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穿越官家嫡女 »  见面礼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见面礼

小说:穿越官家嫡女作者:梦里闲人
返回目录

    夏荷给吴怡卸着身上重重的钗环,换上家常的首饰,“姑娘真的是实心眼,别人都是浅尝即止,回自己的房里自然有点心可吃,姑娘却是实实在在的吃了那么多,那些东西都是乡下人吃的,粗劣得很,姑娘哪里能够消受?”

    “五谷最养人,我吃着倒比粳米好吃。”吴怡笑道,时常吃些粗粮对身体有好处,尤其是经常吃得过于精细的人,可以补充膳食中缺乏的粗纤微,不过这些都是吃饱了撑的现代人想出来的,古代人可没有这个意识,他们认为富贵就是吃得越精越好。

    那边沈思齐也换上了家常的衣服,雪白的里衣,大红绣了团龙的长袍,沈思齐这个男人出奇的适合红色,“二奶奶可是喜欢下官这一身?”沈思齐挑了挑眉,他本来就是容易跟别人相处的人,端了一天的成熟男人的架子,总算也是端不住了。

    “喜欢。”吴怡也笑了,原本端庄过份的官家少奶奶样,顿时像是春暖花开一样,多了无数生机。

    “二奶奶还是笑一笑好看。”

    “我母亲说我笑起来不稳重,让我在外人面前少笑。”其实是吴怡前世今生都装端庄装惯了,不是熟人看不见她随和爱笑的一面。

    沈思齐侧头想了想,“在屋里常笑就好,我保证不告诉岳母。”

    吴怡以袖掩口又被沈思齐逗笑了,沈思齐这人倒真的是见之可亲的那一型。

    红袖进来了,见他们夫妻在说笑,笑容里也多了些放松,姑娘得了姑爷喜欢就好,“二奶奶,谢嬷嬷领了咱们院子里的人来给二奶奶请安。”

    这本来是吴怡的事,沈思齐理了理袖子,“他们来得倒早。”

    “按规矩该是如此。”吴怡说道。

    “我这院子我甩手掌柜做惯了,如今二奶奶来了,就拜托二奶奶了。”

    “我初来乍到的,还得二爷多多提点。”刚刚还在开玩笑的两口子又严肃了起来,彼此看了对方一眼,又都笑了。

    屋里的门是开着的,谢嬷嬷领了一众的仆妇、丫环是站在屋外的,里面人说话虽然并不大声,可是他们也听得真切,新来的二奶奶颇得二爷的宠爱这点她们可是清楚得很了。

    谢嬷嬷身后的两个通房丫头对此简直是五味陈杂,她们都知道不会占有二爷太久,未来的二奶奶才是二爷院子里的女主人,以二爷的性子,只要二奶奶不是太差的人,二爷必定会给二奶奶应有的体面,可是事到临头,难免心中酸涩,尤其是之前最受宠名唤绿珠的,简直是心疼如绞。

    吴怡也一眼就看到了两个衣着打扮气质与别个丫环不同的两个通房大丫环,一个着绿,浅绿的立领里衣,豆绿的比甲,湖水绿的裙子,深深浅浅的绿若是衣服料子跟颜色稍差就会土气得很,这姑娘偏把这一身绿穿得水灵极了,整个人漂亮的跟水葱似的,这个约么就是名唤绿珠的那个琴棋书画都通的才女丫环了。

    另一个则是穿了雪白的里衣,鸭蛋青的比甲,白底绣了菊花的裙子,鸭蛋脸,眉清目秀的,却透着股老实劲儿,应该是肖氏赏下来的秀菊,确实像是肖氏喜欢的丫头,这样没有特色的丫头,却不见得是男人喜欢的,可是她是真老实还是假老实,只有天知道了。

    有资格进屋里请安的,只有谢嬷嬷并两个通房丫头,别人都在屋外低头站着,吴怡见有昨日和今天早晨给沈思齐更衣的两个清秀丫头,向夏荷使了个眼色,夏荷走到门边,“绿琦、绿瑶,二奶奶叫你们也进来。”

