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文学名著小说 » 嫡女成长实录 »  愧对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愧对

小说:嫡女成长实录作者:御井烹香
返回目录

    老太太虽然在堂屋里闹腾出了这么大的动静,但好在老人家素来积威重,她一声不要惊动了人,二房的下人如何敢随便乱嚼舌根?又兼夜已深了,王氏还是到第二天一大早来请安的时候,才知道老太太昨晚滑了一跤的事。

    “这可是吓着媳妇儿了。”几个儿媳妇顿时就你一言我一语地操心起了老太太的身子。“您也是有年纪的人了,行动间可得再三小心,如若不然,家里人的心可不都要和您一道跌碎了。”

    就是二老爷都吓了一跳,他顿时责备善桐,“你祖母不愿声张,那是不想惊动了家人,你这孩子也这么大了,难道不知道往外报个信?”

    就又吩咐王氏,“吃过早饭,请西边大街的柳先生过来瞧瞧,这种事可不能小看,人上了年纪骨头就脆——”

    老太太不禁有些啼笑皆非。“好了,我又不是三岁娃儿,真摔出个好歹来,能藏着掖着?三妞眼疾手快,一把就把我扶住了,我可没摔着。”

    一边说,她一边望向孙女,两人目光微微一触,就又分了开来。老太太若无其事地续道,“倒是你,眼看就进腊月了,怎么还这样忙?我到城里也几天了,都没能见你回家用过一顿晚饭。”

    “国丧里,朝廷事多……”二老爷轻轻一扫众人,便只是轻声而含糊地说了一句。不过四老爷和四太太并不在乎,大太太又老是那八风吹不动的样子,倒是显得他的谨慎有几分不必要了。

    老太太眼神一闪,点了点头,“事多也要回来吃饭那,人是铁饭是钢……”

    老人家毕竟年纪大了,就比较粘着儿孙,这些年来几个儿子都在外做官,就是自己回了西北,在老人家眼皮底下了,却因为公务繁忙,始终也没能好好孝敬母亲。这回母亲来了城里,接连几天自己事情又多,母子二人连私话都没说过。——二老爷不禁也有了几分汗颜,“今晚必定回来侍奉您用饭。”

    众人都笑道,“好哇,老太太这可遂心了!”

    老太太微微一笑,语带深意,“国事是国事,家事是家事,咱们国事不能耽误了,可家事也要管好——老.二你说是不是?”

    四太太脸上顿时掠过了一丝不自然,她多少带了一丝祈盼地看了看二老爷,要不是男女大防,恐怕都要上前牵着二老爷的衣袖央求起来了:老太太这次进城,究其目的来说,恐怕还是要和二老爷谈一谈这善楠出继的事……

    就是本来都保持着沉默的孙辈们,也都各有各的反应。大房一家子在这件事上,一向是不言不动、漠不关心的,但善楠的表情就没有那么镇定了,他看了看祖母,嘴唇翕动了一下,面上闪过了几许复杂的神色,似乎有什么话想说,可还没到喉咙,就又被他咽了下去。

    到了这一步,善桐反而已经无所畏惧,心思越发平静,大家在老太太这里说了几句话,便各自又都散去了。她和善桃、善樱一道,在大太太屋里打点起针线做了起来:大太太自从来了西安,虽然偶然也出去应酬,但在家的时候,对几个女孩子的教养当然是一点都不曾放松的。

    “没想到就是一个月不到。”她看了善桐手上做着的针线,不禁也有了几分诧异,“三妞的针线居然进步了这么多!……倒像是你终于用心去做了,好,可见得是长大了。”

    善桃和善樱都凑过来看善桐的活计,这都是成日里和各色针线打交道的小半个专家,只是一打眼就看出了不同,“可不是?按说三妹手上技巧是有的,就是老走神儿,有一针没一针的做,针脚可不就是时松时紧?现在心思一静下来,就显得针脚细密了。”

    大太太见女儿说得有条有理的,唇边不禁泛出微笑,她正要说话时,下人来报,“二太太来了。”

