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穿越官家嫡女 »  蓝颜祸水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蓝颜祸水

小说:穿越官家嫡女作者:梦里闲人
返回目录

    保和楼戏院

    京里的人时兴看戏,西城的保和楼戏院是京中翘楚,京里有句话,在保和楼唱红的角儿,才是真的角儿,今日保和楼是京城名角杨锦屏跟路锦山的贵妃醉酒。

    吴承祖、吴承宗一人拉着雷定均的一支胳膊住戏园子里走,“今日非让你请我们的客不可。”

    “我最烦听戏了,咱们去喝酒怎么样?”雷定均连连讨饶,他天生不爱看戏,就是热热闹闹的大闹天宫他都能看到睡着。

    “若不是知道你不爱听戏,我们又何苦拉你来啊。”吴承祖捉狭地说道,“我就不信了,京里最有名的名角儿也不能让你看出味来。”吴承祖是戏迷,还曾经偷偷票过戏。

    “就是就是,你今天一定要依我们。”吴承宗向来是跟吴承祖一个鼻孔出气的。

    三个年轻人在戏院外拉拉扯扯,又闹又笑的,都是一等一的好人品,路过的人总是忍不住要多看一眼。

    一辆停在外面的马车掀开了车帘,这里的人问旁边的下人,“是谁家的孩子?”

    “是雷侯府三爷家的二少爷,另两个好像是吴家的孩子。”下人知道马车里的人问的重点,先答了三个人中最漂亮惹眼的雷定均,雷定均穿了竹叶青色的织锦圆领直裰,用同色的丝带束了发,漂亮的像是山中精灵一般。

    “可惜了,咱们进去吧。”马车里的人下了车,进戏院之前还不忘转身看一眼雷定均,天气热雷定均又跟表兄弟们打闹了半天,脸上染上绯色,嘴唇红的娇艳欲滴,看起来更美了几分。

    “王爷,雷家……”

    “我有那么不着调吗?大郡主也不小了,雷家这位少爷倒是不错的。”他虽然荒唐,但是招惹的都是戏子粉头,从不会对平民百姓下手,更不用说像是雷定均这样的世家子了,心中可惜之余,他倒想起了自己家的闺女。

    “原来如此,小的这就去打听这位雷公子定亲了没。”

    “嗯。”

    三个人不知道自己在街上胡闹惹了位大煞神,直到吴家兄弟俩后脑勺一人挨了一记响头,“怎么跑这儿闹来了?”

    两个人刚想骂人,回头一看都老实了,“三叔!”两个孩子给来人行礼,来的人正是两个人的三叔吴敏,他今儿穿了件深紫织了元宝纹的绸衫,头发用网巾束住,手拿折扇一派公子哥儿派头。

    “三舅。”雷定均也赶紧整了衣服行礼,吴家嫡出的两男一女,大哥吴宪把有才华的三弟当学生养,二哥吴鸣听老娘的话不爱理庶弟,吴恒馨跟他年龄倒是相近的,她又喜欢三弟长得好会写诗,姐弟俩感情很好,吴敏跟雷家也是常来常往的,雷定均跟这位三舅,倒比跟另两位舅舅更熟悉。

    “快起来吧,你小子今儿怎么也来戏园子了?”吴敏自然知道自己这个外甥听戏就想睡觉的毛病。

    “他们正要讹我呢,让我听他们听戏,光出钱还不行,还得出人陪着他们。”雷定均指着两个兄弟告状。

    “你又有什么短处在他们手里呢?”吴敏知道这里肯定有事,没有让雷定均混过去。

    吴承祖乐了,趴到三叔耳边一通嘀咕,吴敏一边听一边点头,“原来如此,正应该让定均做东道,此时不讹更待何时啊。”

    雷定均知道自己今天是逃不过了,索性跟着这三个戏迷进去了,吴敏走在最前面,却没有把他们往雅座领,而是带着他们直接上了二楼,“我在这里有个包厢,散了戏我领你们上后台看杨锦屏去。”

    “三叔您认识杨锦屏?”吴承祖眼睛都亮了,自从一年前杨锦屏红了之后,他一直是杨锦屏的戏迷,可惜杨锦屏背后靠山硬,轻易不唱堂会,也不出席大小宴席,更不吃请陪酒,吴承祖一直无缘得见。

    “我替他改过几句戏词,自然是认识的。”吴敏这样的风流才子,轻轻的改几句戏词,指点一下这帮不识字不懂音律的唱戏的戏词,他觉得是件风雅的事,戏子们也跟着受益,所以吴敏跟杨锦屏交情还不错,“丑话说在头里,我能引见你们认识不假,可不许有歪心,你们还小呢,要是被勾引坏了我非一头撞死在你们父亲面前不可。”

