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穿越官家嫡女 »  无事生非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无事生非

小说:穿越官家嫡女作者:梦里闲人
返回目录

    夏荷弯下腰,亲自将三碗井水倒入药罐中,吴怡喝的药,一直是她领着一个老实本份的烧火丫头熬的,从头至尾不让第二个人沾手。

    自从到了山东,一直老实不吭气的秀菊,笑眯眯地走了过来,“夏荷姐……”

    “原来是秀菊姑娘。”夏荷站起了身,站到秀菊和药炉之间,“今个儿怎么有空出来了?”

    “在屋里闷得慌。”秀菊说道,“这山东啊,一桌一椅都跟京里的宅子仿佛,昨晚上睡迷了,我还以为我还在京里呢。”

    “我倒是没觉得。”

    “自从姐姐从随着二爷和二奶奶去了辽东,我还没跟姐姐好好唠过呢,细想起来咱们这样的老人儿不多了。”

    “可不是,绿琦、绿瑶都嫁了人,可惜连面都没见上,也不知道她们嫁得都是什么样的人家。”

    “她们俩个都嫁得好,太太心疼二爷,对二爷身边的人也是高看一眼。”秀菊搬了把小凳子坐了下来,对药炉像是没瞧见一样。

    “我这里给二奶奶熬着药呢……”夏荷也坐了下来,眼睛盯着炉火,“就这么大火烧,略微有些开就压住火,用小火慢慢熬。”她嘱咐着小丫头。

    “这丫头倒是瞧着眼生。”

    “这丫头是红裳的表妹,二奶奶给她取名叫药香,是个老实的丫头。”

    夏荷一提起红裳,秀菊表情微变了变,“红裳这丫头倒是瞧不出来的厉害,原先二奶奶在府里的时候,瞧着她不言不语的,凡事不出头,以为是个闷葫芦,二奶奶不在了,她倒把整个院子管得风雨不透的。”

    “你是不知道红裳,她懂医药,人又细心,遇事有主意得很,不是你我能比得了的。”夏荷说道,她知道秀菊对红裳的忌惮,红裳长得不如红袖好,可也是个清秀漂亮的,做事利落,一个人在京里颇养出了一些气派,若是不说破身份,说是哪个县令家的姑娘,也是有人信的,秀菊原本姿色就不出众,如今又有了些年纪,容色更减,二爷本就不待见她,她到了山东,二爷更跟没她这个人似的。

    “她确实是个好的,难怪三奶奶替三爷讨要她。”秀菊不声不响的抛出一个重镑烟花。

    “三奶奶也太不懂规矩了,红裳是二奶奶的陪嫁丫头,比不得旁人,说要走就能要走,太太知道了这事必定会斥责她。”夏荷偏不上她的当。

    “可不是,可是三奶奶说三爷就是看上她了,爱得不行,又说一个巴掌拍不响,许是红裳……”

    夏荷忽地一下站了起来,“你说旁人勾引爷们我信,红裳规规矩矩本本份份的,就不是那样的人,爷们跟馋嘴猫似的,见一个爱一个的,咱们在京里虽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爷们强占丫头的事却也是听说过的,红裳小姑娘家家的,名声最要紧,这话你说了,我只当没听见,再有第二个人说这话,我撕了她的嘴。”

    秀菊抿了抿嘴,又说了两句别的,见夏荷真生气不理她了,讪讪地走了。

    药香听得直皱眉,“夏荷姐姐,她为什么这么说红裳姐?”

    “无非是心虚罢了,哼,就算是把这满府的丫头全赶出去了,就剩下她自己,二爷也看不上她,她就是个无事生非的搅事精。”

    “可我也听别人说——红裳姐是二奶奶给二爷留下的……”药香是个老实的,也没把夏荷当成外人,直接就说了。

    “你这个笨驴。”夏荷拿食指点了点药香的额头,“二爷和二奶奶是患难的夫妻,二爷也不是那些个轻浮的爷们,你几曾见他跟丫头们调笑过?别什么话都乱传,败坏你姐姐的名声。”

    夏荷嘴上是这么说,心里也是惦记着这事,端药给吴怡的时候,脸上就略有了些忧色,“夏荷,你这是怎么了?”