    两个太太就在堂屋里说话,几个女儿家在里间炕上继续做着针线。透过帘子,自然还能依稀听到外头的对话声,王氏似乎是为了国丧后腊月里的应酬来找大太太的。“虽说的确是要回家过年,但这三个月里,好些人家喜事都压着没办,正月里是赶不及上城来,想着就和您一道上门坐坐先恭贺一番,也就不算是失礼了……”

    这是摆明了要给大太太制造借口,为善桃相看夫家了,善樱不禁就拿眼睛去看二姐,又用手肘推了推善桐,善桃虽然力持镇静,面上也微微泛起了红。可善桐却专心致志地做着针线,却没有搭理妹妹这一茬,她这边才下去一针,那边又有人来了。“老太太说,问大太太、二太太得空不得,若得空,请到堂屋说话去。”

    她心底一凛,手上针就刺得歪了:老人家不是口口声声答应过了,这件事不会闹得人尽皆知,把大伯母请过去……

    “什么事儿呀?”大太太已经问了,“是来客了?还是老太太身上不好?”

    “都不是。”来人就笑着答,“听说是老太太看了账,觉得有些不对,偏偏爷们又都不在,老人家性急,这就要打发两位太太到柜上去走一遭呢。”

    谈到这千头万绪的家务诸事,只怕除了善桐长期跟在老太太身边,还能听出点门道之外,几个女孩子都是既不清楚,也不关心。等大太太和二太太出了院子,善樱就活跃起来了,一边对着阳光比线,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只是看着善桐微笑,见善桐不搭理她,她便终于忍耐不住,压低了声音。“三姐,你还和我们装呀?昨儿相女婿,相得怎么样了?”

    就算大家心里有数,昨儿上卫家是相女婿去的,可这样直白地打趣,就不像是善樱的风格了。善桐瞥了善樱一眼,心底也不是不诧异的,可这一眼过去,见小姑娘脸上虽然笑着,但眼底却有些不知不觉间流露出的妒忌,虽然一闪即逝,但……

    再一想到善樱对卫麒山特别的留意,善桐就不禁从心底叹了一口气。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适龄的少男少女互相留意,似乎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只是这种事就是这样,你把人家放在心上,人家未必留意到了你。你未曾留意的人,又也许已经暗地里倾慕了你许久。而就算是互相倾慕,也未必见得能抵抗得了家人的安排。以善樱身份,恐怕对卫麒山的倾慕,要是没有什么特殊的因素,注定是要成空的了。

    “卫公子人虽然不错,可我却并不中意。”她淡淡地说,“再说了,还有二姐姐在呢,哪里就轮得到我来相看女婿了?底下人嚼舌头,你也跟着嚼?”

    善樱一吐舌头,不敢再多说什么。倒是善桃很不自在,“好了,大家闺秀,私底下哪有议论这个的!”

    虽然和几个姐妹渐渐熟络,她也多了一丝活气,但到了这种时候,还是不知不觉,就摆出了那活规范的派头。

    老太太一天都很安静,也没让善桐到近前服侍,倒是王氏和大太太从柜上回来,那边榆哥也从先生处回来,大家又齐聚一堂在老太太身边承欢了片刻,吃过晚饭,老太太留二老爷在屋里说话,榆哥便给善桐使了眼色,拉妹妹,“到母亲屋里来,有好东西给你瞧呢。”

    他自己是出去外院住了,善桐又跟在老太太身边,这好东西,昨晚就没能送到善桐身边,今天一早起来又被同门好友拉走,王氏堂屋里就一直杵了一只硝制过了,活灵活现的老鹰。善桐进屋一看,不禁就捂住嘴发出一声惊呼,“这天寒地冻的,你从哪里寻来的这东西!”

