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穿越官家嫡女 »  长生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长生

小说:穿越官家嫡女作者:梦里闲人
返回目录

    一手抱着女儿一手牵着儿子走上马车的吴怡出奇的安静,她就那样在马车里坐着,安祥的拿着书本给次子半背半念着那些圣人的文章。

    沈岱瞪大了眼睛听着,在他看来得到母亲的关注比那些母亲念的东西更重要,没过多大一会儿就开始扭来扭去的打算掀开车帘看看外面的世界,乳名爱宝的嫡长女此刻未满百天,摇摇晃晃的马车对她来讲是最好的摇篮,自从上了车就睡个不停,连哥哥不停的扑腾都没有打扰她的好眠。

    沈思齐将正在骑乘的马交给八两,钻进了马车,沈岱见父亲来了,立刻安静了一些,伸出手要父亲抱,沈思齐张开双臂抱住了他,“保成今天又学了什么?”

    “人之初。”沈岱将手指伸进嘴里。

    “他总共就会这一句。”吴怡笑道,“这孩子在读书上怕是没什么天份了。”

    “他还小,有没有天份看不出来。”沈思齐捏捏沈岱的脸蛋,“再说了,没读书的天份,许是有习武的天份呢。”

    吴怡笑了,沈思齐还真够乐观的,就沈岱那小模样,七分像沈思齐还有三分像了吴怡,上阵打仗估计要像兰陵王似的戴面具防调戏了。

    “你啊,到底是笑了。”沈思齐摸摸吴怡的脸,“自从咱们打点行装回京,你就不爱笑了。”

    “只是近乡情怯罢了。”从山东乡下回到繁花似锦的京城,十个人怕是有九个人都是高兴的,跟随着他们一家的仆役一个个都是兴高采烈,也都以为吴怡是极为高兴的,沈思齐恢复了功名,又有了遍布山东的桃李天下,吴怡跟随着他从京城发配到辽东,又被赦回山东,如今回了京,应该是铁树开花咸鱼翻生苦尽甘来似的兴奋,却不知道吴怡心里酸涩得很。

    无论是在辽东的小家,还是在山东的大家,只有两个人,互相扶持着过日子,抚育着子女,聊着外面的事业,这样的夫妻恩爱,给她金山银山她都不换的,却没有想到这样的生活竟然结束的这么快。

    回京,似乎是在提醒着她,她想要避开的古代贵族妇女的生活,又回来了。

    婆家、娘家、妯娌、下人、小妾、通房,这些通通随着那些富贵权势回来了,她和沈思齐的家被这些马上就要冲淡的什么都不是了。

    “回京以后,我们别居单过吧。”沈思齐握着她的手说道,“侯府早晚是大哥和大嫂还有长生的,咱们找个小点的宅子,分出来单过吧。”

    吴怡惊讶地回握沈思齐的手,“能——行吗?”那怕这一段话只是两个人的痴心枉想,可是此刻沈思齐能懂她的心思,已经够让吴怡感动的了,沈思齐这话说的痴傻,吴怡话回的痴傻,有的时候真正喜欢的人,就是你愿意跟她在一起说些傻话,办些傻事的那个人。

    “行。”沈思齐点头,“我原先觉得,我身边的人该人人都好,人人都快活,人人都有福享,就那么快快活活的陪着我一直到老,如今人长大了,心也变小了,我沈思齐何德何能,今生所愿无非是父母康健,儿女平安,夫妻相守到老罢了,如今老爷太太有大哥夫妻奉养,我只需护好咱们这个小家就成了,回京以后,拼着太太骂我,我也要把保全接出来,我们安安稳稳的在京里自己的小日子。”

    吴怡的鼻子一下子就酸了,也许女人就是这么软弱的生物,古代也好,现代也罢,求来争去的无非是有个男人对她说,咱们一起生儿育女过自己的小日子罢了,“好。”