    “姑娘,你这是喝的第三副药了……”

    “我喝第几副药你记得怕是比我还清楚,有什么事说吧,这屋里没外人。”吴怡在辽东养成的习惯,屋里不喜欢多放丫头,也就是红裳跟夏荷能随便出入。

    “红裳也不小了。”

    “是不小了,周岁都十八了。”吴怡周岁已经十九,红裳比她小了一岁。

    “常言道女大不中留……”

    “我知道你是什么心思,只是咱们当初把她一个人留在了京里,亲事无人作主,如今到了山东,好人家少,找个差点的我怕委屈了她。”

    “姑娘,张大夫说了,姑娘三副药下去,必定在两个月内有孕,这通房的事……”

    “在京里的时候我都没给他安排通房,到了如今……我还是不干那样的事。”

    “京里的太太……”

    “京里的太太经过了这两年的事,怕是也没脸管我房里的事了,再说了,咱们山高皇帝远的,她就是想管也管不着。”吴怡又看了看夏荷,“我知道你绕来绕去的想说什么,二爷若是想要别人,我也不拦着,到时候该升姨娘的升姨娘,该做通房的做通房,我已经有了个保全儿了,再生一个就两个孩子了,不管是男是女也尽够了。”

    “姑娘的意思是——”

    墙塌与不塌,再塌几次她都能筑起来,她是现代女性,她从小就知道人要一边受伤一边长大,“无非是相敬如宾罢了,别人能活,我也能活。”

    “姑娘,你什么时候养成的这样的性子?”夏荷觉得吴怡的话简直是惊世骇俗了,“谁家的太太、奶奶不是这么过来的?爷们找姨娘、通房都是常情,无论是侯爷和太太,还是咱们家老爷和太太,提起来都是恩爱夫妻,家里的姨娘也没断过,也没见……”

    “若是没有流放辽东的事,我倒是能像太太那样过,如今……”吴怡低下了头,“总是我自己过不了我自己那关,自己伤自己……”

    “姑娘知道是自己伤自己,就不要这么想,旁人能过,咱们也能过……”

    “过不了……”吴怡望着窗外说道,现代成功男士,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的也不知道有多少,那些人也都忍了,可她忍不了……她还修炼不到那个境界。

    夏荷见她这样也不说了,她总觉得吴怡有的时候怪怪的,跟旁人不同,劝不动就不劝了,她也盼着沈思齐是个专情的,一心一意的,只是这男人啊,能同患难的多,共富贵的……少。

    秀菊一个人在屋里纳着鞋底,她人缘不错,无论是谁有难事,她能帮则帮,不能帮的也会帮着想法子,无论是在京里还是山东,都有一群“好姐妹”,可是这大白天的,好姐妹都有事要做,只有她一个闲人,在闷在屋子里。

    洒扫不用她,厨房边都不敢让她沾,她做好的鞋袜也就是给自己穿,现在她连二爷的脚是多大的都不知道了,只知道二爷看着长高了,长壮了,不似原来的少年模样了。

    这丫头里有跟她好的,也有笑她的,失宠的通房丫头,连在主子面前得脸的二等丫头都不如。

    她这样没名没份的,若是不能怀孕生子有功,晋身做姨娘,到最后也就是拉出去配小子,破了身子的女人能有什么好男人要,无非是府里娶不上媳妇的粗汉,再就是外面的鳏夫、穷汉,听说像她这样的,到了这样的人家里,先关上门打一顿,杀杀威风娇气,这才能好好过日子……

    一想到那样的情形,秀菊就浑身发抖。

    她喜欢二爷,她也没打算跟二奶奶争宠,她只是盼着能隔一两个月见二爷一面,替他生个一儿半女,有个姨娘的名份,老老实实的过日子。

    她知道二奶奶在吃药,虽说夏荷口风紧,可这府里墙根底下的蛐蛐都能传话,都知道二奶奶是为了助孕才吃药的,这要是二奶奶怀上了,必定会安排自己身边支近的丫头做通房,除了红裳还有谁。

    听今天夏荷的话,她们这些从吴家出来的,暗地里早已经拧成了一股绳,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

    沈思齐用了两个月的工夫,总算把宗学打理得清清楚楚了,族里乐意上进的也都有了安静读书的去处,他又见沈默然字写得好,文章写得也好,特意的每日多花工夫指点他文章,沈默然这孩子却是个老实的,从不在沈府写文章、读书,做自己的私事,只是规规矩矩的给沈思齐念书,帮着沈思齐抄抄写写,整理书房,有想要借的书直接求了沈思齐带回家,过五、六天再还回来,文章都是在家里写的,从家里带来,交给沈思齐批阅。

    “这书你五、六天就能看懂?”沈思齐接过沈默然还回来的书,翻看了一下,山东书房里的书只有一小部分是从京里带来的,大部分都是没人碰过的新书,沈默然还回来的书沈思齐还未曾看过呢,还是崭新崭新的,放到书肆里能卖的样子。

    “我抄完了。”沈默然有些害羞的低下头,“用的是书房里的纸,曾叔祖奶奶说我尽可以取用……”

    “这书本就是人看的,你若喜欢送给你也无妨,我只盼着你日后能考取功名,光耀沈家门楣就好。”

    “我……”沈默然抬起了头,“曾叔祖,您觉得我能行?”

