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若爱若宠 »  第二十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二十章

小说:若爱若宠作者:三千弱水
返回目录

    直升机停在了郑氏酒店的顶楼。

    文浣浣被郑凛叙送去了一间房,手上捧着一条紫色流苏礼服,上面没有标签。

    穿戴好之后,似乎是约定好般,有服务员恭敬地请来了郑氏的私人造型师进房,为文浣浣挽了一个标志的发髻,再上了一层淡妆。

    生日酒宴的事情还是上飞机后郑凛叙才告诉自己的,虽然玩了一天,但是生日始终没有过,他是要让今天成为她的毕生难忘。

    扣扣!

    “进来。”文浣浣被造型师戴着耳坠,想了想,向身后的造型师道,“我能不能换上这一套首饰……”

    “当!当!当!当!”门打开,一身香槟色礼服的徐颜夕扬着小脸跑进房,见文浣浣一脸诧异地看着自己,哈哈大笑,“小样儿,小日子过得挺滋润的嘛!”

    “你怎么来了家里人知道”文浣浣羞红了脸,忙转移话题。

    “还是大哥好,只要稍稍拜托几句我哥就放人了!”徐颜夕忽然看到造型师为文浣浣戴上的一套翡翠玉石,眼顿时直了,“天!这套东西得多少钱啊!看这成色!”

    徐颜夕自小在g市大家族中长大,自然对宝石玉器有所研究,只那一点泣血般的红,她便觉得头晕。

    “这是凛叙的妈妈送给我的。”文浣浣有些不好意思。

    “你们也太快了吧!”徐颜夕十分羡慕嫉妒恨地趴在床上看着文浣浣被摆弄,想到那个不领自己情的臭男人,不由眼神蒙上一片黯淡。

    “算了!”见文浣浣抿唇苦笑,徐颜夕大手一批,手上的礼物就摔了出去,见文浣浣想要打开,连忙眨眼制止,“不要现在打开哦!要等夜深人静,只要你们两个的时候打开,保证有惊喜!”

    “什么东西啊那么神秘”文浣浣虽然是这么说,但还是把这个薄薄的礼盒收了回来。

    两个丫头许久不见,在房间里笑闹了很久,还是外面有人提醒她们时间到了,文浣浣才拉着徐颜夕一起下楼。

    郑氏五少今天来了三个,听徐颜夕说五少言厉因为军队有事,所以只送来了礼物。

    文浣浣点头,对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言大队长显得有些好奇,听詹遇宸说过,他在特种队待的时间有些年月了,所以一身格斗术可谓是部队瑰宝,许多团都找特种队要人,但是言厉还是选择待在了c市特种队里训练那一群所谓的兵中之王。

    要是可以,文浣浣一定找言厉切磋一盘。

    纪若白今天一身黑色冷硬西装,显得整个人更加地冰冷不易近人,但是身边一个长相甜美的小女人则在一旁蹦蹦哒哒,若不是纪若白几度忍无可忍把人逮回自己的身侧,文浣浣简直不能相信那个是郑氏出了名的冰山四少。

    萧桓一如既往地独自一人,随着来宾到处接待逢迎,一旁一身白色西装的种马男,眼神一眯,极其锐利地捕捉到文浣浣身边的某人,文浣浣感觉到徐颜夕挺直了背脊挑衅相迎的目光,不由在心底笑叹:这对冤家。

    文浣浣站在楼梯口,倏地,音乐声停止,一身黑色燕尾的郑凛叙翩然而至。

    郑凛叙只一眼就扫到了站在一旁隐藏自己光华的小女人,见她把那套翡翠戴在自己颈间手上,不由嘴角一勾,他在众人的目光中走到文浣浣面前,向徐颜夕道:“交给我吧。”

