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穿越官家嫡女 »  吴雅的婚事一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吴雅的婚事一

小说:穿越官家嫡女作者:梦里闲人
返回目录

    刘氏一直为吴雅的婚事烦心,她一开始相中的是曹淳,曹淳这孩子人品学问皆是不俗的,虽然因为身世而功利心重,但这在刘氏看来根本不算缺点,在刘氏的生命里功利心简直是伴随着她身边的每一个男人。

    曹淳处事圆融,连带着把吴承业都教得比原来稳重得多,至少淘气闯祸知道避人使心眼了,也被影响的知道做学问了。

    虽然是伴读的身份,满府的人没有不夸他好的,刘氏暗暗品着他,竟然比自家的三个儿子还像吴宪。

    曹淳再长大一些历练几年,未来前途不可限量,再加上吴雅的通透聪明,对吴家来讲简直是如虎添翼,如果曹御史还活着,让刘氏把吴怡嫁给曹淳,她都是肯的,可是现在曹淳无父,刘氏觉得命数上总是差些,曹家也没落的可以,配吴怡刘氏觉得配不上,夫妻嘛,还是门前户对为好。

    可是她连连透过几次话给宁氏,宁氏就不往这个话题上谈,再往深说脸上就有难色了,刘氏知道她的心事,曹家虽然现今没落了,可也是书香世家,让嫡长子曹淳娶庶女确实委屈了曹淳。

    宁氏本人见过几次吴雅,对吴雅的印象还是很不错的,有一两次也是想要往婚事上引的,可是过几天再来就不是那个态度了,刘氏暗暗让秦普家的打探宁氏身边的人的口风,坚决不同意的竟然是曹淳。

    这是个心气儿高的孩子,刘氏暗暗点头,心里觉得有些可惜,这事也就揭过去了,没有想到吴宪跟她也是一个想法,“曹淳这孩子真的是不错,人品学问都是顶尖的,不知订亲了没有?”

    “还没有。”

    “咱们家四丫头无论是容貌学问人品也都是一等一的,前日耿大人还跟我夸她字画双绝呢,说她给耿夫人画的小像非常有神韵,题的诗写得也好看。”吴宪原本对吴雅没有太深的印象,可是最近在他耳边夸吴雅的人太多了,他不由得也对这个庶女上心起来。

    “唉,我也曾想过让把四姑娘许配给曹淳,可是几次跟曹夫人提起她都不往婚事上说。”

    “你不如当面问问她,若是不成的话也就算了,现在求娶四丫头的人并不少,再慢慢挑好的就是了。”

    “唉,四丫头差就差在身为庶女上了。”刘氏叹了口气,她怕这事当面提了,就成了吴家挟恩求报了,有道是低头娶妇,抬头嫁女,吴家的女儿还没有达到嫁不出去的地步。

    “若是曹家嫌她是庶女倒也不难解决,过年开祠堂时把她写在你名下就是了。”这话要是关系差的夫妻,丈夫随口说把庶出女儿写到正室名下,肯定是要有一番争执的,吴宪夫妻感情好,吴宪才能不顾及的这样说。

    “嗯,我再跟曹夫人提一次,不行我就考虑别的人家了。”刘氏确实没把这事当成一回事,她本来也有这样的想法,吴雅这孩子真的不错,人品学问都是顶尖的,写在她名下日后也只会给她添彩。

    其实刘氏暗地里还在考虑一个人,那就是刘家四房的庶长子,她四哥生来体弱,四嫂也是个不康健的,两口子病病歪歪的十几年也没孩子,纳了个出身良家的妾,倒是进门就生了庶长子,只是那个妾不是个省事的,就算有老太爷和老太太的压制还是有些嚣张,老太太的意思是娶个懂事的儿媳妇,把那个妾往乡下庄子里一送就完了。

    四房本身也是家财万贯的,她四哥身体虽不好却是个精明人,把分给他自己的那部分家业搞得兴兴旺旺的,那个庶长子刘氏也见过,人品相貌粗看上去还成,虽然姨娘嚣张他对嫡母还是恭恭敬敬的,再说了孝不孝顺主要看儿媳,以吴雅的聪明四房交给她也算是不错的。

    只是刘家太复杂了,那个妾那么嚣张跟别人的挑唆也有关系,再加上上面的两重婆婆,就算是吴雅怕是也难应付。

    再加上今天吴宪这么一说,刘氏也就断了这个想法了,吴宪摆明了想要让吴雅派更大的用处,刘家三代不出仕已经是定局了,嫁进刘家跟嫁进普通的乡绅家也没有什么不同。

    次日曹夫人宁氏再来吴家,送了刘氏一双亲手做的千层底寝鞋,“绣鞋虽然好看,但是穿着终究不舒服,这寝鞋是用上等的棉步做的,舒服得很。”

