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穿越官家嫡女 »  养花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养花

小说:穿越官家嫡女作者:梦里闲人
返回目录

    吴怡三日回门的时候,听着熟悉的仆人们一口一个五姑奶奶,这才真的意识到自己成了沈家的人了,不再是吴家娇养的姑娘了。

    在行过礼之后沈思齐就被兄长、姐夫们带到前厅喝茶、吃酒,留下吴怡她们娘几个说体己话。

    吴凤的肚子越来越大了,靠在靠枕上不停地吃着水果,也就是吴家跟公孙家这样的家庭能供得起她这么吃,要是平常些的人家这个青黄不接的季节有萝卜吃就不错了。

    吴莲的气色也明显比给吴怡添妆时好得多,脸上时不时的能看出放松的笑容。

    吴佳正在备嫁之中,虽然是续弦,该有的礼数却是要一样不差的做,吴玫自从吴怡嫁人之后好像一夜之间长大了一样,像是大人似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再不像小时候那样依偎在刘氏跟前撒娇了。

    刘氏拉着吴怡的手,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吴怡,见吴怡气色神态都好,衣裳首饰都是上等的,满脸都是初为人妇的娇羞模样,也就放心了。

    “五姑爷对你可好?”

    “好。”吴怡说道,不管是做为朋友还是丈夫,沈思齐都是非常合格的,他实在是个不难相处的人,脾气性情都温温的,又大气得很。

    “五姑爷是绵里藏针的性子,你在家里被我宠坏了,有一股子拧脾气,遇事多容让些,不要看着五姑爷性子好就随意欺负他。”

    “女儿省得。”吴怡说道。

    “你婆婆也是个知理的,又是武将人家的女儿,直脾气,你好好哄着她,没有亏吃。”

    “是,婆婆挺喜欢我的。”吴怡说道,肖氏确实对吴怡不错,虽然新婚才三天,要回门之后才开始正式立规矩,可是肖氏喜欢她,吴怡是能感觉得出来的。

    “那就好。”刘氏说道,怎么看自己的女儿也看不够,“唉,原来你大姐没在我跟前长着,嫁了人没觉得怎么样,你这一走啊,我这身边空落落的。”

    这次轮到吴凤笑了,“太太总算把实话说出来了,我就知道太太偏心。”

    “是啊,我最偏心了。”刘氏看了她一眼,“少吃些蜜桔,那东西上火。”

    “我就吃这一个。”吴凤说道,“这个孩子不知道怎么就是爱吃东西,我自从怀上他,嘴就没闲过。”

    “这要是个男孩子还好,女孩子嘴馋可要招人笑话。”刘氏说道,拿了个苹果给吴凤,“多吃苹果。”

    “是。”

    “怪道人说要养儿子,养儿子是往家里娶,养女儿是往外嫁,就算是都在一个地方住着,也不能随便回娘家。”吴莲说道,“我肚子里这个,只盼是个儿子才好。”

    “慧姐是个好的,再生一个也无妨。”吴怡说道。

    “老三,你给老五讲讲你是怎么整治彭家那一家人的。”吴凤笑眯眯的说道,关于吴莲整治彭家的人事,差不多成了上流圈子的笑谈了,本来上流圈子的人就看不上彭家,觉得他们娶了吴莲攀了高枝,出来交际又土又俗气,说话都带着大葱味,自然乐得看他们的笑话。

    “也没怎么整治,就是无非按着规矩行事罢了。”吴莲说道,“那花姨娘是妾室,她爹娘却要做正经的亲戚,对着我一口一个她大姐,让我连着花姨娘一起撵出去了,我婆婆骂我不认亲戚,说我也是小妇养的,我就是当成耳旁风,她没主意了装昏,我扶了她进房,天天三遍的汤药伺侯着,她说好了也不让她下床,相公说衙门里事多,几天都没回家,我也不管,最后还是乖乖的回来了。”吴莲说这些话时表情平淡,可是从软绵绵任人欺负的绵羊,到了如今这样,不知道她在心里挣扎了多久,“我可以受欺负,孩子可以不受他们待见,咱们吴家可也是要脸面的,真认了姨娘的爹娘是正经亲戚,把那村妇当姐妹,我是真的没脸活下去了。”

    “唉,你这也是被逼的。”刘氏说道,“回去还是要加倍的孝敬二老才是。”

