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穿越官家嫡女 »  前尘往事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前尘往事

小说:穿越官家嫡女作者:梦里闲人
返回目录

    吴老太爷听说孙媳妇滑胎的事之后,气得半响没有说话,直接到了老太太的房里。

    正在老太太屋子里坐着打络子的杭菊先是一惊,赶紧迎了过去,“老太爷好,给老太爷请安。”

    “老太太呢?”

    “老太太在佛堂。”

    “让她出来!”

    “老太爷您先坐。”杭菊赶紧给吓傻了的小丫头们打眼色,小丫头们倒茶的倒茶,捶腿的捶腿,都靠了过来。

    也不怪她们对伺侯老太爷如此生疏,老太爷已经十年没登过老太太的房门了。

    就算是十年之前也是有大事才过来商量,商量完了就走,从不过夜,这对夫妻相敬如冰的年头已经不可考了。

    老太太一听杭菊说老太爷来了,立刻停下了念经,动作舒缓的整了整头发衣裳,伸手让杭菊扶自己起来,她自是知道老太爷是为什么来的,现今府里除了欧阳氏滑胎还有什么大事。

    一想起欧阳氏滑胎的事,老太太千年不变的表情,有了一丝裂缝。

    老太爷一看见老太太,都没有给老太太向他施礼的机会就高声喝骂起来:“你好大的本事啊!好好的一个曾孙被你整没了,还好意思拜佛,我若是菩萨也被你羞死了。”他说话的口气竟不像是对妻子,而像是对仇家。

    老太太只是冷漠的看着他,像是已经习惯了老太爷的这种态度,杭菊在那里说也不是劝也不是,只得给小丫头使了个眼色,小丫头心领神会的溜了出去。

    “菩萨说了,那孩子与咱们家无缘,滑了胎是去享福去了。”老太太淡淡的说道。

    “你家的菩萨还能对你说话?你这些年倒修成了个活神仙。”

    “若不是你造的孽,好好的曾孙怎么会没有了?”老太太忽然没头没脑的指责起老太爷来了。

    “我造孽?我造过什么孽了?”

    “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带儿孙去拜佛?还一定要带上孙媳妇?那是因为头天晚上我作了个梦,你的那个宝贝外室姚翩翩,宠妾舞儿、倩儿,都来讨债来了!向我讨债不成就都围着孙媳妇,专打孙媳妇的肚子,咱们的好曾孙被她们拖出来嚼!那孩子早就死了!”老太太表情平静的说道,可是她说话的内容却匪夷所思。

    “你说的什么疯话!”老太太举的都是老太爷年轻时的爱宠,但都着过老太太的道,这三个人死的时候都是一尸两命,“你年轻时做过的亏心事,自己心虚,不要攀扯旁人!”

    “这都是报应!你的报应!我的报应!都是报应!”老太太忽然高声喊了起来,手上柱的龙头拐杖重重的顿在地上,青石砖甚至都有了松动。

    吴宪夫妻听丫环来报老太爷跟老太太吵起来了,马不停蹄的过来劝架,刘氏赶紧扶了老太太,“老太太,您熄怒……”

    “我不怒,我熄的什么怒,我已经问过戒嗔方丈了,他只说万事皆有因果,如今有了滑胎这个果,我们吴家的长房嫡曾孙还给她们了!她们还闹什么!”

    “不像话!不像话!子不语怪力乱神,子不语怪力乱神!”老太爷终于发现老太太的不对劲了,“老大媳妇,赶紧请大夫!这个家全归你管了,以后万事都不要让老太太操心!”

    “是。”刘氏扶了老太太进了内室,又是一番哄劝,索性老太太还听得进她说的话,“老太太,戒嗔方丈不是没说什么不好吗?”

    “曾孙!我的曾孙!”老太太嘴里不停地念叨着,“我要抱我的曾孙。”

    “曾孙会有的,来年一定让您抱曾孙。”

    外间屋里老太爷在骂吴宪,“老太太老糊涂了你们竟不知情?竟然愚孝至此,好好的曾孙就断送在你们手里了!”

