绝不能沦为鞑靼人的奴才,不能丢了祖宗的人!祖宗以诗礼大义传家,海明,《杨家规范》第七十八条怎么说的?”

    杨海明便起身朗声道,“子孙当以和待乡曲,宁我容人,毋使人容我。切不可先操忿人之心。”

    一屋子人便跟着他轻声念诵起来,喃喃的声音,竟传出了窗外,“若累相凌逼,进退不已者,以直报怨,切不可卑鄙苟且,致使我姓蒙羞……”

    老人家又咳嗽起来,好半晌才匀了气息,笑声中犹带喘息,“不可使我杨姓蒙羞啊——”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站起身道,“族长放心,万一事情不好,吾等也决不让杨姓蒙羞!”

    一边说,一边都自散去归家安排诸事,倒是小五房三女一时间竟无人起身,老太太眼神闪烁,沉吟了半晌,又叫住了善温,道,“孩子,你是村兵里的人,去找王队长传个话,就说当时小公爷有一样物事留在了我们小五房的,如今也是时候取出来用了。这样一说,他就明白的。”

    她对善温的态度,已经温和了不止一分。

    善温面上不禁有几分吃惊,不过他也知道不是细问的时候,点了点头,便匆匆去了。倒是族长面上闪过了不少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他手里捏着茶杯,征询地望了老太太一眼,老太太露出一个苦笑,只是摇了摇头,却不曾说话,只是枯坐当地,同族长相对无言。

    不多时,村墙附近却又起了一阵骚动,善桐心下也有几分好奇,她冲母亲递了个眼色,自己轻手轻脚出了屋子,折过几个弯角,在巷口抬首一望,便顿时屏息无言。

    村墙上不知何时已经竖起了一杆大旗,纯黑绒底上,金边红底的大字张牙舞爪,浓烈得几乎都能滴下血来,“征北大将军天下兵马大元帅许”这十三个大字赫然在望,正随着午后的烈风,肆意摇摆张扬。

    作者有话要说:爆字数了……6K字,再写点就是双更了,但是还是这样安排情绪最饱满。

    不许说我偷懒啊TVT

    **你又抽!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