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嫡女重生宝典 »  二百二十七 狠绝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二百二十七 狠绝

小说:嫡女重生宝典作者:秦兮
返回目录

    邱世安接到玲珑的信的时候正是傍晚,他正从邱苍梧的屋子里出来,因为邱苍梧一直倔强的求他去联络许知远,他很烦躁,因此对着伍伯全然没有好脸色,听见是玲珑来信的时候警觉的往左右看了一眼,才没好气的道:“不是跟她说过没什么事别总是写信么?怎么总是不长记性!”

    伍伯弓着腰赔小心,心中觉得委屈不已,只好讷讷的把信递到邱世安面前,其实伍伯也不想来送玲珑的信啊,奈何玲珑的事情向来都是通过他来传的,这回送信来的人又一直强调是大事,他一个跑腿儿的,虽然也害怕会得一顿排喧,但更怕的却是耽误了主子的事情,以后受苦,因此才冒着挨骂的危险送来了。

    邱世安这几日都没有睡个好觉,两个眼睛又肿又憔悴,黑黑的一层黑眼圈,他瞪了伍伯一眼,伸手将那信给展开,才读了一遍就彻底的来了精神,刚才的困意也都跑到了九霄云外。

    玲珑在信里说,不知道是谁多嘴跟顾博齐透露了邱世安曾经派过伍伯去接她好几次,如今顾博齐对她起疑了,这几天一直盘问她与邱世安是什么关系,让邱世安赶紧想个办法。

    顾博齐顾博齐,又是顾博齐,他们就不能让自己清静个几天么!

    邱世安心中说不出是不是惶恐,却直觉这一次的事情并不严重顾博齐那个人是没脑子的,要多好哄就有多好哄,顶多就跟他多磨蹭几句就是了,他还能不信?

    因此他根本没当回事,只是想着什么时候在醉仙楼请个客,到时候多说几句,这事情也就算过去了。

    这个年头,谁家的外室不是大家一起玩的?顾博齐这个孬种加色鬼还能独善其身?做梦呢吧!

    可是另一头在玲珑那边的顾博齐却当真是暴跳如雷。他的妾侍很多,通房丫头更是不少,至于在外头玩过的女子,没有一二十也差不离了,却从没有听说过敢给自己戴绿帽子的!

    枉费自己把邱世安那个人渣当成兄弟,还与他那么要好,还特地为了他在岳父面前说好话,当初甚至还想去许知远那里帮他买龙纹玉用来讨好刘七八,可是邱世安居然就是这么回报自己的玲珑肚子里那个孩子居然不是自己的,而是邱世安的。这简直就是个天大的笑话,是个男人也受不了这种委屈!

    发子见他神色恐怖,脖颈间的青筋都爆出来了,有些忐忑的靠上去:“老爷?”

    顾博齐脸色铁青的伸腿一把把他给踹开,自己冷着脸进了门,径直寻去了后头玲珑住着的内侍。

    玲珑此时午睡刚起,正睡眼朦胧的由丫头伺候着梳妆,见丫头梳头梳的差不多了,便自己拿起眉笔画眉。谁知顾博齐从外头猛地开门进来,一把提溜起她的长发,将她整个扭转了身子,将凳子也给踹开了。将玲珑压在梳妆台上,劈头盖脸就质问道:“贱人还敢骗我!昨日你不是说你与那邱世安只是之前的主仆情义吗?那我去陈王世子府上那一日你去了哪里?!”

    那一日玲珑正是去与邱世安私会了。

    玲珑被他摁在梳妆台上根本动弹不得,见了他这么凶神恶煞的模样更是忍不住惊慌失措的痛哭起来,双手扒拉着他的手试图逃开。嘴上还不忘为自己辩护:“老爷是在听谁胡乱嚼舌,这可真是要冤死我了!那日我去外边的钳宝阁定耳坠子了啊!不是与你说过了吗?怎的今日又忽然来疑我?”

    玲珑掉起眼泪来当真是我见犹怜,但是顾博齐这一次却似乎是真的生了大气。他听了玲珑这么说不仅没有松手,反而更大怒着将玲珑摔在了地上,怒发冲冠:“你还敢说你去了钳宝阁!我使人去问过了,那一日你出了门就坐上了邱家的马车,压根儿连钳宝阁的门也没进。你当你老爷是个二傻子,任你骗的?”

    玲珑被他这么一说,才惊觉事情穿了帮,只好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老爷明鉴,我去也是因为那一日恰好费太太又是要与我说”

    “扯你娘的臊!”顾博齐怒不可遏,将玲珑再次踹翻在地,眼里几乎要冒出火来,说着说着连眼睛都红了:“你还敢狡辩!贼淫妇,我今日叫你不得好死!”

