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穿越官家嫡女 »  狗急跳墙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狗急跳墙

小说:穿越官家嫡女作者:梦里闲人
返回目录

    吴怡对外面发生的事清清楚楚,送给姚将军的礼物他们刚上路,就从京里快马直接送到正平城了,五千两的银票另有珍玩数十件,却没有想到这姚荣安是个贪心不足的。

    从京里出来的时候吴怡只在胸衣里缝了一张一千两的银票,五张一百两的银票,这是她和沈思齐的“过河钱”,身上带的现银不过是一百两,若是只在正平城生活,一年十两过的都是上等的日子。

    夏荷看着那猪肉真皱眉,“本来住得好好的,现在怕真的是要难过了。”

    “这些普通百姓也就罢了,充军的人里难免有江洋大盗,五婶……”吴怡顿了顿,“她说当年监牢里炸过狱,先是有那么几个人逃出去了,上山做了‘胡子’,又招兵买马成气候,北大营一到晚上就关营门,就怕强梁来抢,如今咱们的身份露了,莫说是那伙人,就是姚荣安派几个兵痞穿了百姓的衣裳来抢,怕也是……”

    沈思齐在屋外听着她们说话,“我已经写信给四姐夫了。”

    “你?”吴怡没想到沈思齐会写信向铁勇男求援。

    “昨天已经随着四姐派来送礼的亲兵去了庆林城,我一个人在这儿没什么,你先搬到庆林城住一阵子。”

    “我既跟了你来了……”

    “你走了,总比我们全折在这里强。”沈思齐说道,“保全儿不能没娘,再说了,你在庆林城,姓姚的反倒不敢动我了。”

    “你别说了,要走一起走。”吴怡说道。

    “我这个身份,若无流转文书出城十里就是逃逸,人人得尔诛之,可若是办这个流转,必定要通过姓姚的,这边城不比京里,山高皇帝远,守城的将军就是土皇帝,他若伤了你我的性命,回头报一个山匪流寇劫财害命,就是岳父都拿他没法子。”

    吴怡坐着不吱声了,心里面知道沈思齐说的是真的,她抿了抿嘴唇,“什么时候了?”

    “什么?”沈思齐跟夏荷都愣了愣。

    “夏荷把咱们带来的上好的棒疮药拿出来,分成五份装了,再把姓姚的拿来的猪肉分成五份,银钱分成五分,分别包了,跟我一起进北大营。”

    “姑娘你要做什么?”

    “那几位当兵的无辜受累,总要去看看他们。”

    “你这人……”沈思齐简直是拿吴怡没办法了,他现在算是领教到了吴怡的固执,有什么事她不想去做,谁说都没用。

    “我倒要看看这个姓姚的有多大的胆子。”吴怡说道,她的拗脾气被逼出来了,堂堂前首辅的外孙女,现任吏部尚书家的嫡出五姑娘,奉恩侯府的二奶奶,还真不怕他一个四品的将军。

    沈思齐干脆也不和她说了,到时候铁勇男的人来接人,到时候吴怡不走也得走。

    吴怡领了半斤、八两和夏荷进了北大营,北大营就是一排一排连脊的房子,隔了两三间房子中间用木板隔开,詹家就在第三条巷子第五家,吴怡记得很清楚。

    见他们这一行人来了,刚刚才目睹了发生的事的军户们,默默走回自己家,关了院子门,冷冷地看着他们,吴怡对敌视的目光浑然不觉似的继续往前走,到了詹家八两过去叫门。

    “五婶在吗?”

    詹五婶正在屋里看着儿子身上的伤哭,里外屋站了十几个亲戚,其中的一个隔了窗向外看,看见吴怡他们拎着东西来了。

    “那个姓沈的家里的来了。”那妇人推了推詹五婶。

    “开不开门啊……”人们集中在窗前。

    “开门,你看手里拎的足有十多斤猪肉呢……”詹五婶的男人说道。

    詹五婶听她们这么说,犹豫了一下,还是出了屋,把院门开开了。

    “你来干什么?”

