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文学名著小说 » 嫡女成长实录 »  破冰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破冰

小说:嫡女成长实录作者:御井烹香
返回目录

    就算是再疏远的姐妹,出嫁后见了都要亲近几分,更不要说善桃和善桐虽然不说心心相印,但彼此也颇为友好了。两帮人马到了巡抚府跟前,自然畅通无阻,善桐下了车就挽住善桃的手,和她亲亲热热地咬耳朵。“昨天怎么没去元帅府?你婆婆都去了呢,我还当你也来,等了半天都没看见。”

    善桃显得容光焕发,打扮也要比出嫁前鲜亮了不少,不知是在夫家日子真的熨贴,还是今日刻意穿戴出来走亲戚的,总之看着就让人舒心。她让卫麒山和含沁走在前头,自己解释给善桐听,“家里人口少嘛,婆婆出去了,我就要在家招待亲友。我也惦记着你呢,还想问你什么时候回村子里去,我和你一道走,回去看看娘。”

    “应该就是这几天了。”善桐说。“若要一道,便还要看你们的安排,我们是没事人,最自由的。”

    “我也没什么大事,随时都能走的,你定了日子就行。”善桃冲卫麒山摆了摆下巴,“他随时都要换防出去的,就不跟着我回村子里了。”

    其实按说,卫麒山是应该回去拜见老太太的,毕竟善桃婚事是在西安城里办的,老太太当时忙着为善桐置办嫁妆,人就没有亲到。善桐眉头微微一皱就又舒展了开来,若无其事地道,“嗯,那我随时打发人上门告诉你。”

    又悄悄地问善桃,“婆婆管你严不严?我几次想和你送信,请你上门做客来着,又不敢随便打发人。怕招惹了你们家的忌讳。”

    新媳妇在家第一年,那往往是最受气、最不自由的,有的婆家管得严的,不要说回娘家,或者是娘家来人看望了,连一般的应酬都不让出面,为的就是削去了闺女在家的傲气,此后就能安生服侍舅姑、执掌家务,事事以夫家为先了。当然,这也分不同的门户,像善桐这样低嫁的姑娘,其实也就是和娘家生分了,不然就是天天往娘家去,含沁也不能说她什么,只是在外头他就难免要遭人取笑了而已。

    “倒是还好!”善桃看了卫麒山的背影一眼,便也压低了声音,“改天再和你细说吧。”

    善桐会意地点了点头,眼见到了内堂,她不禁也有几分紧张,便不再说话,只是暗暗运气,唯恐王氏余怒未消,见到含沁又要闹出什么不体面的事来。其实今天要不是和善桃等人一块上门,她还怕大新年的就吃一个闭门羹呢。

    不过,这个担心似乎现在看是有些多余的,善桃姐妹的脚步比姑爷们落后了一步,两个人才走近门边,就已经听到了二老爷的笑声。

    因为檀哥、榕哥、梧哥都要上京去赶春闱,桂哥和柏哥回村子里去了,其实今年过年巡抚府也冷清,就只有榆哥在厅里和含沁等人说话,王氏、善樱自然也都是在的了,大过年的,虽说众人面上也不可能有太多的喜色,但也都尽量露出笑意来,也不知道含沁还是卫麒山说了句俏皮话,二老爷乐得前仰后合的,善樱、善榆脸上也都露出笑意,善桐看了母亲一眼,见王氏呆着脸不说话,就知道是含沁又卖弄俏皮了。

    毕竟事情已经过去几个月了,王氏虽然肯定还没有消气,但也不可能气得和从前一样不顾体面,善桃和善桐双双同王氏行了礼,王氏也就微微露出客气的笑意,大家分宾主坐下,二老爷先留神打量了善桃几眼,笑道,“出嫁后倒是胖了。”

    这说明媳妇儿在婆家的日子过得好,却是好事,善桃望了卫麒山一眼,不禁微微一笑。卫麒山倒是面色寻常,善桐有心想看看两夫妻处得如何,不过当时年轻夫妇,当着长辈的面也没有谁敢眉来眼去的,大家看着也都是那正儿八经的样子。就是含沁,在老丈人、岳母娘和大舅哥跟前,也显得规规矩矩的,只说了一个笑话,也许是因为看出来王氏没那么容易取悦,也就默不做声,尽量正经了起来。

    二老爷应酬过了侄女,便来细细地看善桐了,亲生女儿,毕竟是要看得更仔细一些的,看了半天,眉头略略一皱,却不说话。只若无其事,向着含沁笑道,“这一路去定西,辛苦了吧?”