    “是,我已经托人在江南的书寓买了两个年方十八的美貌清倌人,一个孝敬公公,一个送去伺侯相公,都是灌了绝子药的,身契都在我手里,她们到了家,家里也就安稳了。”吴莲说道。

    “嗯,这是应当的,你公公辛苦一辈子了,你有了身孕不能伺侯相公,你这事做得好。”刘氏赞道。

    吴家的姑娘们都笑了,有了美貌的清倌人,不要说没见过世面的吴莲公公,多少风风雨雨见过世面的名臣都成了绕指柔了,吴莲的婆婆忙着顾自己的相公都顾不过来,哪有心思找吴莲的麻烦,至于彭暮春,有了美貌的清倌人,怕是过不了多久就不记得花姨娘是谁了。

    吴莲也不是真没心机,她要是没心机她也活不下来,只不过之前一时转不过弯来罢了,如今对彭暮春死了心,就像一场大梦醒了似的,梦里的事虽不堪回首,却也让她心里平静。

    “那花姨娘,不是有了身孕了吗?他日挺着肚子闹可是不好看。”吴佳说道。

    “没有,误诊罢了,她那是气滞血於,一碗活血药下去什么病都好了。”吴莲低头玩着茶碗。

    “这年月啊,大夫的医术真的是大不如前了。”刘氏说道。

    吴怡听着她们说话,心里知道这些也都是她日后要面对的生活,说来讽刺,把心完全投进去了的人最辛苦,只爱自己跟自己的骨肉,只想要好好的活着的人,反倒轻松,古代的妻妾制度,竟然如此的伤人。

    “那个才女绿珠真人到底如何?”吴凤说道,沈家的才女丫环绿珠,吴凤也是听说过的。

    “不过尚可罢了,一个丫环懂些琴棋书画的皮毛,自然赞叹的人多,要是姑娘们会这些倒是不稀奇了。”吴怡说道,“不过是盆好看又好玩的花,我供着就是了。”

    “不光要供着,要勤浇水、勤施肥,长得又肥又大才好。”刘氏说道。

    “我倒没想过要不要长久的养着,当下看倒比那盆菊花强,看她们俩个谁能活下去就是了。”

    “阿弥陀佛,我闺女都会养花了,还真不是个傻子。”刘氏笑道。

    绿珠在自己的屋里绣着鞋面,青布的鞋面,深深浅浅的绿丝线绣出来的竹叶,活灵活现得好看,这绣面她已经绣了一个月了,绣了拆拆了绣,一直绣到自己满意为止。

    二奶奶进门也有一个月了,就算是小日子来的时候,二爷也没有找别人,照样在二奶奶的屋子里歇着,往日的浓情蜜意像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屋外传来一阵的嬉闹声,绿珠皱了皱眉,开了窗,“是谁在外面吵闹?少心吵了二奶奶的午觉。”

    “二奶奶在太太那里呢。”小丫头翠心说道,“二奶奶涨了绿琦姐姐和绿瑶姐姐的月钱,提了她们做一等丫环,又赏下来五两银子让她们摆酒,两份尺头裁衣裳。”

    “真的是眼皮子浅的东西。”平日跟绿珠最好的翠雯啐道,“二奶奶又没涨你的月钱赏你银子,你们几个闹什么闹。”

    其实绿瑶和绿琦会升一等丫环二奶奶来的时候就已经有了预兆,她们都是绿字辈的,跟绿珠是一同进沈思齐的院子的,升一等丫环也是水到渠成的事,绿珠却感觉不太对劲,“她们俩个呢?”

    “二奶奶领她们到太太那里去谢恩。”虽然这两个人是吴怡提的,真的升一等丫环却要肖氏首肯,吴怡自然是要领着她们去谢恩的。

    这个时候秀菊也从自己的屋里出来了,“二奶奶果真是个慈善周全人,如此一来你我的事可就少多了。”

    原来沈思齐的衣裳鞋袜院里的往来帐目,全都是绿珠把着的,若不是二奶奶进门让通房丫环伺侯不好看,绿琦和绿瑶也不会有机会经手,如今吴怡直接提了这两个丫环,等于让她们明正言顺了,绿珠想要再近身伺侯沈思齐,中间不止隔了个二奶奶,还隔了绿瑶和绿琦。