    马车在这一刻像是圣坛,她的那句好,竟像是连同现代的吴怡都嫁给了沈思齐一般,不管以后会有什么样的生活在等着她,这一刻她是幸福的。

    也许就像是许多婚姻一般,在后来会有小三、小四、会有背叛会有失望会有难过,至少在开始的时候一切是那么的美好,两个人是那么真诚的希望彼此能相伴一生,吴怡把脑中现代人习惯的自我保护式的思维抛在脑后,无论怎么样,从这一刻起她要为自己的婚姻努力了。

    沈思齐不知道吴怡脑中的这些乱糟糟的念头,在他看来成亲就是一辈子的事,两个人儿女都有了三个了,相亲相爱相守一世这个承诺他不会轻易说出口,说出来了就是一辈子要必须尊守的君子之约。

    他不知道的是,这一切是那么容易被击碎——

    就在奉恩侯府为二爷沈思齐夫妻马上就要回京而欢欣鼓舞的时候,灾难的阴云悄悄笼罩在了京城的上空,无论是贫家幼童还是重重深宅大院保护下的幼童,都开始生病。

    大夫们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就确定了这场病是麻疹之疫,整个京城从上到下都因为这场疫情陷入了恐惧之中,锦衣卫紧闭城门禁止出入,街道上行人渐少,儿童更是绝迹,药店里的药材一天一个价的涨,棺材铺里的白皮小棺材卖得比成人的棺材快十倍。

    吴怡他们是在半路上知道这事的,客栈的老板娘见他们带着孩子,询问清楚是从山东回京的一家人,立刻告诫他们不要再往前走了,“我看你们也是富贵人家,可是这病却不分穷富,两个哥儿和姐儿还小,临近京城地界怕是不能去了,总得要这场疫病过去再好前行。”

    沈思齐和吴怡互视一眼,都第一个想起了保全——“我家大儿子还在京里公婆家,这可怎么是好——”

    “这病也不是得上就要没的,再说了小孩子看护好,不让他轻易出门,哪里就那么容易生病,我小的时候得过麻疹,无钱医治也熬过来了,若是富贵人家的孩子,吃得起药的活下来的更多。”老板娘是个侃快人,“再说了,总要先顾好眼前的两个小的,不能为救一个搭上两个。”

    两个人没办法,也只得包下了客栈的一个小院子和几间普通客房安置下来,吴怡在家守着两个孩子,沈思齐则多在外边,向来往的客商,打听京里的消息。

    客栈来往的人多,京城守得再严也有人有办法往外逃,沈思齐每次回院子之前总要先净了手换了衣裳,吴怡也是用生石灰撒满了院子,又每天用酸薰蒸屋子,凡是要近身伺侯两个孩子的仆役,都不许出院子。

    饭食都是在小厨房自己做,从外面买来的米、面、菜、肉都是送到院门口,连洗几遍,做到全熟才能上桌。

    就是这样,吴怡还是揪心不已,不知道京里的沈家,知不知道消毒常识,保全儿他能不能躲过这一场灾劫。

    沈思齐在外面听来的消息越来越不乐观,在外面说什么的都有,有人说京里面的白皮小棺材都卖脱销了,家家户户都有死孩子的。

    有人说御医院已经出了方子,又开了药库免费发药,就是这样疫情也没控制住。

    还有人说往天遣报应上说,更不用说稀奇古怪的传言种种了。

    客栈里若是来了从京城的方向过来的人,又都是京城的口音,连客栈的老板娘都不许他们住店了,只是买他们些饭食,让他们快走。

    沈思齐和吴怡觉得整天像是在火上烤一样,到了第二天终于忍不了了,“你在这里守着孩子,我一个人往京里去,我小的时候生过麻疹,回到家里总能照应一二。”

    吴怡看看两个孩子,又想着京里的保全儿,这也是唯一两全其美的法子了,“你路上小心。”她又把消毒的办法写了几大张纸交给沈思齐,“不管保全儿有没有染病,都要这样每天做一遍,家里的老人也都年龄大了,若是年轻时没生过病,染上了可不得了,你也要多多照应,这份纸你再抄一份送到吴家,吴家……”

    “我知道,两家都是一样的家里人。”沈思齐点点头,“你一个人也要多保重。”

