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嫡女重生宝典 »  二百二十六 剖析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二百二十六 剖析

小说:嫡女重生宝典作者:秦兮
返回目录

    这样的一个人实在让人恶心又觉得麻烦。

    关键的是皇帝一直对这个六皇子宠爱有加,上一世甚至到最后关头也不忘记为他留下一份遗嘱,让他可以名正言顺的继位,当真是天下慈父的典范。

    只是不知道他当时回想起自己其他被弃如草芥的几个儿子们,会不会后悔后悔?

    等顾成峰走了以后,顾满独自一人在窗台下坐着发了会子呆,就叫人掌灯。

    是抱玉上来点灯,顾满看着她忙碌了一会儿,就吩咐她:“抱玉,你去替我做一件事情吧。”

    她觉得这件事情还是不能告诉王庭然跟王伯雍。

    顾博齐死,只能是意外。

    若是被人知道了,就算是王庭然他们,也可能成为意外因素。

    这么隐秘的事情,当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抱玉见她这么认真,下是愣了一会儿,然后才重重的点头:“姑娘请说,我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也一定给姑娘您办到!”

    这几个大丫头里,执画跟抱玉虽然是后头才选上来的,但是对顾满的忠心却当真一点也不比沛音跟沛琴少,难得的是沛音与沛琴与她们两个也极为亲近,并不为自己更重用谁而勾心斗角,房里的事顾满向来都很满意也很轻松。

    此刻见了抱玉这般严肃,顾满沉重的心情倒是被闹的轻松了一些,她于是一字不漏的,交代了抱玉要做的事情,接着才笑着看着抱玉,等着看她的反应。

    抱玉睁大了眼睛看着顾满,似乎是觉得很不可置信,但是她紧跟着却又反应了过来,抿了抿唇跪在地上:“姑娘,您的意思是?”

    顾博齐有了外室的事情顾满身边伺候的丫头们差不多都是知道的。抱玉听见顾满要自己去吩咐发子,把玲珑经常趁顾博齐不在的时候去私会邱世安的事情捅出来,再觑准时机把二人凑在一块儿,猛然间就明白了顾满的打算。

    可是她并没猜到顾满更加深层的目的,是要顾博齐的性命。

    她以为这次还是与之前一样,小打小闹,给顾博齐一些教训,因此她的疑问很快就自己打消了,听话的出去办事。

    等差不多酉时之际,顾成峰的松涛苑又迎来了新客人。正是再一次爬墙进来的谢庭。

    顾成峰让他进了门,穿过了游廊拐进了后院,便有一片竹篱笆围着许多粉色的蔷薇,旁边是一颗大树,底下放置着桌椅。

    谢庭才坐下,就见顾成峰又使人端来了两杯白色汝窑杯盛着的茶来,就笑道:“难道你早就知道我要来?”

    要谢庭对着一个才四岁的小娃娃用跟欧阳灿或者是魏瑾然对话时的语气,实在是有些艰难,他总不能把这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跟思虑极深的大人联系在一起。

    但是顾成峰的每一句话又都不得不让他认识到。顾成峰就是个长着小孩身子的大人。

    顾成峰见他这么纠结倒是觉得心中好笑,自己上一世可是谢庭的堂哥!对这个家伙还能不了解?此刻见他在自己面前端着一副大人的架势就忍不住想笑。

    但是他还是忍住了,并且想到了正事:“皇后娘娘果真是疼你,这一次竟肯真的帮忙。”

    没错。皇后的所谓哮喘症发作了,快死了,都是装出来的,深宫里的女人可都是演技派。再加上当时皇后的状态本来就不好,就算是御医也束手无策,因此皇帝毫无疑义的就信了。并且听了小宫女的指证之后勃然大怒,他不可以忍受有妃子僭越到皇后头上的行为,更加对巫蛊之事恨之入骨。

    大概是久居上位者都觉得自己命珍贵,因此也格外的怕各种可能害到自己性命的东西。而巫蛊这种东西,向来是当权者的大忌。

    谢庭点了点头:“我并没料到皇后娘娘愿意帮我”

    事实上,皇后不仅愿意帮他,当时还抱着他掉了好多泪,把他自己都惊得一愣一愣的。

    谢庭记得很清楚,自己的爹并不是皇后生的,皇后对赵王都不怎么样,为何偏偏对自己却如此重视呢?