    “听说福财受了伤,我特意过来看看……”吴怡这么一说,詹五婶让开了路,让他们一行人进了屋。

    吴怡一进屋才看见,这里三层外三层的全是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夏荷握了一下吴怡的胳膊。

    “咱不怕人看。”吴怡小声跟夏荷说道。

    她直接跟了詹五婶去了东屋,福财在炕上爬上,上身穿了里衣,下身盖着被子。

    “打成什么样了?上药了吗?”吴怡问道。

    福财哼哼了两声,没吱声。

    夏荷递给吴怡一瓶用青瓷小瓶装好的药,吴怡交给詹五婶,“五婶,这是上好的棒疮药,您把现在他用的棒疮药用温水洗了,换上这个药,只需薄薄的涂一层,一天涂一次,三天就能下地。”

    詹五婶一看药瓶,就知道是好药,心里却有些犹豫……

    “人家给你的,你就拿着。”詹五叔说道,“挺好的媳妇,咋跟了那么个男人,还跟着他到了这个鸡不生蛋鸟不拉屎的地方。”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再说了,我男人也是被人骗了,你们也瞧见他模样了,哪里是懂赚钱的,就是朋友义气,只说让他挂个名方便行事,他碍于面子才答应了,却没想到那朋友是个黑了心的,说起来肖老将军是我男人的亲外祖——也就是亲姥爷,他为这事儿丢了功名,也伤了家里的心,千里流放的,我若是不跟来……”吴怡说着擦了擦眼角的泪,“我怕他死在这里,五婶,您不是外人,我不瞒着你,我家大姐是丹江口守城战死的公孙县令的媳妇,我若是再守了寡,我娘一共生了我们三个闺女,两个守寡的,让我娘怎么活。”

    詹五婶听得连连点头,周围的人也开始小声议论,都说沈思齐看着文气,脾气又好,人长得也斯斯文文的不像恶人,肖老将军守卫边关多年,这些军户见过他的有不少,其中的一个年龄大的问道:“你婆婆是肖老将军的几闺女?”

    “我婆婆论大排行是老大,肖老将军守卫边关多年,孩子少,亲闺女就我婆婆一个。”

    “那就是了,你婆婆就是生在正平城的,五、六岁的时候才随着将军夫人回了京,小的时候我见过她。”

    “五婶啊,这些肉,这边‘点心‘,你留着给福财补一补。”吴怡拉着詹五婶的手,看了眼点心,又捏了捏她的手,“五婶,剩下那四个被打的家住在哪儿?求五婶找个认识路的人带路,我也去看看他们去。”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其中一个妇人站了出来,“我认得路,你跟我走吧。”

    吴怡又挨家挨户的看了受了棒伤的士兵,又留下肉和“点心”,这一来二去的,北大营倒有一半的人说沈思齐的媳妇好,又说他是人糊涂办错了事,甚至有年纪大些的军户,拦了沈思齐语重心长的说不要再乱交朋友了,沈家的小院,暂时又恢复了平静。

    吴雅听了去正平城送礼的亲兵的回报,又听说沈思齐给铁勇男写了信,不由得叹了口气。

    庆林城里驻的都是精兵,充军的人犯是没有资格入庆林城的,除非本职是铁匠、木匠之类的,由军需官拟了名单,从正平城调人,铁勇男这人脾气又直又倔,虽然家里的事听媳妇的,遇上外面的事,是个油盐不进的主儿,他本身对芦花案就有看法,对沈思齐的偏见也很深,认为这个公子哥儿,为了讲义气一个人把这事儿扛了,结果朝廷抓的都是小虾米,真正的祸首冯家倒是脱了干系,沈思齐又酸又腐又天真,应该磨磨脾气,他又觉得姚荣安这人不错,吴雅怎么说他就是不肯把沈思齐调来。

    吴雅只得几次三番的往正平城里送礼,可听亲兵一回报,姚荣安竟是个笑面虎,表面上对沈思齐夫妻十分的照应,派给沈思齐的也是轻活,暗地里却让人把沈思齐的身份给捅了出去,让他们夫妻在正平城里呆不下去。

    “唉,那姚荣安,竟是喂不饱的狼!”吴雅对自己的陪嫁丫头凤尾说道。

    “你说谁呢?”铁勇男从外面走了进来,吴雅见他是一身的戎装,知道他是从练兵场回来的,迎过去帮他卸甲。

    “怎么今天回来的这么早?不是说晚上都不一定回来吗?”