    含沁是多识得进退的人?一个人就能撑起一个场面的,哪里不知道接二老爷的话茬?便将一路上的趣事绘声绘色地说出来了,卫麒山正好也是要上前线去换防的,听得自然用心,场面自然而然就热起来。王氏虽然显然心不在焉,但好在也不多说话,善桐时不时看她一眼,只觉得母亲似乎老了一些,每一眼都看得她心里很不得劲,像是有针直刺进了眼底似的,却又忍不住不看。

    她已有几个月没有好好端详王氏了,如今运足眼神细看,自然是吓了一跳,只觉得母亲不但鬓边多了几星白发,就是脸上看着都像是一下老了几岁,皱纹多了不说,最重要还是没有了往年那安闲淡然的精气神,她本来看起来是要比二老爷年轻得多的,现在看着倒像是一般大似的,都靠近了知天命的年纪……其实说起来,母亲今年根本离五十岁还有好大一截呢……

    也因为此,她就很有几分心不在焉,善樱和善桃拉了好几句家常,来和她说话时,善桐才回过神来。因见男人们说得热闹,她便也就不再挂心含沁,而是露出笑来,听善樱问她,“怎么脸色看着苍白了好些,倒是要比出嫁前瘦了。”

    善桐这才明白自己在父亲眼底,怕是没有善桃那样珠圆玉润的——自己家的女儿,看得也要更苛刻一点是真的。她摸了摸脸,便避重就轻地道,“出嫁呃嘛,就不比在家了。最近不是过年吗?又和二姐不一样,家里人口少。我们家虽然就我和姑爷两个,但叔叔、婶婶家,事情是多的。大堂嫂又——”

    善桃就想起来问善桐,“我听说你们宗房现在正闹着要换宗子呢,可有这事没有?”

    也真是传得快!卫太太的消息也真是灵通!

    善桐微微一怔,一时倒不知道该如何答话,又想到卫麒山和桂含芳是好的,说不定消息是从桂含芳嘴巴里漏出去的,倒觉得含芳多嘴了。二老爷咳嗽一声,站起身来给王氏使了个眼色,就道,“女人家长里短的,我们听着没劲,到书房里来吧!有几个世叔,你们也该见识见识。”

    这是要带子侄辈去见器重的幕僚了,想来也是要把含沁和王氏分开。善桐倒不担心含沁——说来好笑,这里虽然是她的娘家,但含沁要起身走开,却让她很有几分不安,她强自压抑住了心底的不舍,只是冲含沁微微一笑,便又轻轻地吸一口气,动静也不敢大了,唯恐刺激到王氏,让她又说出什么不中听的话来。

    果然,卫麒山前脚才出屋门,王氏的脸顿时就挂了下来,虽不说面罩寒霜,但对着善桐也没什么好脸色,还是同往常一样不闻不问。还是善樱做张做致的,拉着王氏又扯了善桐,这才让大家都进了里屋到炕上说话。善桃又旧事重提,问善桐,“怎么,看你脸色,是真有这样的事?”

    这种事也是瞒不得人的,善桐点了点头,便避重就轻地道,“其实也都是我没过门时候的事了,我也知道得不清楚,反正大哥大嫂都是乐意的。一门宗妇,也是担子嘛……”

    慕容氏的出身,几个女眷都是清楚的。善桃脸上闪过了一丝不以为然,低声道,“可这胡乱换人,哪里是大家大族该有的作为。”

    王氏却开口冲善桃道,“这样一来,禁卫军的那个职位也就空出来了。你们麒山要是有意,不妨运作一下!在京里呆上几年,对他应该也是有益无害的。”

    禁卫军?善桐的耳朵顿时竖起来了。善桃看了她一眼,态度却不很热络,只道,“麒山是定了要去前线换防的,他现在少的倒是军功。说起来,差事是不差的,本来以为定了是桂家二少爷,现在看来,既然是要换宗子了,那宗子也没有长年累月离家在外的道理。再说,将来的镇西将军,也不适合这份差事。不过这差事几乎定死了是桂家的,选谁过去,还是要看他们自己的定夺了。”