    顾成峰见他面露疑惑,就好心的给他答疑:“皇后当年也是有过身孕的,而且都已经七个月了,却在一次上楼梯的时候扭了腰,当时还没事,谁知晚上的时候却疼的不行了,御医给开了药,一打,孩子就下来了。听说是个已经成型的男婴”

    谢庭坐着安安静静的听顾成峰解惑,看着顾成峰的眼眸却越发深邃起来。

    这么多年前的事情,连自己也还没出生时候发生的事情,他倒是知道的清清楚楚啊

    “说来很巧,皇后前脚才小月了,第二日你母妃就被诊出了喜脉。当时钦天监有人就说,大概是皇后肚里的那个托生到赵王妃肚子里了”顾成峰看了谢庭一眼:“你母妃与皇后的关系处的不错,皇后对她向来是不错的。到赵王妃真的生了你,皇后却开心的当下就流了泪。听说你耳朵后面有个小红点,而皇后那个倒霉的孩子,在同样的一个地方也有一个红点。”

    世上倒真是有这么巧的事情?关键是如果是真的,自己第一世投的胎居然还是自己父亲那一代的!

    谢庭终于明白为什么母妃死之前会告诫他,皇后娘娘会护着他了。

    顾成峰就又接着道:“从那以后,皇后对你就一直喜爱的紧。你一两岁的时候,你皇祖父跟皇祖母爱的跟什么似地,连赵王也把你当宝贝,动不动就抱着你四处炫耀。可惜到你四岁那年你外祖家出事,你母亲也被连累失宠,后来不明不白的死了,皇后便彻底的对皇帝冷了心,干脆呆在宫里再也不理皇帝了。”

    什么叫做彻底冷了心?难道皇帝跟自己外祖家出事也有什么关系不成?还是说皇后是怪皇帝没看在皇后的份上对赵王妃网开一面?

    谢庭还想继续问,顾成峰却已经伸手做了个手势,斩钉截铁的道:“这件事情就先说到这里吧,我知道你心里憋着一肚子难受跟委屈。”他抬头看着谢庭:“我跟你说这么多,纯粹是因为你帮了我姐姐很多忙,就当是给你一个小小的回报了。皇后这条大腿,抱着是很有好处的,该怎么做,不用我教了吧?”

    “知根知底了,以后就当然明白该怎么做了。”谢庭转动着手里的茶杯,若有所思的看了顾成峰一眼:“我好奇的是,那么多年之前的事情,为什么你一个才四岁的侯府公子会知道?”

    顾成峰哼了一声,理所担任的抬出了王家这个万能的挡箭牌:“你以为我外祖父混了那么多年都是白混的?”

    没想到王伯雍居然会对一个四岁孩子说这么多!谢庭有些惊讶,不过想想,顾家的情况特殊,王伯雍大概也是因为怕了顾博齐这个不靠谱的家伙,恨不得把所有的事情都跟自己的宝贝外孙教个底,让他保护好他自己的母亲跟姐姐们吧。

    没过一会儿,顾成峰又抬头看着谢庭,道:“你现在这么反抗赵王也没用的。”

    谢庭这回才真正的猛地瞪大了眼睛,若不是眼前的人只是一个四岁的小娃娃,还是顾满的弟弟,他怕真的会忍不住跳起来用剑指着他。

    “别这么看着我。”顾成峰斟酌了一会儿,肉乎乎的小手撑着下巴:“沈乔当年与我外祖父把你们家的所有事情都说了,一个字都没露。你应该也知道沈乔是我外祖父的门生。事实上,我外祖父是很愿意帮你们的,否则也不会特意把沈乔外放了江西巡按,还让他带上沈流年一起,去外头历练了。”

    连沈流年的事情都说了?沈乔的胆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既然这么说,那王伯雍还真的不是自己当初以为的,只知道独善其身的顽固老头。

    谢庭对眼前的小家伙如今已经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了,就瞅了他一眼,让他接着说下去。

    “锦衣卫原本就有人监视着赵王,你就算安插人手进去也没用,第一手资料绝对只会是锦衣卫的。”顾成峰悠哉悠哉的晃荡晃荡了脚:“我外祖父告诉我一个道理,那就是,这天下是皇帝的,若是皇帝想说谁造反,谁就是佞臣贼子,说谁是忠臣,谁就真的是忠臣。皇帝显然没有动赵王的打算,否则你以为赵王在藩地练兵,募集兵马的事真的没人会上报给皇帝吗?”

    这是事实,谢庭自从重活过之后就发现自己真的是寸步难行外族被灭,而皇帝虽然似乎看似维护他,却也防着他,赵王就更加不用说了,在他身边到处都安插了人手,他足足用了三四年的时间才把赵王的人手给清理干净,紧跟着就有赵王妃马不停蹄的陷害以及各种暗杀。

    沈乔也被外放了。

    谢庭就只好一步一步的来,先试着根据上一世的记忆收服了许多人,然后千辛万苦的又令一些人以军户的身份跟着赵王。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