    “我哪就是一个人了,这不是还有一堆人陪着我呢吗?”吴怡安慰着沈思齐。

    “那我走了。”沈思齐带了银子和在采买的药材,一人一骑星夜兼程往京里赶,到了京城才知道,京里的情形比外面传言的,好也好不到哪里去。

    城门一天只开两个时辰,许进不许出,米、面、菜、油等都是放在城门口,先物不见人的交易。

    沈思齐进了城之后,只见街上的行人多是行色匆匆的成人,除了米铺、药铺外面排满了人之外,别的买卖都关了张,一路上见到数口抬着小棺材发丧的人家,他心里更是揪得紧紧的,到了沈家却见沈家大门紧闭,门前连一个看门的都没有。

    他上前敲了门,看门的人一见是他,立时就哭了起来,“二爷!二爷啊,你怎么才回来啊!”

    沈思齐进了二门才知道,就算是有严防死守,保全儿和长生还是都染上了病,保全儿如今已经烧了两天了,长生发病比他还早,浑身烧得滚烫就是不出疹子。

    为了方便诊治两个孩子都被放在了正院肖氏卧房后面的后罩房里,肖氏和冯氏不眠不休的守着两个孩子,婆媳两个眼睛熬得通红,见到了沈思齐也就只剩下哭了。

    两个孙子都病了,沈侯爷也不出门了,就是守着孩子在外面枯坐着,看见沈思齐回来了,就说了句——“回来就好。”

    他又紧接着问起吴怡和两个孩子的情形,“二奶奶呢?她没跟你回来吧?还有两个孩子——”

    “她带着孩子在几十里外的隆城镇客栈住着呢,为了怕两个孩子染病不敢进京,又担心着京里的情形,我们两个商量过了,我这才孤身进京。”

    “好,想得好。”沈侯爷说道,长生和保全都病了,沈家嫡支就剩下最后的一个根苗了,可不能再出事。

    沈思齐想起自己生病时的情形,立刻叫人取了凉井水给两个孩子擦身降温,又照着吴怡纸上写的法子,叫人开窗通风,把孩子的衣被全都换了新的,换下去的放在太阳底下晒。

    又拿了生石灰撒了把屋里外面全撒了一遍。

    肖氏本来年龄就大,在床边寸步不离的守着保全儿,看见沈思齐哭了几声就晕过去了,丫头仆妇帮搀着下去歇着。

    “太太这些天水米未尽,眼睛都未曾合过……”清歌一边哭一边说道。

    “你们扶太太下去吧,保全儿这儿有我呢。”古人的价值观,那怕是独子生病,也少有男人亲自照顾的,如今沈思齐却顾不得这许多了,他已经够对不起保全儿的了,不能再为了那些规矩面子,让孩子受苦。

    沈思齐走的时候保全儿不过是几个月的婴儿,如今已经是七岁开蒙入学的童子了,油黑的头发平梳分为两侧,挽成两髻,就算是在病中也丝毫不乱,小脸烧得通红,拳头紧握的睡着,眉目之间隐隐的看出七八分的像吴怡,小鼻子挺直挺直的,小嘴抿在一起,似乎跟人争执着些什么。

    “保全儿……爹回来了。”沈思齐忍着鼻酸抱起儿子,贴了贴儿子的小脸。

    “崇哥儿自从听说二爷和二奶奶要回京了就乐得不行,整天跑来跑去的说爹娘要回家了,却没想到——”保全儿的奶娘见他们父子这样相见,也是鼻酸。

    保全儿生了麻疹,半梦半醒,只是觉得有个陌生人抱着自己,以为是大夫,糊里糊涂的看着那人流眼泪,“不哭。”他拿小手摸着沈思齐的脸。

    “好,我不哭。”沈思齐强忍着眼泪,“孩子吃什么了吗?”

    “蛋羹和肉汤都喂不进,吃了就是吐,生了麻疹又不能补……”奶娘瞧着保全眼泪汪汪的说道,“

    “把胡萝卜切碎了再放到蛋羹里去,就算是吐了也得接着喂,能喂进去多少算多少。”

    许是父子连心,沈思齐亲自喂给保全的蛋羹,保全居然都吃了下去,沈思齐又命人把另一份给长生送过去,见保全儿又睡了,接着问长生的情形,“寿哥儿那边有谁在?”

