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嫡女重生宝典 »  第一章 必得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一章 必得

小说:嫡女重生宝典作者:秦兮
返回目录

    只要这个姑娘是顾家的,只要她是王伯雍的外孙女,这就够了。至于其他的,就跟刚刚赵王妃自己说的那样,只要这个姑娘日后是谢远的人了,难道还怕她能胳膊肘往外拐吗?

    怕就怕这个顾满没有传说中的这么厉害,不然那才是谢远的福气呢!

    赵王妃说完,见邱嬷嬷送上庚帖,翻开瞧了一会儿,立起身冲碧荷道:“快,给我更衣!我要往顾家去一趟!”

    “王妃!”邱嬷嬷忍不住唤住她,见她目光沉沉的看过来,又忙摆手解释:“王妃,这件事情怕还是得先跟王爷商量吧?您刚刚还要同王爷说的,您忘记了?”

    倒也是,好歹是儿子的婚事,总得先告诉儿子的父亲一声。赵王是会同意的吧?毕竟,毕竟谢远才是跟着他在封地上一起生活了这么久的,有感情了的亲生儿子啊。这样一个自己费尽心血养了十几年的孩子,总比那个谢庭好!

    赵王妃捏着拳头坐下了,觉得有些渴,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水,就听见碧玉有些焦急的声音:“县主,县主您慢着些,小心台阶呀!”

    又胡闹了!赵王妃揉了揉额头,眼看着女儿蹦蹦跳跳的进来,先呵斥道:“教了你多少次了,站有站相,坐有坐相,你瞧瞧你这是什么样子?到时候出去岂不是丢人?”

    说到丢人两个字,咸宁县主又想起来瑞朱跟碧音还有前几日在荷花宴上丢人的事情来,不由得沉下了脸,撇开赵王妃的胳膊不依:“母亲又说这些话来气我!我早就已经丢人了,还怕这个吗?反正母亲也觉得我丢人了,那干脆,干脆不要我好了!”

    “你呀!”赵王妃皱了皱眉头,将女儿揽进怀里戳了戳她的额头,气道:“你这张小嘴利索的,非要气死你母亲不可吗?”

    “我哪有!”咸宁县主窝在母亲怀里。嘴里却还是不依不饶:“说起来,最丢人的事情难道不是我的丫头被哥哥处置了吗?母亲说过会还我碧音跟瑞朱的,她们两个人呢?”

    说起这两个丫头,赵王妃心里又憋了一肚子的气。她倒是真的去跟田婶要人了。谁知道田婶却轻描淡写的告诉她,打了一顿,那两个丫头就死了。

    死了?!就因为一条狗,这两个跟着去了封地又跟回京城来的明显受宠的大丫头就这么死了?谢庭可真够狠的!

    就为了那一条狗,搭上了两条人命!

    这样的一个人,让人怎么相信他到时候登上赵王飞位子,不会杀了自己母子泄恨呢?

    她还记得当时田婶惊讶不已的眼神,跟田婶的那句话:“王妃这话说的,怎么就罚重了呢?这还是世子仁慈,换做别人家世子被下了毒。当场就要告上皇上那里去的。世子是谁?他可是未来的王爷呀,是皇上的亲孙子呢!那两个丫头敢给世子下毒,打死算轻的,否则,按律例。她们可都该夷三族的!”

    按律例按律例,按什么律例?!谁不知道这话不能说,难道还能辩解说根本没给那个破谢庭下毒,不过是想毒死他的一条狗而已吗?!

    “算了!”赵王妃忽然抬高了声音:“不就是两个大丫头吗?有什么了不得的,到时候重新挑新的就是了。大不了,也叫瑞朱跟碧音不就行了!”

    咸宁县主瘪瘪嘴就想要哭出来:“母亲!我不要,我就要原来的!那个坏蛋凭什么动我的丫头!”

    “那你凭什么动人家的狗?!”赵王妃猛然拔高音量。呵斥道:“你还真以为你们还跟四年前一样吗?现在人家可是深受皇上喜欢的郡王,又是世子!他还有陈家呢!你以为啊!”

    这些关她什么事?!咸宁县主穿起鞋子,生气的跑走了。

    “还不快出去跟着?!”赵王妃没好气的看了一眼呆立着的咸宁县主的丫头奶妈们,怒道:“再让她去招惹那个不吉利的家伙,当心你们的脑袋!”

    奶妈跟丫环忙低头告罪,急忙追出去了。

    真不让人省心啊。赵王妃呼出一口气,有些疲惫的问:“二爷呢?二爷去哪儿了?”

    谢远最近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总是神出鬼没的。

    现在要给他说亲事了,赵王妃就立即吩咐邱嬷嬷:“!他出门了没有,没出门就给我叫来!”

    谢远很有些不耐烦。进门就问郑氏:“母妃,好端端的您又找我做什么,还叫的这么急!”

