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若爱若宠 »  第十一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十一章

小说:若爱若宠作者:三千弱水
返回目录

    官圣奚一听郑凛叙的声音就能猜到他们两人刚才在做什么,虽然不懂郑凛叙的用意,但是他却能知道,郑凛叙对文浣浣,是十分上心的。

    所以没有多说什么,官圣奚挂了电话后就高效率地开始办事,十五分钟后,官圣奚带着一群人上了63楼,先把换洗的衣物递给了郑凛叙,然后他们一群人就被关在了门外,等了一会儿,文浣浣便带着一身热气开了办公室的门。

    官圣奚恭敬地向文浣浣点头,他身后的设计师们见到文浣浣都是先一脸诧异,然后便转为毕恭毕敬的模样,郑凛叙似乎在浴室里面轻唤了一声,官圣奚便让设计师们稍等,随即走进去。五分钟后,他依旧面无表情地出来,对着剪裁师和设计师们道:“为文小姐设计一系列的不同款服装,要求是一定要舒服合身,不会妨碍正常行动,裙子这些的先不用准备,包括睡衣在内,三天后要见到成品。”

    说完官圣奚便退开到一边,量身的师傅们领命,忙上前为这位传说中被大gss宠着的贵妃娘娘量尺寸,文浣浣任由他们摆布,不久郑凛叙洗完澡出来,她便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但是这哪里是瞪看起来十分诱人的某女完全不觉自己此刻有多危险,郑凛叙走上去,在师傅们稍稍退开一点的时候捏住文浣浣的下巴,啄了一口,随即道:“如果不是现在有这些人在,你就危险了。”

    “你少发情!”文浣浣自然知道郑凛叙让设计师们来为自己做衣服的用意,暗骂他不分时间场合地索求,然后还为了更这样方便地索取而做这些准备工作,“你以后再这样我就揍你!”

    正在默默装做什么都看不见听不见的剪裁师们此刻凌乱了,他们为大gss做衣服那么多年,从来没有见过大gss对一个女人纵容到这种地步,看看此刻郑凛叙不怒反笑的模样,怎么看怎么看地诡异。

    思及此,众人的手脚更是不敢怠慢,在上来之前官特助已经吩咐过了,他们要服侍的女人是大gss看得很重的人,要好好照顾,不能出一丝差错。

    “好了,别让老师傅们看笑话了,有什么私事我们可以回家再商量。”郑凛叙笑看着文浣浣被噎住的模样,不由露出了几分宠溺的笑容,随即转向一群老师傅的时候表情已经淡了许多,“以后你们每隔半个月制作我的衣服的时候,就加上她的这份,衣服统一分两批,一批放在我办公室,一批放家里,记住,她的衣服首先是要舒服,至于礼服我们有宴会的时候会提前一个月通知你们。她整天动来动去,你们看着情况办事。”

    设计师们点头应道:“我们明白了。”

    这样一来一回的尺寸很快就量好了,差遣了众人,郑凛叙才安抚着抱着一脸不依的文浣浣来到办公椅上,宽大的办公椅可以容纳一个半的郑凛叙,于是郑凛叙便把她放在自己大腿上坐下去。

    因为刚才的事情文浣浣还在恼羞成怒呢,不听话地乱动,却被郑凛叙拍了拍她的臀部上方,不客气地道:“还动还要洗一次澡”

    这下文浣浣倒还真不敢动了,郑凛叙挑眉,拿起一旁刚刚被他放置在桌上的曲奇饼,打开纸盒,有一股淡淡的咖啡香味扑鼻而来,他笑着拿起一块,送到文浣浣的嘴里:“看起来还不错,比之前的泡芙要好多了。”

    文浣浣皱着鼻子哼了一声,然后咬住,郑凛叙却没有去拿第二块,趁着她还没吞完,张嘴就从她嘴里夺走了半块,然后吃的有滋有味。

    就这样一来一回,一整盒手工曲奇饼就被消灭完了,郑凛叙凑过头去舔干净文浣浣嘴边的一些碎屑,才道:“什么时候带我去见叔叔”

    他说的是文浣浣的父亲,文浣浣听懂了,又哼了一声:“什么叔叔啊哪家的”

    “文家的。”郑凛叙笑说她小气,气得文浣浣张牙舞爪地又要来挠他的脸,不得以只能一把擒住,两人就在椅子上大战了起来。

    但是郑凛叙不仅力气大,更是师出名门,手法稳重,纵然是文浣浣这种经历过真枪实弹的也比不上,三两下被化解了招式后就被郑凛叙用手臂锁在怀里,挣脱不得:“你说要让我藏着匿着到什么时候吃都快要吃遍了,还不准我见光了”郑凛叙咬着她的耳朵道。

    “呸!谁吃谁啊!”文浣浣愤恨地握拳,“我让大师兄揍死你!”