    “是。”两个丫头互视一眼,低着头走了进来,站到绿珠和秀菊身后。

    谢嬷嬷看了一眼屋里的情势,新二奶奶坐在正屋的紫檀木椅子上,穿着大红的百子衣,水银红的裙子,头发梳成圆髻,只简单的戴了点翠的侧凤钗,领扣上的金刚石领扣被阳光一晃闪着七彩光,虽然年纪轻轻,模样长得也是娇嫩标致的样子,往那里一坐却是端庄异常,十足的大家闺秀的款。

    不愧是前首辅的外孙女,吴阁老的孙女,这周身的气派,比起侯门闺秀丝毫不落下风。

    二爷沈思齐则是坐在窗前的榻上,拿了本书在看,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可若真的是置身事外,又怎么会呆在屋里不出去呢?

    红袖和红裳都是极伶俐的,摆了一个厚厚的跪垫在地中间,又摆了四个略薄的,两个一排摆在厚跪垫的后面。

    “老奴给二爷、二奶奶请安。”谢嬷嬷跪在了厚跪垫上,后面的四个丫环也跟着跪了下来,“给二爷、二奶奶请安。”

    外面的婆子丫头也都跪了下来,“给二爷、二奶奶请安。”

    吴怡亲自弯腰扶了谢嬷嬷:“嬷嬷快快请起。”她又看了眼丫头们,“你们也都起来吧。”

    “夏荷,给嬷嬷看坐。”

    夏荷拿了个圆绣敦过来,谢嬷嬷搭了个边坐了。

    她是个圆胖的中年妇人,头发梳着光光的髻,戴了个样式简单的金攒子,手上戴了成色极好的白玉镯,手指上的金戒指也是极显眼,这是个极得体面的婆子,放在普通人家也是富裕老太太的款。

    “早听说谢嬷嬷是个精细慈善的人,对二爷更是忠心耿耿的,今日见了果真是如此。”吴怡笑道,“我原不该受嬷嬷的大礼,只是规矩如此还请嬷嬷见谅。”

    “三岁主,百岁奴,老婆子不敢托大。”谢嬷嬷笑道。

    吴怡稍一示意,夏荷捧上来一个托盘来,托盘上是一对实心的刻了缠枝莲花纹的金镯子,不用掂量一只最少也有二两沉“这镯子不值什么,嬷嬷或自己的戴,或回去拿给奶嫂戴都是成的。”

    “谢二奶奶赏。”谢嬷嬷笑得见牙不见眼的,她这样的老仆,一是要给面子,二是要给实惠,什么都没有真心白银更得她们喜爱。

    “谁是绿珠?”吴怡将目光投向了丫环们。

    “奴婢绿珠,给二奶奶请安。”绿珠向前走了一步,福了一福。

    “果然是个标致的。”吴怡上下打量了她一会儿笑道,“听说你会弹琴,还会下棋?”

    “奴婢只是略通皮毛。”绿珠其实一直也在偷看吴怡,吴家的姑娘在京城里也一直颇有美名,新二奶奶眉毛极黑的,略修成了柳叶型,一双杏眼顾盼生姿,鼻梁挺直,嘴唇只是略略的擦了些胭脂,更显得丰润,用再怎么严苛的标准来看,也是个绝色的佳人。

    “略通皮毛也不差了,我倒是会下棋,琴却是怎么也学不会,改日有空你陪我下下棋解解闷吧。”吴怡说话的声音态度像吴宪,总是温温软软的,不伤人,虽为上位者,却少有命令的语气,总带着三分的商量,可是听见的人却知道不能拒绝。

    “只要二奶奶不嫌弃奴婢粗笨,奴婢自是愿意伺侯二奶奶的。”绿珠说道,她原以为二奶奶会给自己这个受宠的通房丫头一个下马威,没有想到却是极和气的样子,她快速抬头看了眼端坐在一旁看书的沈思齐,是了,想是因为二爷在此,她给二爷面子,时日久了自然会……绿珠心里面依旧是七上八下的,胳膊拧不过大腿,虽然二爷是个重情义的,自己的前途依旧茫茫,只怪自己生来命苦,为奴做婢,连心爱的人也不能相守。

    “赏。”吴怡不会读心书也能猜出绿珠的大半心思,微微笑了笑,让夏荷拿了事先备好的见面礼,夏荷拿了事先备好的礼,端到绿珠跟前,“这个是赤金九连环,我知道你是个心思玲珑的,拿去玩吧。”吴怡看着面露惊讶的绿珠,笑道。

    “谢二奶奶。”这次绿珠可是真琢磨不透吴怡了。

    “哪个是叫秀菊的?”