    这其实就是摆明了要说给善桐听的,善桐也不是不明白,卫麒山换防的事都发了公文了,这还哪里能改?就是能改,善桃也把话说得极为明白,王氏拐了个弯,还是要提醒善桐,现在禁卫军有一份出缺,桂含春去不了了,含沁却可以争一争的。

    只是王氏这说得含含糊糊的,她又不敢细问,看了母亲一眼,张开口要说话时,还是善桃见她局促,便抿唇一笑,低声道,“这个差事是真不错,我们都觉得是为桂家人量身定做——毕竟是有几十年没有桂家人进京了。皇上也许是想和桂家多亲近亲近呢?正四品的禁卫军统领,得了闲在御前上差,又清闲不说,御驾出宫多半还能随侍在侧。天子近臣嘛——”

    被这么一说,善桐也就知道好了,她要说话,又想到桂元帅当时的布置,心中不禁一动,寻思了片刻才道,“这还是要看长辈的安排了,其实就是二哥没有做这个宗子,也是不大合适,毕竟是破了相……”

    就和善桃、善樱聊得热闹,王氏并不太说话,只是偶然撩女儿一眼。善桐又问了善樱的婚事,得知几乎是已经和王家定下来了,便恭喜她道,“也是大姑娘,转眼就要出门啦。”

    善樱就红了脸低下头不做声,善桐又想到琦玉年纪也不小了,只怕该定亲事。想要问善桃,看了王氏一眼,又问善樱,“听说哥哥定了亲?是哪户人家?大姑娘长得怎么样?你见过了没有?”

    “倒的确是沉鱼落雁。”善樱怯生生地道。“是铜川县丞家的闺女,上回进城的时候见过一次的,也是家里的老闺女了,性子娇娇怯怯的,很惹人怜惜。”

    或许是因为榆哥婚事,是母女不和的导火索,善樱说得就很有几分小心了。王氏脸色也不大好看,善桐见状便不敢再问。善桃也不便多说什么,气氛一时又有些僵硬,王氏看了看屋角的自鸣钟,便道,“也到了吃饭的时辰了!”

    便吩咐丫鬟们去外院请爷们进来,自己倒是起身进了净房,善桃冲善樱使了个眼色,两姐妹倒是拿起脚来走了。善桐心知肚明:这还是给母女俩留出说私话的时间。

    她想到母亲和自己的种种恩怨,一时又有了几分踌躇,再想到含沁的那几句话,母亲显著苍老的面孔,忽然间又感到浓重的后悔,正欲站起身来,忽然觉得腿间一热,不禁大惊,起身一看,果然见得圆凳上隐隐映了血色,再一摸,便发觉不知不觉间,连裙子都洇出来了——进了屋炕烧得暖,大家都解了皮裙,这绸裙是最不禁得洇的,废了一条裙子不说,她这一阵子忙得倒是忘了这月事的事,月事带也不在身边,这可不真是尴尬了?

    正是踌躇时,王氏正好掀帘子出来,两人四目相对时,善桐也顾不得什么尴尬什么僵冷了,忙急道,“我、我……我来事了!”

    这一说起来,她才觉得小腹果然要比平时坠涨,这才明白也许是近日太过操劳,月事晚了几天,就又要比平时更难受,心情也更低沉。当下也顾不得是正月里了,就哭丧着脸说,“您别站着呀,快找条裙子来我穿!”

    王氏倒真是呆住了,她本来板着个脸,见到善桐还要格外作出不好来。现在眼中终于禁不住有了笑意,回身出去喊了个丫鬟,便又回来开了衣柜,找了一条月事带出来递给善桐,善桐接过去就冲进净房,没有多久,她一身下裙就送来了,连内衬到外裙全都齐活。善桐拿在手中看时,却还是自己留在府中的旧衣,一时间不禁心潮起伏。站在当地发了一会呆,外头又来人道,“太太请姑娘出去穿外裙,净房冷呢,仔细冻着了。”

    这百转千回的心事,不禁又化作了一丝丝暖意,或许因为是月事里,善桐一下就觉得眼眶发热,差一点没

    作者有话要说:……一直刷不出后台啊我去!!!!!试试看!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