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文学名著小说 » 嫡女成长实录 »  做主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做主

小说:嫡女成长实录作者:御井烹香
返回目录

    跟-我-读WEN文-XUE学-LOU楼记住哦!一门三进士,同一科中举,就是小四房也都没有这样的喜事。跟-我-读WEN文-XUE学-LOU楼记住哦!小五房在村中人望又是极高的,自从喜讯传出来,都没用得着请柬,村里村外的亲友们就已经自发地过来道喜。老太太虽然喜悦,可她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大太太、二太太自然责无旁贷,要出面应酬这些真心为小五房高兴的老亲戚、老朋友们。善桐四姐妹也得里里外外地帮衬,到了下午,善桂和善柏都回了村里,“二伯一听信就把我们打发回来了,说是这几天家里肯定忙不过来。”

    杨家在官场上声势本来就盛,现在又多了三名二甲前列的进士,按这样的成绩,三兄弟是稳入翰林院的,这就给他们日后外放晋升奠定了极好的基础。就连善桂、善柏面上都有光辉,村里几户出过官的人家,也都深知个中三昧,“这三十年,咱们族里看小四房大爷,你们家大爷、二爷,三十年后,族里就看你们家三兄弟,一并小四房二郎了!”

    村中生活本来平静,可这天夜里,杨家村却是热闹到了三更,亲友们这才被逐一安顿下来。本村的各回各家,从外村赶来的,小五房也都在村内给各自安排了宿头。一家人这才空下来,老太太兴复不减,令大太太伺候她洗漱安歇。婆媳俩显然要密话几句:檀哥身为承重孙,一向是很争气的。这一次三兄弟能中,固然都是喜事,但老太太对檀哥肯定是最为关注,要为他的前程多出些力,也是人之常情。

    王氏虽然没有招呼,可善桐深知母亲性子,虽然也累得腰酸背痛的,可稍事梳洗,还是强撑着进了二房堂屋,果然善榴已经坐在屋里,和王氏轻声细语,见善桐进来,两母女的眼神便齐刷刷地聚集到了她身上。

    善桐虽然未曾说话,可神色已经说明一切,王氏的脸色一下黯淡了下来,她虽强撑着镇定,可失望和焦灼却是看得出来的:梧哥名次这么好,金殿策对,如果给皇上留下印象,想要压他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这要是立刻给派了差事还好,如给了他还乡探亲的机会,二姨娘一开口,眼看着就是说不清的麻烦……

    “祖母的意思……”善桐便轻声复述了一遍老太太的原话,“还是要以和为贵,好好地和梧哥、二姨娘解释——”

    “这有什么好解释的。”王氏一下打断了善桐,她甚至有几分咬牙切齿,对善桐说话也不客气起来。“无非就是你爹没把事情办好,早知道,早就了断了她的性命!”

    从前不忍得、没想到,现在对景儿就是麻烦。善榴凝眉不语,罕见地也犯了难,倒是善桐面上还淡淡的,看不出焦心。王氏看在眼里,不禁更加烦躁,忍不住就要出言讥刺。可她眉一扬,两个女儿如何不知道她要说什么?善榴忙道,“祖母可说你了没有?没落下什么不是吧?”

    王氏这才勉强捺下了口中未完的话,可面上神色依然不大好看,纵使善桐心底也不是不明白母亲的难处,但要说心里没什么想法,那也是不可能的。她微微摇了摇头,道,“那不是说给我听的……我看,老人家是铁了心,要护住二姨娘了。”

    不是说给善桐听,这话就是说给王氏的了。善榴看了王氏一眼,不禁深深地叹了口气,低声道。跟-我-读WEN文-XUE学-LOU楼记住哦!“还以为这些年来,老人家性子已经缓和多了。没想到,根本还是引而不发,对景儿就……”

    三人正说着,忽然听到外头望江的声气——她也知道王氏现在心情肯定不大好,语气是很小心的,“太太,二姨娘带话来,说是梧哥有了喜事,自己也想几件当年的颜色衣裳穿,请太太开了她的屋子,把箱子给她送过去。”

    梧哥这才中了举,二姨娘就要来摆谱了?王氏的脸色,不禁更阴沉了三分。但老太太态度明摆着放在那里,她一时又能如何?难道还能赏善桐几个耳光来撒气不成?心中纵有千般烦乱,也只能长长地叹一口气,便让望江进来,“拿了钥匙,去把她的屋子开了,箱子送去,再有到我柜子里挑几件不常穿的衣服,也给她送去。”