    “只有大奶奶。”奶娘说道。

    “大哥呢?”

    “大爷……病了。”奶娘有些迟疑的说道。

    “你们快去,就算是绑也要把大爷绑来!”儿子病了,做爹的还埋在酒堆里,这像什么话?

    冯氏的身体并不比肖氏好多少,只不过肖氏有儿子能指望,她能指望的只有她自己,她就那么熬着守着,听见沈思齐在另一个屋里发了火,让人绑也要把沈见贤绑来,眼泪也流了下来,“二叔你不必这样了,侯爷已经绑了他几回了,来了这里也是醉成一滩烂泥似的,还要别人照应他。”

    沈思齐再见到沈见贤,果然是那般的情形,沈见贤跟外面的醉汉比起来也就是衣裳干净些,那浑身的酒味和朦胧的醉眼都是一样的。

    “二弟——二弟回来了……”沈见贤还想要站直身子,却怎么也站不直了,整个人直打着晃,“二弟随我去喝酒。”

    “大哥!长生和保全儿都病了,你不知道吗?”

    “病了?病了就治嘛……”沈见贤摇摇头,“婆婆妈妈的像什么男人。”

    “你这个样子又像什么男人!”沈思齐真没想到自己一直尊敬的兄长,竟几年间变成了一个废人。

    “我?我本来就不像男人!”沈见贤说道,他说着说着往前走,走了没两步就结结实实的摔倒在了地上。

    嘴上还是杜囔着不像男人之类的话,沈思齐请了大夫给他看诊,大夫对沈见贤却比沈思齐还要熟悉,“大爷是酒毒入骨,如今——”

    “如今怎么了?”

    “毒已入肝——好好保养吧。”那大夫连方子没开就走了。

    沈思齐命人将沈见贤绑在床上,一口酒都不让他喝,又回头去看两个孩子的情形。

    生得比保全儿瘦弱不少的长生情形更差一些,蛋羹也是吃了一半吐了一半,他又命人做猪肝等等,隔两刻钟多少喂些吃的进去,又多喂孩子水喝。

    本来发了高热就是要出疹子的症状,可这长生的疹子就是憋着不出来,内服外用的药都喝过了,就是不管用,大夫也是眉头紧皱没有法子。

    沈思齐在两个屋子里忙碌着,忽然听见保全儿的那屋里面奶娘喊着“出疹子了,出疹子了!”

    疹子出来了,毒也就是出来了,只要孩子能自己熬过高热,也就熬过来了,这边长生却也只是星星点点有几个疹子而已。

    到了第二天天亮,保全儿身上的疹子出齐了,热也退了下来,长生的情形却越来越差,孩子已经烧到抽搐了。

    沈思齐咬咬牙,“拿烈酒来。”

    烈酒降温本来就比凉水霸道,给小孩子用实在是没办法的办法,他亲自脱了长生的衣裳给长生用酒擦身,到了午时,长生身上的疹子总算是开始发出来了。

    沈思齐也终于放心的能去看看保全儿,保全儿已经可以坐在床上吃奶娘喂的鱼羹了,“你是谁?”保全儿侧头问有些面熟的沈思齐。

    “我是你爹。”沈思齐弯下腰,从床上抱起已经长得很高的保全儿。

    “爹!”保全儿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爹!爹回来了!奶娘!我爹回来了!”他搂着沈思齐的脖子叫道,“弟弟!我爹回来了!我也有爹了!”

    就在这个时候,隔壁屋子忽然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长生!长生!你睁开眼!长生!长生!”

    沈见贤本来是被捆得紧紧的放在耳房里醒酒,一醒过来就听见外面的哭喊,他已经听不出来哭的人是自己的妻子了,“谁?谁在哭!”

    一个丫头跑了进来,跪在地上“大爷!大爷!寿哥儿没了!”

    沈见贤只觉得胸口被万斤的巨石击中一般,沉沉一痛,喉头一甜呕出了一口血来。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