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若爱若宠 »  第四十五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四十五章

小说:若爱若宠作者:三千弱水
返回目录

    郑凛叙本就无心帮太多,何况老四的态度也表示地很明显了,他懂得什么时候该出手,什么时候该置之度外。

    他忽然想起那个种满红与白的玻璃花圃,不易察觉地,若有所思起来。

    出了顾家,姥爷直叹“后生可畏”,郑凛叙搂着文浣浣停住,向姥爷笑着道:“谢谢您愿意抽空来一趟。”

    “哈哈,没事,反正我也有点想来见见老朋友了,人老了,就容易想起往事,”姥爷看着顾家的大门,“你们年轻的事情我虽然不懂,但是我从来都是站在你们这边的,如今顾家和郑家的关系能缓和些,我也乐见其成,虽然老婆子没说,但是我看出来她挺喜欢你们的,她啊,就是刀子嘴豆腐心。”

    “我明白的。”

    送姥爷上了车,郑凛叙则和文浣浣坐下一辆。

    “累了”

    郑凛叙温柔地托住文浣浣的头,让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接触到温软舒适的布料,文浣浣喟叹一声闭上眼睛,感觉出来这么一趟,小心翼翼,说什么做什么都要步步斟酌,即便是他在身边也已经那么累了,那么他呢从小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她不知道到底是多少次的这种应对,才能培养出他如今这般的处变不惊,左手抬起盖住他的大手,他似乎也明白,反过来覆住她,用手指轻轻摩挲。

    “我是不是很没用本来是想站在你旁边的,但是关键时候什么都做不好。”她难得地自嘲,从小到大,文浣浣就是傲气的,就算是那一次只身去俄罗斯,她都有足以全身而退的把握,但是今天,看着他言笑晏晏,无言中散发的稳定全局的气场,相比之下,她倒显得多余了。

    郑凛叙从来不会失手,而他之所以会让她参与这件事,不过是为了让她少一分担心罢了。

    听出了她语气里的嘲弄,郑凛叙微蹙眉头,但又很快平展,他搂着她,让人安心的呼吸在她头顶上,她略带疲倦地睁开眼,看着他握住自己的手:“没有人一生下来就会这些,我也不是,但是你的勇敢却让我引以为傲,今天顾老太太的表情还让我很愉悦,我当时就想——看啊,这就是我郑凛叙选择的女人,勇敢、坚强,她配站在我身边,世界上仅有她有这个资格。”郑凛叙微微勾起的唇角在视线中有些迷蒙,文浣浣侧头,不由自主地用空下来的手抚上去,直到真正触碰到他的唇,却被郑凛叙抓住安置在他的下巴上,俯下头亲吻,“但是我又总是在告诉自己,你根本就不用那么坚强,只要我还没离开,你可以当一个任性妄为的公主,就像——你看,我都在前方为你遮风挡雨了,你还要撑雨伞干吗”

    文浣浣被他逗笑了,笑完后心底涨的满满的,酸涩,却又带着甜味。

    他总能那么恰到好处地安慰自己。知道如果他说“没关系”自己只能更难受,所以笑着说她是他的骄傲;不想让她因为那些事劳心伤神,所以说她是他的公主。

    “那你干脆把我供着算了!”文浣浣笑着道。

    “可以啊,”郑凛叙难得有这样的兴味低下头咬她的耳朵,声音喑哑,“在床上……”

    剩下的话他可以放小了声音,文浣浣猛地捂住耳朵扭过头瞪他,根本不明白他为什么可以一副正派地说出那些没脸没皮的话来,顿时斥骂了一声“流氓”,然后在他的笑容中一直到家。

    今天文浣浣从出门的时候就开始觉得不舒服,整个人昏昏沉沉的没什么劲,还以为是有点感冒就没说,回到家才觉得比出门的时候更沉了,整个人身体重重的,腹部有种难受的感觉。

    不愿意吃饭,文浣浣上楼睡觉,郑凛叙看着没有动过的碗筷,略皱起了眉,思索片刻好像这段时间她是真的有点不对劲,所以派人煮了一些清淡的文浣浣又爱吃的饭菜端着送上去。

    打开门,温暖的房间,她睡在大床的一边,另一边习惯性地留给他。

    心底一暖,郑凛叙站在门口停了一会儿,才走进去把饭菜都放在一旁的床头柜子上,去拨开她脸上的发,语气小心诱哄:“小辣椒,起床吃饭”

    “……不吃……”她的声音闷闷地从被窝里传来。

    “吃一点,等下医生会来,怎么生病也不说”他拨开她的被子,她又揽回去,一来二去地她生出了几分火气,索性拨开被子瞪着他发脾气:“都说不吃了你怎么那么讨厌啊!还说要宠着我还说要宠着我!你骗人!”