    “三叔,我是那样的人吗?”吴承祖现在还年轻,还没来得及长出那些花花心肠呢,他喜欢杨锦屏的理由很单纯,就是喜欢他扮相好唱得好罢了。

    “是那样人也要离杨锦屏远些,他背后的靠山不好惹。”

    “他背后的靠山是谁?”这回问话的是吴承宗了。

    “正是当年皇上的亲叔伯堂兄恪亲王。”

    吴敏这么一说,三个孩子虽小也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了,这位恪亲王人不错,在朝政上也是个精明的,但就有一个毛病,不爱红粉佳人,只爱俊俏郎君,家里虽然有正妃侧妃,却只是早年生了两闺女两儿子算是完成任务,整日只追着戏子跑,这位杨锦屏看来就是他的新宠了。

    “你们还小,不知道外面的事,五月初七他为了这杨锦屏当街打折了皇后娘家侄子的腿,曹御史参他为人暴虐不修私德,他下了朝就堵着曹御史臭骂一顿,曹御史也是气性大的,回了家就一病不起,不到半个月人就没了。”

    这事轰动京城,吴承宗确实不知道,吴承祖跟雷定均却是知道的,“我们原也知道这事,只是听说是个戏子,不知道是杨锦屏。”

    他们到了包厢,自然有人在包厢里备下了摆了一盘冰镇的西瓜、一盘洗的干干净净还带着水珠的果子、一盘白瓜子、一盘黑瓜子、一盘带壳的熟花生、一盘码的整整齐齐的手巾板。

    “杨老板听说吴先生要来,特意命小的们备下的。”小二说话嘴皮子极利落,特意挽起的袖子露出一圈刷白的里衬以示干净。

    “替我谢你们杨老板。”吴敏从荷包里随意掏出一块碎银子,扔给了小二。

    “谢您的赏。”小二惦惦份量,足有半两沉,笑得更甜了,鞠了个躬走了。

    他们四个人坐定了,吴敏拿了手巾板展开擦了擦脸,瓦凉瓦凉的,是在深井水里泡过的新手巾。

    三个小的看见吴敏这样泰然自若的样子,对这位自由自在的吴三爷不由得有些羡慕了,只是他这份自由却不是人人能有的。

    吴承祖一想到自己来年就要下场考试,不管中不中都要娶妻生子,就觉得自己这辈子快到头了。

    “差点忘了正事,那位刘姑娘到底怎么样?”吴敏搭着雷定均的肩问两个侄子。

    “长相嘛……不如定均漂亮不过却也是不俗的,周身的气派不在我大姐之下,配定均倒是极相配的。”吴承祖已经玩闹过一轮了,再说吴敏是长辈,他问了吴承祖不敢再吊雷定均的胃口。

    “刘家是世家大族,首辅之家养出来的女孩自然气派不俗。”吴敏扇了几下扇子,见雷定均羞的脸都红了就不再逗他了。

    这个时候戏开了锣,雷定均将目光投向台上,台上的“贵妃”头戴凤冠身穿霞披,身段窈窕腰肢柔软,看不出一丝男儿态,若不知道是男旦定要看成个女人,那扮相更不用说了,最是绝色不过,开口一唱声音如同珍珠落玉盘一般的好听轻亮,如此佳人难怪红遍京城。

    雷定均竟然也不困了,睁着眼一直从头看到尾,吴家的三个男人你看我我看你,都嘿嘿直乐。

    散了戏吴敏带着他们到了后台,那位杨老板正在卸妆,看见他们来了立刻迎过来行礼,“三爷,听说您来了却没工夫去见您,您可不要见怪啊。”他此时妆已经卸了一半,看得出是个极俊的男人,但是说话的声音还跟在戏台上一样,带着女气。

    “知道你忙,我自是不见怪的。”吴敏对杨老板并无调戏轻薄之色,竟像是跟朋友聊天一般,“这是我家里的三个晚辈,也是你的戏迷,我特意领到后台,让他们开开眼。”

    吴承祖、吴承宗、雷定均三个人都对他点了下头,“杨老板好。”

    “哟哟哟,真的是一个比一个俊啊,三爷的晚辈果然也是不凡的。”杨锦屏笑吟吟的瞅着三个少年人,其实他也就是十五六岁的样子,比他们大不了多少。

    “你啊,整天充大辈,你又比他们大多少,搞不好承祖还要比你大一些呢。”

    “我们江湖飘零自然老得快,您也别拿我跟三位小公子比,云泥之差比不得,没得委屈了贵人们。”杨锦屏垂下了头,眼睛里满是自怜。

    他们正说着话呢,有一个仆人打扮的人进来禀告,“恪王府的车马来了。”

    “让他们等一会儿,我卸了妆就去。”杨锦屏冲他们抱歉一笑,“对不住了,我还有事。”

    “你去忙吧,我也该带他们回家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