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穿越官家嫡女 »  怜卿薄命甘做妾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怜卿薄命甘做妾

小说:穿越官家嫡女作者:梦里闲人
返回目录

    吴怡是从四姐吴雅口中知道刘氏先是送了伶俐的丫头,在丫头被送回来之后又送了伶俐的小厮给二哥吴承安的事的。

    吴雅的院子竹院像是红楼梦里的潇湘馆一样,遍植翠竹,连屋子里的桌子、椅子都是竹子做的,在这个秋老虎横行的秋天,是整个吴府最凉快的地方。

    吴怡在发现这一点之后,就厚着脸皮经常来串门子了,吴雅其实很好相处,你只要不找她聊天耽误她看书就行了,在摸准这一点之后,吴怡也就理所当然的喜欢从她的书架里拿一本全唐诗,安静的坐在一边看,无聊了就到竹林里疯跑,让丫环拿了花锄跟小筐,她亲自挖竹笋玩。

    挖够了就送到厨房里加菜,并且在吃饭时声明说是特意为了老爷太太挖的。

    吴雅的竹林里还有小兔子,是二哥从外面买给吴雅的,吴雅很宝贝这对雪白可爱的小兔,见到吴怡不会欺负它们,这才准许吴怡跟兔子们玩。

    一来二去的,吴怡跟吴雅的关系好了起来,有的时候吴怡过来,也只不过是打声招呼,就各自看各自的书了,可是默契却越来越好了。

    吴怡看着说吴雅,吴雅讲述刘氏对二哥的关心时语气平静,就像在说别人家的事一样:“太太想的很周到。”她最后总结。

    可是做为妹妹的你,不觉得太太这样做很不公平吗?吴怡很想这么问她。

    可是她又会跟自己这个刘氏的亲生女儿说些什么呢,这就是庶出子女的悲哀吧,连靠自己努力去奔前程的权利都没有。

    “二哥也是个聪明人。”

    “是啊,其实三十岁考中进士都是青年才俊呢,二哥太急切了些。”吴雅说道。

    她平时不爱说话,把自己埋首于书堆之中,其实却是最通透不过的一个人,吴怡觉得自己从来没有真正的了解过这些把自己变成锯嘴葫芦的庶出姐妹们。

    “太太是个宽和善良的好人呢,我们应该孝顺才是。”吴雅又说。

    她没说老爷太太,而是说太太……太太不是他们这些庶出子女的亲生母亲,做到包容他们,给他们优渥的生活已经是很宽容了,毕竟太太从来没有让姨娘打胎、害死年幼的庶子、庶女,而是保护他们,尽力教导他们,吴承安早慧,极会读书,刘氏却到现在才出手,而且并不是一棒子将吴承安打死,而是只是让人教他学会“玩”。

    确实是宽和善良的好人。

    而吴宪呢?为了整个家族的利益,他选择了牺牲庶子,刘氏对吴承安的打击没有他的默许是不可能成功的,身为生父……吴宪在庶出子女的心中做事太过冷酷无情了一些。

    “老爷也是好人,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哥哥们都三十岁才中进士才好呢。”吴怡惋转的劝着吴雅,吴宪纵容刘氏打压吴承安,正是保全吴承安的意思,吴承安如果再不知道收敛光芒,刘氏的手段只会更凌厉。

    “不提这个了,妹妹可曾看过这本新出的《声韵启蒙》?”吴雅很明智的转移了话题,她拿了一本新书出来。

    她原以为自己这个嫡出的五妹妹是个不学无术的,整日就知道疯玩,什么也不学,没想到相处时间长了却发现五妹妹读起书来很能坐得住凳子,她只是不爱读女四书之类的书罢了,看《全唐诗》或者是游记之类的时候有劲着呢。

    “这书是新出的吗?”吴怡接过书,翻看了第一页就看到了“云对雨,雪对风,晚照对晴空。来鸿对去燕,宿鸟对鸣虫。三尺剑,六钧弓,岭北对江东。人间清暑殿,天上广寒宫。”

    “可不是新出的嘛,是个叫车万育的人写的,倒是很适合蒙童去读。”

    吴怡回忆了一下,这书在她所在的现代确实是标明了是清朝的人写的,看来就算是历史被改变了,有些东西还是相通的。

    “我记得你读过幼学琼林了吧?”

