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文学名著小说 » 嫡女成长实录 »  崩溃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崩溃

小说:嫡女成长实录作者:御井烹香
返回目录

    跟-我-读WEN文-XUE学-LOU楼记住哦!东宫的身体,一直是满朝文武的一桩心事,这同昔年昭明年间还不一样。跟-我-读WEN文-XUE学-LOU楼记住哦!虽然如今的皇上,当年的东宫是有些体弱,但先皇子女多,说得难听点,就是东宫不成了,那也还有大把藩王眼巴巴地等在后头。可承平年间就不一样了,皇上不好女色,后宫多年也就有一个东宫。牛淑妃没身孕之前,要是这个孩子都夭折了,最后万一落到个前朝皇弟入嗣,再来个大礼议,于国于民简直都要大伤元气。但奈何天生体弱,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孙家人就算再忧心,宫中内外有别,他们也不能怎样。

    可现在忽然间天外飞来这么一条线索,孙夫人可不都是要懵了?要是太子本来不体弱的,是被小如意这样的狐媚太监给折腾得体弱了,那真是把小如意碎尸万段都难辞其咎,更有甚者,要是太子本来体弱,被小如意给折腾得更体弱了,孙家一口血,都不知道要吐给谁看才好呢。

    就是这样了,孙夫人还是维持了基本的风度,善桐一进车里,她就握住了善桐的手,含泪道,“真多亏了你……”

    “大家都是同舟共济罢了。”善桐忙道,又问,“是已经查清楚了?”

    “动用了一点人脉。”孙夫人牙关都咬紧了。“我们这里在查,娘娘在宫里也查,昨天傍晚送消息出来,说是小如意已经招了。娘娘现在急得坐都坐不住了,令我们快点进宫大家商议。”

    善桐禁不住默然叹息,她低声道。“娘娘也是太大意了……”

    “这种事谁想得到!”孙夫人说,“连他身边大伴都没发觉,娘娘叫去一说,当时就要撞墙角,哭得眼里都流出血来了,直说是他老糊涂了,没能发觉出不对来。”

    比起皇后,太子大伴说不定还要对他更上心——凡是太子上位,就没有不提拔大伴的,如今威风八面的连公公,不就是皇上的大伴出身?这件事要怪都不知该怪谁,善桐再叹了口气,也不再计较是谁的责任了,只又问,“小如意背后……总该有一条线吧,他小小年纪,怎么会懂得作这样的事?必定是有人指使——”

    不知为什么,她忽然想到了里朝廷,只是这念头一闪也就过去了:要是太子自己不受引诱,小如意就是再千娇百媚,那也没用。这样不稳妥的计谋,似乎不是里朝廷的作风。

    “这要往下查。”孙夫人也没有否认善桐的观点,只道。“就得费时间了,可现在已经没时间了……”

    她通红的眼里闪过一丝焦虑,语气第一次现了惧怕,善桐和她往来了这么久,她有过种种情绪,可还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气急败坏,似乎对整个局面都失去了把握。“东宫的大事,很少有能瞒得过连公公的。这件事也根本没法往小了说,第一个小如意人没了,第二个太子吓病了……迟则明日,早则今日,连公公是肯定要过问原委,上报给皇上知道的。”

    善桐顿时就明白了孙家的恐惧:本来在牛淑妃孕事上无法取得突破,对孙家来说就已经够不利的了。跟-我-读WEN文-XUE学-LOU楼记住哦!现在又是雪上加霜,这件事要是遮掩不过去,牛淑妃那边抱出来一个健康的男婴……就是换作她是皇上,心里的天平多少也要那么一歪:身体孱弱也就算了,最要紧是性格轻浮放荡,才多大就已经学坏了,任是谁恐怕都不禁有些疑问,以后,能放心把帝国交到他手上吗?

