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穿越官家嫡女 »  欧阳氏来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欧阳氏来了!

小说:穿越官家嫡女作者:梦里闲人
返回目录

    虽然是吴承祖这个长兄娶妻,说真的吴怡这个做妹妹的真的没什么可以做的,刘氏整日忙得脚打后脑勺,虽然晨昏定省没有停,但是也少了母女交流的时间,吴怡也不给刘氏添乱,只是过自己的小日子罢了。

    夏荷就要嫁人了,吴怡默默的替她备着礼物,秋红成亲时赏的陪嫁是刘氏一手操办的,这个时候刘氏估计也顾不上了,这事就是吴怡自己在做。

    她先让侍书找出秋红嫁妆的成例,又因为夏荷是嫁在家里面的,又找出了刘氏身边的大丫环们配小子时的成例,两下一看发现秋红的陪嫁比刘氏身边的大丫环们还要厚一成,吴怡索性就按照秋红嫁人时的成例办了。

    私下里又送了夏荷一对掐丝珐琅的步摇,梅花的小金攒子一对、海棠花的小金攒子一对,剩下的都是实心的金饰品,这些秋红嫁人的时候她也私下送了,如今不偏不倚,她们现个都有,侍书看的羡慕不已。

    “照姑娘的送法,等到院子里的人都出了门子,姑娘的东西就要送空了。”侍书说道。

    “送空了再买就是了,女人嫁人了还是要有银钱傍身才是,金饰戴出去好看,实在缺钱了还可以剪了当钱用。”吴怡说道。

    “姑娘到底想的周全。”

    “等你嫁人了,自有好的给你。”吴怡笑道,其实在她主里秋红跟夏荷是与别的丫环不同的,她们自从她穿越过来就一直陪着她,尤其是夏荷,更像是她的大姐姐一样。

    “姑娘!”侍书羞红了脸。

    在吴承祖成亲前三天,夏荷被她爹娘接走了,回家备嫁,夏荷给吴怡磕了头,又到了刘氏的院子给刘氏磕了头,刘氏就算是再忙碌,还是抽出空来赏了夏荷几匹缎子,一对金镯子。

    吴承祖成亲带来的另一件事就是吴怡终于见到了传说中天纵英才的二哥吴承平,他是赶回来参加哥哥的婚礼的,只是因为路远,差点赶不及。

    吴承平是个白净的男孩子,整个人长得干干净净的,眉眼很像吴宪,但是在吴宪脸上搭配得精致英俊的五官,在他脸上却显得极平淡。

    他穿着月白的绸衫,墨绿翠竹纹的镶边,头上包着月白的四方巾,像是一汪水似的干净。

    他回来之后先是在外面给老太爷、吴宪磕了头,又到内宅给老太太和刘氏磕头,然后又见了兄弟姐妹们。

    吴怡觉得吴承平跟吴雅气质最接近,如果吴柔不是穿的……也许吴柔也是那淡淡的样子?可是吴怡却怎么样也没办法把淡淡的跟吴柔联系在一起。

    吴柔那一天也出来了,因为家里有喜事不再穿得像是在家的居士,免得碍刘氏的眼,蜜合色的褙子,淡粉色的立领里衣,淡粉色的百褶裙显得她俏生生的可爱,一年多没怎么出来的吴柔长高了不少,隐隐有了大姑娘的样子。

    也许是知道了同母兄弟是自己日后的依靠,吴柔见吴承平时显得很激动,吴承平看吴柔的眼神也很温柔,吴雅却表现平淡,吴怡知道吴雅通透的性格,但是吴雅不是势力的人,表现平淡自有她的道理,只是吴怡知道自己不能问。

    吴承祖成亲的那一天,吴家张灯结彩鼓乐嚣天,吴怡跟在刘氏身边,应酬着前来吃喜酒的各府诰命,老亲故旧,庶女们穿着一式的水粉亮缎礼服,戴着正凤钗,脖子上挂着平安锁,整齐的做着布景板,吴怡穿的是香色礼服,头饰什么的虽与庶女们一般无二,但是却是一望可知的嫡庶分明。

    众位诰命也都是有眼色的,知道她是嫡女,都是对她夸个不停,见面礼给的也比旁人丰厚一些,刚会走的九妹也被抱了出来,身上的衣裳也是香色的,也得了厚厚的礼,转了一圈又被抱走了。