    “倒是没有通读。”吴怡脸红的说道。

    “那这书和全唐诗你也都不必看了,先从幼学学起。”

    吴怡有些傻愣,这么说的话,她被人严格教导了吗?

    看着吴雅那张板成严肃状的包子脸,吴怡不想学之类的话还是没有说出口,她确实懒够久了,在古代也不能当文肓啊……

    她之前想的只是懒一时是一时,现代孩子上小学还是七岁入学呢,她现在不过七岁罢了,可是见吴雅这么认真,在想想竹园外的骄阳似火,吴怡也就妥协了,好吧,她学了。

    刘氏听说了吴怡在竹院被吴雅拉着念书的事乐了半天,又赏了果子、凉茶、上好的湖笔、徽墨、宣纸、端砚各两套送到了竹园,又另包了二十两银封说是给四姑娘的束脩。

    这下吴怡想不学都不成了,学费都给了。

    不学实在太吃亏了。

    茉莉是个极娇小的女子,脸小、手小、脚小,十七了看起来跟十三岁的小女孩没有什么区别。

    她喜欢看韩姨娘,她觉得姨娘生得美,也正因为她这么爱看韩姨娘,吴宪才好笑的把她从普通洒扫丫环,一下子提成了韩姨娘的贴身丫环。

    她很诚实,有的时候甚至有点冒傻气,吴宪跟韩姨娘都爱逗她玩,问她一些傻问题,她也傻傻的答了,让吴宪跟韩姨娘笑一通,又多得了一把赏钱。

    没人知道她其实是刘氏的人,刘氏在家的时候,她会把韩姨娘每天做了些什么,从韩姨娘一起床开始,一直说到就寝,丝毫不差,不增不减。

    刘氏对她很满意,所以她的弟弟跟妹妹都脱了藉,弟弟进了扬州当地的私塾念书,妹妹也开始绣嫁妆了。

    茉莉很老实在在廊下替韩姨娘熬药,她也是唯一一直留在韩姨娘身边的人,她一直是那样,韩姨娘得宠时她憨憨的掐尖不邀宠,韩姨娘如今失势了,她还是一样的尽心伺候着。

    “真是个好丫头。”秦普家的看见她在熬药时赞道。

    “秦嬷嬷来啦!秦嬷嬷快请进。”茉莉站了起来,用身上围的围裙擦擦沾上了炭灰的手。

    “姨娘身子如何?可曾好些了?”

    “托太太的福,姨娘如今身子好多了,已经能在院子里走两圈了,早晨喝了一碗半的小米粥呢。”

    “好,好,这小米最养人了,姨娘能多进些是最好的。”

    “可是秦姐姐来了?快请。”韩姨娘在房里听见了外面说话,不敢托大,赶紧请秦普家的进来。

    “老奴只是奉夫人的命还探问姨娘的身子一声,就不进去叨扰姨娘了。”秦普家的说完隔着帘子福了一福,转身走了。

    茉莉把熬好的药端了起来,送进韩姨娘的卧房,如今这卧房没办法跟她得宠的时候比,却也干净敞亮,韩姨娘半倚在床上,头上只有素面的抹额,更显得楚楚可怜。

    “茉莉,你说我爹娘跟哥哥,如今走到哪儿了呢?”

