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嫡女重生宝典 »  二百二十二 空欢喜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二百二十二 空欢喜

小说:嫡女重生宝典作者:秦兮
返回目录

    这是在做什么就有目共睹了,众人心照不宣的笑了笑。

    没过一会儿,贤妃又笑着问欧阳夫人:“好容易进宫来一趟,不如待会儿就顺路瞧瞧淑妃妹妹去?”

    欧阳夫人点了点头,笑道:“臣妇也是这么想,到时候顺带拜见拜见淑妃娘娘。”

    汝宁伯老太太倒是寻到了机会问问顾老太太:“前阵子在家里被我给好好的训了一顿,这次回去不会还是老样子?”

    汝宁伯老太太生了一张慈眉善目的脸,笑起来的时候虽然皱纹许多,但是看起来一点儿也没有老年人的邋遢感与刻薄感,反倒叫人如沐春风,顾老太太笑着看了一眼坐在后头跟王氏正不知说着什么的柳氏,便笑着去握了握汝宁伯老太太的手,笑着安慰:“多亏了你,如今比以前乖巧听话了许多,再也不那么咋咋呼呼的,爱争个长短了,与她嫂子们倒是都和睦了许多。”

    顾老太太若是都这么说,便是说柳氏真的是长进了许多了,汝宁伯老太太松了一口气,笑道:“总算不那么小孩儿气了,这也都怪我,从小没好好教她,把她教成了这么个性子。只是这孩子本性还是不坏的,就是爱掐个尖儿,要个强的,喜欢在老人家面前要个面子,倒不是真的存什么坏心。以后就指望老姐姐你给调教调教了。”

    这辈子顾老太太很少有佩服又喜欢的人,若是真的要算的话,汝宁伯老太太毫无疑问的就是一个,这样一个从来不推卸责任,出了什么事都先反省自己的人,顾老太太最喜欢了。

    因此她忙道:“妹妹别说这种话!只要老婆子我在一日,就要教导她一日。只是上回被气疯了,真的让她自己回了娘家。还得请妹妹原谅我这老不死的犯浑”

    二人相视一笑,又聊起其他的事情来。

    太液池的风景极好,湖上飘着几朵浮萍,远处便是一朵接一朵的芙蓉花,映衬着圆圆的荷叶,看着就叫人神清气爽。

    顾琳很兴奋,走在木桥上就蹲下身子去探一颗正嫩的莲蓬。

    欧阳珊缠着顾满走在后头一点,笑嘻嘻的指着湖里的鸳鸯给顾满看,正看着,顾满回头就见顾鑫踩着了顾琳的裙摆以后故意停在了原地看风景不动了。

    木桥虽然不算狭窄。可以容两三个人同过,却并没有围栏,顾琳待会儿站起来的时候说不定就要摔在湖里的。

    还没来得及反应,顾琳已经抓到了莲蓬,马上就要站起来了。

    顾满上前几步,稳稳地把果真已经站不稳、摇摇欲坠的就要摔进湖里的顾琳抓住了,倒是顾鑫脚下踩着的顾琳的裙摆被拖开了之后跟着猛地近前了好几步,忽然站不稳,狠狠地摔进了湖里。

    顾琳握着那颗新摘的莲蓬。愣愣的说不出话来她分明感觉到了自己的裙摆被顾鑫的脚踩着了,是顾满拉开自己的

    顾鑫变得可真是面目全非啊,她似乎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立在一边有些慌张。

    倒是欧阳珊当机立断的吩咐内侍跳下去救人。又转过头来看着顾满跟顾琳,摇摇头拉着她们二人,道:“咱们还是走罢,省的待会儿又摘不清了。”

    周围的贵女们都三三两两的停了下来。卢蓉反应最大,张嘴尖叫了一声,分贝之大跟现代马路上的汽车鸣笛一样。比树上的知了还要烦人。

    等尖叫过后,卢蓉就夸张的指着在水里扑腾,正被内侍救上岸的顾鑫,道:“天啊!顾家四姐姐掉进湖里去了!”

    四周的人都探头朝这边张望过来,顾满站在接天的莲叶里站的笔直笔直的,闻言便转头朝她看过去。

    卢蓉尖叫的更肆无忌惮了,指着顾满,大叫道:“九表妹,你怎么把六表姐给推到湖里去了?!”

    已经不断有人开始窃窃私语了,顾满还没说话,欧阳珊忽然张口反驳卢蓉:“卢蓉,你怎么能血口喷人呢?你哪只眼睛看见阿满推她了?她分明是自己站不稳,你别胡乱乱嚼蛆!”

    “谁乱嚼蛆了?”卢蓉夸张的叫了一声,转过身去跟她面前的人说话:“你们看见了吗?分明就是九表妹她推了一把,六表姐她才掉下去的!”

