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嫡女重生宝典 »  十九章 妥协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十九章 妥协

小说:嫡女重生宝典作者:秦兮
返回目录

    不管赵王府里闹的如何鸡飞狗跳,外面还是一概不知的,只知道一向多灾多难的赵王世子这回又病了,还病的不轻。

    顾成峰想到皇后因为她把顾满弄进宫里去敲打逼迫过一番,心里就咽不下这口气,在听见了魏瑾然说要去赵王府探望的时候就没好气的挥了挥手:“滚滚滚,谁有兴趣去瞧他?!”

    这小家伙以前跟谢庭的关系可好的很,现在怎么忽然变得这么没有情义,魏瑾然有些不高兴了,出言讽刺:“哟哟哟,不去就不去吧,还闹上脾气了。白眼狼!”

    白眼狼?!顾成峰想反唇相讥,但是想了想自己还真是没有开口反驳的道理他给谢庭出过很多主意不错,但是谢庭也帮过他很多很多次啊。

    上次丽妃的事情那么顺利的完成,还不是因为有那个蔷薇,那个蔷薇可是谢庭的人。

    再说,顾成峰其实自己心里也清楚这件事情不是谢庭可以做主的,皇后本来就把他当作了幼子的转世,如今陈家的事情又被洗干净了,当然是更加心疼怜惜谢庭,想拼命给他找个好姑娘了。

    顾满的身世摆在这里,不找上她找谁?

    这真是说不清理不明了,顾成峰闷闷的收起书,拉住正要拂袖而去的魏瑾然,似乎有些不情愿的道:“算了,我跟你一起去一趟吧。”

    不去似乎实在有些说不过去,那小子对自己那么好,对顾满也很不错。

    魏瑾然没有因为这句话就开心点,他甩了甩袖子:“你也不用那么不甘不愿的,你若是不愿意就别去呗。反正他交好的人一个个都是没良心的白眼狼,你是,欧阳灿那个家伙也是!你们出事的时候就知道去找人家,他出事的时候可好,一个去看他的人都没有。”

    也不知道陈嘉言那个家伙是不是死在温柔乡里了。连表弟怕都忘记了吧。

    顾成峰不是那种没有良心的人,加快步子一言不发的跟上魏瑾然去赵王府看谢庭。

    谢庭最近显然是过的很舒服的,一踏进院门魏瑾然就有些夸张的笑了两声,朝顾成峰挤眉弄眼的他的怒气来的快去也的很快。本来就已经跟顾成峰混的很熟了。而且顾成峰又比他小好几岁,他从来不在顾成峰面前要什么形象。

    顾成峰目不斜视,只当没看见。

    不就是这藏花坞院门左右种了一圈竹子么,不就是外头又漆上了一层新的粉墙么?

    谢庭如今是皇帝跟皇后的心尖子,又是被赵王弄伤的,赵王妃不好好展现展现自己,只怕很快就要倒霉,是个人都不会那么笨。

    进去的时候恰好碰见了许久不见的欧阳灿,魏瑾然晃了一下神才有些不相信的撞了顾成峰一胳膊肘,道:“是欧阳灿来了?我没看错吧?!”

    是啊。欧阳灿可是已经很久很久不见了的,怎么这个时候忽然出现了?

    顾成峰还没提脚说话,魏瑾然已经笑着上前拉了一把欧阳灿:“喂,你可真是贵人事忙啊,想想大家多久没见面了?还以为你失踪了呢。”

    欧阳灿面色不怎么样。似乎提不起兴趣的样子,看见了很久不见的好朋友也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示,胡乱应了两声算是敷衍。

    魏瑾然再迟钝也看出了欧阳灿的不对来,有些奇怪的拉住他:“你怎么了?这么久没见,怎么一出现就是这样半死不活的样子?”

    欧阳灿觉得头有些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回头瞧见顾成峰的时候。眼睛忽然亮了起来。

    顾成峰自然把他的表情收进眼里,但是想到欧阳夫人亲自来府里跟王氏说过要来提亲,到后来又单方面作罢的事,对他自然也不想搭理,上前几步去看谢庭。

    谢庭靠在枕头上坐着,大病初愈。脸色有些苍白,唇色也不怎么好,见了他们来却笑的很开心。

    魏瑾然被欧阳灿弄的一头雾水,心里有些不舒服,自然就更加亲近谢庭了。拉着他责备道:“你这么大个人了,怎么动不动就病?瞧瞧你的那些兄弟们哪个不是生龙活虎的,也就你这个病秧子时不时的病上一场,好了没呀?”

    欧阳灿偷偷的拉了拉顾成峰,示意他往外面去。

    好歹跟欧阳灿也曾经是好朋友过,顾成峰虽然还是有点怨气,还是跟着他出去了,走到游廊上就道:“什么事啊?”