    秀菊往前走了一步,福了一福身,“回二奶奶的话,奴婢名唤秀菊。”

    “果然是个乖巧的。”吴怡点了点头,却没有和她多说什么话,“赏。”夏荷拿出第三份已经备好的礼,却是一对珠钗。

    “谢二奶奶赏。”秀菊眼睛黯了黯,她不得二爷的喜欢,如今竟连新来的二奶奶也不喜欢她了。

    “你们想必就是绿瑶和绿琦了,昨日我们见过。”吴怡对剩下的两个丫环说道。

    “奴婢绿瑶(琦),见过二奶奶。”两个丫环齐声说道,又同时福了一福。

    “昨日辛苦你们了。”吴怡说道,夏荷拿了两只珠钗,一人赏了她们一支。

    赏完了屋里的,红袖和红裳一人拿了一个托盘出去,院内各人各有赏钱,有头有脸的丫环婆子皆是一两,略差些的是五百个大钱,红袖又拿了一簸箕的铜钱到了院外,早有顽皮的小子在外面等着,红袖随手把钱一扬,小子们一哄而上,没多大一会儿赏钱尽数发完了。

    沈侯府的人都夸二奶奶和气大方,比当初大奶奶进门时虽然略差一些,可却丝毫不失吴家嫡出姑娘的体面。

    沈思齐觉得自己的妻子有很多面,昨夜的生涩清纯,早晨在长辈面前的乖巧娇憨,在自己面前的开朗快活,在下人们面前的端庄大气,他透过书的缝隙悄悄地看着指挥着陪嫁丫环婆子安置东西的小妻子,又觉得莫名的舒心。

    吴怡看着他却有些堵心,无论从哪个朝代的标准来看,沈思齐都是个美少年,未来只要身材不走形也必然是美青年、美中年,可是这样的一个人,却已经在自己之前有了两个合法床伴,吴怡很庆幸自己的跟他连恋还没有恋过,否则真不能保证自己会如此冷静的处理通房的问题。

    她暗暗的告诫自己,这个男人只是她未来生活的搭挡,实在称不上是爱人,守好自己的心才是在这古代后宅生存下来的唯一法门。

    肖氏回想起自己的小儿媳妇乐呵呵的吃着粗粮咸菜时的样子,不住地发笑,沈侯爷板了半天脸终于憋不住问她,“你笑什么?”

    “我在笑二奶奶,真是个实心眼的实诚孩子,也许也是饿极了,竟吃了那么多。”

    “你当年吃得也不少。”沈侯爷回想起小儿媳妇的样子,也笑了。

    “我当时怕公婆挑眼嘛,尽管是粗粮,也闭着眼吃了。”肖氏说道,她也是侯门之女,肖家是武将出身,饮食上却是极精细的,到了沈家那是她第一次吃粗粮。

    “新媳妇初来乍到,知道喂惧是好事。”沈侯爷说道。

    “是啊,总比不知畏惧强,我也算是有媳妇命的。”肖氏意有所指的说道。

    “等媳妇给你生了大孙子,你连祖母命都有了。”沈侯爷说道。

    “哼,小儿媳妇进门她就搞出那么多事,还拿内造的东西出来唬人,要是小儿媳妇在她前面生了儿子,我看她是什么嘴脸。”

    “我不是跟你说了嘛,忍!看在娘娘的面子上也得忍。”

    “忍也分能忍跟不能忍的,昨日我娘家大嫂带着小孙子来吃喜酒,把我喜欢的不行,我娘家侄子比见贤成亲还晚呢,儿子都两个了,长子嫡孙香烟传承是头等大事,思齐他们两口子生十个也不是长子嫡孙啊。”

    “不是已经找了孟掌院看了吗?娘娘进宫十年没开怀不也是生了太子了嘛,早晚的事。”沈侯爷打了个呵欠,“困了,我去睡了。”

