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若爱若宠 »  第十九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十九章

小说:若爱若宠作者:三千弱水
返回目录

    越过一片小高地,一阵冷风袭来,她更深地缩向他的怀抱,额头的刘海被他轻轻拂开,一睁眼,文浣浣就差点停住了呼吸。

    冰冷的,令人窒息的海风。

    碧蓝的,连成一片月牙状的海岸。

    还有海天连成一线的美好。

    从这里往下望去,似乎整个西西里河都能纳入眼底,像泪盈满自己的眼眶。在远处是连绵的山峦,到达半山腰以上开始蒙着一片雪白,山口略开口,郑凛叙为她解释:“那是火山。”

    就这样望着望着,文浣浣便觉得眼睛有些干涩。

    一想到这里就是他成长的地方,他们站着的这个位置,或许是他小时候常常站过的位置,这样美好的景,他也一个人看过,文浣浣便觉得胸口似乎溢满了什么,让她出不了声。

    郑凛叙很聪明,他知道她想要什么,他应该给什么。

    她想要关于他的以前,不仅是现在和未来,所以他带她来。

    她想要更多接触他不为人知的一面,所以他带她来意大利,带她见自己的母亲。

    真的如他所说,只要她要,只要他能给。

    “小辣椒,你再不擦擦,眼泪就要出来了,”郑凛叙温热的手指轻轻柔柔擦上她的脸颊,文浣浣偏头,不偏不倚地嘴唇擦过他的嘴角,他稍愣,随即声音低沉地笑。

    “我很喜欢这里,”文浣浣微红着脸靠在他的怀里,郑凛叙的身上有一种成熟男人的味道,如他的人一样,隐隐透着霸气,她踌躇片刻,才闷闷地说了句,“谢谢。”

    郑凛叙摸着她的头,为她少有的温顺而感到喜悦。

    “我已经很久没有回来了,这片海,我最后一次看的时候是三年前。”郑凛叙指了指远处的海岸,这里年年更替,从沿岸的小房,如今已密集地布满了居住屋,温馨地紧贴在一起,显示着这海岸小城唯一让人心静的平和,“我的母亲是一个很文静的人,她生下我以后就住在这里,买下了这一大片土地,维持着这座岛屿里唯一的不变。我的父亲黑道起家,娶了她这样身家清白的女子已是不容易,但是并不是每一个女人都能接受自己的男人常年生活在枪林弹雨中,所以她离开了,如果不是父亲坚决不离婚,我当年就会成为一个单亲家庭的孩子。”

    “……叔叔爱阿姨”文浣浣问。她或许明白,为什么郑凛叙深处黑道,但是身上却依然有着商人政客般的儒雅和翩然,大概是遗传了母亲的缘故。

    “……虽然父亲不说,但是他们是爱着彼此的,我知道。”郑凛叙边说边拥紧她,他还不习惯跟别的人说那么多,但是她不同,她是特别的,而且最要紧的是,他们如今的处境,和当年的父母是那么地相似,但是结果必将会不同,“他们都深爱对方,但是母亲不能接受父亲对家族的执着,父亲也无法放下自己的责任,而我,也必将承担这个责任,包括给我的子孙。”

    文浣浣握住他的手,紧紧捏住,抿唇不语。

    她能明白他母亲的悲哀。

    正如之前,在正义和他之间做着抉择,她感到彷徨不定。

    “我不会。”文浣浣侧头看着他,而郑凛叙也恰好低头,四目相对,他的眸色深沉,她似乎要陷进去,“我有我自己的坚持,所以我不会要求你动摇你的。或许我之前怕过,但是如今除了和你一起面对,我别无选择。”

    “这里,”她把他的手牵往自己的胸口,“告诉我,你是正确的答案。”

    她不说,并不代表她不在乎,不懂。

    她从小囊括所有的美好和宠爱,但其实,她的内心早已细腻成熟。

    她越懂这个男人,越心疼,越是离不开。

    他的肩上有着她所熟悉的,责任。

    为了这个责任,他变得强大,无所不为,却又深沉镇定,强大到可以完全不显露一丝一毫的情绪。

    “浣浣,”海风中,郑凛叙的声音有些低哑,他用双臂环住她,“我们去见妈妈。”

