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穿越官家嫡女 »  韩姨娘进门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韩姨娘进门

小说:穿越官家嫡女作者:梦里闲人
返回目录

    吴怡到了古代才知道这时间太多,她早晨去正院请了安,用了早饭,回到房里无事可做,闲极无聊了又想起刘氏的吩咐找了字贴练字,吴怡上一世还算有书法基础,她父母在她小时周围同事邻居都把孩子送去了兴趣班,就自己家的闺女还在家里瞎淘,就探她的口风问她想学啥,她想想自己的同桌去学了书法,她也报书法班吧,这样还可以多个玩的地方,于是就被爸爸妈妈乐颠颠的送去了书法班,刚有了些基础,又因为万恶的小升初试,被迫结束了,上初中时老师问谁有书法基础,她聪明的没举手,举手的那笨蛋每逢周六出黑板报一直出到了初三上半年,她知道这是个苦差,所以也没有继续学了,又被赶去了图画班,学会了几手图鸦又因为万恶的中考而停了,到了高中更没有时间上兴趣班了。

    正巧这边的吴怡跟她当年一样,练的也是颜体,吴怡慢慢练习,慢慢的也不再生疏,开始有了些模样,正在兴头上的时候夏荷又劝她说病体初愈不可劳累。

    吃了午饭,宋嬷嬷进来催她歇晌午觉,她一睡睡了一个半时辰,又是起床,换衣服、化妆、梳头,花嬷嬷提醒她要给大姑娘、大少爷写信,她找了过去跟哥哥姐姐通的信,模仿着语气跟字体写了封信,墨水刚干就让花嬷嬷拿走了,想必是送去太太那里卖好了。

    她闲的拿了针线做,吴怡一个小姑娘,学的也是最基础的针法,她凭着记忆跟夏荷的指点绣了一会儿,自觉自己也是传统小才女了。

    吃了晚饭掌灯时分又是晚省了,她去正院见过母亲,正巧父亲也在,吴宪以现代的话说是个美大叔,面白有须,气质温文,跟儿女说话时甚是慈和,问了儿子们的功课,又特意问了生病的吴怡身体恢复的如何,又说了几句闲话就打发他们出来了。

    唉,这要是没有那些站在一旁伺候的美妾们,在现代这也是让人羡慕的五好家庭啊。

    “五妹妹。”吴怡跟四少爷吴承业关系最好,出了院门就被他拦住了,递上几本书,“五妹妹,这是我在外面淘的杂记,你没事看这些玩吧,那些劳什子我都不爱学,你一个女孩家何必那么上心。”

    三少爷吴承宗在旁边含笑看着他们兄妹,大哥吴承祖在京里侍奉祖父母,年方十一的吴承宗自是以长兄自居,照看着九岁的吴承业跟七岁的吴怡,在他们这些嫡出子女眼里,母亲亲生的他们兄妹六个,才是亲的,别人都差一层,吴怡生病的时候吴承宗跟吴承业也急的不行,把扬州城大小的庙宇都跑遍了,求神拜佛保吴怡平安,只是他已经十一岁,就算是对嫡亲的妹妹,心里再在乎,表面上也不肯多亲近。

    “谢谢哥哥了。”吴怡接过了书,福了一福,自是十分领情。

    “四弟,我们走吧,五妹,你要保重身体。”吴承宗说完了就带着吴承业回了外院。

    吴怡回了房间,让丫头服侍着洗漱了,躺下睡了,这一天才算过完了,她躺在床上默想,现在也就是晚上八点不到,平常哪有这么早睡的时候,把这趟穿越之旅当渡假吧,好好享受。

    日子就这么慢悠悠地过着,习惯了也算是十分不错,除了没有卫浴设备,没有电视、没有电脑、没有看不完的网络小说之外,也算是自在,到了三月末,千呼万唤的韩姨娘,一顶青色小轿从角门抬了进来。

    老爷纳妾,自然没小姐什么事,吴怡早晨给母亲请了安,得知晚上不用过来了,回了自己的院子就命丫环婆子紧紧关了院门,除了负责领吃食的几个小丫头,谁也不许出去。

    到了晚上,吴怡听着院外传来的戏班子的鼓乐声,想起早晨刘氏那张笑脸,心里颇为刘氏这个古代完美主妇不值,可是又有什么法子呢,这就是古代。

    第二日吴怡早早起了床,收拾好去了正院,他们这些做儿女的要是比新姨娘去的还晚,可就丢人了。

    吴怡请了安之后在自己的位子坐了,这才打量着众人的表情,刘氏还是淡淡的笑着,看不出跟平常有啥两样,也是,这都第五回了,刘氏怕是早习惯了,她的理念里给丈夫纳妾是日常工作的一部分,心里就算有想法,表面上也不会显出来。

    姨娘们脸上就精彩了,一个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就连平时自持身份的王、孙两位姨娘,都穿得极鲜亮,金首饰玉配饰挂了一身,这两位姨娘比刘氏还要大两岁,如今这么打扮不是为了争宠而是为了露富,妾不比妻,想要显示自己的身份跟得宠,可不是得把值钱的稀罕的全挂出来。

    两位年轻的姨娘可就不同了,冯姨娘穿着新做的襦裙,上襦是极嫩的黄色,衬得她的脸分外娇艳,下裙是白色的八幅裙,只在下边绣上彩蝶穿花的图样,腰带被束的紧紧的,显出她纤细的腰身,头上梳着堕马髻,步摇上的明珠闪闪发亮,她本来长的就美,再这么一打扮,吴怡都要羡慕自家老爹的艳福了。