    “我的任务结束咯!”徐颜夕魅惑一笑,一头黑长直发一甩,躲在了边上,但是不久詹遇宸也消失了。

    但是如今,无人顾暇其他,只有在漫天灯光中的两人,一个俊朗倜傥,身上散发出只有身前女子才能接近的暖;一个娇媚可人,紫色流苏裙摆仿佛能伴进人的心。

    “宝贝,生日快乐。”他轻执她手,声音不大,却能让在座的人听得一清二楚。

    在场有女士黯然,有人赞叹,皆为这一对璧人。

    文浣浣笑眯眯地看着他。

    真好。

    有君相伴在侧。

    其实生活有多难呢不过是想找一个人,在自己每一年这个时候,对自己说一声“宝贝,生日快乐”,然后彼此的眼底再无其他,璀璨星光也不过点点装饰。

    而文浣浣,在二十五岁的生日里,获得了今生最贵重,也是最难得的礼物。

    在郑凛叙嘴角噙着笑意的时候,文浣浣一把跳进他的怀里,完全不顾自己一身华贵的礼服,并视在场的人于无形。

    “同乐。”她在他耳畔低笑,学着他以往的模样咬上他的耳朵。

    他拥紧她,笑得如沐春风,一脸得意。

    是的,同乐,祝贺他们获得了彼此。

    有的人不禁回想起仿佛还是昨天的一幕场景——男人一身黑色正装,臂弯中的少女拖曳着海洋一般的艳色款款而来,脸上是无比娇艳的笑容,一颦一笑都隐隐透着青涩。

    而如今,同样的两个人,黑与紫交相辉映,此时,她早已经不是不习惯于踏足于此情此景的仙度瑞拉,相反自信、明艳,她早已是真正的公主。

    有音乐声款款响起,柔和的乐曲仿佛流水一般划过,文浣浣感觉自己的腰一紧,她就这样被眼前的男人抱在怀里,翩然起舞。

    眼角扫过一旁,姥爷和文启雄眼带笑意的站在一旁,眼底是对他们的赞赏。

    文浣浣笑得更欢。

    那笑声如银铃一般清脆地响在耳边,郑凛叙只觉得这时光……是如此地来之不易。

    得此佳人,再无遗憾。

    第一支舞完毕,他们还相拥着站在舞池中央慢慢踩着舞步,一旁有服务生走上前对郑凛叙低语了几句,郑凛叙眼眸一闪,随即还是牵着怀中的人来到舞池边。

    “怎么了”文浣浣看着那服务生手中的礼盒。

    “礼物。”郑凛叙轻抹她的嘴角,有一丝淡粉的唇彩染上指腹,他伸舌舔过,是甜蜜的水蜜桃味。

    文浣浣啐了他一口,因为兴奋而红着的脸娇俏无比,她伸手接过礼盒,原以为是他给自己的一个惊喜,却怎不料想到,这份礼,源自于那个赶不及来分享自己幸福的那个人。

    干净的封面,以天使的羽翼衬托着的白色,文浣浣一下子就明白了送这份礼物的人是谁。

    眼眶有些湿润,被她尽力眨去,手指珍惜地抚过封面每一寸,却不知自己这副模样,被郑凛叙一点一滴地收进眼底。

    打开亲手定装的素描本,第一页是龙飞凤舞的几个字,熟悉的笔迹,收尾处带着傲气的笔锋,仅仅四字,如往年一模一样不曾变过——生辰快乐。

    “谢谢。”文浣浣笑着回头。

    郑凛叙的手指拂过她眼角:“不用谢我,也不是我送。”

    她听不出他话里的醋味,只觉得满心温暖。

    心底,最喜欢的两人,送给自己最喜欢的礼物。

    郑凛叙吃味了,但是脸上的表情还是淡淡的,因为刚才的愉悦而扬起的嘴角却还未平复下来。舞池那边,纪若白首次邀女伴起舞引来了这场生日宴会的再一个小*,纪若白怀中拥着的少女,一脸天真无暇,脚步甚至还跟不上纪若白的,每隔个三步必定要踩上那双黑色皮鞋一脚。

    再看看身边的小女人,娇憨之色完全不逊于老四家的那位,不由心生悸动。

    夺过那本抢走她全部注意力的素描本,郑凛叙一把拖过她,搂紧她的腰,俯下了头。

    当唇触碰,她柔软如果冻的唇瓣诱地他不禁想要一再地深入,深入……

    舞池里舞池边都有人关注着,所以当郑凛叙做出这个举动的时候,周围都哗然了。

    姥爷哈哈大笑。

    文启雄虽没什么表情,但是那眸中的动容却显露了他内心的情绪。

    文浣浣只能揪紧他的后襟才能让自己不至于跌下,柔韧的腰部被他狠狠掐住,她有些疼,却是带着酸甜的,“猴急,”她从唇舌交缠中低斥一声,然后柔顺地与他交融。

    舞池上,那一双黑色的俪影仿佛被隔绝在热闹之外,他的眼里只有笨拙的她,而她的心里满是紧张的心跳,脚步愈加凌乱;

    舞池外,他拥着她,嘴唇愈深地含吮,她娇蛮地咬住他,无声中回应;

    黑夜里,男人怒红的眼肆虐着愤怒,可是触及到她无畏无惧的脸时,却又闪过一丝别样的情愫;

    起哄的宾客中间,有人黯然失意,想起那个远在自己触碰不到地方的可恶女人,心底愤恨,从十指疼到心底,然后一口饮尽杯中的酒;

    也有人睁着眼睛睡在部队的硬板床上,神色冷峻,凝眸思索。

    爱情,不过是一场折磨人的游戏,但只要你想,你可以把这种折磨当成一种只存在于你们两人之间的甜蜜游戏。

    有多难还是有多容易,一个人一生,只能找到这么一个能如此契合自己心口位置的人,一旦抓住,即便彼此痛苦,也不能放开对方的手。

    晚宴,终有结束的时候。

    不过她的十二点钟声,或许永远也不会响起了。

    文浣浣拖着一张红红的脸,和郑凛叙一起站在会场的大门,渐渐离去的宾客,笑嘻嘻地看着他们也有,隐含吃味地也有,但是她已经辩驳不清了,身体有大半个都倚在了他的怀里,眼皮沉沉的,是一种安心的疲惫。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