    赵王妃见了他这副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伸手抄起旁边的一个引枕就扔了过去,骂道:“你这像是什么样子?!问的叫什么话,我叫你来当然就是有事,难道还指望你过来给我请安不成?!”

    怎么就不指望了?这不是天天在请安嘛?谢远心里嘟囔,却并不敢真的说出来,有些讨好的坐在赵王妃身边,堆起笑来撒娇:“哎呀母妃,儿子又不是那个意思!母妃不久之后就到生辰了,儿子这早出晚归的,还不是给您准备礼物呢嘛?”

    这话听的倒是叫人有几分舒心,赵王妃斜眼看着他:“真的?”

    “真的真的,比金子还真。”谢远抬起手做了个发誓的动作,又笑嘻嘻的去摇赵王妃的胳膊:“母妃就是性子急爱埋怨人?儿子什么时候不把母妃放在心上过了,是母妃自己总是小性儿爱埋汰人嘛。”

    赵王妃听的心里舒坦,也就不计较自己儿子说自己小性儿,点头道:“这还算你有几分良心,也不枉你母妃为你谋划这么多。”

    谢远听的有些云里雾里,挠头问道:“什么谋划?母妃为我谋划什么了?”

    赵王妃爱怜的替他正了正冠带,正色问道:“你可听说你皇爷爷要替谢景行寻世子妃的事了?”

    怎么没听见,这阵子到处都是人提这个,他躲都躲不过去。

    出门喝点小酒也有人不怀好意的来问他是不是打算跟哥哥同时间成亲,哥哥要找名门闺秀,那这个做弟弟的也不能差什么的。

    做弟弟的也不能差么?可是皇帝根本就不记得自己似地,也从来未曾提过要给自己找媳妇儿,更别提如今谢庭居然封了郡王,而他仍旧什么都不是了。

    人比人真的要气死人,当年明明谢景行只能被自己追着跑,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可是现在呢?可是现在谢景行却已经不是当年人人欺凌的谢景行,他已经是郡王了,是名正言顺的未来的赵王的接班人。

    而自己却从人人追捧的赵王宠爱的幼子变成了一个填房生的什么都不是的矮谢庭一头的弟弟。

    这个事实真是叫人难堪的很,谢远闭着眼睛把拳头握紧了,低低的从喉咙里挤出一点声音,道:“知道。”

    见自己儿子这般难过,赵王妃心里也很不是滋味,摸了摸他的头,道:“所以咱们也不能落在人家后头,你皇爷爷既然偏心那位,咱们就只能自己靠自己了!”

    话是这么说,但是谁敢去跟皇帝对抗呢?谁挑的人又能尊贵的过皇帝挑的?

    谢远还是有些泄气,不由得再一次暗恨起谢庭的存在来。

    他本来就不该存在的!他该跟着那个女人他的母亲一起去死才对,也好过这么留下来恶心着自己跟母亲。

    “你们都是皇亲国戚,要找比你们更尊贵的女子那是肯定难了。”赵王妃嘴角噙笑,缓缓的笑道:“可是仔细说起来,也不是没有。”

    谢远竖起耳朵仔细听,满怀希望。

    “比如说顾家的那个顾九。”赵王妃吐出这个名字,顿时觉得轻松了许多,又道:“这个姑娘可不简单,多的是人想要呢。颇有些奇货可居的意思在。”

    顾家的姑娘顾家谢远想起了些什么来,忽然就想起那次偷偷溜进京城来刺杀谢庭的时候,躲在的那辆马车上的姑娘。

    那个姑娘似乎,也说过自己姓顾。

    顾那么,那个姑娘是顾几呢?

    “阿远!”赵王妃抓着他的手,重复道:“这个姑娘可很不错,咱们一定不能落在那个贱种后头,一定不成。他要娶什么名门闺秀,那你也得娶。看看谁耗得过谁。”

    赵王恰好踏进房间,听见这句话就好奇的问:“什么谁耗得过谁?”

    谢远忙站起身来请安,赵王点了点头,问道:“你这些日子总是出去做什么呢?玩的都不着家了,不像话!”

    谢远一向不怕自己的父亲,闻言便笑道:“母妃生辰要到了,儿子出去替她找些好东西。父王您从哪儿来?”

    说起这个,赵王的脸色沉了沉,有些不爽的告诉赵王妃:“史家又来人递帖子问消息了,本王实在是不耐烦。不然十五那一日,你便去一趟吧。”

    去史家?到时候又得自己给擦屁股。郑氏心里又把谢庭给骂了一顿,觉得很不是滋味,偏偏又不能拒绝,便点点头示意知道了。

    又拉起赵王来说刚才说到的顾满的事。

    这个姑娘,反正谢远是一定志在必得的了,谁来都不管用。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