    兴许是她发脾气的样子实在太可爱,郑凛叙笑了笑,被她一瞪又忍住,才一本正经地说:“那刚才又是谁说要站在我身边的连饭都不吃怎么会有力气站在我身边”

    没想到刚才的话被他噎了回来,文浣浣顿时蔫了,虽然没什么胃口,但是也知道不吃饭是不行的,便艰难地爬起来,郑凛叙见她终于妥协了,心底松了松,便拿起饭喂她。

    但是当那块文浣浣最爱的红烧肉凑到她面前的时候,她忽然感觉肚子里涌上一口酸味,便立刻捂住嘴,跌跌撞撞地推开郑凛叙的手跑去了洗手间。

    “怎么了”他吃了一惊,立刻放下碗筷跑过去洗手间门口,见她难受地伏在洗手台上吐着,心底一怔,随即有一种预感快要涌出来似的,他忙跑过去帮她拍背,随即用毛巾为她擦嘴。

    “我也不知道……最近老感觉昏昏沉沉的,不太对劲……”看着郑凛叙的眼神,他的目光太过于炽热,有种快要把她灼烧的刺目,文浣浣顿时怔住,看着自己的肚子。

    郑凛叙心底狂跳,只有他知道自己是多么不平静,想起似乎一个多月前那次她莫名其妙地因为觉得自己受了委屈哭,然后悲喜交替不定常,立刻觉得心头紧了起来,连忙一把横抱起她,连气息都带着小心翼翼。

    文浣浣似乎也吓到了,她勾住郑凛叙的脖子,任由他抱着自己到床上,却没有完全把她松开,让她坐在他的大腿上,郑凛叙用一只手圈住她,一只手打电话:“让医生立刻过来!”

    挂了电话,文浣浣摸着自己的肚子皱起了眉,才反应过来郑凛叙一声不吭。

    文浣浣偏头看他,他似乎很震惊,只有那双过于明亮的双眼昭告了他内心的不平静,想起之前每次他都有做措施,除了安全期,不过她的安全期也不知道准不准,顿时心虚起来:“喂……”

    “别怕……”他勾住她的脖子压在自己胸口,那里的充盈让他惊喜,无措……他连忙回想之前她是否有异样和做过一些激烈的动作,顿时怔住,回想起自己最近似乎有点不克制……顿时身子僵住。

    文浣浣当然不知道他想什么,见他僵住,便以为他是不准备那么年轻就让她怀孕,但那是她的孩子,所以他应该会开心,但却不一定能够那么快接受。

    “我可能怀孕了。”

    她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

    文浣浣的下巴被抬起来。

    郑凛叙认真的脸,和略带笑意的眸,让文浣浣看得一怔一怔的:“我知道,我会负责。”

    “你不喜欢小孩”

    “不是。”

    “那你为什么……”

    “我只是在自责,自己怎么不能敏感些,如果你真的有了孩子……那我会小心点,但是只要是我们的孩子,我都会很喜欢。而且我其实并没打算让你那么早怀孕,你还太小了……”

    文浣浣靠在他怀里,终于明白最近自己的悲喜交加从何而来。

    不一会儿下人们就领着家庭医生匆匆而至了,医生向郑凛叙打了招呼,然后立刻蹲来为文浣浣诊断。

    郑凛叙收起刚才的表情,对医生说:“她最近经常昏昏沉沉的,而且刚才闻到肉味还吐了。”

    明白郑凛叙表达给自己的一丝,医生点头,更加小心,而且还为文浣浣把了脉。

    文浣浣盯着医生搭在自己脉搏上的手,半响,医生有些尴尬地抽回手,看了看郑凛叙。

    不用他回答,郑凛叙已经知道结果,文浣浣不懂医生为什么不说话,却在看到郑凛叙眼底一闪而过的失望后也明白了,但是却又有点不能接受。

    似乎早在刚才医生来之前,她就接受了自己的肚子里有一个他和她的孩子,如今竹篮打水一场空,她望着自己的肚子,倔强地抿唇。

    郑凛叙安抚地拍了拍她的肩,把她拥在自己的怀里,虽然心底也有些闷,但还是要问清楚她的身体状况。

    医生专业地回答:“现在很多人饮食不规律,三餐不稳定或者内心有积虑都很容易让夫人这样年纪的女孩假性怀孕,之所以会吐也是因为饮食搭配不均衡和休息不好的缘故,至于身体经常昏昏沉沉,我想大概是和季节有关,花粉纷飞的季节本来就容易引人瞌睡,女生的防御能力不比男人,只要温补就好,如果郑先生还是担心的话我可以带夫人去做个检验。”

    郑凛叙点头表示知道,又问了他调养身子的一些菜谱和药房,随即吩咐下人记下来送到厨房,就让人请医生离开了。

    郑凛叙好笑地看着怀中有些羞愤,却更多的是失望的女人。

    “夫人,失望了”他明知故问。

    作者有话要说:大乌龙啊~~看《相贱成欢》里面剧透第一对生宝宝的绝对不是大哥,那么会是谁呢在这里可以剧透小越的bb是排第二的,那么第一是谁了看若宠找答案啊喂!(难道所有人都不知道!猜中送某水一个狼吻哦!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