    刘氏一看这鞋就知道是花了功夫做的,针角细密不说,里面的衬布都是上等的松江白棉布,当即把脚下的鞋脱了试,“好,好,果然舒服得很。”刘氏点头微笑,曹淳在吴府寄居,宁氏每次来都不空着手,不是自家的新鲜特产,就是自己亲自做的鞋袜衣裳,礼物虽轻,但是情谊却是极重的。

    “我只是估摸着你脚的大小,若是小了的话我再拿去改。”

    “正好,不大不小的。”刘氏笑道。

    “四姑娘来了。”珍珠进来亲自通禀。

    宁氏脸略微僵了一下,吴雅这姑娘宁氏其实喜欢的不得了,恨不得娶做自己的儿媳妇,可是吴雅命太苦,生来是个庶女,曹家越是没落,曹淳也好她也好越是顾脸面,若是娶了个庶女进门,怕是要受尽亲戚们的耻笑了,再说曹淳自己也是不肯的。

    吴雅今天穿了件白底粉花的窄袖收腰长袄,已经长成的少女身姿曲线婀娜,行走步态轻盈端庄,进屋行礼恭敬有加,并不因为曹夫人一身平常衣裳而带一丝的不恭敬。

    “给太太请安,给曹夫人请安。”

    “起来吧。”宁氏赶紧让她免礼,唉,吴雅这姑娘她也是越看越喜欢啊,可是终究是个庶女,“四姑娘真的是越出落越好看了。”

    “她啊,整日只知道做学问,也不知道要好好的打扮,素来不喜花啊粉啊的,过于素淡了。”

    “四姑娘正是是花儿一样的年龄,不打扮更显本色。”宁氏笑道,吴雅听着她们夸赞自己,只是低头不说话。

    她知道太太为什么会叫自己来见曹夫人,自己的年龄也快要到了,对她来讲曹淳确实是比较不错的选择,所以她的行事也越发的小心了,连呼吸都不敢太大声。

    “九丫头学背三字经,也不知道那几个小丫头念没念对,若是教错了可不得了,四丫头你去看看吧。”

    “是。”吴雅起身施礼告退。

    “真是个好姑娘。”宁氏看着吴雅的背影,忍不住赞叹道。

    “是啊,只是可惜了出身,我跟我家老爷商量着趁着过年开祠堂,把她写到我的名下。”

    “哦?”宁氏心思微微一动,写在刘氏名下就是嫡女了,就算是人人都知道她是姨娘养的,可是身份终究不同,可是一想到儿子听说吴家有意把吴雅嫁给他时那阴沉的脸色,宁氏不敢擅自做主,她自是知道儿子的心气儿的,如果自家老爷还在的话,曹家娶嫡次女吴怡也是可以的,可是自家老爷不在啊,有吴家的提携儿子的前程必是一片光明,可是——想到儿子的执念,就算心里再觉得可惜,宁氏还是决定不顺着刘氏的话题聊,“只是不知道哪个有福气的能把她娶了去,若不是算命先生说我家淳哥儿不宜早订亲,真想把她娶回去做儿媳。”

    刘氏若是听不明白她的意思就是个傻的了,现在有了曹家的准话也好,她也能继续帮吴雅寻婆家,“倒是有几家提的,只是不是出身差些,就是人品差些,一家女百家求,总是要慢慢的调好的才行。”

    “正是如此。”

    刘氏跟宁氏又说了几句话,宁氏见刘氏有了倦意,就起身告辞了。

    秦普家的在宁氏走后过来亲自替刘氏换下了见客的衣裳,“四姑娘多好啊,可是偏偏就有有眼不识金镶玉的。”

    “曹家虽然现在是大厦将倾的样子,可是虎死神威在,他们自持着身份也是不错的。”刘氏说道,她虽也有些不悦,可也不算是多生气。

    “七舅老爷那边商铺的信来了,据说冯家在满世界的替冯四找继弦,现在已经放出话来不拘嫡庶了。”主要是冯寿山的名声不好,他们家能看得上眼的人家又不多,那样的人家养的嫡女都是如珠如宝的养着,怎么肯送到冯寿山的手上去啊。

    谁都知道冯寿山的原配是被他的那些姨娘男宠活活气死的,冯寿山最是凉薄任性,宠人的时候宠上天,连原配的夫人都可以当场折辱,不宠的时候就扔到一旁不管死活,就算是原配夫人也没得几天的宠。

    谁家的嫡女愿意嫁给那样的人啊。

    再说了他名声如此的坏,找这个的姑爷就算是巴结上了冯家代价也太大了。

    现在已经放出话来说嫡庶不拘,这事倒是有转机了,不过是庶女,有得是人家愿意牺牲。

    “这浑水我们不趟,咱们家支持太子是因为皇上,不是因为冯家,以冯寿山的人品,就算是把庶女嫁给他也难免落得个巴结奉迎的名声,若是有人打听咱们家的姑娘只说配不上就是了,不要得罪冯家,可也不必要巴结他们家。”

