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若爱若宠 »  第九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九章

小说:若爱若宠作者:三千弱水
返回目录

    郑凛叙用手撑在方向盘上,眼神放低,看着文浣浣。

    她低头似乎在思索着什么,不理会他眼神中的幽暗。

    “浣浣,”他忽而低语,“我们在一起吧。”

    她的魂魄似乎都在这一刻被勾回来,不由自主转过头,正撞进他那双如子夜一般的眸里,不知为何有种“终于”的感觉。

    “你那么聪明,怎么可能感觉不到我喜欢你”郑凛叙一把拉住她的手,把她整个人扯进自己的怀里,呼吸顿时停顿半拍,她的气息喷洒在胸口,有种满足的充盈感,“之前我不说,不过是想多给你一些时间,但是我发现我忍不住了。”

    “为什么……是我”

    文浣浣低问。

    她清楚自己,没有什么显赫的身份和家世,个人除了一身武艺和冲劲外别无长处。

    而他不同,他是郑家的家主,郑氏的绝对掌权者,他是所有女人心中的梦。

    “不是凑巧,”郑凛叙沉默半响,忽然道,“是命中注定,浣浣。”

    车厢内,他的声音竟然十分温柔。

    “知道概率吗小时候能够相遇的几率,加上一见钟情,然后从心底记住一个人,十六年的等待,然后再次遇见,相爱。我算过,几率为0.00000175%。”他吻着她的发,手臂开始收紧,“浣浣,你有没有想过,你就是我生命中的那0.00000175%”

    文浣浣已经因为诧异而紧抓住他的衣服。

    那么说,他从一开始,就喜欢她

    那样一个人,在那样的时光,爱上她

    “那个时候我还不是郑家家主,也还没有郑氏,但是却还是爱上你,还是对你一见钟情。浣浣,不要低估你在我心中种下的存在,然后,接受我,也让我拥有你。”

    郑凛叙用大拇指磨蹭她上了一层唇彩的唇,从今天她化好妆出来,他最想做的,就是把她的唇彩弄得惨不忍睹,“做我的女人,虽然我不能保证未来会不会有什么变故,但是我会以我最大的能力来避免这些,会宠你护你爱你,我敢保证我未来的生命里只会有你一个女人,我郑凛叙够资格让你成为c市最幸福的女人,然后包括我在内,只要你想要,我什么都会给你。”

    他握住她的双手,让她的纤葱玉指在他的脸上轻划而过,这种因为肌肤带来的颤动,是他今生唯一承认的拥有:“浣浣,这样,你愿意要我吗”

    从一开始,她就存在于他的生命中,以那样坚强的姿态,盛放。

    她是那一个午后,上天赠予他的礼物,他谨慎收藏,只为有朝一日能够亲手拆开。

    如果,一个强大的可以叱咤黑白两道的男人,用这样性感的声音对你说,他可以给你一切,只需你要。

    文浣浣震撼了。

    并且,有那么一点,一点点甜蜜的心动。

    “你这个臭男人…….”文浣浣虽然这么说着,但是手上却没有停下来感受他的五官,手指抚上他的双眼,就是这双眼,迷了她,让她愿意为他勇敢,“如果你中途退货,我就杀人灭口。”

    被挡住了双眼,他却还能想象出她红着双颊,勇敢而坚决地看着自己模样,大手附上,他擒住她的手,“无限欢迎。”

    “郑凛叙,好,我答应你,除非有一天你不爱我,否则无论你郑凛叙如何为非作歹,我都愿意是你的人。”文浣浣看着他抓住自己的手往下,他的双眼装满了无限认真,却又异常闪亮,犹如装下了所有的星辰闪烁,“你说会宠着我,我就当真了,也别想我会放开,你知道的,我就是这么一个人,如果你敢负我……”

    他趁着她还没说完吻上去。

    最后一丝的喟叹是发自他们的吻里。

    “求之不得……”

    纠缠,封闭,然后席卷。

    他一手扣住她的头,一手掌控她柔软的腰部,海洋绿的礼服披散在车座,有的垂下至车毯,可是他们却毫不在意,以吻封缄,强夺豪取。

    这是一场宠爱与被宠的游戏,比谁更真情实意,谁更认真沉溺。

    他狂放的卷着她的甜蜜,她似乎受惊于他不同以往的强烈霸道,可是他却不给她机会退缩,手臂用力,她被他卷住腰身放在大腿,形成奇妙的女上男下姿势。

    手炽热的抚摸她的脸颊,因为热吻而带着几许诱人的晕红,她那抗议的眼神实在太没说服力,春水涟涟,是动情的象征。郑凛叙的唇改而往她的耳廓吻去,舌头描着她精美的耳朵*一圈,看着她仰着脖子战栗的模样,再也忍不住把她的耳垂含在嘴里慢条斯理地用牙齿厮磨。