    “想必是快到了吧。”茉莉是个没出过吴府门的家生子,她自是不知道去福建要走多久,只是大概的猜度着。

    “傻丫头,福建离此千里之遥,哥哥他们不过走了半个月,哪里能到。”

    “姨娘问奴婢,奴婢说了姨娘却说我傻。”茉莉嘟着嘴说道。

    “你啊,你可真是傻。”韩姨娘笑了,“别人都另攀了高枝另投了明主了,只有你跟着我这个失宠的姨娘。”

    “太太让奴婢跟着姨娘的,只要太太还让奴婢跟着姨娘,我就一直跟着。”茉莉说了实话,韩姨娘却没听出来。

    “傻丫头。”韩姨娘摇了摇头,“老爷给我哥哥安排了那么好的差事,想必是原谅我了吧,为什么还不来看我呢?”她幽幽地说道。

    “想必老爷事忙。”

    “等我生下哥儿来,老爷必然会来看我的……我是老爷下了聘,用轿子抬进门的良妾,不是买来的婢妾,我生的哥儿自是跟别人生的不同的,也就仅在嫡子们之下罢了。”韩姨娘摸着肚子说道,“我哥哥若是在福建有了出息,他有个好舅舅,想必也是有好前程的。”

    “是啊。”茉莉点头应着。

    “你听懂了吗?你就点头?”

    “姨娘说的,自然都是对的。”

    “傻丫头,快去提些水来,我擦洗一下,整日在床上躺得一身汗臭味。”

    “是。”茉莉转过身,冷笑了一下,离开了。

    茉莉是家生子,管厨房的吴六媳妇是她的表嫂,她虽然是失宠的姨娘身边的人,倒也没人为难她,吴六媳妇还找了两个健妇帮她抬水。

    “整日里就知道折腾人,我前儿跟你说的五姑娘院子里有缺,你怎么还说不去啊。”

    茉莉只是憨厚的笑着,吴六媳妇也拿这个傻姑娘没法子了,“我听说老爷给韩姨娘的家人安排了极好的前程,她也未必没有翻身的一天,你乐意跟着她就跟着吧。”

    “是啊,老爷宽厚。”

    当时没有报纸,也没有电视、广播,更不会有人报道说某某地翻船,一家四口葬身鱼腹,除了吴宪跟刘氏还有经办此事的人之外,都以为韩家人全家都去福建享福去了呢,别说是短短的这些日子,就算是几十年后,韩家原址所在的那条街,仍然传颂着韩家的姑娘,嫁进知府家作妾,韩家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在福建做了大官呢。

    府里的下人当然也都以为韩姨娘翻身在望,态度也好了很多,至少帮茉莉抬水的两个健妇,没有像之前那样一路走一路骂骂咧咧的,她们是在吴六媳妇手下讨生活的当然不敢骂茉莉,只是骂韩姨娘多事,在茉莉说要她们把水抬进屋的时候,也没的推辞。

    茉莉给她们打着帘子,让她们先进去,可是没等茉莉进屋就听见,咣的一声水桶被摔在了地上。

    “出人命啦!出人命啦!韩姨娘上吊啦!!!”

    听说韩姨娘死了,吴宪皱了皱眉,骂了句晦气,就撩开不管了,在吴宪看来她自己死了倒省了自己动手。

    倒是刘氏叹了一声,命人备了薄皮棺材,把她葬到了一处专埋各府姨娘的墓地里,韩姨娘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死了,连块墓碑都没有。

    听了茉莉平静的说着韩姨娘死前发生的一切,刘氏心中的疑惑更盛,韩姨娘之前绝对没有想要寻短见的意思,她父母兄长都有了好前程,自己也有了身孕,怎么样也不应该考虑死啊……

    就在此时,秦普家的进来了,趴在刘氏的耳边说了两句什么,刘氏闭目沉思了一会儿,“茉莉,打明儿起你跟着小孙姨娘吧。”

    秦普家的愣了愣,显然没有想到刘氏会把茉莉派给小孙姨娘,“太太……”

    “你不必说了。”刘氏一挥手,秦普家的立刻闭上了嘴,她在心里却不住的嘀咕,为什么韩姨娘死前去看韩姨娘的是冯姨娘,刘氏却把茉莉这个耳报神送到了小孙姨娘那里呢?刘氏还有后手?

    “你们都下去吧。”刘氏让她们都下去了,召小丫头进来给自己捶腿,躺在床上闭目养神——冯姨娘?她玩这手借刀杀人玩得好啊……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