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若爱若宠 »  第十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十章

小说:若爱若宠作者:三千弱水
返回目录

    之后文浣浣十分抗议,说不必搞这些特殊化,谁知道却被郑凛叙一句话给堵了回来“我郑凛叙的女人当然特殊”这样一语双关的话让文浣浣彻底栽倒了,也就不多说什么。

    电梯缓缓升起,文浣浣心情大好地看着手上的甜点,这是从咖啡店里自己学着受制的,虽然她的厨艺不算好,但是也不算太差,难得下厨烤了曲奇,不要浪费,理所当然要找白老鼠。

    本来应该直接上顶楼的电梯却在60层停下,门一开,文浣浣不自觉地顿了顿。

    按下电梯的是一个身材高挑的男子,穿着黑色v领衬衫,显眼的身材在面料极好的衣物下隐隐可现,可惜就是气质太过于冰冷,不同于郑凛叙的清傲,这个男人是真正的冰冷,凤眼一扫,见到电梯里出现的文浣浣不仅没有露出诧异的表情,还镇定自若地走进来,没有再说话。

    纵然是文浣浣这样刀枪不入的人,也被他冰冻了下。

    电梯自打出现了这个男人,气氛就变得很压抑,文浣浣不动声色地打量着男人,后者似乎没什么自觉,却在快要到63楼时候,悠悠而冷清地开口:“嫂子,你再看下去我也不会长出花来。”

    瞬间,文浣浣似乎被雷轰了下。

    嫂子!难道他是郑氏五少之一

    但是在五人里,除了郑凛叙和詹遇宸,文浣浣就没见过其他三个人。

    还没等文浣浣提问,男人已经回答了:“你不用觉得太奇怪,在郑氏,最瞒不了人的,就是奸情。”

    电梯打开,黑衣男默默走出去,徒留下文浣浣独子一人在电梯里风中凌乱。

    “大哥。”黑衣男似乎没有在意身后的文浣浣,打开63层唯一的大门便若无旁人般走进去,文浣浣还没进门,就听见了郑凛叙轻应的声音。

    “老四,老五的事情怎么样了”办公室内,偶尔传来一些纸张翻动的声音,文浣浣暗咒了一声,踌躇着挪到门口,翻动声便立刻停止了。

    郑凛叙眼眸深深地看着门口正踌躇不前的女人,不禁觉得一阵好笑,便放下了手中的钢笔,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纪若白,就是刚才的那位黑衣男,见状不禁冷笑一声,随即低下头,翻着文件。

    “呃……打扰到你们那我先撤了!你们先谈!”文浣浣说完拔腿就跑,可是郑凛叙却在此刻站起来。“站住。”郑凛叙理了理西装,大步走过去,逮住了某个容易害羞的小人儿,“在我的地盘,想逃”

    被抓住,文浣浣垂头丧气地把手中的曲奇饼递起来,献给某位资本家。

    “用这些就想收买我”资本家表里不一,嘴上这么说,但是手指却轻轻一挑,拿走了贡品。

    纪若白鄙视地摇摇头,看也不看他们这对狗男女,淡定地继续翻文件。

    “那你想怎么样”

    文浣浣有些气恼。

    自打那一晚,他就好像吃定了她似的,外人都传闻他宠着她,是这样没错,但是往往都是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他牵着鼻子走。

    想想更气恼,打又打不过他,论心计更不是一个档次的。看着办公室里面的黑衣男,文浣浣眼神一转,本想挣脱的手改为搂住他精壮的腰身,隔着手工高级西装,大着胆挨过去磨蹭他,还不忘像那些电视剧里面某些女人一样在他的脖子间低语:“要不要以身相许”

    文浣浣料定了郑凛叙会在人前人模人样,但是显然,资本家不是一般人。

    只见资本家揉揉下巴,似乎在考虑什么,就在文浣浣一脸得意地笑着的时候,他一把勾住她的腰,另一只手勾住她的右边大腿,把她就这样压在了门框上。嘴角勾起一个玩味的弧度,他头也未转地对纪若白道:“老四,你先下去。老五的事情都给我先搁置着,三个小时后再上来。”

    万万想不到他会无耻到这种境界竟然就这样把她压倒,这时候文浣浣真是恨极了自己的好眼神,因为她清楚地在不远处合上文件踱步走过来的纪若白的眼中,看见了名为“奸夫淫妇”四个字!