    “喂……”她轻吟一声,可疑的尾音带着颤抖,听到自己的声音文浣浣差点没羞得把自己的舌头咬去。

    “嗯”他应和她,然后坏心眼地用自己的喉结贴住她纤嫩的脖颈,轻轻吞了一口,让她感受。她的柔软嵌合自己的胸膛,隔着水蓝色抹胸揉揉蹭蹭,他眼神似乎快要冒火,手不安分地从裙摆钻进去,然后惩罚性地掐住她的大腿。

    文浣浣嘤咛一声。

    这样太过于激烈的亲热,让她不能适应,却不抵触,因为对象是他,她竟然觉得可以就这么把自己交出去。

    多么奇妙。

    他对她的一见钟情,她对他的甘愿托付,这一切是否都是命

    她的声音让他难以自控,可是这样的时间场合,他如果再不坚定,她肯定会被他欺负了去。

    粗喘着把她按在怀里,她把下巴搁在他宽厚的肩膀上低喘,郑凛叙极力隐忍下腹的骚动,要他一时半会儿消下去大概是不可能的,他本来就不爱碰那些不干净的女人,刚刚开始涉及黑道的时候是迫不得已,生意场上有些事情并非他能控制;后来他慢慢变得强大,再无需诸多顾忌,也是在那时才发现自己原来已经非她不可,自此后就再也没有碰过女人。因此此时此刻良辰美景,就这么个绝色放在自己身上,相信就算是ed也会雄起。

    文浣浣的脸顿时红了。

    因为把身子坐下,她清晰地感觉到那顶在自己大腿根部的硬物正在蠢蠢欲动。

    大学时期的生理课是没有白上,男朋友她也交过,虽然不多,但是每一个都曾提起那方面的需求,只是她对他们仅限于喜欢,也不愿把自己交出去。

    所以当然知道那件顶着自己的东西是什么,不由得,她羞得更觉得热,有些尴尬地看着他俊美的侧脸:“你……还好”她不懂他为何中途停下,却也因为自己刚才的迎合而羞红了张脸。

    “我说不好,你就给我”郑凛叙好笑地看着她,恶劣地挺了挺腰,让她更加清晰地感受自己。

    这样真实的触感让她快要羞愤欲死,她喂了一声,随即恼怒地一拳捶上他,但是那力道对他不轻不痒,未免擦枪走火,他也不再动了,安静地等着消火。

    “根本不必这样做,你是我打算用来疼惜一辈子的,这样的事,下次不要再有了。”郑凛叙细细碎碎地亲吻她的脸,然后卷住她的舌尖拖出来含住,乐此不疲,直到他玩够了松开,“即使你愿意,我也不愿委屈了你。浣浣,即便我不说爱你可能不了解,但是我不介意陪你一辈子直到你明白。”

    文浣浣靠在他的怀里。

    心底有着一种甜蜜的宁静。

    这个男人,那么轻描淡写,写明白对她所有的爱。

    让她怎样装作看不见,看不懂

    “我明白了。”夜色下,她难得温顺地笑。

    原来真的有一种缘分,是此生一经遇见,便允诺永远相守的。

    郑凛叙,我不相信什么一见钟情,但是我相信你;我不相信命中注定,但是却相信你能够给予我最想要的呵护与爱情。

    爱上一个人需要多长时间一秒、一刻钟、一天、一年文浣浣爱上郑凛叙,只需要三个月。

    那之后郑凛叙商量着让文浣浣把特警的工作辞掉,说要把她安排在自己身边,给她安插一个就近岗位好拿来让彼此“增进感情”,当然这也是郑凛叙的私心,毕竟立场不同,若是她在出任务的时候出了什么事,他做起事情来也会被处境处处压制。但是文浣浣在这点上是完全不退步的,当特警是她拼搏来的警界巅峰,她为此自豪着,所以说什么也不愿意。

    郑凛叙用沉默默默地抗议片刻,文浣浣才无奈地上前亲了他下巴一口,他才松动着嘴,然后把她拖在怀里来了个十多分钟热吻,才放了她。

    安抚这只强大地又爱玩撒娇的巨婴,文浣浣觉得自己真是越来越有心得了。

    走进郑氏大楼,门口的接待员连忙恭敬地站起来四十五度鞠躬:“文小姐。”

    见怪不怪地搭总裁专属电梯上楼,自从那一晚他们确认了关系后,整座郑氏大厦一夜之间对她可谓是恭维有加,点头哈腰就差没有吐舌头摆尾巴,让她看见后十分郁闷。

    偏偏这都是某人的恶趣味和独占欲,她反抗不得,只能逆来顺受。

    笑话,郑氏未来老板娘第一号人选,估计也是唯一一个,哪能不好好巴结郑氏的员工有几时见过大gss这样宠人了平常女色都很少近的大gss忽然对一个女人言听计从,这样的风光事迹可是让许多人又惊又妒。

    像上一次,不过是文浣浣在门口被一辆路过的自行车擦伤,那伤口被擦地红了一块,看起来有点吓人。文浣浣眉头都还没皱起来呢,大gss就亲自下楼了,二话不说皱着眉把她横抱起来,召唤了郑家的私人医生,大阵仗地似乎是她得了绝症。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