    又觉得这老鹰一身青灰,双翅大展,论神态,和榆哥那只金雕倒是一动一静,极为相配。不禁啧啧称奇,绕着它打了几个转,才抬头笑着要和榆哥说话。

    可她一抬起头来,望着母亲笑着进了院子,本来要说的话就吞进了肚子里。倒是榆哥未曾留意到妹妹的神色,犹自兴致勃勃地道,“也是机缘巧合,我和先生走到了——”

    便比手划脚,说了半日这老鹰的事,才略略不好意思地拉了拉善桐的衣角,低声道,“你上回不是说,牛姑娘想看金雕来着?这东西是经过人眼的,也不好送给她……”

    善桐心中蓦地一阵绞痛,她注视着满面春风、快乐得几乎脚不沾地的榆哥,满口中竟似乎全是苦涩。半日才勉强咽了一口唾沫,轻声道,“哥,娘在一边呢。”

    王氏是先就已经进了里屋的,只是站在门边,唇畔带笑望着这对儿女,一直都没有出声,直到被善桐叫破了,才笑着进了屋内轻责榆哥,“傻孩子,名分要是定下了,牛姑娘就不能随意上门做客。私相授受,更是大忌。你就急着这一时半会的?将来等她过了门,你把一整对送她,那也都是你的事。”

    榆哥顿时就红了脸,他看了看妹妹,虽然声若蚊蚋,但那股急切,却始终还是没有藏住。“您昨儿说得不清不楚的……我、我也不知道这亲事……”

    王氏慈爱地望着儿子,几乎是纵容地望着他那一脸的通红,不禁就感慨了一句,“我们榆哥也到了情窦初开的年纪了……”

    她就笑着将榆哥和善桐拉到了炕边坐下,又轻轻地推了推善桐,“你别不好意思,我这可和你哥报喜了啊?牛姑娘那头本来都已经要点头了,可卫太太又提了你妹妹……这两门亲事都是极好、极配衬的,可凡事有个先后,你是哥哥,你就让着妹妹,等妹妹的亲事定了,再来说你的亲事。”

    榆哥顿时瞪大了眼睛,又是喜又是惊,他一下站起身来,握住善桐的手,多少有些埋怨地对母亲道。“怎么这么快就定了婚事了!也,也不问问我的意思。”

    正说着,就撅起嘴来,似乎大为不满母亲自把自为,没有问过自己这个小小的保护者,究竟能不能为妹妹挑得上卫家。

    王氏看在眼里,真是打从心底往外笑,她扫了善桐一眼,眼神中藏着那熟悉的,经过精心掩饰的威压和催促,但转过头来对着榆哥时,又是一脸打趣的笑了。

    “你还小呢,能做得了什么主?”她说,“妹妹的婚事,肯定是你爹、你娘说了算的……这下可好,亲兄妹同表兄妹,两家和一家有什么不同?以后有了什么事,彼此就更能互相照应了。”

    榆哥转念一想,也就高兴起来,可依然有些意难平,“卫麒山那小子!也算是他有福气了。虽然人也不错,但配三妞,我看也就是勉强够格。”

    一边说,一边便笑眯眯地看着善桐,显然是有逗她的意思,善桐心中却是千般滋味,好半天才勉强挤出了一抹笑,她望了母亲一眼,低声道,“八字还没一撇呢……”

    王氏面色顿时微微一沉,她正要说话时,屋外来了人道,“老太太并老爷请太太过去说话。”

    这多半是要商议楠哥过继的事了……王氏便递给女儿一个威严的眼神,她站起身来,还笑着说,“正好也晚了,三妞和我一道去老太太院子里吧。”

    可榆哥却还在兴头上,先就握住了母亲的手央求,“回来都一天多了,还没和妹妹说过话呢——”

    王氏如何吃得他的软语?当下只得连连给善桐使了几个眼色,见善桐木无反应,她不禁轻轻地叹了口气,才叮嘱善榆,“你回来才多久?也该好好休息,别耽搁你妹妹太久了,她回去晚了,老太太要惦记的。”

    一边说,一边便出了院子。榆哥一下又活跃起来,绕着善桐,又打趣卫麒山,“小时候他就爱欺负你,从此后,我看要换你欺负他了。”

    王氏的主意,其实善桐心底清楚得很,无非是要让她眼见着榆哥这高高兴兴的样子,没准心里一软,舍不得让哥哥难受,也就半推半就地应了婚事……可这一招虽然已经被她看破,但眼见到榆哥面上的笑容时,善桐依然觉得即将出口的话是如此荆棘丛生,才到了喉咙,就已经刮出了一路血痕。

    “害羞了?”榆哥倒是没觉出妹妹的不对,见善桐面色沉凝,只是不应,他便又换了个话题,带着忐忑、带着些期待地问,“听说,你昨儿个和娘去了舅舅家做客,你……你见着牛姑娘了吗?她……她知道婚事了没有?”