    她无法往下接话了,孙夫人也不再说话,她闭上眼又轻又快地出着气,显然心绪起伏,已经被这突如其来的坏消息搅得乱了阵脚。就是善桐心底也不禁微微下沉:时至今日,已经不是把牛家撵出西北那么简单的问题了。甚至把桂家的地盘让给牛家一半她也不那么在乎,但牛家如上位太快,没有给桂家留下太多时间来从容遮掩、消除从前的痕迹,那么里朝廷握有的把柄照旧还是管用,对桂家来说,也就无异于前门不能驱虎,后门还跟着进狼了。

    眼看着车进宫门,她轻轻地叹了口气,还是扯了扯孙夫人的袖子,低声道,“二堂姐,神色太紧张,恐怕容易被人看出端倪,现在您是最不能乱的了……”

    孙夫人连牙关都是咬紧的,只轻轻地挤出了一句,“我知道。”便不再说话,善桐也不好再说什么,不多时,车在二重宫门前住了,孙夫人深吸了一口气,睁开眼随着善桐出了车子。

    ——脚一落地,她就已经又变出了一张宁静而矜持的脸,同从前入宫一样,在恭顺外,还带了名门世族所特有的高贵,即使善桐深知底细,除了那双泛红的眼外,竟也是丝毫破绽都看不出来。

    #

    皇后就要比孙夫人再慌张一点了,毕竟她身在宫中,东宫是孙家的宝贝,却是她的心肝,人没宝贝还能活,没了心肝,却真是活不下去了。才只是几天没见,她看着简直老了几岁,连露出笑容和善桐客套的心思都没了。只倚在炕上,连外袍尚且没披,露出雪白的细布中衣来,善桐从没觉得她人很消瘦,可这样看起来,她露出被角的手腕简直细得连镯子都挂不住了:这几个月对善桐和孙夫人来说,只是不断的失望,次次进宫都希望听说琦玉已经落网,次次进宫都未能如愿。但对皇后来说却是一次又一次绞尽脑汁的过招、寻找、期望、失望……现在又来了这一出,皇后就是铁打的人,恐怕也都要露出裂缝来。

    可这可怜相儿,却得不到任何一个人的同情。就是孙夫人也都没嘘寒问暖,几个人把下人全摒出去了,善桐才合上了暖阁的玻璃门,孙夫人就跺着脚,字字带血地埋怨了一句,“怎么就这么不上心——”

    皇后的眼泪唰地就下来了,曾经多么从容、尊贵的人,现在哭得就和个孩子一样,简直就像是丢了魂儿。“我是真没想着……他说孩子分宫了就别老派人过去,我想也是这样,免得孩子一直赖着娘,他不喜欢。就连宫中的太监都是姓连的一手挑出来的,我也插不进手去,谁想得到……”

    一边说,她一边就捂着脸嘤嘤地哭了起来,孙夫人的眼泪几乎也都要跟着下来了:孩子本来底子就不好,不管背后是谁捣的鬼,这一招也实在是太阴毒了,就识破了又有什么用,要是亏了肾水,以后生育上有碍了。这东宫之位,他终究也还是坐不稳的。

    善桐虽然和太子也就见了几面,但当此也不得不陪着擦眼睛,也是由得皇后哭一哭,把心底的不平之气哭出来。过了一会,见皇后也渐渐地收了泪,她便也吸一口气,做沉重状。

    果然,皇后毕竟是六宫之主,即使事发如此突然,事态又如此沉重,她依然没有完全乱了方寸,将这积郁之气哭出来了,她便又多少回复了理智,拉着善桐的手沉声道,“你真是我的福星……要不是你,只怕孩子身体给淘空了,给淘死了……”

    她顿了顿,咬着牙刻骨怨毒地道。“我们都还蒙在鼓里呢。”

    便又和孙夫人一道细问含沁是如何发现此事的,善桐便仔仔细细将经过说了一遍,又道,“第一回撞见时,还不知道那就是他,听林三少夫人说,中人们私底下……也是常事,就并不在意……”

    皇后和孙夫人也都不禁叹道,“本来听你们家姑爷这么一说,我们也不怎么当回事儿,只觉得是他自己不懂事。也许同太子的身体没多大关系,就想着别让他在身边带坏了太子,这才派人去搜他在宫中的房间。顺带着也查查太子的寝殿,没想到这一查就查出不对了,因去得突然,正好就抓了个正着……”

    事情怎么发觉的已经不要紧了,事情走到这个地步,善桐更关心的还是究竟谁在背后指使小如意。没等她开口,就是孙夫人也都追问皇后,“究竟他受了谁人的命这样做,背后又和谁家有什么渊源……都查出来了没有。”

    “人都要打碎了。”皇后疲惫地道,“我一晚上没睡,亲自看着审的,连他认的姑姑茶花一起打的,他咬死了没有,只说是买了几册春宫回去,偶然间被小畜生看到,因小畜生看住了……”

    她扫了善桐一眼,面上现出难堪来,善桐要起身时,皇后却又道,“不必了,脸还没丢够吗,和你也不必客气了——因小畜生看得出神,他起了歪心,便装狐媚子勾引小畜生……”

    她的眼泪又掉了下来,“这孩子今年才八岁!他们好狠的心!就不怕折了自己的阳寿?”