    “这才什么时候你就要去睡啊,跟你说点事你就睡……”

    沈侯爷像是没听见似的走了,留下肖氏在那里生闷气。

    “太太,来喝杯茶,消消气。”肖氏的陪房周成家的送上一杯茶,“侯爷也不是不盼孙子,这不是没法子嘛。”

    “早知道她是这样的,当初就应该早早的让见贤和婉珍订亲。”肖氏说道。

    “唉,表姑娘跟大爷是有缘无份。”周成家的说道,“不过我看二奶奶可是十足的旺夫宜子相,来年太太一准能抱上孙子。”

    “你又会看相了?”肖氏脸色稍缓。

    “奴婢不止会看相,奴婢还会掐算,您想啊,生孩子这事女儿都肖母,吴夫人生了三子三女,三十多岁还能生呢,多大的福份?公孙家的大奶奶也是个能生养的,成亲才几年啊,不止儿女双全,肚子里还怀了一个,二奶奶想必也是个能生的!”

    “就你会说话。”肖氏也笑了,“只不过那个绿珠是个难弹弄的,思齐被那小狐狸精迷住了,我送去的秀菊都没能分她的宠,她若是在思齐和二奶奶之间……”

    “就凭她?二奶奶身边的丫头哪一个长得不比她强?更不用说二奶奶花容月貌,温婉可人了,今日您没看见二爷的眼睛就没离开过二奶奶嘛。”

    “这样就好,你给我盯着点思齐那里,若是那狐狸精想要出什么妖娥子,你速来报我,只要他们夫妻和美,我宁愿做这个恶人。”

    “太太您啊,二奶奶可是吴夫人的亲闺女,就算她傻,她身边的那一个婆子一个媳妇子可都不傻,您就等着瞧吧,绿珠斗不过二奶奶。”

    “你这老货净说好话了,说吧,收了什么礼?”

    “一两七钱的金镯子。”周成家的笑眯眯的说道,她是肖氏的心腹,媳妇给婆婆身边得力的婆子见面礼也不是什么秘密,她自然说得溜,“奴婢得的可不算是多,刚才谢婆子还在我跟前显摆二奶奶送她的大金镯子,哪个都比给我的沉,还给了一对。”

    “她倒是个懂规矩的,谢嬷嬷奶过思齐,自是跟你不一样的。”

    “那是,她给奴婢再多,又哪里能及得上太太给奴婢的呢。”

    “就你会说话。”肖氏笑了,“给你一个金稞子,你乐意打什么就打什么,别在谢婆子面前落了面子。”

    “奴婢谢太太赏。”周成家的笑道。

    冯氏对着菱花镜发呆,见到青春年少的弟妹,她这才感觉到时光飞逝,好像自己昨日初进门,如今已经是大嫂子了。

    “紫云,你说我是不是老了?”

    “大奶奶您说什么呢,您如今正是好时候呢。”紫云笑道,伸手替她卸钗环,“人都说新来的二奶奶长得好,我看倒不及奶奶颜色好。”

    “你这话说得亏心,吴家的姑娘出了名的漂亮,我们冯家的姑娘可是及不上人家。”冯氏嘴上这么说,眼里却有一丝的不屑,“不过是二品官的闺女,却摆那么大的排场,怪道思慧在她面前吃了亏呢。”

    “二奶奶的排场哪及得上大奶奶,大奶奶是一百二十抬的嫁妆,她是六十四抬的嫁妆,衣裳首饰在官家的女儿里是第一等的,却没办法跟奶奶比,奶奶当年的首饰可是娘娘亲自赐下来的,多大的体面。”

    “体面再大,也是表面光鲜,孟掌院开的药可是熬好了?”

    “正在熬着呢。”紫云说道,“紫霞亲自看着呢,保证错不了。”

    “这药虽好,可是大爷十天八天不登一回我的门,又有什么用呢。”

    “大爷也是心里急,奶奶好好跟大爷说就是了……”

    “我就不懂了,我跟他说让他多跟我爹来往,尽心办事,将来太子登基自有天大的体面,他却总以为我坑害他似的……在爹面前,倒不如曹淳那个侄女婿得力。”

    “大爷是一时想不开,时日久了,自然知道奶奶的好。”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