    “是,是儿子欠考虑。”

    “好好给她请个大夫,好好给她看看……”吴老太爷说道,姚翩翩?舞儿?倩儿?这些人长什么样他通通都不太记得了,却没想到这些人成了老太太心里几十年放不下的一根刺……

    老太太病糊涂了的事,整个吴府很快就都知道了,吴怡一听这个症状就知道这是早期的老年痴呆,这病就是在现代也是好不了的,心里却暗暗的觉得松了一口气,在这后宅里再也没有一座大山压在母亲刘氏的头上了。

    只是全家因为听了一个病人的话折腾半天,还连累欧阳氏滑胎,真不知道是可悲还是可笑。

    也因为这事,吴怡想要套出吴柔在做什么的计划正式暂停,但这事就算是不试吴怡心里也有数了。

    无非是在外置产罢了,吴柔做得不可谓不对,只是——

    吴怡本来也没想通这其中的凶险,倒是侍书一语点醒了梦中人,“姑娘您是不是在疑心七姑娘卖东西换钱?她在府里哪有花钱的地方啊,也没听说她暗中收买什么人啊。”

    “她在外有可能买房置地啊。”吴怡说道。

    “姑娘可是糊涂了,自古以来哪有未嫁的女子买房置地的?就算是有女户那也是无夫无子的。”

    吴怡猛地一惊,她犯了现代人的通病了,把现代的标准想当然的加在了古人身上,吴柔呢?她不会也——

    吴怡想到这里有些幸灾乐祸,她之前因为吴柔受虐帮过吴柔,但是这次是吴柔自己找当上,她又何必出头枉做小人呢,吴柔这人最欠的就是挫折教育。

    吴家大宅发生的事,很快就传到了吴敏夫妇耳朵里,吴敏骑了马到了北城一处幽静的四合院,守院的家人给他开了门,“三爷来了,老太太在佛堂等着您呢。”

    吴敏到了后院佛堂,只见一个年过四十仍然风姿绰约的中年美妇跪在佛前双手合什默默念经。

    “宋氏病了。”吴敏说道。

    “哦?”

    “据说是病的糊涂了。”

    “可曾请医施药?”

    “用过药了,据说这病只会越来越重。”

    “老天总算张开了三分眼啊!”妇人又跪地给菩萨磕头。

    “太太,你跟我回去吧,再也没有人会说你跟我回去名不正言不顺了。”

    “我在这儿住的挺好的,你和你弟弟都生在这儿,我就在这儿守着,等着你弟弟回来。”

    “母亲,我弟弟不会回来了!”

    “他走丢的时候都五岁了,都认识字了,一定会回来的。”妇人固执的说道。

    “老太爷若是来,你还见是不见?”

    “不见,我跟她约定了,我不见老太爷,她就一定会把你弟还给我!敏儿,她这一病不会忘了你弟弟在哪儿吧?”

    “不会。”吴敏说道,当年他先进了府,聪明伶俐长得又好看颇得老太爷的喜欢,母亲在家里又怀上了弟弟,说好了弟弟归母亲养,不会送进吴府,谁知道弟弟五岁那年活生生的在家里走失了,跟着不见的还有家里的一个马夫,老太爷派人四处去找就是不见人影,母亲差点哭瞎了眼睛,结果老太太来了,跟母亲说了几句话,母亲再不哭了,却把老太爷赶了出去,再也不见老太爷。

    吴敏五岁以前以为这里就是自己的家,除了逢年过节不在之外,平日都在家里的老太爷是自己最好的爹,谁知道到最后竟然发现自己是外室子,母亲是青楼名伎出身,当年虽然是卖艺不卖身,还没等到必须接客的年纪就被老太爷赎了出来,毕竟是出身风尘的。

    还有“丢失”的弟弟,这些都成了吴敏心头上的一块一块的疤。

    要说这世上谁最恨老太太,其中之一肯定是他,他从小就盼着有自己的家,把母亲接到家里奉养,罗氏也言明了不嫌弃母亲的出身,愿意把她当正经婆婆伺侯,可是母亲就是不肯到儿子身边去,嘴上说是等弟弟,可是这些年过去了,他们都知道弟弟不会回来了,她怕的是自己的出身给儿子蒙羞,让儿子在媳妇面前矮半截。