    欧阳灿知道自己母亲去侯府那一次是得罪了王氏了,顾成峰那么喜爱姐姐的人对自己有怨气也是很正常的,心里一点儿都生气,反而低声下气的赔礼道歉:“我母亲我母亲的事,对不起了。”

    其实也没有什么对不对得起的,又没有下定,只是口头之约而已,何况谁也不知道。王氏跟顾成峰之所以这么生气,还是因为欧阳灿毕竟是极好的一个结婚人选,明明说定了却又被拒绝的感觉很难受。

    见欧阳灿也清瘦了许多,似乎很憔悴的样子,顾成峰也不好继续生气,背着手咳嗽了几声:“算了算了。”

    他明明才四五岁,跟个小老头子似地的做派把旁边的秋夕跟月影惊了半响,掩着嘴笑着进门去服侍了。

    怎么还有四五岁的小孩子训大人的道理?真是在哪里也没见过啊。

    犹豫了又犹豫,欧阳灿还是没有忍住,开口问道:“你姐姐她,还好吗?”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问这个问题,其实现在顾博齐已经死了,定远侯也回来了,顾满的日子一定不会不好过的。

    何况他刚刚听哥哥说了谢庭前几日刚去过明月楼找顾满的事情。

    但是他就是想问。

    为什么想这么问呢?他问自己,然后在心里嘲笑自己的不死心。

    还是想听见顾满为了这件事哪怕有一点点的不开心跟郁闷吧,若是顾满真的有那么一点在乎他,他就算是拼着不要这条命了,也要求着母亲去侯府提亲的。

    顾成峰狐疑的瞧了他一眼,干脆的问道:“你们家不是都说以前说来提亲的话都不作数了么?你现在来问我这个干嘛?”

    欧阳灿脸色白了又青青了又紫:“不是我们要不作数的,我们怎么会想不作数呢?是淑妃娘娘递出消息来,说是皇后娘娘已经给顾九姑娘定下了人选”

    原来从那个时候开始皇后就开始惦记起顾满来了。

    是啊,怎么忘记自己,上一世自己的皇祖母也是这么性急又思虑周全的人呢?

    这天底下谁能拗得过皇家的人?

    欧阳夫人这么做也情有可原,顾成峰绷着的小脸儿总算放松了一些,于是答道:“这世上没有哪个女子超凡脱俗到被原来定下的人家拒绝了还能开心的吧?我九姐当然不好过了。”

    欧阳从那的面色就霎那间惨白下来,眼睛发亮的拉住顾成峰:“那,那我去求我母亲重新去定远侯府提亲!”

    “不用了。”顾成峰见他确实不好受,刚才又刺激了他一下,心里的气消的也差不多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你母亲,她决定了的事什么时候变过?何况已经被拒绝了一次,你们就算来了,我母亲跟九姐也不会答应。已经有了疙瘩了,就不能恢复如初了,你不明白吗?”

    欧阳灿年初就中了进士,被选入了翰林,可是他病着到现在都还没有去吏部报道。

    想必也有这件事的原因在,顾成峰这么一想,心更加软了几分,见他眼里的神采一点一点的消失,就劝道:“我九姐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既然已经过去了,她就不会再回头看。你也是,别钻进死胡同里了。”

    是啊,顾满她那么骄傲的人,哪里会吃回头草。

    欧阳灿想起初次见她,她在悬崖旁边闭着眼睛一动不动,一点儿也不怕万丈悬崖,衣袂翻飞简直如同一个仙子。

    想起在定远侯府她面对毒蛇的时候明明已经很害怕,但是却丝毫没有抛弃丫头,或者让丫头挡在前面的想法。

    想起她曾经也很信任过自己,也叫自己帮过忙。

    这一切想的他心都痛了,他竭尽全力的忍住快要崩溃的情绪,连跟谢庭还有魏瑾然告别的心思都没有,匆忙离开。

    欧阳宣今日沐休,看着弟弟魂不守舍的回来就气不打一处来,忍不住呵斥道:“你疯了?!走路都走不动了吗?”

    欧阳灿确实走不动了,他一屁股坐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

    欧阳宣更加生气不管什么原因,一个大男人哭哭啼啼的都叫人讨厌,他抬腿踢了欧阳灿一脚,怒道:“才刚说你不像样子,你就又做出这副姿态来了?!怎么跟个娘儿们似地哭哭啼啼的?”

    “你才跟个娘儿们似地!”欧阳灿心里憋着一肚子的气,憋了很久了,此刻听见欧阳宣这么一说,顿时所有的委屈跟怨忿都冒出来,跳起来就给了欧阳宣一拳:“都怪你!都怪你!”

    真是疯了!欧阳宣目瞪口呆的被打了一拳,拔刀就要冲上去,却被闻风而来的下人们抱的死死地,动弹不得,怒道:“你犯什么病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