    秀菊原本事就少,是个供起来的靠边站,这个时候说你我的事情少,显然是有意的挤兑绿珠。

    绿珠终于反应过来了,她原本就在等着吴怡出招,却没有想到吴怡不声不响的架空了她,她却没有什么可说的,如今她除了在自己的屋子里等沈思齐偶尔的垂青,竟没有什么事可做了。

    她原以为二奶奶会把二爷身边的人通通换成自己的陪嫁丫环,她们都是新来的,不知道二爷的喜好,初来乍到难免出错,到时候自有她出头的一天,二奶奶这一招以退为进,让她不知道应该如何应付了。

    绿珠关上了窗,对着自己琴台上的琴发呆,这琴台这琴都是二爷赏给她的,比一般人家的姑娘屋子里的琴不差什么,却因为她烦闷无心去弹,而落了一层的灰,她拿起细麻布慢慢地擦着,爱物就是爱物,就算是一时的心情不好或有了新鲜的玩意儿,忘记一时,总会想起来的。

    吴怡打了个呵欠,在榻上伸了伸腿,红袖拿了绣捶慢慢地替她敲着腿,两个伶俐的小丫头拿了芭焦扇扇着风。

    “立规矩立规矩,倒是个瘦腿减肥的妙招。”吴怡说道,沈家也是规矩森严的人家,肖氏虽然喜欢她,她也一样要随着冯氏一起立规矩。

    “天堂的媳妇,不如地狱的姑娘,说得就是这个道理。”夏荷说道,拿了薄荷油揉着吴怡的额头,“今年天热得早,太太不爱歇午觉,姑娘也睡不成了,趁这会儿子眯一会儿吧。”

    “绿珠呢?”吴怡闭眼享受了一会儿,明明很累却又睡不着,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

    “在自己屋呢,她现在整天也没什么事,就是丢了魂似的在自己屋子里念些酸诗。”红袖说道,她也是识文断字的,绿珠那点本事,在她们这些吴怡一手调教出来的丫头眼里,真的不算什么。

    “让她来。”

    “好好的让她来干什么?”

    “我睡不着,让她弹首曲子。”其实吴怡现在腿上有人捶着腿,头上有人按着摩,有人扇着风,想着就差轻音乐了,又想起了自己有个人肉点唱机,不用白不用。

    绿珠一头雾水的到了吴怡的屋子,见吴怡穿着杏黄衫子歪在贵妃榻上,头上的珍珠抹额被摘了去,领口上露出的皮肤白嫩得像是能掐出水似的,穿了浅蓝衣裳的媳妇子夏荷替她揉着头,穿了红衣裳的大丫环红袖给她捶着腿,旁边又侍立着两个打扇的小丫头,十足的富家少奶奶的气派。

    “奴婢给二奶奶请安。”

    “你来了啊,挑个舒缓的曲子弹吧,我想听琴。”

    “是,奴婢这就回去取琴。”

    “回去取琴干什么,我这里就有琴。”吴怡的话音未落,她的另一个大丫环红裳,就拿着两个小丫头进来了,小丫头一个抱着琴,一个拿了绣敦,红裳指了指,小丫头把琴放在房间一角的案子上,另一个把绣敦摆上了。

    绿珠是识货的,一眼就看出这琴是唐琴,无论是包浆还是裂纹都是极齐整的,琴面光光的没有什么雕刻,只有琴尾画了只振翅欲飞的凤凰。

    “不是什么名家手笔,只是唐琴罢了,平日就是摆着的,你会弹琴就弹吧。”

    “二奶奶容奴婢净手焚香。”

    吴怡闭目点了点头,也懒得再看她了,没过多长时间就听见琴声响起,曲调悠扬,自有一股静美之情,“是平沙落雁,在家的时候我四姐也曾经弹给我听过。”

    “奴婢怎么敢跟吴四姑娘相提并论。”

    吴怡没接她的话茬,听着琴音,只觉得口齿缠绵,慢慢的入睡了,绿珠见吴怡听琴听到睡着了,刚想要停下来,夏荷站了起来,“继续弹,二奶奶刚睡着。”

    绿珠弹着琴,看着在贵妃榻上安睡的吴怡,从来没有像此刻一样,觉得自己如此的卑微。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