    善桐一直未曾说话,冷眼旁观到了此时,才终于松了口气:尽管这些年来烦心事不少,母亲的性子也渐渐有些粗疏了,但手段还在,毕竟还没到不可理喻的地步。

    “先慢一步。”她便冲望江道。“这都什么时辰了,她轻狂得意,咱们犯不着跟着起舞。望江嫂子,你去我屋里说一声,暂且拿两件我从前嫌不大好,没从家里带走的衣裳来对付对付,看看她是什么反应,是收了呢,还是又要生事。”

    望江不敢答应,先看着王氏,王氏还沉吟不语,善榴已道,“就这么办吧。”

    她的态度也有几分勉强,显然是为了照顾善桐的情绪。善桐也不说话,等望江退出去了,才低声道,“我知道,你们都觉得我又鲁莽了,现在不是和二姨娘斗气的时候……不过,这件事应该是要这样办才好——姐,把你带的那包药拿出来吧。”

    善榴顿时一惊,她下意识地将手探进怀里,“怎么,难道你还要越过老太太?三妞,你可别胡来,老太太虽然疼你……”

    善桐也不多解释,只问,“这药吃了,真是看着和急病去世一样?不会还闹个七窍流血那样难看吧。”

    “这是南洋千辛万苦才配来的药。神仙难救,”善榴慢吞吞地道,“真是花了大本钱的,本来预着家里自己的后手,但没用上……从服药到发作,起码隔了七天,人看着就和长期气血亏损去世是一色一样,不是名医,摸活人都摸不出不对来,死后就更别说了——”

    善桐还是第一次这样详尽地听亲人叙述这不见血的利器,她心头不禁一阵烦恶,几番有作呕的冲动,便摆手示意善榴停口,自己伸手去接那包药,善榴却不给她,续道,“可这药味道很呛,必须混在药汁里一起吃,不然,那味儿是遮不住的——”

    王氏也跟着道,“不要乱了,现在虽然情势不好,但也没到绝望的地步,你还犯不着在老太太跟前拼了这张脸。这事要闹出来,以老人家的性子,做什么事都是难讲的!”

    终究亲母女就是亲母女,虽然也有不近人情的要求,但总算还为善桐考虑。善桐心底越发笃定,她硬是从善榴手里拿过药包来,沉声道。“这件事,我已经安排好了,她是一定会吃的。就不吃,那也和你们没有关系,老太太疼我,就察觉出来,为了我的面子,也不会把事情闹大的,但我话也在前头,现在榆哥一辈子吃穿不愁,家有娇妻,在外也有一帮子朋友师长,连皇上对他都另眼相看,虽然未曾入仕,但天大地大,日子过得逍遥不说,没准也就走出一条新路来了?梧哥将来成就就是再大,有我们帮衬,想要欺负了榆哥去,那是谈何容易?为了一家人的和睦,也为了梧哥自己,二姨娘是最好闭嘴。”

    她盯着王氏,慢慢地说。“这一点,我心里明白的,可我希望从您口中听到一句准话——今晚之后,您再别对付梧哥了。”

    王氏在她的眼神之中,仿佛显得别样的苍老和畏缩,她虽未曾开口,但面上神色,还有些不以为然。善桐也知道她的脾性,她加重了语气,“二姨娘就是再轻佻,没您的首肯,她也生不了梧哥。孩子落了地那就是一条命,您对付二姨娘,我没什么话说,梧哥的性子我们心底都明白,那是个善心人,您不能再作践他了。亲事也好,将来仕途也好,您看着我的眼睛,同我说这么一句话:您不会再变着方子拿捏他、钳制他。这话说出来,二姨娘的事,我就给您办了。”

    母女之间也不是没有过龃龉,从前王氏也被善桐坑过,可当面锣对面鼓地交涉这还是头一遭,善桐声调宁静,并不高声大气,可气势却稳稳地压了王氏一头。王氏一时竟说不出话来,善榴左右看了看,眼中也不禁闪过一丝惊异,她咬着唇思忖了一会,见王氏似乎还犹豫难决,便道,“娘,您就看老太太那个样子,以后您要钳制梧哥,她就不能钳制您吗?”

