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若爱若宠 »  第三十一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三十一章

小说:若爱若宠作者:三千弱水
返回目录

    她摇摇头:“师兄,我不会走……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我还不是时候回去。”

    她需要时间冷静。

    关于他,关于那一个夜晚那场太过于震荡人心的欢爱,关于那一天仓库里面救了自己的那个人……

    她有太多的东西要理清。

    凌君炎的眼渐渐暗下去,

    然后,变为无能为力的灰白。

    她离开的那一刻,凌君炎情不自禁地从唇中溢出一句呢喃:“只要你,好好的……”

    刚一脚踏进门的佘回顿住。

    眼角闪过一丝湿润。

    他是多么要强而又固执的男人,如今一句话,透露出他强烈的无力和悲伤。

    真是大傻瓜……守护,就能当饭吃了吗佘回推门进去,一瞬间,她的侧脸被阳光照耀着,却又冷到了极致。

    寒透了她自己的心。

    当徐颜夕搭直升飞机来到俄罗斯文浣浣正下榻的酒店时,是俄罗斯的凌晨,文浣浣躺在床上刚刚入眠,就被敲门声吵醒。

    文浣浣埋头被窝中,不理睬。

    不消五分钟,外面静了静,但是还不够五分钟,门口就被粗暴地踢开,徐颜夕大小姐带着身后一堆的黑衣人闯进来,勒令黑衣人等在房间门口的时候便火辣地进了房。

    “你这死丫头是不是要担心死我!竟然自己一个人干这些危险的事情不想活了是不是,你不想活了我来解决你省的便宜别人……”

    徐颜夕捞起文浣浣就是一顿狂捏,文浣浣十分郁闷地被她狠狠掐住脖子,不一会儿才消停。

    “我错了!我错了还不成吗!!”

    文浣浣已经崩溃了,武馆最近经常性有人打电话让她回家,然后被她拒绝后又是胡骂一通,又是说她不懂事又说她不懂责任什么的,如今更来个一个真实的,文浣浣顿觉崩溃。

    “死样!”徐颜夕的眼红红的,“你就喜欢玩这些!我让你像个女人行不行啊反恐那是你能做的吗还是你想当英雄想上瘾了你知不知道现在国际报上怎么说你的吗——中国双杰解救人质安然而退,创造军警界合作新巅峰!你们土不土啊还中国双杰我还黑白双煞呢!”

    “什么中国双节,光棍节啊……”文浣浣按住她的手不让她继续晃,“你消停点吧,我头晕!”

    “你脑震荡啦”徐颜夕这才停下手。

    “刚才还没事的,你一来就脑震荡。”文浣浣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你!”徐颜夕怒极,但是很快就安静了下来,她看着文浣浣,忽然就红了眼,“你这个混蛋,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我有多么后悔帮你跟着部队你知道吗我怕你回不来了要真是这样我家男人可就要被折磨惨了你知道吗你怎么能这样自私……我知道你是正义感爆棚,但是你也要想想那些关怀你的人……你怎么能那么任性……”

    徐颜夕的大小姐脾气说上来就上来,眼睛一红像只灯笼,文浣浣顿时就心虚了:“好了,我保证下一次一定大错误不犯小错误不断成么……”

    “你应该跟大哥说。”徐颜夕摇摇头,意有所指。

    文浣浣难得地沉默了。

    “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解释的,是他先不要我。”文浣浣看着床褥,额没有见到徐颜夕眼底一闪而过的错愕的目光。

    “但是……”徐颜夕还想说什么,还是被文浣浣挡住:“颜夕,我现在不想说他。”

    徐颜夕想了想,还是停住了。

    因为她不能把别人给文浣浣的情感随意摊开来,更何况是那个男人,唯有他,差点掀了医院也想要看文浣浣一面的男人,但是他现在却不在这里。

    罢了,有什么岔子都是他们的事情,她不多嘴。

    文浣浣以为她没法再说下去了,也就安静下来,随即才问起徐颜夕什么时候回去,那死丫头死活要这个星期走,文浣浣想想还是不舍的师兄自己一个人做化疗,孰知去见师兄的时候正看到佘回靠在凌君炎的胸口上,她坐在凌君炎的床边,身子趴在了凌君炎的怀里。

    俄罗斯的暖阳照进来的时候,就是这么一幅平静,而又优美协调的画面。

    见到她进来,凌君炎默默扶起佘回,佘回大方地对文浣浣微笑,坐了起来。

    “你们这是……患难见真情了”文浣浣很惊喜,从小到大,师兄似乎从来都是一个人。

    而且从她在仓库里见到他们两人,就肯定佘回是喜欢她师兄的,那言辞迫切的担忧和自责的悔恨……如今一看,俊朗美女般配无暇,文浣浣十分满意。

    不知为何,心底那最后一丝淡淡的负担,也松了下来。

    “你再说她就要羞愤欲死了,”凌君炎微笑着没有反驳,招手让文浣浣坐在他身边,他伸手抚过她的头,细腻的触感,半响才低叹出声,“丫头,什么时候走”