    吴敏借了探命的名义到了吴府,到了老太太的院子里时,发现老太爷并不在,他们这对夫妻关系怕是比陌路人还要差一些,老太爷肯定是躲回自己的书房了。

    吴宪正在偏厅跟大夫说话,脸上满是凝重之色,看见他来了之后才稍微展了下眉,“你来了。”

    “大哥。”吴敏施了礼。

    “来了就去看看老太太吧。”

    “大哥,请大哥行个方便,我想单独问老太太几句话。”

    吴宪也知道吴敏的心病,对于这事他这个做儿子的也没办法赞同老太太,那孩子现在若是还在也已经二十三了,据说也是个漂亮聪明的孩子,就这么活生生的没了,老太爷跟老太太也是那件事以后,关系降至最冰点的,原来两个人还是会在一起坐下来好好说说话的。

    “你去吧。”吴宪点了头。

    刘氏一见吴敏来了,立刻带着丫环们避了出去,吴宪送走了大夫,小声在刘氏跟前说了几句,刘氏听完之后表情有些怅然,“唉,这段公案也到了应该了解的时候了,大夫怎么说的?”

    这已经是吴家换的第四个大夫了,“大夫只说静养,他也说这病只有越来越重,不会越来越轻的。”

    “老太太英明了一辈子……结果竟然得了这个病……”刘氏见过得这病的人,到最后屎尿便溺都不由自己,亲生儿女都不认得,“叫人捎信给二弟了吗?”

    “已经捎信了,二弟怕是不得脱身,弟妹是一定会回来的。”

    两人在外面小声谈着话,屋里的吴敏凑到喝过药之后表情平静的坐在床上的老太太跟前,“老太太,你还记得吴龄吗?”

    “吴龄?谁?”

    “被你从北城抱走的那个男孩……”

    “卖了!远远的卖了!”

    “卖到哪里去了?”

    “不知道,我没问。”

    “谁卖的?”

    “不记得了,不是董大就是王三。”老太太看着吴敏,嘴角含着恶意的笑,“我认得你,你是吴敏,他们说我病糊涂了,其实我一点都不糊涂,你跟你的婊*子娘我也想要卖了,只是老太爷护你们护得紧……哼哼,我看那个孩子能护不护得住!我告诉他了,专往脏地方卖,一个婊*子养的儿子,还能去什么好地方!”

    吴敏扬起手想要给老太太一个耳光,却慢慢的落下了,眼睛一红眼泪掉了下来……

    脏地方还能是什么地方,无非是戏班子小倌馆,要是戏班子吴龄可能还有一丝活路,要是小倌馆,以吴龄现在的年龄怕是早死了。

    “你恨我们,你让我们走啊!我们母子三人一定走的远远的绝不回头,你……”

    “若是让你们走了,怎么能解我的心头之恨?可惜你竟然不识抬举,恪王爷那么喜欢你你都不领情。”老太太又再次语出惊人。

    “你……你一直都知道……”

    “果然是婊*子养的儿子,刚十三就会勾引人……你怎么不跟恪王啊,你要跟了他老太爷一准儿打死你……我要让那贱人活受!活受!”

    吴敏呆愣的看着她,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害怕过一个人,吴宪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了,一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我们走吧,看在大哥的面子上,不要跟她一个病人计较了。”

    不要计较?那么深的仇恨,他们母子三人被坑害的这么惨,竟然不要计较了?可是他能怎么计较?他现在说是风流才子却是个白丁,不要说哥嫂跟他有大恩,就算是仇人,他能怎么跟堂堂一品诰命夫人计较?

    一个“孝”字就要压死他了,老太太是他的嫡母,一个不敬嫡母的罪名他就承受不起。

    吴敏仰天大笑三声,推开了吴宪,脚步踉跄的走出吴家大宅……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