    他话才刚说完,就在满屋子里乱窜了一圈,跑来跑去,才从旁边的墙上拿了跟马鞭出来,指着玲珑,叫她脱了衣服。

    玲珑知道顾博齐的脾气,看起来好欺负脾气好,其实真的生气了之后却比谁都可怕,顿时吓得瑟瑟发抖,梗着脖子哭的一缩一缩的,看起来倒是可怜的很,叫人见着就不忍心再动手了。

    可是顾博齐这回的确被气的不轻,就算是玲珑如今这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也引不起他怜香惜玉的心,其实他平常对玲珑可以算得上说是非常好的,基本上可以说是言听计从,可也正因为这样,在知道玲珑居然给他带了绿帽子之后,他才更加无所适从,脾气也越发的大。

    屋子里还有发子跟几个丫头,邱玉玲听了消息也赶来了,见状就张大了嘴巴,呆在一旁傻站着,几乎忘记了反应。

    顾博齐用马鞭指着玲珑,见玲珑半日也只知道哭,什么也不肯说,就更加来了脾气,甚是不耐烦的吼道:“贱妇!我叫你脱衣裳,你敢不脱?”

    周围看着的人不知凡几,还有许多男人在,玲珑以往虽然是歌姬,但是却从没有被邱世安带到过那种可以典妾**的场合过,跟了顾博齐之后,顾博齐也是把她给藏的严严实实的,生恐被什么狐朋狗友占了便宜去,如今却不顾一切的真的要她在这么多人面前脱衣裳了,玲珑哭的几乎要晕过去,死活就是不肯动手。

    顾博齐冷笑了一声,吩咐发子:“你去!将她的衣裳都给我剥了,这个贱妇!”

    发子倒是没什么不敢做的,再说玲珑虽然平时也不是特别难伺候,但是言语里瞧不起他们这些下人也是常有的事,他又是听顾满话的人,对顾博齐尚且没什么好感,更别提这个爱充太太的款的玲珑了,因此听了这话,二话不说的就上前去,先一把将玲珑给翻了过来,三两下的把她的衣服给剥了个精光。

    玲珑确实是个很漂亮的姑娘,与顾满那种侵略性的漂亮不一样,她是一种男人都会喜欢的,楚楚可怜又有动人心处的美人儿,如今她的衣裳被脱了,雪白的**就完整无缺的呈现在众人面前,只见她身材丰满,又凹凸有致,叫男人看了就忍不住血脉喷张。

    顾博齐瞧着却再也不喜欢了,他这个人,对女人好的时候恨不得掏心掏肺,对女人也言听计从,可是一旦对这个女人不喜欢了,那这个女人在他眼里就连条狗也不如了。

    如今的玲珑在他眼里就跟条狗没有什么分别。

    玲珑原本还以为自己哭的这么惨,好歹顾博齐会心疼要知道,之前只要自己掉一滴眼泪,顾博齐也能心疼半天,可是哪里知道顾博齐不仅没有心疼,更是连半分表示都没有,只是坐在上首冷冷的看着自己,目光就跟从前看门前发疯的那条狗一样,恨不得杀之而后快,便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心中开始忐忑起来。

    只是她心中终究还抱着一丝希望,总盼望邱世安会来帮她说几句话,就算是不看在他女儿的份上,他也应该会看在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份上,来救自己吧?

    可是她等不到那个时候了,顾博齐手里的鞭子忽然毫无预兆的抽在了她的背上,把她抽的顿时一个趔趄,重重的摔倒在地上,雪白的皮肉上顿时绽出一条伤口来,叫人瞧着就忍不住转开头。

    发子早就已经得到了顾满的暗示,此刻自然不会上前去劝说,因此还是呆在一旁看着,并且不动声色的拦住了想要上前的玲珑的侍女。

    这一鞭子抽的真的很重,玲珑倒在地上几乎羞愤欲死,她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顾博齐居然真的舍得抽下来,看来先前的缠绵缱绻都是假的,男人根本就都不可信!

    可是如今这个时候男人可信不可信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看着顾博齐这个架势,真的恨不得把自己打死,她从来没有一刻这么清楚明白的发现自己的性命根本就不值钱。

    这些贵族男人们只是把她们当一件玩物而已,喜欢的时候呵护着千依百顺,一旦不喜欢了,想打想卖想杀都是正常的,玲珑曾经也看见过府里的姐妹被打死之后,直接被凉席一裹就扔出了府,连个牌位也不能留的,如今她心里终于开始发慌,也终于发现顾博齐不是自己以为的那种无脑也无能的男人。

    顾博齐才不管她如今在想什么,伸手又一次把她给打的翻倒在地。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