    刚才顾着看鱼的看鱼,顾着戏水的戏水,哪里有功夫来看顾满她们在做什么,众人都摇了摇头。

    顾琳看不下去了,张口正要说话,却被顾满一把拽住了手。

    顾满几步走出木桥,转到卢蓉站着的亭子里,冷声道:“卢蓉,有本事你就当着我的面,再说一遍!”

    卢蓉听见她的声音忽然如此之近,便知道她是来自己这里了,但是她心中却一点儿也不害怕,毕竟口舌之上的战争而已,爱怎么说怎么说,自然是会说的赢了,顾满还能怎么样?

    因此她耀武扬威的看着顾满,双手叉腰,冷笑道:“我说,就、是、你、推”

    她没来得及说完全部的话,顾满已经双手一把把她给推下了亭子,卢蓉落到湖里,拍出一阵巨大的水花,溅在亭子上,众人没料到眼前会出现这样的事故,都纷纷尖叫。

    欧阳珊皱了皱眉,正要吩咐人去救,却见顾满冲她摇了摇头,便也听话的住手了。

    “看见了么?”顾满施施然蹲下身子与正好浮出水面的卢蓉对视:“你才是我推下去的,这才是眼见为实。刚才,你就是在放屁!”

    卢蓉的头发都湿了,眼睛上还挂着水滴,她恨恨你的一巴掌拍在睡眠上,怒吼:“顾满你这个贱人!”

    顾满伸手抄起亭子上石桌上摆着的茶盏,猛地朝卢蓉身边砸了下去,瞪着眼冷着脸气势十足,冷然道:“你再说一遍!”

    卢蓉尖叫了一声,死命的游到了老远的地方,又是惊吓又是狼狈,再惊觉周围这么多人还看着,忽然张口猛地哭了出来。

    内侍们纷纷想下水去,却被顾满喝住了,她冷然的环顾了一圈周围的人,冷笑着道:“叫她自己上来!”

    “记住,你是被我顾满推到太液池里的,要是不服,你大可以对我也这么做!”

    她冷眼瞥了一眼周围噤若寒蝉的贵女们还有湖里漂浮着的卢蓉,继续道:“下次要犯贱记得找个好对付的软柿子,别以为谁都会忍气吞声。这一次只是个小教训,你若是不怕丢脸的话,大可以去跟你祖母还有你母亲,甚至去贤妃娘娘那里诉苦,说你们淮安侯府的姑娘被我顾满给推进了湖里!”

    谁敢去告状!顾满这样特殊的身份,告了状又有什么用?说不定家里的人为了在贤妃娘娘面前显示显示大度跟气度,反而要自己跟顾满道歉!卢蓉呜呜的哭起来,咬着牙骂她:“顾满,你也不怕不得好死!”

    “你瞧!”顾满指了指旁边正被内侍捞上了岸的顾鑫,冷笑道:“我六姐可有内侍救起来了,你是不是还觉得是我推了我六姐?”她话才说完,就遥遥的跟欧阳珊道:“珊儿,劳烦你去问问我六姐,也叫这些姑娘们知道知道,我究竟有没有推过六姐。”

    顾鑫睁着眼睛看了看顾满,再看看落在湖里狼狈不堪的卢蓉,又一次恨顾满这个人真是太阴损。

    说是,那顾满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真的可能会想办法让卢家退亲了。

    若是说不是,那自己以后就彻底得罪了未来的小姑

    她眯了眯眼睛,终于决定两害相权取其轻,坚定的摇了摇头,抿唇道:“与九妹妹无关,是我自己不小心绊了一下摔进湖里的。”

    “我作证!”顾琳忽然开腔,额间的刘海被风吹起来:“当时我就站在六姐与九姐中间,九姐怎么可能挨得到六姐呢?”

    卢蓉咬着牙看了一眼顾鑫,心里恨得着实是牙痒痒。

    顾满于是瞥了一眼卢蓉:“早就提醒过表姐你说话不要尽不着边际了,可是表姐你偏偏不听。表姐你说说,你这是第几次冤枉人了?上回在你们府上,我记得你还当众说我绣的荷包是你的呢,若不是我的荷包上有我的名字,只怕这荷包都要被你抢去了。”

    “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表姐以后还是别这样咋咋呼呼的。”

    口口声声都暗示卢蓉是个大话精,她的话都是不可信的。

    周围的贵女们皱着眉头小声的议论,最后却都觉得顾满虽然动手有些泼辣,但是卢蓉那么污蔑一个女孩子的声誉也不是什么好人。

    “我也不是小气的人。”顾满最后看了一眼卢蓉,道:“表姐你与我道个歉,这件事就这样算了,我就原谅你了,你也可以早点上来去换衣裳,你说呢?”

    太液池经常有皇子跟公主来往,若是一个不小心被看见了,那丢脸可不是一般的大。

    卢蓉死死地咬着下唇,很快就觉得嘴里蔓延上了血腥味。

    明明是顾满推自己下了湖,自己却还要跟她道歉,这是哪里来的道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