    “接着了沈思齐的信,我能不回来嘛。”铁勇男说道,“我猜你的脸就得揪成一团,你啊,就是操不完的心。”

    “姚荣安这人我早就说过不是个好人,你偏不信,总说当年他跟你是过命的交情,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人啊,是会变的。”

    “我看你就没怎么变。”铁勇男掐了掐吴雅的脸,“还嫩得像水葱似的,我看外面的女人脸都晒成肉干了。”

    吴雅白了他一眼,“别人都是看自己的老婆丑,别人的媳妇好,你啊,倒是整天在外面吹我长得好,结果害我被笑话。”

    “你就是长得好嘛。”

    “行了,不要说这些闲话了,五妹夫的事你打算怎么办?”

    “听夫人的呗。”

    “这事你又听我的了,听我的就应该把五妹夫调过来。”

    “你先把五妹接出来吧。”

    “五妹?没有五妹夫,五妹绝对不会走。”

    “哦?”

    “她那个脾气,拗劲儿上来了,连太太都不一定劝得了她,在家的时候,老九犯了牛劲,怕太太打,她啊……打都打不服,还有老爷背地里护着,太太拿她也没办法。”

    “我看你也挺拗的,吴家的姑娘都这样?”

    “别说我了,快把五妹夫调过来吧。”

    “行,你磨墨,我写信先跟姚荣安打个招呼,文书我得明天回营里让他们办。”

    “不行。”吴雅摇了摇头,“这事不能露,我怕姚荣安狗急跳墙。”

    “你放心,他不敢,姚荣安这人,要有这个胆气,现在做三品骠骑将军的就是他不是我了。”

    铁勇男写完了信让传令兵送了信,就去找大儿子玩了,吴雅左思又想觉得不对,让凤尾去追传令兵,吩咐了一番,这才放心。

    姚荣安接了铁勇男的信,心里知道这是吴雅的主意,一拍桌子,“这个怕媳妇的老铁。”

    他的副将看他这么说,又看了看信,“将军,我们不如……”他比了个杀的手势,“到时候死无对证……”

    “我虽然不想再升官了,可还想活呢。”姚荣安说道,他以为沈思齐这样的公子哥儿,吓一吓就能诈出银子,手里现银没了也会写信回京,却没想到沈思齐是个硬气的,铁勇男又断了他的财路。

    待回了家,却看见自己的夫人在数银票,又在摆弄首饰盒子,“你这是哪儿来的钱和首饰?”

    “这是沈夫人送的呗,一共一千两的银票,这首饰是宫里内造的银饰,样子精巧好看,可比那些又粗又笨的金饰好看。”

    “榨来榨去的,只榨到了六千两。”姚荣安撇了撇嘴。

    “六千两?你不是跟我说三千两吗?那两千两你是不是给那个小妖精了?”

    “我不是得跟下面的人分一分嘛,不给钱现在能支使动谁啊。”姚荣安有些后悔自己嘴快。

    “撒谎!”姚夫人指着他的鼻子说道,“六千两就六千两,你可不能再往上赶了,我听沈夫人说,她家九妹经常进宫,内造的首饰不知道有多少……”

    “有这事儿?”

    “我还能骗你?”