    他面上一片纯然欣喜,看得出来,对牛琦玉,榆哥是真的中意。

    善桐张了张口,她忽然间再忍不住,泪水夺眶而出,榆哥慌了手脚,忙将她搂进怀中问,“怎么,怎么了!”

    “对、对不起呀哥哥……”就算有千般言语,到了末了,她却只能着了魔一样反反复复地倾诉,“对不起呀哥哥,哥哥对不起……”

    榆哥急得都结巴上了,透过模糊的泪眼,善桐能看见他面上的猜疑、惊讶,甚至还有那么一丝若有若无的颖悟,他握住了善桐的肩膀,将她拉开了一点儿,望着善桐的眼睛正要说话时,屋外又传来了张姑姑宁静的声音。

    “四少爷在屋里呢?”张姑姑说。“老太太请您过去说话。”

    榆哥只得松开了手,他满是疑虑地看了善桐一眼,没等张姑姑进屋,便已经掀帘子出了屋子。善桐静静坐在炕边,又哭了半晌,这才渐渐收泪,她心中百般疲倦难受,无数思绪如惊涛骇浪一般,理智到了这时候,不过是浪尖上的一叶轻舟,一时间她又有些后悔,自己是不是应该顺从母亲的安排行事,可下一瞬她又咬牙切齿,发誓这回决不让母亲如愿……迷迷糊糊之间,竟又靠在炕桌前短暂地睡了一会儿,却也不过是一会,便猛地又醒了过来,却是心若擂鼓,喘息不定。

    屋内早已经是灯火暗淡——她不知睡了多久,灯花爆了又爆,如今灯头上的一点星火,已经照不亮整间屋子了。不论是父亲还是母亲,似乎都还没有回屋,就连榆哥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她茫然四顾,过了好一会,才从怀中掏出了含沁几年前送她的怀表,就着灯火看了看时间,这才发觉自己不过睡去了短短一刻。

    门口又响起了轻轻的脚步声,善桐仿佛惊弓之鸟,一下抬起头来,略带戒备、略带试探地望向了屋门,她甚至还深吸了一口气,做好了和母亲彻底摊牌的准备,但当她望见榆哥的身影时,那已经垒好的堤防,似乎又再完全崩溃。忽然间她不敢看向哥哥,忽然间她又有了流泪的冲动,忽然间她开始担心:和母亲决裂,是她下过决心必须付出的代价,也是她对母亲最彻骨的报复,可是她……她没有想过她会不会因此失去榆哥。

    她的担心毕竟没有成真,榆哥迈着沉重的脚步,挨着她在炕边坐了下来。昏暗的灯火没能映出他的表情,只是在他的衣饰间胡乱跳动,善桐紧咬着下唇,她听见榆哥低声而粗嘎地说。

    “是……是哥哥对不起你……”

    她再也忍不住了,一下便扑进了榆哥怀里嚎啕大哭起来,就像是个受尽了委屈的娃娃,想要抗争着什么,却不知道该向谁告状、向谁抗争,她模模糊糊地反驳着榆哥的说话,而榆哥呢,他长长地叹息着,满是绝望满是灰心地低低呢喃着。

    “是哥哥没有用,是哥哥对不起你……”

    作者有话要说:嗯,大家讨论得好热烈啊……

    而且很多事都是直接就拿当事人的说话来当铁证了,尤其是以“卫家亲事的好坏”,“榆哥烧傻老太太到底有没有责任”,“三妞是不是对不起桂二”,“二姨娘是否咎由自取”,“二太太是否问心无愧”这几个焦点问题各执一词,很多朋友说得也很有道理。

    作为原作者讲故事就够了,倾向性不表露太多,不过提倡判断标准一以贯之,拿现代人标准衡量王氏的,也应该以现代人标准衡量善桐,拿古代人标准衡量王氏的,当然也应该以古代人标准衡量善桐。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