    吴凤陪着太婆婆和婆婆也来了,表情平和温婉,吴怡竟觉得她有些像刘氏。

    她的太婆婆公孙太太见吴怡眼巴巴的瞅着姐姐,立刻就笑了,“凤儿,你去跟你妹妹们说几句体己话吧,不用在我们跟前立规矩了。”

    吴凤赶紧谢过公孙太太,又看了眼自己的婆婆,见王氏也没说什么,福了一福就到了吴怡这里。

    “你婆婆她……”

    “她指着我给她出主意对付姨娘呢,对我客气得很。”吴凤小声说道。

    “啊?”

    “我公公把那个扬州花魁弄进来了不说,别人送给我太公公的扬州瘦马,我太公公留了一个,给了我公公一个,现在家里热闹得很。”

    公孙家这是在做什么?吴宪在扬州时也有人送给他过扬州瘦马,都被他给推掉了。

    “据说是几位皇子送的,推不得。”吴凤更小声的说道。

    看来皇子们很怕公孙家家宅太安宁啊,“那有没有人送给姐夫啊?”

    “他一个没出仕的举子,谁会送他扬州瘦马啊,再说了他都快对着那些姨娘念道德经了,他这种‘正人君子’最看不惯那些女人的作派。”吴凤用帕子捂了嘴说道。

    没过一会儿嫁在扬州的二姑娘吴娇也来了,打扮得富丽堂皇,一副有钱妇人的模样,只是过于贵重的饰品衣裳,跟她还略带稚气的脸有些不相称。

    他们夫妻头半个月就到了京里,先是给吴家送了厚礼,贺吴承祖成婚,又去拜见了安亲王、雷侯爷,也都送了厚礼,各府也都有回礼。

    胡家对吴家和吴家的亲戚很重视,三节两寿必有重礼,吴娇在胡家的地位因此也是很高的,胡家上下都捧着她。

    给老太太、刘氏和长辈、诰命们见过礼之后,吴娇也到了吴凤这里,两人现在都嫁了人,那怕是面上情都做得十足,一副姐妹重逢的亲热样子。

    三婶罗氏来的最晚,她与老太太相看两相厌,虽然当面礼数十足却也没什么亲热话可说。

    与刘氏说了几句话之后,就找了几个相熟的女眷一起聊天了。

    安亲王一家因为他们要服的二十七个月太后孝期还没有到,不方便参加今天的场合,只是派人送了重礼。

    新人礼成了之后就是酒宴,到了掌灯时分是传统的闹洞房,自是与吴怡这个小姑子没什么相干,她早早的回了自己的屋了了,脱了礼物,换了家常衣裳,她院子里的丫头剩的不多了,除了大丫环侍书跟两个小丫头之外,全被调到前院招呼去了。

    吴怡早早的就睡下了。

    第二日吴怡天没亮就起来了,这回要穿的是比礼服要稍微不那么正式,比家常衣服却要正式的衣裳,侍书甚至哄着她给她上了薄薄的一层妆。

    吴怡到正院的时候姐妹们也陆续到了,吴怡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等新人来,因为今天是新媳妇进门第一天,老太太特许刘氏不用立规矩,在老太太的下首坐了,刘氏旁边的位置被九妹跟八妹给占了,确切的说是被九妹和被九妹抓着不放的八妹给占了。

    说起来悲摧,吴承祖领着欧阳氏来给老太太请安时,吴怡才看清楚自己的嫂子长什么样。

    欧阳氏是一个放在哪个时代的标准里都非常标准的美女,标准的鹅蛋脸,五官轮廓分明,梳了牡丹头,戴了满头的珠翠,上身是大红的绣了百子闹春图的圆领长袄,撒金的大红马面裙,领子上的赤金红宝石同心扣闪着耀眼的光茫。