    就在纪若白经过他们的时候,他很是淡定地说了一句话:“如果你真的以为大哥是正人君子的话,那么你会被吞的骨头都不剩。”

    然后,文浣浣就十分绝望地看着纪若白纯黑的身影消失在电梯间。

    “呵呵……你不吃曲奇了我亲手做的哦。”文浣浣转过头来,打算安抚一下这只已经开始发情的巨婴。

    “我比较想吃你。”巨婴不买账,眼神渐渐深下去,熟知他性子的文浣浣清楚地明白这是意味着她已经逃不掉的眼神。

    “但是我为了做这些已经很累了……我们,改天”文浣浣指了指郑凛叙用手指勾住的曲奇。

    郑凛叙索性不说话了,身体紧逼而上,健壮的身子炽热而带有十足侵略性的凑近,让文浣浣不禁又来了个心跳加速。

    “不管,先吃你……”他用唇逼上,耐心地在她柔软的唇瓣上辗磨吸吮,直到她眼神迷离地开始放软身子,他便用手把她的大腿更抄近一些,让自己已经偾起的一端顶弄着她的柔软。

    奇妙的触感让两人都忍不住低吟一声,文浣浣低喘着从他的热吻中寻到空隙道:“喂……你别用那个顶着我……”他的硬度和热度都似乎能灼伤了她。

    “什么那个”郑凛叙夺回她的唇,这次已经不能满足于浅尝辄止,他探舌进入,寻找到她欲要逃窜的丁香,勾缠住然后来回放肆地扫荡。他装作听不懂她的话,腰部微微用力,西装裤的布料便热热地磨着她敏感的小点,越来越重,直到他听见她难受而兴奋的浅吟,才收住力道,改为轻撞,“嗯还要不要”

    文浣浣已经习惯了他的恶趣味,虽然不情愿,但是身体被他点了火,十分难受:“唔……你真的不吃曲奇”

    “吃,是你的,我都吃。”郑凛叙咬着她的脖颈,随即一手撑住门框以免压到她,一手扣住她的臀部让她清晰地感受着自己,随即腰部略使劲用力,这次却不是只逗弄而不深入,直到他感受到前端的一点湿意,他便找准了那个点开始有频率地撞击轻捻,“宝贝,我都给你。”

    他们两人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每一次都是以他的狼变为始,以她的一塌糊涂为终。明明大家都是成年人,可是文浣浣却对这样羞涩的情事,而感到有一丝偷吃一般的愉悦。

    每次文浣浣都做好了把自己交出去的准备,但是每当这时,郑凛叙就会表现出他惊人的狼,正如现在。

    “呜……”文浣浣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脸上红潮滚滚,一副正在被人狠狠疼爱的模样。她忍住不让自己叫出那些羞人的声音,但是却忍不住要一只脚勾住他的腰,随着他的动作而与他愈发亲密。

    郑凛叙喘着笑出来,她太可爱的反应让他底子里的暴虐因子蠢蠢欲动,一手掌控住她的柔软,细细地用拇指隔着布料揉捻着,他腰部动作越用力,她便抖得越厉害,此刻他已经能清晰地感觉到她泛滥的湿意,透着薄薄的一层布料,微微沾湿他的西装裤前端。

    “宝贝,你说等下如果有人上来见到我们这样,他们会怎么想”郑凛叙低沉的嗓音夹带着浓重的隐忍与*,手上力道愈重,他满意地感受到她因为紧张而更加敏感颤栗的身子,手一托,他把她更牢地夹在墙上,这样一来她的身体便悬在了半空。

    “唔……你……变态……”文浣浣其实一直担心有人上来,所以当听见他刻意说出来的话时更加地不安,偏偏这个男人似乎玩上瘾了,她只能颤着嘴唇感觉自己越来越一塌糊涂,一*情潮翻涌而至,似乎下一秒就能把她吞没。

    最后几下,文浣浣僵直了背脊,随即身体开始伴有小幅度的抽搐,郑凛叙感觉到了,不退反进,辗磨地愈加用力,甚至用舌头隔着胸前布料吻上敏感的蓓蕾,隔着胸衣撕咬。过不了一会儿,她便咬住了他的肩膀,让那声*的尖叫淹没在她的唇齿间。

    文浣浣丢脸地把头埋在他的胸前,郑凛叙默默地加快速度,然后草草地就着她的腿间解决,两人都没有开口,都是静静地享受着这偷欢后的余韵,只是文浣浣是羞得不敢动。

    无奈地揉揉她的发,裤子内的一塌糊涂又是他压抑不住的象征,她总是能够轻易让自己失控,不分场合时间地要她。

    郑凛叙的眼此刻似乎被洗涤过那般的湿亮,见她也是双眼氤氲的模样,就趁着她恼羞成怒之前,把她一把抱起,顺势进入一旁的休息室,那里有他的私人浴室。

    “能自己站着吗”郑凛叙低头,走进浴室后对她说。

    “废话!”文浣浣嗔骂。

    “小辣椒,”郑凛叙吻了吻她的头,颇为无奈,“我真想就这么吃了你,就这样半吊着我都快出问题了,所以别再这样……无意识地诱惑我,不然,有你好受的。”

    腰部被她的手狠狠一掐,郑凛叙嘶嘶地倒吸一口气,忙小心把她放下,然后还想说什么,却被红透了脸的文浣浣一把推了出去,顺道还关上了浴室门:“郑凛叙!你这个骗子!”

    文浣浣气愤地抵住门,难为情地低咒一声。

    这头随处发情的色狼!还说自己是什么禁欲型男人相信他的她实在是太笨了!

    郑凛叙看着紧闭的门,忍了忍,还是没忍住笑了笑,看看自己此刻的状况也是糟糕透顶,也罢了由得她抱怨。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