    这话或者是说到了王氏心里,或者是给了她一个下台阶。二太太就坡下驴,“一家人说话,何必如此正儿八经的,我应了你就是。”

    善桐要的无非也就是母亲这一句话而已,将来说亲时候,王氏要有动作,她自然也会和父亲打个招呼。有了母亲这句话,父亲就不愁没有话柄为梧哥争取了,她从善榴手中接过了药包,又寻出针线来,将望江唤进门来,问道,“衣服可挑得了?”

    望江想必是煞费苦心,才挑出了几件适合二姨娘穿的颜色衣裳,善桐要到自己手上,又打发她出去,“一会进来叫你。”

    便自己在灯下一针一线地将药包缝在了一件衣服的领口。王氏和善榴都有些莫名其妙,善榴不禁冷笑道,“你这是在做什么,难道衣服送过去,她摸索到了一包药,自己就——”

    她捂住口,已是恍然大悟,王氏也喃喃道,“怪不得,你从老太太屋里出来,直接就去了她那里……”

    她一下亢奋了起来,连声追问,“不会是她下的一个套吧——”

    话赶话说到这里,两母女的眼神都不禁汇聚到了善桐手中的几件衣服上,均都醍醐灌顶般明白了过来:善桐之所以要挑选自己的衣服,就是为了规避风险。即使二姨娘只是和善桐虚与委蛇,想着反咬王氏一口,有这几件衣服在,善桐也等于是把自己挡在了王氏身前。二姨娘想要咬她,还得掂量掂量自己母子在老太太心里,能不能比得上善桐一人。

    王氏就算之前心里还有不快,现在也是五味杂陈,不知说什么好了,她低声道,“其实,你倒不如令她上吊……”

    一样都是死,凌迟和斩首那还有区别呢,服毒至少体面一点,也没有那样多痛楚。善桐轻声说,“上吊?那对梧哥该怎么交待?”

    王氏顿时就不说话了,善桐下了最后几个针脚,将衣服打发望江送出去了,又令她传话,“就原原本本,说是我说的,天色晚了,先拿几件现成的凑合,明日把她衣服理出来了再送来。”

    望江见王氏默许,便转身出了屋门,母女三人目送她的身影消失在院门后头,一时谁也没有说话。

    #

    当晚,姐妹俩歇在了一处,虽然就寝时夜已深了,又已经是折腾了一天了。可善桐却始终没有睡意,她瞪着天棚,在心里一遍遍地过着二姨娘最后那几句话,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听到身边善榴一动,便知道姐姐也没睡着。只是两姐妹都瞪着天棚,谁也没有说话,也不知过了多久,善榴才低声问道,“二姨娘怎么就忽然想开了?”

    “被作践着活到这份上,要闹,那是把梧哥往她的路上逼。不闹,她活着又有什么趣儿?我倒没想让她死……我想着令她装个疯,送到庙里去看着就完了。”善桐轻声说。“是她自己讲,做个疯子活着也没意思,再说,只要她活着,娘是永远都不会放心的,她永远都会提防着梧哥……她让我给她找一帖药。”

    这话里没有一丝情绪,却反而更透出了王氏这些年来用心的阴毒,即使二姨娘也不能说没有吸取教训,但毕竟错恨难返,要和主母叫板,仅仅痛改前非也是没有用的。善榴的呼吸声浊重了几分,她又沉默下来,似乎在细细品味着善桐的每一个字,许久后,才长长地叹了口气。“你瞧着她说的是真话?”

    善桐在黑暗中扯了扯唇,淡淡地道,“是真是假,看着就明白了。”

    她想要劝姐姐几句,令她别往母亲的老路上走,可又觉得以姐姐的聪明,不至于看不懂母亲一生的得失,只是人要走什么路,还真只是自己在选,别人说再多又有什么用?欲要不说,却还是忍不住轻声道,“姐,我就说一句话,这个药,你以后还是别沾手的为好。人手上要沾了人命,依我看,总有受报应的时候。娘这大半辈子,你是看着过来的,其实一家人有什么过不去的地方,要用得上这药呢?不是自己逼自己,谁也到不了今天这一步。”

    善榴默然了许久,却始终未曾答话,善桐在黑暗中找着了她的肩膀,慢慢地把头放了上去,想到从前自己刚到京城的时候,姐姐站在母亲身边,冲自己笑着伸出手来,不禁百感交集,也长长地叹了口气。

    那时候,姐妹俩的眼睛,都清澈得像是清水里养着的黑水晶。

    作者有话要说:晕了,好像居然没更出去

    害大家多等了一小时!现在应该更出去了,enjoy!

    跟-我-读WEN文-XUE学-LOU楼记住哦!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