    郑凛叙挑眉:“大师兄”

    文浣浣心觉不妙,看了看郑凛叙,只见后者嘴角咬着大师兄三个字玩味地勾起,然后还没来得及逃开,她便被他凑过来的脸吓住了。

    “让大师兄揍我是他厉害还是我厉害,嗯”

    “啊!禽兽……”

    办公室里顿时尖叫一片,两人逗了很久,文浣浣气喘吁吁地被郑凛叙压制住,好半响才听见他说:“浣浣,这个星期六,我们去见你父亲。”

    郑凛叙停下了手边的动作,头抵着她的额头,见她因为玩耍而变得微红的脸颊,忍不住的,双眼柔情四溢。

    “……”文浣浣看着他,随即轻笑,忍不住在他的唇上快速印下一吻,“好……”

    “不是吧这才多长时间就去见家长了”詹遇宸用一种十分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自家大哥,后者拿着酒杯,酒色殷红,郑凛叙酌饮一口,看着窗外没有说话。

    这层高级会所位于整个c市最高点,足以俯瞰这个城市的全景。由郑氏设计和制作的高楼,这c市仅此一幢,绝无仅有。

    郑氏五兄弟分坐在房间内各个角落,言厉是在早段时间已经回来了,但是因为他家那位难搞的女人和部队的任务,所以至今还没见过那位传说中的大嫂,只听说是个很能打的、最主要的还是混白道的。

    最近真是多事之秋,詹遇宸因为那个叫徐颜夕的女人而被家里的那位天天拿着拐杖敲着说要他给那位姑娘家负责,而萧桓……的前妻最近貌似风头正劲,和g市一位大家族的私生子的花边新闻传得连c市都知道了,萧桓正因为此时憋屈着。

    而言厉也被那个姓叶的女人而烦躁地见人就想揍,只能躲在部队里给那群臭小子加餐。

    郑氏五兄弟,大哥郑凛叙在加拿大出身,随即单身出来历练的时候便遇上了詹遇宸和萧桓,两人从黑到白一直都是叱咤两道的存在,后来相继从洗白的过程中结识了纪若白和言厉,五人皆是习惯了掌握生杀大权的人,实力深藏不露,虽然是异性兄弟,但是却都待彼此如同亲生手足。

    对于詹遇宸他们四人来说,郑凛叙是他们生命中唯一信服的男人,他的强大,不仅表现在他所拥有的背景,还有他在每一次的较量中表现出的可怕的实力。

    于郑家,他到底握有多少实权,无人可知,却也能明白,在c市,惹了郑凛叙而不消失的人,几乎没有。

    如今倒出了一朵奇葩,那个叫做文浣浣的女人,高调进驻郑凛叙的心,如今在整个c市,无人不知文浣浣这个人,对郑氏的大gss影响力有多大。

    那些在暗处伺机而动的叛逆分子,有的是以前郑氏的暗部,有的是仇视郑氏而一直不敢明目张胆对抗的势力,通通都在想要对文浣浣动歪脑筋之前,就被灭了一个干净。

    这些黑道势力的被灭,消息已经被传得极广,几乎就是在第一家被灭后,黑道里面所有的势力都清楚了一件事——文浣浣是郑凛叙的人,谁若敢动坏心思,那么谁就等着瞧。

    詹遇宸对郑凛叙这样的做法颇不以为意:“嫂子好说歹说也算是祖国重金培育出来的女警花,你也不用太宠着她吧。”

    郑凛叙斜睐了詹遇宸一眼,酒杯的颜色映照着郑凛叙的瞳仁有种更为幽深的错觉,他勾起唇轻描淡写地道:“我不护着她,难道还护着你么”

    詹遇宸闻言心灵受了严重的创伤,捂着胸口大骂大哥重色轻弟。

    萧桓鄙视地不去看他,揉揉额心,随即又想起那个擅自离开了自己的女人,脸色阴晴不定。半响他似是有所思量,转头看向同样陷入沉思的大哥,道:“但我还是觉得把嫂子留在警界不太好,虽然我们上头有人,但是毕竟立场不同,到时候总是要为难的。”

    郑凛叙看了萧桓一眼,没有说话。

    “我明白。”

    言厉无奈地看着他们这五个一个个地为了那些个女人烦成个什么样,骂了一句脏话后一举饮掉手上的一杯伏加特,拿起军装外套就离开了。

    郑凛叙看着窗外,漫漫长夜,离开她才不过几个小时,竟然已经开始想念。

    若不是还有没解决好的事情,如斯良辰,当伴佳人。

    沉吟片刻,他饮尽了最后一口酒。

    晚上吃饱了饭,文浣浣就躲回房间去了,打开电脑就和徐颜夕聊qq。

    ……

    【浣熊不乖罚踢腿:今天我见到那个郑氏四少了,叫纪若白的,人长得挺帅,就是气质冷了些。

    夕夕讨厌花心男:纪若白你最好不要接近他!他人很腹黑的,我和他见过几次差点没被他冰冻了!

    浣熊不乖罚踢腿:……同感,今天被他噎了几下,差点没得内伤。

    夕夕讨厌花心男:……你放心吧,你现在可是他们大嫂,谁敢动你我听说因为你,郑凛叙都给黑道那边的人洗过几次牌了!……浣浣,我真羡慕你。

    浣熊不乖罚踢腿:……】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