    “你现在的文章,直接拿去考个举人都不难的,今秋乡试你尽可以下场,有了秀才的功名才好继续往上考。”

    “可我若是……”

    “还记得我让你抄写的宗学章程吗?”

    “记得。”

    “有一条你现在就可以加上,凡是我族中子弟,考取秀才者族中重奖纹银五十两。”

    “五十两?”沈默然瞪大了眼睛,对他来讲五十两银子跟天文数字一般。

    “五十两。”沈思齐点了点头,“还有十亩良田充做日后笔墨之资。”

    五十两银子、十亩的良田……

    沈默然弯下腰,深深的鞠了一躬,“小子无状,向曾叔祖请辞……”

    “你在家专心读书吧,学有所成也才对得起你母亲。”

    沈思齐送走了沈默然,眉飞色舞的回了自己的屋子,却看见秀菊跪在外面哭,吴怡坐在屋里面有怒色。

    “这又是怎么了?大夫不是说不能动气吗?”沈思齐看了秀菊一眼,进了屋,“丫头不好,你责打也成,赶出去也可,何必生气呢……”

    “这丫头我是打不得了,我好吃好喝供着,竟然这般打我的脸,要去做姑子,她是太太给的,又是二爷的人,她若是去做了姑子,传出去我成什么样的人了。”本来肖氏有话,秀菊听凭吴怡处置,吴怡觉得秀菊好歹是沈思齐的女人,一要听听沈思齐的看法,是要走还是要留也得要秀菊自己乐意,她要是想留,沈家也不差她那一双筷子,总能保她个温饱,她若是想嫁,这年月寡妇都能再嫁不错的人家,吴怡想着厚厚的备一份嫁妆,挑个老实本份的人家把她嫁过去,也是个好归宿。

    没想到秀菊竟然自己闹起来了,要做吴怡放她出去做姑子。

    吴怡本来也不是那种以逼通房跳井小妾上吊为自己的胜利的人,这帮人也是身不由己,想着做姨娘做通房也是见识所限,想明白了她自会帮她安排出路。

    她替别人想,别人却不肯替她想,闹了个半天她是那个容不下通房,逼人剪头发做姑子的。

    “她要去做姑子,就由着她去,施舍尼庵里几袋子米面给些银钱就是了。”沈思齐想的不像吴怡那么多,“外人不知道实情的,爱怎么说怎么说,我知道你是什么人就行了。”

    “我就是觉得伤心,我对她们这一片心……”吴怡说来说去的更觉得伤心,到最后竟然是为自己难过起来,她若是在现代,早就拎着沈思齐的耳朵警告他不准有花花心思了,敢多看别的女人一眼当心戳瞎他的狗眼,现在却是患得患失,生怕沈思齐是个意志薄弱的。

    想着想着竟然真的哭起来了,沈思齐见她哭了,觉得心里也揪得难受,搂着她小声安慰着,“还不快把那个不知进退的给带了下去,要跪也别在二奶奶面前跪,二奶奶生病正在吃着药呢,一个个的愣头愣脑的不知道心疼人,下回她再闹,直接堵了嘴扔到柴房子,喊人伢子卖了!”

    众人见二奶奶哭了,二爷动了肝火,有跟秀菊好的,小声劝了她几句,平时看她不顺眼的暗地里掐她两把,又拉又拽的把她拖了下去。

    “你别这样哭了,你的心思我也知道,我不是那些个轻浮孟浪的,你不喜欢我有旁人,又顾及着贤惠的名声不肯说,我沈思齐何德何能,有你一个已经是三生有幸,又怎么会再去招惹旁的女子?咱们俩个在一起风里雨里都闯过了,你还不懂我的心吗?”

    吴怡就是哭着不说话,她现在倒宁愿沈思齐和她一起在边城一辈子,不回中原这些富贵之乡,好歹能安安静静的过日子。

    沈思齐见她还是哭,当即跪了下来,指天立誓,“我沈思齐发誓,从此以后只有吴怡这一个女人,再不看别的女人一眼,若违此誓定叫我不得好死。”

    吴怡止住了泪,心里终于明白为什么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女人总是经不起男人的誓言,就算明知道誓言越来越不值钱,却还是一次又一次的上当,不管以后怎么样,至少在发誓的这一刻沈思齐是属于她的……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