    福建欧阳家,果然是富可敌国的一方诸侯啊……吴怡这一世见过的好东西很多,但是欧阳氏这一身仍然是极出佻的,宝石的贵重程度是一等一的。

    欧阳氏的脸上满是新嫁娘的娇羞,吴承祖的脸上也有了长久以来难得的真心笑容,吴怡觉得自己大哥这个婚结的还是不错的。

    欧阳氏给老太太磕了头,敬了茶,得了老太太赏的白玉如意一对、羽纱二匹。

    给刘氏敬茶时刘氏赏的是金制八宝如意一对,锦缎两匹,东西不在多少,重要的是如意……代表着吴家的两位女性长辈对欧阳氏这个媳妇很“如意”。

    欧阳氏送了小姑们见面礼,都是用一个个的荷包装的,说的也都是自己亲手绣的,吴怡却觉得荷包们特色略有不同,不像是出自一人之手,发现吴怡看着荷包的纹样微有疑惑,欧阳氏轻轻对着她眨了眨眼。

    这个嫂子满好玩的嘛。

    没几天吴怡就发现自己的这个嫂子不是一般的好玩,极爽利开朗的性子,在老太太面前还算拘谨,跟妹妹们熟了之后爱说爱笑的性子就显了出来,说话比谁都爽脆,笑起来比谁的声音都大。

    “妹妹真的是好利的眼,我最不耐烦做针线,只有给老太太的鞋子、给太太的抹额,还有给几个弟弟和五妹妹九妹妹的荷包是我亲手做的,别的都是我的丫头做的,我还让她不要绣得太精致呢,没想到还是被五妹妹看出来了。”

    “别人怕是也都看出来了,只有我有什么都带在脸上。”吴怡笑道。

    “我最喜欢五妹妹这性子,在外面也就罢了,在家里时还要整日看着别人的脸色猜度心思,实在是太累了。”

    “嫂子在外面呆过?”

    “我在家里时泅水、划船什么都做过,我还会海钓呢,晒得比小子们还黑,只是定了亲之后就被母亲拘在家里了,养皮肤养性子……”欧阳氏捏着自己的脸说道。

    欧阳氏现在看起来白白嫩嫩的样子,吴怡实在没办法想象她晒黑时是什么样的。

    “嫂子有空的话教我泅水吧。”

    “好啊,只是要瞒着你哥哥。”欧阳氏点点头,“你哥哥给我赠的字叫淑惠,我怕我不淑不惠的样子被他见了吓着他。”

    吴怡不由得笑了。

    到了吴承祖放榜的日子,合府众人又是起了个大早,老太太带着女眷们在后堂拜佛,好像这么拜一下吴承祖就一定会上榜一样。

    吴老太爷、吴宪、吴承祖、吴承平、吴承宗、吴承业都在前院听消息,听说吴老太爷领着男丁们也在拜孔圣人,真不知道这吴家是信菩萨还是信孔圣人。

    到了天光大亮时,外面的婆子跑进来报喜,“恭喜老太太、恭喜太太、恭喜大奶奶、恭喜各位姑娘,大爷中了二甲三十六名。”

    她的话音刚落,在欧阳氏身后伺侯的琥珀,扑通一声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老太太皱了皱眉头,就连刘氏也面露不喜。

    “琥珀昨儿个就说不舒服,想是受了风寒,笑眉你快扶她回院子。”欧阳氏赶紧解释。

    “不舒服就不要出来……诲气。”老太太说了两句就不说了,这段插曲并没有影响吴家上下的喜气。

    欧阳氏回了鸿鹄院,只见她陪嫁的嬷嬷阮嬷嬷面带忧色的等着她。

    “阮嬷嬷,您这是……”

    阮嬷嬷凑到她跟前小声嘀咕了几句,“奴婢问了琥珀,她说她每次侍过寝都喝了避子汤,还有专门负责避子汤的赵嬷嬷可以做证,可是就是……”

    “几个月了?”

    “有三个月了。”

    “……”欧阳氏几乎把帕子揉碎了,“哼,我原想先留着那两个狐媚子,以后再慢慢收拾,没想到竟然出了这样的丑事……”

    “姑娘还是等禀明了大爷再……”

    “嗯,这事不止要禀明大爷,我还要告诉太太,让太太拿主意,日后就算是有什么事也怪不得我。”

    “姑娘能这样想是最好了。”

    “那个笑眉呢?”

    “我看她是个假老实的,原本想先收拾了她,没想到出事的却是琥珀……”

    “那就让笑眉高兴些日子吧。”欧阳氏冷笑道。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