    小孙姨娘也是穿的襦裙,上襦是浅绿,星星点点缀绣着红艳艳的石榴花,下裙也是白的,边下绣的是石榴果,她长的不是那种极美的类型,却极耐看有女人味,眉眼细细弯弯的,不笑时也带着三分笑,她女红也是极好的,这石榴花、石榴果,可不是想要先开花后结果,后院的女人指望夫君是一时,指望儿子才是一世。

    吴怡含笑看着她们,跟看西洋景似的,吴柔表情却有些复杂,别的庶子、庶女也交头接耳,吴承宗、吴承业表情跟吴怡差不多,他们一样没把新姨娘当成一回事。

    过了会儿吴宪先来了,穿着宝蓝色的家常服,宽袍大袖腰松松的系着丝缀极是舒适惬意的样子,他坐到了刘氏旁边,对于上来给他请安的妾跟子女,还是一样的和气。

    刘氏见他来了,嘴角的笑又大了些,不管怎么样吴宪还是很尊重刘氏这个正妻的,没做出领着小老婆来见正房,给青春年少的小老婆撑腰的事。

    这边众人见完礼刚坐定,就听有人报韩姨娘来了,众人淡定的,装淡定的向门口气去,只见门外两个小丫头扶进来一个娉娉婷婷的美人儿。

    看见她吴怡终于明白为啥标榜不好色的老爹会主动说要求娶她了,她也终于知道了古代小说里写的眉若远山眼若秋水雪肤花貌是啥意思了,刘氏年轻时是个美女,现在三十多也是一成熟御姐,四位姨娘各有风情,就是吴家的丫环对外说也是以平头正脸模样秀丽闻名的,更不用说二姑娘、三姑娘这两朵含苞欲开的美人花了,她这么一出场,竟然把一屋子的美女比得跟鱼眼珠子一样。

    正房里空气明显凝了一下,竟然静到落针可闻,后来还是刘氏的陪房秦普家的一声轻咳打破了沉默,刘氏最先缓过神来,“果然是好相貌,我见犹怜啊,我原以为我替老爷挑的几位妾室都是美的,韩氏这一来,我才知道我原来竟委屈了老爷。”刘氏体现出大家太太的雍容,不动声色的把韩姨娘说成是家里的一件摆设,一种享受。

    “太太越来越爱说笑了。”吴宪笑道,眼中满是自豪,对小妾的美造成的震撼效果很满意,对贤妻贤惠更满意,贤妻美妾提起来谁不羡慕他吴宪啊。

    这边下人已经铺到了跪垫,韩姨娘仪态万方的跪了下来,秦普家的亲自端了茶杯递给韩姨娘,“请姨娘敬茶。”

    韩姨娘捧起吴家纳妾专用白底百子千孙茶碗,恭恭敬敬高举过头顶,“请太太喝茶。”

    “嗯,是个知礼的,老爷你可别亏待了她。”刘氏似嗔非嗔的看了眼吴宪,把茶碗接了过来,轻轻抿了一口,“好茶。”她这边一放下茶碗,那边她的贴身大丫环逐月就端上一个托盘,托盘里用红纸包了银封还有一个匣子。

    “二十两银子给你做私房,这匣子里是几样首饰。”刘氏扫了眼姨娘们,“你们也别眼红,这些你们刚进来的时候都是有的,韩氏是外面抬进来的,又是秀才家的小姐,更金贵些,我再添对镯子。”刘氏说着从手上褪下来一对雪白透亮的白玉镯,搁在托盘上。

    “谢太太赏。”韩姨娘接过托盘,她旁边的小丫头赶紧接了过去。

    “起来吧,咱们坐着说话。”刘氏笑眯眯的指了个离自己很近的椅子。

    “谢太太。”韩姨娘站了起来,坐到那椅子上,却只是搭了个边。

    “在家时叫什么名字啊?几岁了?”刘氏拉着韩姨娘的手,亲亲热热的问道。

    “妾身在家时叫怡萍,今年六月就满十六了。”韩姨娘低着头,满是新嫁娘的羞涩。

    “呀,这可不好。”刘氏摇了摇头,“你这名字竟与我那混帐魔星五姑娘重了个字,老爷,你怎么没早说?”刘氏嗔怪的瞪了吴宪一眼,吴宪也很冤,古时女子的闺名不上祖谱不上庚帖,他昨晚一时惊艳又只顾努力“工作”,早晨怕被人笑耽于美色,简单收拾了一下就直接来了正院,根本没来得及问韩氏闺名是什么。

    “请夫人和五姑娘恕罪。”韩姨娘咬了咬樱唇。

    “不知者不为罪,我只怪他。”刘氏又瞪了吴宪一眼,吴宪嘿嘿讪笑,“这样吧,我看你皮肤白的跟雪似的,你以后就叫雪萍吧。”

    “谢夫人赐名。”韩氏雪萍低下了头,露出雪白的颈子,嫩的竟让人想上去咬一口。

    吴怡听到这里却差点把一口茶喷出来,怡萍,这位韩姨娘的父亲是看琼瑶小说长大的不成?这也太穿越了,幸好刘氏英明神武的让韩姨娘改了名,只是这一进门就改名,算不算马威啊?吴怡观察着父亲跟刘氏还有姨娘们的表情,古人都太有内涵了,她完全看不出来异色

    “嗯,是个乖巧的,你以后要柔顺知礼,多为老爷跟我开枝散叶。”

    “妾身谨尊太太教诲,一定为太太分忧。”

    “好了,你昨儿折腾一天了,我就不留你了,日后你那惜红院缺什么少什么尽管让人来回我,都是一家人,不必外道。”

    “谢太太。”韩姨娘站起身,又回到跪垫上磕了个头,这才让丫头扶走。

    至此暗潮汹涌的敬茶仪式才算结束,一直当成节目看的吴怡打赌,在场的四位姨娘都要换帕子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