    “这个老铁,有什么事都不跟我说。”

    “我早就让你不要那么贪,要细水长流,他们夫妻要是留在正平城,三节两寿的,一年弄个四、五千两银子没问题,你非嫌少,这回没了吧。”

    姚荣安坐在那里也有些后悔。

    他没有想到的是,他想要钱,也想要命,旁人却是要钱不要命的。

    在正平城往东三十里鸡笼山驻着一伙匪徒,匪首姓王,人称王老狠,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手下有一群的绿林悍匪,自从沈思齐的身份露了,就一直瞄着沈家呢,派人踩了几次的点,都说只是比普通人家略强点的样子,两个男人,两个半大小子,两个挺年轻漂亮的小媳妇,出入都是整齐干净的,与旁人不同,可除了这点之外没看出是什么大财主。

    沈家虽然没有住在北大营里面,可是离北大营近,有什么风吹草动,里面营门一出就是无数的军户,军户家家都备着火枪、兵刃,王老狠这一伙人,想要劫沈家实在是风险太大,可若是联合别的山匪,就要分人家一杯羹,钱多还划算,可看他们这家人的样子不像是钱多的,王老狠有些犹豫。

    这一天他接了一封信,看完信一拍大腿,“干!这事老子干了!抢不来钱抢个压寨的夫人值个儿了!”

    吴怡虽然得了传令兵单传给她的口信,知道吴雅已经说通了铁勇男,要把他们夫妻调到庆林城去,可是就是觉得眼皮直跳,总觉得像是有什么事要发生。

    “姑娘……”夏荷推了推她,“二爷还在偏厦里住着呢……”

    “嗯。”

    “姑娘你别跟二爷生气了,二爷也是没办法,姑娘想想,沈家大爷若是没了,二爷就是世子,姑娘是乐意跟眼看着自己的哥哥送死,见死不救的人过一辈子,还是乐意跟有情有义舍身救兄的人过一辈子?”

    “我没跟他生气。”吴怡说道,“来正平城也是我选的,与他人无尤。”

    “那姑娘……”

    “我就是累。”她自从穿越过来就一直在假装,装来装去的她连自己是什么样的都忘了,忽然离开了京里的金丝笼,她浑身上下的装的那点劲儿都没了,“累心,不想哄他。”

    “你……”

    “夏荷,锁门吧。”

    “什么?”

    “院门锁上吧。”

    “姑娘……”

    “四姐夫写了信要调二爷走,咱们身份露了,有人定是盯上了咱们,若是这个信儿再露了,我怕有人会狗急跳墙。”

    “那……”

    “把咱们藏在马车里的火枪都拿出来,这几个晚上咱们都不睡了,轮流看着,有动静就放枪,北大营里驻着一营的军户呢,这边枪一响,他们就能出来。”

    “他们能出来救咱们吗?”

    “这帮军户,比京里那些爷好交,有事都写在脸上,我信他们能出来救咱们。”

    沈思齐在偏厦里面看书,八两在一旁欲言又止的。

    “有什么话,说吧。”

    “二爷跟二奶奶好好赔个不是吧。”

    “嫌我在这儿住,你们挤得慌?”

    “那倒不是。”八两笑了笑,“二爷,二奶奶不容易,里里外外全靠她自己……

    “她还是个好人。”

    “啊?”

    “她是个善心人,京里的太太、奶奶,一个个都说自己上敬公婆、下抚子女,中间伺候丈夫,对外又惜老怜贫的,狠起来啊……”沈思齐摇摇头,“你们二奶奶却是个难得的心肠软的好人,却被我连累了她,可是我若不连累她,我怕是这一辈子都不知道二奶奶内里是什么样的人。”

    “二爷您说的是什么话,我怎么听不懂。”

    “这古人讲至亲至疏夫妻,女人讲一丈以内才是夫,这男人啊,也累。”

    “我越来越不懂了。”

    “不懂就好,不懂是福。”沈思齐说道。

    半斤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两杆长筒的双发火枪,“这是……”

    “二奶奶从京里出来,就在马车里藏了火枪,说是怕路上遇上强匪或者是在辽东遇上狼,这回让全拿出来,说大家晚上都不要睡,轮流守着,她怕咱们要走的消息漏出去,有人狗急跳墙。”

    沈思齐撂下书,从炕上跳了下来,“我回东屋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