    孙夫人显然也是第一次知道这样的细节,她听得很仔细,并不理会皇后的眼泪,只追问道,“这多久了,可给人看见过没有,孩子就不知道这是错的?”

    “他说是八个月,孩子说是半年。”皇后只得一边拭泪一边说,“只怕前几个月也不敢怎么放肆,后来了才食髓知味,越发厉害。我说他这半年怎么越多病了……说是知道不该,可忍不住——他开蒙两年,平时课业沉,大伴管得也严……”

    她说得伤心,孙夫人却是显而易见地松了口气,“半年总比一年来得好!偏巧这半年权神医又老不在宫里,要不然,只怕早就发觉了端倪……”

    善桐也跟着劝皇后,“快别哭了,现在当务之急,还是商议出一个对策来。听二堂姐说,估计连公公就要来问了——”

    皇后双肩微抖,哭声反而更大了起来:很显然,善桐是说中了她的隐忧。和天底下所有父母一样,没查之前,她怕是根本没想到太子也有做这样事的可能,查出来了要再回头遮掩,恐怕已来不及。虽然都在紫禁城里,但前朝后宫有别,要把东宫里的事遮掩得水过无痕,连皇后恐怕都还没这个本事。

    孙夫人和善桐交换了一个眼色,均从对方眼底看到了无奈。孙夫人不肯搭理皇后,自己沉吟了片刻,便以商量的口气征询善桐的意见,“依你看,再求求封子绣,能令他说动连公公,把这事遮掩过去不能?”

    皇后哭声一下又止住了,善桐看了她的头顶心一眼,在心底也很能理解皇后现在的心情:贵为六宫之主,却要屡次冲一个男宠佞幸低头……

    “这么大的事。”她就事论事地说。“封子绣只怕不会平白说情,可他现在可说是无所求于孙家……”

    孙夫人看了看皇后,银牙一咬,她低沉地道,“本来打算说给卫家的十四姑,你也看到了。出身我们近支嫡系,哪一处都没得挑,把她说给封子绣,大家可不从此就是一家人了?说起来,他也就算是东宫的——”

    她话还没说完,呛啷啷一声,皇后已将炕边一盏茶推到了地上,茶渍洒了孙夫人一裙子。她抬起头来死死地盯着孙夫人,一字一句地道,“一个男宠,还配和我们家做亲戚?我就是死了,我也——”

    孙夫人分毫不让,扬眉也将一盏茶推到了地上,竟是一点都没给皇后留面子。“要不是你没把孩子带好,你以为我愿意?那也是我从小看大的,就和我的亲妹妹一样!”

    两姑嫂关系从来都是最和谐的,善桐再没想到自己能看见她们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对冲成这个样子,她忙道,“都让一步,都让一步……就是愿说亲,那也是日后的事了,眼下这一锅可还揭不开呢。要我说……这事想瞒过皇上,只怕是难了。”

    闹出这么大阵仗,东宫下人肯定听说了风声,那都是连公公一手安排进来的人,不主动报信已算是尊重皇后,连公公要问起来不可能不说实话。这么大的事要还瞒着不往上报,连太监也就坐不到这个位置了。善桐毕竟置身事外,不像是孙夫人和皇后这样和东宫息息相关,要把消息放给皇上,就和割肉一样痛,她想的更多的还是如何扭转局势,至少不能让牛淑妃隔岸观火,就只顾着得意就行了。就是东宫陷入麻烦,那起码也不能让牛家好过。

    见孙夫人和皇后对视了一眼,神色都有所缓和,她便趁机又再进言道,“亡羊补牢为时未晚,东宫年纪还小,身子骨可以慢慢调养。他毕竟还是独苗苗……”

    皇后便看了她一眼,神色一动,“你是说,在生产时动些手脚?”

    作者有话要说:孙夫人发威咯~

    大家enjoy!

    跟-我-读WEN文-XUE学-LOU楼记住哦!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