    “是。”

    孙姨娘在吴家这些年,耳目自然也是灵通的,更不用说吴雅身边的大丫环凤尾是孙姨娘的亲信了,她自然听说了刘氏想要把吴雅嫁到曹家的事。

    在她看来曹家根本不算是良配,更不用说宁氏等于当面拒绝了刘氏了,她预料中的刘氏想把吴雅嫁到冯家的事却是一丁点的风声也没有。

    她不由得暗暗的有些着急了,私下里给吴承平捎话,吴承平却只说自己自有主张。

    吴承平早就料到了刘氏不会把吴雅嫁到冯家,至少不会主动嫁,之前王姨娘说的刘氏想把吴雅嫁到冯家纯属于骗孙姨娘的。

    王姨娘算计的是孙姨娘主动做些什么牵扯上冯家,冯家娶了吴雅,吴家整体得好处,却没有想过得好处最大的是孙姨娘一系。

    刘氏这人虽然精明,可是就是放不前首辅嫡幼女的架子,有的时候宁可不要里子也要面子,冯寿山的名字不好这一点,对刘氏来讲是致命伤,她怕是连边都不想沾。

    孰不知现在京里的高门大户全都被惊动了,挑选最出色的庶女往冯老太太跟前送,人家就不顾及名声了吗?有些人无论是品级还是官声比老爷还要大呢。

    吴承平表面上不出门户,可是他的同窗好友在京城的却是不少的,这些人耳目也灵通,也有知道他的心思的,正好想要背靠吴、冯两棵大树好乘凉,帮他打探这事的人并不少。

    吴宪又准许他跟同窗好友互通书信讨论学问,他们传递消息更加的快。

    吴承平想了想,把吴雅送给关氏的自画小像要了过来,夹在书信里递送到了京城,又在信里嘱托了一番。

    吴承平娶亲之后便居住在吴府最外围的院子里,自有自己的小门可以出入,他跟京里来往书信又频繁,刘氏也没有太过在意,竟然让他把吴雅的画像给送了出去。

    到了七月末,吴承祖的信来了,说现在京里都在传吴家又一位才貌双全的庶女吴雅,无论是相貌还是学问都是一顶一的好,吴雅所做的诗甚至被好事的文人刊印成册了,刘氏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正经的官家女子哪有未嫁就出名的,这样引来的只能是狂蜂浪蝶,更不用说吴承祖在信里说冯寿山已经放出话来要娶吴大才女了!

    甚至连吴老太爷都对把吴雅嫁到冯家有些动心。

    刘氏立刻有些急了,若是吴老太爷在京里把吴雅订给了冯寿山,她在这里再做努力也是枉然。

    她立刻写信给吴承祖,让他无论如何要把这桩婚事搅黄!

    她叫人找吴雅来,正巧吴怡当时也有吴雅的屋子里,姐妹俩个就一起来了,还没等她们施完礼,刘氏就把一本诗集扔到了吴雅的脚边,“恭喜四姑娘了,四姑娘的诗集竟然已经出了。”刘氏现在想的是自己会不会是被吴雅骗了,吴雅也是个不安份的,想要信自己的才名出头,不怪刘氏多想,实在是吴雅的一兄一妹都太不让人省心了。

    吴雅还在一头雾水呢,吴怡捡起那本诗集一看,立刻就有点额头冒汗,这可是风气保守的古代,年轻的未婚少女在诗上出了名可不是什么好事。

    吴雅也认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立刻跪下给刘氏磕头,“求母亲救救孩儿,孩儿真的没有把诗稿给过外人,就算是送耿夫人小像上题的也是前人诗作!”

    “母亲,四姐素来谨慎,绝对不会把诗稿交给外人的。”吴怡也替吴雅解释。

    刘氏看她们俩个都不像在撒谎,心知这事肯定跟吴承平有关,“你把诗稿给谁看过了?”

    “只有二嫂和五妹。”吴雅颤抖着手翻着那本薄薄的诗集,好像在翻自己的命运一样,她谨慎这么久,好不容易就要出头了,竟然在这种时候栽了这么大的跟头,在看到最后一篇诗时,吴雅闭了闭眼,那首诗是她送给二嫂关氏的,连吴怡都还没看过呢,二哥,你真的是我的好二哥!

    “现在冯家四爷仰慕你的才貌,已经放出话来要非你不娶了——”

    吴雅一听脚一软,如果不是跪着的,怕是要摔倒了,冯寿山的名声就算是她们这些闺阁女子也是知道的,那是京城第一纨绔子,更不用说他完全不顾理法伦常,折辱自己原配妻子至死的事了。

    原配都是那样的下场,更何况是继室?

    “女儿宁愿出家,常伴青灯古佛——”

    “这事如果你祖父答应了,我跟你父亲都是没有办法的,你只管安静呆在自己院子里就是了,我会想办法的。”

    吴雅眼前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