    文浣浣歪头:“不是和你一起吗”

    “我的伤最起码还要养一个多月,这边有……小回就够了……中国那边有很多人担心你,就算是为他们,你也应该回去看看。”

    文浣浣低头,咬紧下唇。

    她知道师兄说的没错,因为她的任性,置家人于担忧的处境,而如今更是因为自己的私心而留在这里,想必中国那边的人已经急坏了……

    似乎想到了什么人,文浣浣半响才嘀咕出来:“早知道你要媳妇不要师妹,我就不来了……”

    凌君炎笑了。

    他知道,她是妥协了。

    看见那个身影缓缓离开,凌君炎的视线从关上门的那一刻起,渐渐暗淡下去。

    她的背影,他从小便印在自己的脑海里。

    如今,逼着自己去忘记,难,比要他的命还难。

    佘回苍白着脸坐在他旁边,把他脸上甚至眼底最细微的感情都尽揽眼底,她问:“为什么不告诉她”

    说爱,很难吗

    孰知凌君炎却淡淡地摇头。

    “不需要。”

    他只说了三个字。

    她便踉跄一下,险些坐不稳。

    她听懂了那三个字里面的含义,为他太过于沉重的感情,为他爱人的方式。

    不需要,不需要告诉她关于他所有的爱,不需要让她知道他一辈子的守护,只需要她快乐,只要她愉快。

    其实早在一开始,凌君炎就没有想过要得到她,放她自由飞翔,看她能够在别人庇护中幸福度过一生,是他今生最大的愿望。

    因为,他要做她的师兄。

    在她心底,以第二种身份占得一席之地,关注和参与她的成长,然后若干年后,她有了自己的婚姻和家庭,都依然能回首给他一抹灿烂的笑,唤只有她能喊出的那声“师兄”。

    这就足够了,那冲动之下的提问,他后悔了。

    他害怕那双眼里出现为难。

    所以便有了病房相拥的一幕,有了这一切。

    佘回哽咽着,却强忍住不哭出来。

    兴许,那个女孩值得,值得他苦苦隐藏而又不敢说出口的爱,但是于她,眼前这个男人心殇地似乎要破碎,让她忍不住要为他哭泣,哭他所不能哭的。

    万千星光,他守护那个人,她便守护他。

    佘回没有告诉他,其实早在他进入他们公司的那一天,她就见过他,那个时候他一身简洁舒服的着装,在人事部和接待的员工低头说话,她几乎一眼便看上了他。

    在工作上慢慢接触他后,她慢慢接近,与他成为朋友,听他说他最重要的人,那是她头一次听到文浣浣这个名字,温暖的,融进他的心里,也融进她的心。

    恐怖分子袭击校舍区的那一晚,她尖叫着看着那些人手握重型枪械闯进来,就在他们欲要接近的时候,他犀利的身手和沉稳的呼吸护住她,在那一刻,她终于连心底最后一丝挣扎也崩然敲碎。

    明知道他爱那个人深入骨髓,但是她却还是要爱他。

    她不知道该如何才能用他那样的爱来守护自己爱的人,但是她会学,从一点点照顾和珍惜这个男人开始。

    文浣浣是跟着徐颜夕上飞机的,头等舱内,文浣浣看着窗外白云,白茫茫的,犹如此刻她的心。

    一直耿耿于怀的事情,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但是,却不想去考证那么多了。

    武馆那边自然是派人来接的,几乎是一出登机口,文浣浣就看见了站在不远处四处张望着的一大群人,顿时撑起笑容朝他们挥挥手。

    小师弟也来了,眼尖地一下子就看见了她,忙招呼着人迎过去。

    “师姐!不赖啊!和师兄为国争光了,果真没有辱没师门!”小师弟嘻嘻哈哈地锤了文浣浣的肩膀一下,想起她可能受伤了,忙又缩回手去,尴尬地笑。

    再看看其他人,笑话地笑话,埋怨地埋怨,但是声音都是哑哑的,知道是自己让他们担心了,文浣浣揍了小师弟一拳,揽着他的颈子吆喝道:“都傻愣着干嘛回家复命了!”

    师弟们都笑了起来。

    终于安心了。

    詹遇宸也来了,刚才一直站在旁边看着他们一大群人嘻嘻哈哈,欢声笑语充斥着整个机场,让人想象不了他们之间才刚经历了一场生离死别。

    他走过去,拉住徐颜夕的手,不发一语地走。

    作者有话要说:弱弱地问一句下一本开萧桓篇,大家说好不好

    是全虐的,保管虐,还没开坑呢已经开始虐自己了,喵呜啊!

    **ss出场了,气场压倒全场啊,什么种马男嘤嘤男都靠边站吧!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