    郑凛叙的母亲是一个长相温软的安静女人,年过四十,她的眼却已经如老人一般,带着看透一切的睿智。

    而且文浣浣发现了一件事,郑凛叙的嘴唇,是像妈妈的。

    略薄,却自然而然透着诱人一亲芳泽的红。

    而且气质也很像。

    文浣浣见过他在生意场上运筹帷幄的模样,那个时候的郑凛叙像父亲,身上散发着危险和志在必得的气息,但日常生活上,他是更像母亲——慵懒,随性。

    见郑凛叙拉着文浣浣的手出现在门口,景月并没有多大的诧异,早在郑博扬见过文浣浣那一天,他就已经打过电话给她了,虽然不情愿接,但却躲不了。

    郑博扬虽答应生不相见,但是却经常打电话来,日常琐碎,他必会和她分享,只是她回应冷淡,往往都是冷场告终。

    “进来坐。”景月只要不在郑博扬身边还是很容易相处的,她勾起一抹浅浅的笑,带着江南女子的温柔文静,眼睛却在不动声色地打量着眼前这个姑娘。

    “阿姨好。”文浣浣显得有些局促,但是被郑凛叙握住了手,不消片刻,就已经没有了原先的紧张。

    房子的布置和意大利普通人家的并无什么不同,大小适中的房子,面朝大海,后面的花园占地面积比房子大,精心养护的花草显示着主人的兴趣。

    舒坦的白色沙发,文浣浣初来乍到难免有些好奇,左瞧瞧右看看,景月端着玻璃瓷杯上前,给他们两人冲了一杯菊花茶,淡淡的清香暖暖布满屋子,驱散了一室的清寒:“第一次来意大利”

    文浣浣点头,抿饮一口,眼睛一亮:“好喝!”

    “这是雏菊泡的茶,花嫩,所以泡出来自然有滋味。”景月拢了拢月白色披肩,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眼角扫过郑凛叙宠爱的看着文浣浣的目光,景月笑着敛眸,“有空可以多来坐坐,让凛叙带你来。”

    文浣浣听出了景月的话中有话,小脸不禁一红,郑凛叙笑得依旧是淡淡的,只是眉梢已经染上了几分明朗。

    “凛叙从没有带女孩子来过,小宸也是死磨烂泡才能来见见我,其他几个小孩就更不用说了。”景月虽然在国外,但是对于儿子的人际还是很清楚的,郑氏五兄弟一有空就会来这里拜访,景月都认识,“所以你可以经常过来,毕竟这里是凛叙长大的地方。”

    “嗯,我会的。”文浣浣悄悄握住了郑凛叙的手,点点头。

    郑凛叙看向母亲,嘴角微勾,景月也笑了。

    又聊了一会儿,景月上了楼,郑凛叙就带着文浣浣看房子,这里被布置地很精妙,一小处细节都不放过地被装饰成让人舒心的景象,文浣浣再次为未来婆婆表示了由衷的赞赏。

    “你做不来的,不是同一种性格的人。”郑凛叙打趣她,知道她的性子是做不了这些细活儿的,自然逗弄一番。

    “哼!不怕,你妈妈喜欢我!”提到这点文浣浣很是得意。

    “那是,”郑凛叙抱住她慢慢往花园走,“连那么眼叼的儿子都能看上眼的,怎么也差不到哪里去。”

    文浣浣撒泼,郑凛叙紧紧搂着她,低低沉沉的笑声充斥庭院。景月从楼上下来,手里拿着一个蓝色的礼盒站了许久,见到郑凛叙回头,才微笑着走过去,把手中的礼盒递给文浣浣。

    “听凛叙说今天是你的生日,伯母没什么可以送的,这个你拿去。”文浣浣打开,里面一套翡翠玉石的手镯和项链安静摆放着,看那成色就知道是价值连城的珍品,“我清楚凛叙,如果不是认准了一辈子,他是不会带人来见我的。这套迟早得送,你就收好。”

    郑凛叙见文浣浣咬着唇不知所措,忍不住捏捏她的小鼻子,伸手拿过一个玉镯,把她套在了文浣浣的右手腕上:“我都专门带你来未来婆婆这讨礼物来了,还矫情。”

    文浣浣锤了他一下,被他反握住贴在胸口,拇指磨蹭着玉石,笑道:“嗯,很好看。”他柔柔地牵动嘴角,看向景月,“谢谢,妈。”

    这套上古玉石是从景月的太祖母时留下的嫁妆,一直传了十多代人,年代久远,隔着阳光甚至能反照出一片细腻的血红色,他是认定了眼前这个人,才来意大利的。景月想,然后感到释然。

    她终怕连他们的儿子也会变得和他的父亲一样,但是不然,他是他,是郑凛叙,他选择了一种让大家都可以接受的生活方式,成了一个比他父亲更加强大的男人,也得到了一个比她自己更能理解他们的女人。

    慈爱的目光在两人身上盘旋,景月的眼底是一片纯净的安然。

    玩了一天,上飞机的时候是下午五点。

    眼看就要离开这座美丽的岛屿,文浣浣看着站在不远处一身连衣裙和披肩的景月,不由感到不舍。

    “我们还会回来的,”郑凛叙摸着她的眼睛,声音在头顶响起,“下一次,以儿媳妇的身份来,她一定更高兴。”

    文浣浣嘟起嘴,最终还是“嗯”了一声。

    时光短暂,快乐也会匆匆而过,但是只要彼此还在一起,幸福也就不会远离。

    螺旋桨拍打着意大利的海风缓缓升起,文浣浣看着底下一片茫茫的蓝色,心底是被海水洗涤过般的宁静。

    再见,意大利。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